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82章 告发权墨的简灵 龙炎的生不如死 诡异失踪的墨斐 冲突骤发(2 / 1)

加入书签

简灵表情很是迷茫地看着故作高深的权墨,完全搞不懂这会儿,权墨口中所谓的‘小忙’究竟指的又是什么。简灵话音一落,权墨黑眸当即就闪过一缕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性感的薄唇弯了弯,扬起一抹绚烂夺目的笑容,而后指着前方的龙炎,‘很是大胆’地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许是为了配合这个动作,在那一瞬间,权墨的表情也格外凶残,目露凶光的样子让简灵都有些想要……离某个凶神恶煞的家伙远点。

不过,简灵也只是想想而已,不是她非要从精神上鄙视权墨,而是因为权墨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说白了就是撂狠话第一名,执行力很堪忧。

思及于此,简灵轻嗤了一声,冷哼道,“大白天的,我看你还是别做梦了。”

说这话的时候,简灵还很是应景地四十五度,抬头看天,神情带着一丢丢的忧桑。恰好就在这时,前方的龙炎突然回头,自然也将简灵那古怪的动作尽收眼底,龙炎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目光很是隐晦地看了简灵好几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从始至终简灵都没有搭理龙炎,只是保持着原动作不变,直到她脖子出现些许僵硬感,她这才伸手轻拍了一下自己的后勃颈,而后淡定地跟身旁某个欲言又止的美男子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但我警告你,别想拉我下水,别说小忙,哪怕是举手之劳,我都不会答应;权墨,这个地方水可深得很,你想死,也别连累我,离开这个地方,你想怎么对付他,都是你的私事,我不过问,不干涉,更不阻挠。但现在绝对不行。”

简灵也懒得再继续琢磨权墨的‘脑回路’了,她只是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话里话外都是在‘威胁’权墨,毕竟飞絮山庄里面还有简灵迫不及待想要拿到的东西,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除了任何岔子,到时候受到影响的也一定是她。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简灵还是懂的,所以她只能尝试着让权墨打消某些……在她看来太过于‘不切实际’的念头了。

一听简灵这话,权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显然是被简灵的强势态度给刺激到了。权墨的震怒,简灵不是没看到,但她却没放在心上,只是不以为惧地回瞪某人一眼,而后就一溜小跑,朝着前面的龙炎追去。

身后的动静,龙炎自然也听到了,他只是习惯性地皱了皱眉头,鹰隼划过一缕精光,转瞬即逝。彼时,飞絮山庄的管家刘昀早已走进了另一个相连的院落,魁梧的身影顷刻间就消失在转角,而龙炎则是停下了脚步,站在院外,安安静静地候着。

在刘昀走进那个红杏挂满墙头的院落之前,曾面无表情地交代过龙炎什么,简灵估摸着应该是诸如‘我需要先进去通报一声,你们现在这里等候’的话语。很快,简灵就放缓了脚步,只是踢踏着地面上的石子,一蹦一跳地朝着龙炎走去。

龙炎眉头越发紧皱,脸色也变得更加阴郁,貌似心情越发烦躁了,只不过让龙炎心情不佳的原因到底跟简灵有几层关系就不得而知了。龙炎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红杏院,一副对周遭的一切都置若罔闻的样子,直到简灵直接蹦到了他面前,扬起手,在他眼前不断地晃悠着,想要借此吸引他的注意力,龙炎这才语调不耐烦地开口道,“不知简小姐有何指教?嗯?”

当龙炎跟简灵杠起来的时候,权墨始终都缀在两人身后,早先的愠怒之色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之前他跟简灵之间并未发生过任何不愉快,但权墨脚步始终缓慢如蜗牛,他明显不太想跟简灵,龙炎聚在一起。但他的视线却牢牢地黏在两人身上,神色几分冰冻。无人知道此刻,权墨脑海里又在琢磨着什么,三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很是诡异。

“指教倒是不敢当,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小心权墨。”,说这话的时候,简灵弯了弯殷红的唇瓣,笑容越发承托得她姿容艳丽,虽说权墨距离简灵跟龙炎还有段距离,但他一不是聋子,二不是废材,自然将简灵这话听得清清楚楚。权墨脸色一变再变,一口银牙更是快要咬碎了,要不然是权墨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恐怕这会儿,他会直接冲到简灵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简灵这个魂淡掀翻在地,胖揍一通,而且要专门挑脸打。

谁让简灵转背就将他给卖了呢?还毫无半点心理障碍。权墨各种怄,他回想了一下自己跟简灵之间的过往,按理说,他也没有干过什么丧尽天良and丧心病狂的事啊,简灵至于如此‘膈应’他吗?就在权墨整个人都‘不对劲’的时候,龙炎鹰隼如炬地盯着险险才达到自己肩膀位置的娇小妹子,冷笑道,“简灵,你会这么好心吗?”

龙炎显然是动了怒,从他不再礼貌地称呼简灵‘简小姐’,而是直呼其名就可见一斑。

龙炎所关注的焦点显然跟简灵期望的有所不同,他压根没追问简灵,为何自己要提防权墨,而是当面质疑起阿简灵的……‘别有用心’。龙炎的反应也让简灵愣了好半晌,不过鉴于简灵从来都不是省油的灯,所以她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一本正经道,“这就要看你是怎么想的了。”

闻言,龙炎眉头越发深锁,他可没工夫继续跟简灵打哑谜,而是目光阴蛰地看着简灵,声线低沉道,“你究竟想说什么,不妨直言,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的。”

龙炎索性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简灵来。龙炎已经想好了,要是简灵继续故左右而言他的话,他就不奉陪了,好在简灵没有继续搞事,而是直言不讳道,“刚才权墨说他要在这里弄死你,你可得小心点儿,不用谢我,我只是不希望你们坏了我的事罢了。”

简灵一如既往的直接,只不过她这种直接却让龙炎跟权墨两个当事人都有些……接受无能,权墨此刻已经麻木了,他都懒得去跟简灵撕逼了,而是神情‘木然’地站在原地,继续镇定自若地注视着虚空某处,脑海里不断回响着‘曹泥马’这种不友好的词眼。

至于龙炎则是被简灵的‘坦率’弄得不知该作何反应,龙炎一直都知道简灵就是一个奇葩,更是清流中的泥石流,但此刻当他听到简灵毫无保留地出卖权墨时,他都不免有些‘同情’权墨了,哪怕若是依照简灵的话,权墨才是那个想要对他不利的不法分子。

龙炎内心各种复杂,他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简灵,而后四两拨千斤道,“你大可放心,权墨他绝对没有任何机会。”

一听龙炎这话,简灵当即就轻哼道,“嗬,口气倒是不小,希望你不会因为盲目自信而放松警惕,毕竟我是真不想看到你被权墨……斩于马下。”

龙炎:“……”

哪里来的戏精病,赶紧将她叉出去。

权墨:“……”

累觉不爱,慢走不送。

简灵也没管自己身边的两个小伙伴到底是何种心情,在做完了‘好人好事’之后,简灵就径直越过神色隐晦莫名的龙炎,朝着红杏院走去,眼看简灵就要踏入杏园,身后的龙炎微微挑眉,当即就提醒起简灵来,“我奉劝你还是先呆在这里,别擅闯,这里可是飞絮山庄的地盘,你刚才不还说你不想看到任何岔子出现吗?”

龙炎真心觉得简灵嘴里没几句实话,方才提醒他的也是这个妹子,如今想要破坏规矩的还是这个妹子。这特么不是脑袋有问题吗?又当又立,难道就这么好玩吗?

龙炎话音一落,简灵立刻就缩回了自己的脚丫子,而后麻溜地退回到龙炎身边,依旧还是摆着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仿佛刚才那个打算擅闯的人不是她一样。

龙炎顿时觉得自己心好累,他当即就拉开自己跟简灵之间的距离,一副对某人眼不见心不烦的样子。权墨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龙炎,而后就移开了视线,目光幽幽地盯着不远处的红杏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三人谁都没有刻意攀谈,只是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就连简灵都罕见地安静了不少,直到一阵阵急促且略显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三人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暗中交换了一道视线,而后就快速朝着红杏院里面走去,很快,简灵,权墨跟龙炎就看到了脸色难看的刘昀领着一群穿着同款黑色制服的精壮男子正步履匆匆地朝着杏园外跑,人虽未到简灵跟前,但刘昀那洪亮的嗓音却已经传开了。

“一队去前院看看,二队去玫瑰园,三对的人去后山,四队的人到周围的大街小巷看看,发现情况,及时汇报。”,刘昀不愧是飞絮山庄的管家,发号施令的时候还是挺有威严的,反正在简灵眼里,此刻的刘昀挺像个地位不低的头目。

要是刘昀知道简灵是如此形容他的,恐怕也会恨不得吐血的。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三人直接拦住了刘昀的去路,异口同声地追问起神色很是焦急的刘昀来。毕竟三人原本就是为了来见墨斐的,眼下却不知道让刘昀这个管家神色大变的到底是什么原因。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灵,权墨跟龙炎自然也得表示下‘关心’不是。刘昀本来还急着去找人,这会儿被简,权,龙三人挡住,他的脸色也越发难看起来。

刘昀说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眉眼不善地瞪着围着他的三人,“我们庄主不见了,我现在还要找人,没工夫招待你们,还是请三位改日再来拜访吧?”

刘昀本来想直接说一句简单粗暴的‘滚蛋’,再让人将简灵,权墨跟龙炎都请出去,但转念想起,简灵跟龙炎带来的请帖级别太高,又担心他们真的是墨斐的贵客,若是冲撞了会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更会给墨斐引来争议,所以最终才改用较为缓和的语气解释了下。

刘昀话音刚落,简灵脸色一变再变,不再是早先那种人畜无害的模样,她猛地揪住了刘昀的衣领,恶狠狠道,“你说什么?墨斐不见了?他为什么会不见?何时不见的?”

简灵一再提防着,就是担心事情会再起变数,所以她才会在权墨提议想在飞絮山庄找机会除掉龙炎的时候,当场泼权墨冷水,好叫某人打消念头,更会不惜‘出卖’权墨,提醒龙炎,小心戒备着‘心怀不轨’的权墨,可她千算万算,愣是没算到眼看着就要见到墨斐了,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听到墨斐失踪的消息。简灵哪里还冷静得下来,这才直接揪刘昀的衣领,一脸凶神恶煞地质问起刘昀来。

“简灵,你冷静点,你赶紧松开他,他快被你掐死了。”,龙炎只是慢了一步,就没拉住简灵,眼看着刘昀那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龙炎脸色很是难看地瞪着简灵,而后厉声呵斥起简灵来。

站在一旁的权墨,这会儿也快魂飞魄散了,他真的是欲哭无泪,奶奶滴熊,这里可是飞絮山庄的地盘儿,简灵如此这般的不管不顾,不是将他们置于险境吗?

权墨刚这么想,很快,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们一看这边的阵仗,当即脸色就变了,他们自然第一时间就朝着刘昀跑来,三十秒不到的功夫,权墨,简灵跟龙炎就被……团团包围了。形势一下子就成功扭转了,权墨跟龙炎脸色越发难看,就在这时,平地一声雷,一个身形壮硕,看似保镖头头的方脸汉子摸了一把腰间,而后就指着简灵大吼道,“小姑娘,我警告你,你别胡来,赶紧放开刘叔,不然劳资就开¥¥枪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