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860章 揪出内鬼夜罗刹 北辰玄玥脱离北辰家族 失而复得的奖杯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860章 揪出内鬼夜罗刹 北辰玄玥脱离北辰家族 失而复得的奖杯(1 / 2)

北辰梵音问得很直接,简灵回答得却很随便,她似笑非笑地看着表情分外凝重的北辰梵音,四两拨千斤道,“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多了去了,你以前不也是‘追杀大军’中的一员吗?”

一听简灵这话,北辰梵音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他目光满含薄怒,当即就出言呵斥起简灵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北辰梵音话音刚落,简灵就轻嗤道,“谁跟你开玩笑了。”

说这话的时候,简灵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讽刺,认真得不能再认真,北辰梵音脸色变幻如调色盘,他目光极其复杂地看着虽然此刻已经虚弱得谁都能毫不费力地给予她致命一击,却偏生还高傲得如同孔雀般的简灵。

房间里面很是安静,除了时不时会有冷风从开启的窗户灌入,将房间里的珠帘吹得哗哗响,再也没有别的响动,北辰梵音起初还敢跟简灵对视,但最终他却有些挫败地移开了视线,目光落在虚空,语调有些不确定地低声呢喃道,“你可有证据?”

北辰梵音这话一出,躺在贵妃榻上的简灵当即就低低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笑话,但她的笑容却如刀子般锐利逼人,锋芒毕露,北辰梵音眉头越发深锁,连带着落在简灵身上的视线也带着就连自己都难以分辨的隐晦莫名,北辰梵音张了张嘴,原本还打算跟简灵说些什么,但简灵却抢先开口道,“证据?你还想看什么证据?如今我这样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一切吗?”

简灵的质问让北辰梵音神情越发慌乱了,但简灵并没有给北辰梵音或‘逃避’,或‘开脱’的机会,她冷哼了一声,深呼吸了两三次,待自己气息稍微有所平复之后,她才再度补充道,“北辰梵音,你从一开始进入房间,就发现凝神香不对,如果你不是早就得到了消息,你如何会亲自前来?别把我当做三岁小孩儿,真以为随便一句话就能忽悠我吗?你丢香炉就证明你知道此事‘铁证如山’,跟他脱不了干系不是吗?你培养的继承人觉得我碍事,便不折手段地对付于我,不就这么回事吗?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反正一向你看人的眼光都不太好,我对你也不抱希望,你想替他辩解,替他遮掩吗?其实不需要,真的,不用那么麻烦,反正我也不在意,至于为何不揭穿,更是简单,瞧瞧,眼下你可不就来了吗?我原本还只是停留在猜测的阶段,尚且不能确定,但如今你的出现却坐实了夜罗刹的罪名,恐怕从平岑坳开始,他就在步步为营吧?这坑倒是挖得挺好,很多人都被他瞒天过海的计策骗过去了,我也一样。”

简灵当着北辰梵音的面,直接挑明了一切,而且还特意说出了夜罗刹的名字,说到夜罗刹的时候,简灵目光越发阴蛰,如同淬了毒一般,可想而知她对夜罗刹的愤恨到底有多少。

简灵这话一出,北辰梵音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表情晦暗不明地盯着义愤填膺的简灵,略微思索了一下,如此跟简灵说道,“这件事情,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北辰梵音没有细说,但好歹也算是给简灵的承诺,可惜的是,简灵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她捂着自己的胸口,眉头狠狠一拧,等心脏那一抹突然出现的不适感渐渐缓解之后,她才跟五步之遥的北辰梵音说道,“这一套对我没用,你还是省省吧,你要如何处置夜罗刹都跟我没关系,北辰梵音,我虽然不知道你这次为何要主动现身,但我清楚一点,我跟你之间并无交情,所以我也不会承你任何情,毕竟这些年来,‘被蛇咬’的情况也不少,我不想再耗费精力跟你周旋,无论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北辰梵音,我就一句话,凡事不要太过分,没人是软柿子,任凭你们随便捏,我简灵更不是逆来顺受的人。”

虽说如今简灵状态不好,但她的气势跟气场还是不容小觑,她怒目瞪着脸色一变再变的北辰梵音,而后就毫不客气地对某人下起了……逐客令。

“若是没有旁的事,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我想休息了。”,简灵才没指望北辰梵音替她缓解鬼泣反噬之苦,毕竟在简灵看来,北辰梵音也不是什么善心人士,就算北辰梵音真的打算对她‘施以援手’,恐怕简灵也不敢随便接受‘恩赐’,谁知道那里面到底有没有掺加堪比‘见血封喉’的‘毒药’呢?简灵才不会傻乎乎地让自己置身险境……

简灵对北辰梵音的戒备真的不是一星半点,北辰梵音也知道一时半会儿,他不太可能令简灵对他改观,所以北辰梵音没有再辩解什么,只是目光幽幽地看着简灵,而后表情严肃地提醒简灵道,“香炉的事情我会再查,就算不是给你交代,我也必须给北辰家族一个交代,有时候为了达成某些目的,固然需要使些手段,但人终究得行事磊落光明,歪路走过头,不过伤人害己,我深知你的顾虑是什么,简灵,听我一句劝,不要跟宫羽漠走得太近,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你牵扯进这些斗争中,其实对你没有任何好处,而且眼下的局势越发复杂,过多卷入实非理智之举,你好生思量吧。”

北辰梵音语重心长地跟简灵说道,就是希望简灵能够三思而行,在北辰梵音看来大玥国嵇王宫羽漠也不是省油的灯,简灵若长期跟宫羽漠捆绑在一起,一旦成为利益共同体,其实简灵也无法获得任何可喜可贺的‘收获’,反而会在极大程度上被‘牵绊’,北辰梵音只要一想到简灵又卷入了此等麻烦,他就有些心绪不宁。

北辰梵音这番话一出,简灵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他,皮笑肉不笑道,“你还是管好自己的事吧,我的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简灵对北辰梵音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恶劣,她甚至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场面一下子又变冷了,好在北辰梵音早已经了解简灵,知道她说话带刺,所以也没在这件事情上跟简灵斤斤计较,他从梨花椅上起身,解开了腰间一个素色锦囊,而后将锦囊丢给简灵,简灵下意识就接住了,不过她却没有着急打开,只是秀眉轻皱地看着北辰梵音,显然还在等北辰梵音解释,好在北辰梵音也没打算刻意兜圈子,所以很快,北辰梵音就如此跟简灵说道,“这里面的东西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说到这里,北辰梵音停顿了一下,神情稍显落寞,因为她看到简灵随意地将锦囊放在了贵妃榻旁的矮几上,丝毫就没想过要拆开看看,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北辰梵音,貌似故意挑衅,北辰梵音再度轻叹一声,而后幽幽补充道,“这些日子我会呆在皇城,如果你想找我,可以前往红袖楼,另外那个锦囊里面还有联络北辰玄玥的方式,你要是需要帮忙,可以找他,我想他会乐意帮你的,毕竟如今北辰玄玥已经正式脱离了北辰家族,想必可以省去你部分后顾之忧……”

北辰梵音突然话锋一转,当着简灵的面提到了北辰玄玥,而且说起北辰玄玥的时候,北辰梵音目光也有些黝黯,无人知道此刻北辰梵音到底在琢磨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