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87章 对龙炎公主抱的简灵 大吃飞醋的沐辰溪 龙炎跟沐辰溪的打斗(1 / 1)

加入书签

“怎么会?灭神阵破……破了……”,权墨目瞪口呆地看着飞絮山庄上空不断涌现的滚滚黑烟,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扭头看向脸色早已铁青一片的沐辰溪,出声询问道。

如今权墨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搞不懂这究竟是如何造成的。按理说,简灵就算跟龙炎合力,也未必能轻易破除灭神阵,毕竟沐辰溪为了布下此阵也花了不少心思,明明可以万无一失的,但实际情况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沐辰溪心里早已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并没有正面回应权墨,只是目光微微闪烁地瞥了一眼飞絮山庄的方向,而后转身,大步流星地朝着办公室房门走去,显然是准备离开了。

“诶,沐辰溪,你要干什么?”,见状,权墨眉头也快打成死结了,他心里咯噔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权墨生怕沐辰溪冲动之下采取不理智的举动,赶忙小跑上前,直接拦住了沐辰溪的去路。

“你冷静点,千万别胡来,眼看着苏秉宸也快到了,你要是这个时候贸然出现,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争议,这样好了,我现在过去,我去看看情况,晚些时候,我再联络你,行不行?”,权墨尝试着劝说沐辰溪,因他以为沐辰溪准备亲自去抓简灵。

飞絮山庄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简灵跟龙炎又是怎么破解的灭神阵,权墨都一无所知,要是在这个敏感万分的特殊时刻,沐辰溪又‘挺身而出’,权墨都不知道等下究竟该怎么收场了,为了避免简单事情复杂化,权墨只能……死谏了。

权墨这话让沐辰溪脸色越发难看,他目光阴蛰地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权墨,态度强硬道,“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祭天法会的时间越发临近,如果错过了今日,势必会酿成更大的祸患,无论如何,今天一定要将简灵送走,权墨,不要让我跟你动手,你也不是我对手。”

沐辰溪表情阴郁地注视着目光很是纠结的权墨,当即出声威胁起权墨来,沐辰溪当然知道现在不是他露面的最佳时机,他同样知道前面到底有什么危险等着自己,但沐辰溪身为璇玑皇朝的丞相,他不能不顾皇城那日益紧迫的局势,所以哪怕自己会深陷危局,他也义不容辞,因为他肩上还有着沉甸甸的责任。

见沐辰溪心意已决,权墨又能如何,他表情很是复杂地看了一眼神情坚毅的沐辰溪,而后就退到一边,没有再阻挠某人了。很快,沐辰溪就径直越过权墨,就在两人错身的当下,权墨拽住了沐辰溪的胳膊,银牙狠狠一咬,提醒沐辰溪道,“你小心点,简灵修为精进了。”

闻言,沐辰溪黑眸闪过了一缕锐利的寒芒,轻轻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嗯’了一声,而后就一把拉开房门,快步走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转角。

沐辰溪离开之后,权墨也不可能无所事事,他赶忙掏出电话,尝试拨打苏秉宸的手机,讯号倒是通了,可不知道这会儿苏秉宸到底在忙活什么,愣是没有选择接听。

权墨一脸烦躁地收起手机,低啐了一句什么,没人听清,很快,权墨也离开了这栋摩天大厦,但权墨却没有直奔飞絮山庄而去,毕竟有沐辰溪出手,压根就不需要他再做什么了。

权墨私下的行动,暂且按下不表,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飞絮山庄这边,简灵跟龙炎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险险地挣脱了灭神阵,说来也算他们两人运气好,因为困住他们的阵法并非完整的,这才给了两人‘脱逃’的机会,要不然现在龙炎跟简灵早就成为瓮中之鳖,只能待人宰割了。龙炎跟简灵都是一副灰头土脸的埋汰样,就跟逃荒的难民似的,身上也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尤其是龙炎,伤势明显比简灵严重得多,不过好在龙炎精神头尚算不错,他目光锐利地看着浓烟四散的飞絮山庄,扭头跟身旁某个不知道究竟还在琢磨什么的简灵说道,“你还不走?”

龙炎的出声打断了简灵的出神,简灵秀眉狠狠一皱,星眸闪过一缕暗芒,她咬牙切齿道,“劳资真的咽不下这口气,居然敢算计劳资,只差一点我们就要葬身于此了,总该给那个布局的人准备点‘礼物’不是……”

说到礼物二字的时候,简灵刻意加重了语气,星眸之中的恶意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

一听简灵这话,龙炎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龙炎了解简灵那眦睚必报的凶残个性,可问题是,现在他们在明,敌人在暗,若是一味地打击报复,反倒会让他们落了下风,岂不是越发得不偿失?思及于此,龙炎表情阴沉地瞪着简灵,而后语调严肃道,“我们先离开,来日方长,如若不然,等下再出什么岔子,难以自保的怕是我跟你。”

龙炎这话一出,简灵当即就想要反驳,毕竟影后妹子所秉持的原则从来都不是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是‘当场就报’,让她先忍忍,之后再‘从长计议’,那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龙炎跟简灵虽然相处得不多,但他对简灵的‘尿性’还是门儿清的,所以在简灵拒绝他的提议之前,龙炎急中生智,当即就捂住自己本就受创不轻的胸口,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一看龙炎这样,简灵的心当即又提到了嗓子眼,秀眉都快拧成麻花了,她赶忙来到龙炎面前,伸手搀扶着龙炎,语调之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关切之意道,“龙炎,你没事吧?”

要知道方才在飞絮山庄西苑,为了破解灭神阵,龙炎受伤不轻,至于龙炎受伤的原因说来也是龙炎的‘大男子主义’思想作祟,某人觉得自己好歹是个大老爷们儿,总不能在面临生死一线的极端情况时,还让简灵一个小娘们儿挺身而出吧,所以最终龙炎很是硬气地承担了破阵的主要任务,最终就让自己伤痕累累了,好在结果不算太差,他跟简灵总算逃了出来,要不然若是最后两个人齐齐沦为阶下囚,龙炎也不知道他究竟会不会因此怨恨简灵……

见简灵的注意力总算被他吸引了,龙炎只好继续硬着头皮将这出戏演完,他气息不稳地低声呢喃道,“我现在……没什么……力气,而且心脏还一抽一抽地疼,要不你先走,不,不用管我了。”

说实话,这会儿龙炎觉得自己也挺没皮没脸的,往日里的他才不屑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骗取女人的同情心,但鉴于简灵破坏力太大,与此同时又不是那种乖巧听话的姑娘,他除了让自己扮虚弱,是真的想不出别的招来了,龙炎也恨不得泪流满面,觉得自己那英明神武的光辉形象都毁了一大半,就在龙炎为自己行为感到无比丢脸的时候,简灵脸色一变,而后就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她直接将‘受伤不轻’的龙炎打横抱起,而后就快速地朝着西边撤离,别看简灵身材娇小,给人一种手无缚鸡之力的虚弱模样,但她还是有一把力气,再加上,现在的她本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所以咯,抱龙炎这种牛高马大的人对她来说也不过只是小菜一碟,只是这幅场景还是给人带来很大的心理冲击,毕竟反差太大了好吗?

就连龙炎自己都各种别扭,一副各种接受无能的模样,连带着说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嗓音之中的羞愤明显得很,“简灵,我可以自己走,你放我下来。”

龙炎也快要崩溃了,他哪里知道自己的话会换来如此这般的……糟心待遇呢?虽说影后妹子只是在表关心,但龙炎还是接受不来啊,现在龙炎只希望这里没有什么路人经过,这种天雷滚滚的场景不要被别的好事者看到,再丧尽天良地给他po到网络上,到时候,势必又是一波‘恶意满满的嘲笑’,想想,龙炎就觉得透心凉……

简灵这种粗神经的妹子哪里体会得了龙炎的心情,她还以为龙炎只是不好意思,所以简灵在抱着龙炎飞掠的过程中,也没忘记言语安抚某个如同霜打茄子般的龙炎道,“现在是特殊时刻,你也别害臊,我既然在飞絮山庄承了你的情,当然就不能将你丢在这里,我现在就送你回去,这笔账,我迟早会跟那帮鸟人算的……”

龙炎:“……”

大姐,我真不是害臊啊,我只是不自在,不自在,你懂吗?放劳资下来啊喂。

就在龙炎还打算跟简灵解释一哈,希望简灵能好好听劝的时候,突然另一道身影飘然而至,直接挡住了两人的去路,简灵星眸一厉,看到来人的当下,还是没有松开龙炎,只是带着龙炎退后了数步,表情不善地冷哼道,“唷,原来是沐辰溪啊,你倒是舍得露面了,话说飞絮山庄的灭神阵是不是跟你有关系?嗯?”

挡住龙炎跟简灵去路的不是别人,正是才跟权墨分开没多久的沐辰溪,彼时,沐辰溪神色很是难看,他目光隐晦地扫了一眼正‘心安理得’地被简灵横抱着的龙炎,语带轻蔑道,“这才多久不见,你跟龙炎关系倒是亲密了很多啊,只不过你这逢人就抱的习惯是不是也该改改呢?就算你不担心恶劣影响,难道龙炎你也一点都不在乎吗?嗯?”

沐辰溪这话不是吃醋,又是什么,要知道他本来的目的可是为了抓简灵,可现在当他看到简灵就这么‘神色坦荡’地抱着龙炎,而龙炎貌似也‘适应’得不错,这幅场景令沐辰溪心里很不舒服,仿佛吞了恶心的苍蝇一般,这才出言讽刺起简灵跟龙炎来。

看到沐辰溪出现的时候,龙炎立刻联想起一桩旧事,正处于头脑风暴中的龙炎无暇顾及身边的两人,这才没有及时挣脱简灵的怀抱,此刻被沐辰溪这么一说,龙炎那本就花里胡哨的脸当即就漆黑一片,作势就打算从简灵身上跳下去,却被简灵制止了。

简灵冷哼一声,不以为然地扫了一眼在她看来明显属于多管闲事的沐辰溪,没好气道,“姑奶奶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我喜欢抱谁,我就抱谁,你管得着吗你?沐辰溪今日这笔账我们的确应该好好算算,但鉴于龙炎伤势严重,我没工夫跟你瞎掰扯,识相的,你就将路给我让出来,大路朝天,我们各走两边。”

尽管简灵很想再找沐辰溪打上一架,好借此缓和自己那烦躁到快要原地爆¥炸的心情,但简灵并没有忘记龙炎此刻‘身体不适’,简灵总不能因为干架,而不顾龙炎的死活吧。

一听简灵这话,沐辰溪脸色越发难看,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他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因简灵的话而有些‘目瞪口呆’的龙炎,而后一句招呼都没跟两人打,就攻势凌厉地逼近两人,而且从沐辰溪的招数可以看出,他这是摆明想当场弄死龙炎。

龙炎自然也察觉到沐辰溪对他的杀机了,要不然龙炎心理包袱比较‘沉重’,恐怕这会儿他都能不顾形象地冲‘大吃飞醋’的沐辰溪翻白眼了,马勒戈壁,有没有搞错,沐辰溪到底是怎么推断出他跟简灵之间有……暧昧滴呀?

为了避免自己莫名其妙地沦为炮灰,龙炎动作有些粗暴地推开了简灵,而后迎战起沐辰溪来,尽管龙炎身上已经有了多处伤口,看起来也格外狰狞,但龙炎可不是什么孬种,人沐辰溪都如此这般的‘看扁’他,他要是再不‘雄起’,恐怕真的会一无是处啊喂。

“沐辰溪,你别以为所有人的品味都跟你一样,我虽然对简灵没兴趣,但你设计她,却殃及我,这笔账,咱们还是应该好好算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