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68章 误会横生之再度被诓的简灵 惊变之失控的马车 玄衣小公子出现(2 / 2)

加入书签

店掌柜倒是一片好心,但简灵却没有领情,她冷哼了一声,没好气道,“恐怕到那时,黄花菜都凉了。”

简灵这话成功地噎住了店掌柜,店掌柜眉头越发紧皱,就在店掌柜还打算跟简灵说些什么的时候,简灵已经转身,快步朝着门口走去,显然是打算离开了。

很快,简灵的身影就消失在转角,直到再也看不见,店伙计大竹这才挠着头,表情疑惑地追问起自家掌柜来,“掌柜,你怎么不告诉她,可以前往惠泽寺呢?”

眼下已经没有其他闲杂人等,大竹刻意压低声音,突然当着掌柜的面提到了惠泽寺。

大竹的出声打断了蓝衣掌柜的出神,掌柜黑眸闪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他拧眉看向大竹,语气严厉道,“墨大师离开前曾提醒过我们,不管什么人以何种名义来找他,我们都不能将他的行踪透露出去,大竹,如今皇城的局势相当复杂,我们只是普通人,不宜卷入,再说这位姑娘到底是何底细,我们均不清楚,小心驶得万年船,不沾惹为妙,你一定要牢牢记住我的话,不管谁来找墨先生,都说墨先生外出游历,不可多言,懂吗?”

掌柜再度耳提面命,旨在希望大竹不要泄露墨斐的真实行踪。

既然掌柜都发话了,大竹哪敢不从,他表情很是严肃地对着蓝衣掌柜点了点头,“掌柜您放心,大竹明白兹事体大,大竹绝不会胡乱言语。”

闻言,掌柜伸手重重地拍了拍大竹的肩膀,而后嘱咐大竹好好看店,自己则是离开了粮油店,要是简灵知道吉祥粮油店的两人不过是用话语‘诓骗’于她,估计也会恨不得当场吐血的,当然简灵也会热切地‘问候’墨斐那个蛇精病,谁让墨斐那个魂淡下达这样的命令呢?但简灵有所不知的是,墨斐此令并非是针对她的,有点可惜的是,店掌柜跟店伙计太过去‘草木皆兵’,非要一视同仁,也是墨斐始料未及的。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墨斐压根就没想过,简灵会是第一个来找他的人,所以咯,后来发生这种‘阴差阳错’的事情也纯属‘造化弄人’了。

因没能成功见到墨斐,影后妹子心情也谈不少多好,她有些失魂落魄地走在修正坊的街道上,脑海里想的却还是那些让她心烦意乱的……麻烦事儿。

“让让,让让,赶紧让开……”,就在简灵思绪有些漂远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道焦急万分的厉喝声,简灵瞬间就醒过神来,而后就看到一辆失控的马车正风驰电掣地朝着她所在的位置狂奔,而马车上则是站着一个玄色锦袍的小公子,正拼命拉着缰绳,想要控制马车,可马儿却跟受了刺激似的,眼珠子都红了,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一时半会儿是不太可能停下的。

好在这个时候,街道的两边没有多少行人,再加上简灵所走的这条路有些偏僻,围观的路人更少,因此马车失控也不会造成太多的人员伤亡。

简灵机警地看了一眼四周,而后就快速闪向在她看来最为安全的角落,皱眉看着那辆还在加速狂奔的马车,简灵估摸着,如果马车上面的小公子比较有‘牺牲精神’,他就应该想方设法将马儿赶向正西胡同,毕竟那里是一个死胡同……

要是那个小公子不是什么良善之辈,那么简灵估计他应该会选择弃马而逃,从简灵看到那个玄衣小公子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这个家伙是习武之人,不过貌似内力不咋滴,要不然也不至于被一匹马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的汗珠更是大如黄豆……

简灵并没有急着离开,其实她并非没有机会离开,谁都不知道简灵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在给自己选好最为稳妥的安全之地后,她就蹲在马路牙子上,从腰间摸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而后悠闲无比地倒出瓜子,表情格外淡定地磕了起来,俨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好在简灵还有公德心,并没有将瓜子皮随便乱丢,而是用一方素色的手帕包裹着。

原本马车上的小公子还挺担心,唯恐简灵这个丑得一比的无辜路人被自己的马伤到,可当他看到简灵那‘悠闲无比’的样子时,玄衣公子也不知道究竟受了什么刺激,黑眸闪过一缕凶残的暗芒,转瞬即逝,他用尽浑身解数,最终将失控的马儿再度朝着简灵所在的地方赶去,局面一下子又变得对简灵不利的。

当情势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时,简灵也瞬间惊悚了,她哪里还有闲情逸致继续嗑瓜子看好戏,赶忙揣好瓜子,嘴里喊了一句‘卧槽’,而后就是一记利落的后空翻,借着内力,直接翻身上马,看到简灵露出这一手时,马车上的玄衣小公子黑眸一亮,心下稍安,他勉强稳住了自己的身形,而后冲着简灵咆哮道,“姑娘,劳烦你将马儿赶到正西胡同,那里是一个死胡同,可以减少人员伤亡。”

玄衣公子的想法跟简灵不谋而合,他也不想伤害无辜路人,可问题是他武功不高,实在是没办法完成这个任务,只好寄希望于简灵了,在玄衣公子看来,简灵是有本事办成的。

但玄衣公子显然将简灵想得太好了,简灵压根就没搭理玄衣公子,而是一反常态,直接将马车往人流量最密集的上缘坊赶去,看到简灵这不合常理的‘骚气操作’,玄衣小公子整个人都不好了,脸上的血色更是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在被车厢磕了满头包后,玄衣公子也怒不可遏了,“你疯了吗?上缘坊人员众多,你莫不是想要草菅人命,你赶紧停下,停下。”

闻言,简灵只是冷哼道,“你也知道这是草菅人命啊?那你刚才怎么就无视我的性命呢?”

简灵的质问让玄衣公子当即一噎,他也知道是自己理亏在先,虽然玄衣公子依旧对简灵的行为很是不满,但他还是赶忙致歉道,“抱歉,姑娘,都是在下的错,还请姑娘不要迁怒旁人,在下知道姑娘是有能力让失控的马车停下的,还请姑娘施以援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