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96章 成功跟简灵接头的墨斐 狭路相逢之墨殒拦路(1 / 1)

加入书签

皓月当空,按理说,应该更容易让人精神放松,但此刻简灵却有一种五雷轰顶滴赶脚,影后妹子很想挤出一抹笑容,试图让自己冷静点,然而却一点效果都没有,思想备受煎熬的简灵再也顶不住,当即就冲天嚎了一嗓子,整个天幕之下,活人只有她一个,或者说只能看到她一个,空旷的视野中,简灵越发觉得自己孤零零的,仿佛被全世界遗弃,这种感觉不是一般滴心酸呐……

等简灵发泄得差不多之后,她这才冷静下来,天幕中那轮蓝色的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但周围却并不是漆黑一片,只是比白昼显得晦暗了一些,若此情此景落在寻常人的眼里,恐怕这会儿也会惊成智障,不过有些可惜的是,简灵身边没有一个小伙伴,要不然她也不至于如此怂呢?至少可以跟对方抱成团……齐齐瑟瑟发抖,也强过一个人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啊草。

先前的蛇群不知究竟是藏起来了,亦或是消失了,但只要蛇群不出来吓唬简灵,简灵觉得她的心理状况也会稍微好点,既然眼下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简灵也不想继续呆在同一个地方,越是没人陪着,她越是要给自己找点事做,哪怕只是打发时间也成,要不然简灵也担心时间久了,她会……疯掉,简灵看似漫无目的地走着,但她时不时都会留意下天上的蓝色月亮。

月亮的位置也不是一成不变,简灵所遵循的原则就是竭尽所能拉长自己跟月亮之间的距离,甭管她的法子究竟奏没奏效,反正某人‘乐此不疲’地在跟月亮‘躲猫猫’。

在这个诡异的所在,简灵也不知道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毕竟当任何参照物都没有的时候,时间这个概念也变得格外抽象且模糊起来,虽说简灵没有停下了歇息过一次,但她走的速度也不算太快,而且她的体力貌似还在源源不断地……被补充,尽管简灵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但她就是没有产生任何疲惫感,影后妹子依旧记得很清楚,她究竟是怎么‘跌入’这个古怪的所在。

想起此事,简灵就恨不得掐死白茉那个臭娘们儿了,如果不是白茉‘穷追不舍’,而且手中还拿着葬天剑,对她各种虎视眈眈,恨不得直接往他身上戳几个血窟窿,一举送她上西天的狠厉样,简灵也不至于会慌不择路地跑进这个曾出现在天鉴推演图中,被称为‘荒原’的诡异之地。

事到如今,简灵都还没琢磨明白,白茉为什么会再度回到津南,如果按照简灵所掌握情报来看,祭天法会很快就要召开了,白茉好不容易跟屠苏国九郡主颜丹彤达成协议,可以借用颜丹彤的身份‘便宜行事’,岂会主动舍弃大好机会,再折返津南呢?

而且简灵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白茉看到她的时候,那副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的阴鸷样,摆明了就是对她怨念爆棚,当时白茉一度有些情绪失控,甚至还质问过简灵,“你为什么坑我?清心咒你藏到哪里去了?”

那个时候,简灵除了要应付白茉那越发凶残的攻击,哪有时间去琢磨这些问题,直到现在,周围再无任何‘闲杂人等’,简灵脑海里突然自动回放起先前发生的事情,影后妹子秀眉越发紧蹙,星眸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某些被她忽略的细节突然变得鲜活起来,简灵猛地回头,沿着之前的路,快速地奔跑,表情显得很是焦急,简灵终于知道该如何逃离此处了,但却有时间限制,如果在蓝月消失之前,她还没办法离开荒原,那么恐怕她只能永久地被‘囚禁’在此处了。

简灵在心里不断地臭骂白茉,毕竟如果不是白茉,她也不至于落到如斯田地……

为了替自己争取一线生机,简灵愣是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当她醒过神来,掉头跑的当下,身后的天地已经开始‘安静’地崩毁,如果简灵此刻回头,一定会骇得面如土色,不过也好在简灵并没有好奇心爆棚,要不然,她也一定会失去逃生的机会,毕竟如今可是在跟时间赛跑,更是跟死神赛跑,很快,简灵就跑得满脸绯红,浑身也被汗水浸湿了,但她还是不敢停下,只是拼着最后一口气,重复着狂奔滴动作……

简灵只希望她做的这一切都来得及,虽然情况看起来很凶险,但在身后的天地彻底崩毁前,简灵终于看到了停靠在路边的,那辆属于她的玛莎拉蒂。

简灵瞬间就飙泪了,但她那完全是喜极而泣,因为影后妹子直到她终于离开了险象环生的荒原,终于回到了现实位面,精疲力尽的简灵立刻就软到在地,膝盖更是重重地磕了一下,当即就蹭破了皮,可简灵却仿佛察觉不到任何痛感似的,只是气喘吁吁地低声呢喃道,“活着,活着。”

现在简灵都没心思去琢磨那些阴谋,阳谋了,她只想享受这万幸的劫后余生,但现实哪里会轻易放过简灵,还没等简灵调整好自己的气息,耳边就响起了皮鞋哒哒哒的声音,声音更是由远而近,显然是朝着简灵所在的位置而来,简灵心头一凛,眸光一厉,而后就手脚并用,快速地从地上爬起,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但简灵看清来人面容时,当即就翻了一个很不雅观的白眼,气息依旧有些不平,抢先开口道,“你倒是挺会赶时间的啊,劳资快挂的时候,你不出现,等我彻底脱险才露面,墨斐,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究竟是不是蛰伏在我身边,打着朋友旗号却活脱脱只算敌人的混蛋,从璇玑到津南,我次次找你,次次碰壁,你是不是也该解释一下……”

此刻出现在简灵身边的不是旁人,正是墨斐,跟浑身脏兮兮的简灵相比,墨斐简直就是天神一般的存在,他身穿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色西装,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墨斐跟墨殒长相酷似,但气质却全然不同,墨斐更为沉稳,内敛;而墨殒比较容易急躁,完全就是两个类型。

不过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属于‘洁癖症患者’,所以当墨斐看到简灵那脏得不像话的样子时,他第一时间就狠狠地皱眉头,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简灵的‘嫌弃’,而且在距离简灵五步之遥的时候,墨斐就已经停下脚步,目光幽深地盯着简灵,而后声线低沉道,“我其实一路上都有给你留下暗号,方便你跟我联系,但问题是暗处有人盯上了我,破坏了原有的一切,所以才造成眼下这样的局面,但我也不是任何力都没出,毕竟当我知道你被白茉所在的组织攻击的时候,我已经第一时间采取了措施,要不然你以为你可以这么快从荒原离开吗?”

墨斐才不会让自己背莫名其妙的锅,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替自己辩解,说起白茉所在组织的时候,墨斐黑眸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墨斐自然是想起了跟自己处处都不对盘的大哥墨殒,而且简灵这次遇险,在很大程度上也跟墨殒的队长有关系,白茉行动失利,恐怕接下来也该墨殒出马了吧?一想起自己不得不再跟墨殒正面较量,墨斐心里也很是抵触,毕竟他也不是很想跟墨殒起正面冲突,这些年,墨斐都在尽可能地回避墨殒,甚至让墨殒误以为自己是不屑跟他对战,墨斐真的是百口莫辩,但他还是坚持少跟墨殒见面,可这一次现实还是再度将两兄弟捆绑在一起,墨斐寻思着,也许很快墨殒就要出现了,两兄弟之间终究还是避免不了一场即将到来的‘恶战’,就在墨斐因墨殒而各种头疼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鸣笛声,墨斐脸色当即就变了,扭头的当下,墨斐就看到了笑得很是邪气的墨殒,很快,墨殒就将车子靠边停下,而后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高大的身躯从车里走了出来,墨殒身上穿着的跟墨斐截然相反,墨斐喜穿白衣,而墨殒则恰恰相反,他更喜欢黑色的衣服,而去每次见到墨斐的时候,都喜欢借此事嘲讽墨斐一番,说某人就是虚伪,此刻,当墨殒看到墨斐又是一身白衣的时候,他立刻就不分场合地开怼道,“你这臭毛病一时半会儿还是改不掉啊?什么时候如果你换了别的颜色,要么就是失恋了,要么就是恋爱了,从颜色的鲜艳程度我立刻就可以判断出你的状态有没有发生改变。”

一听墨殒这话,墨斐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抬步正朝自己走来的墨殒,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对于墨斐这种闷葫芦的个性,墨殒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他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类似被激怒的表情,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主动跟站在墨斐身后五步之遥的简灵打起招呼道,“简小姐,好久不见……”

墨殒话音一落,简灵只是轻扯了一下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回应道,“也不算太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个月前我们才在修正坊见过面,只不过那会儿是阁下在盯我的梢,我也是刚被荒原‘刺激’得够呛,这才想明白,原来那个一闪而过的黑衣人就是你。”

看到墨殒的时候,简灵心里也有一股无名火,毕竟墨殒可没少给简灵暗中使绊子,吃了不少闷亏的简灵自然也对墨殒没啥好印象,连带着说话也越发不客气,再加上之前白茉算计她的旧账也一并要算在墨殒头上,谁让墨殒跟白茉隶属同一个组织呢?事到如今,简灵都还不知道这个组织的总负责人究竟是哪一位?自己跟那人究竟认不认识,此刻看到墨殒,难免又想起某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来……

当简灵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墨殒黑眸闪过了一缕暗芒,墨殒倒是没想到简灵居然会将他跟修正坊的‘盯梢者’联系在一起,尽管心中有些惊诧,但墨殒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来,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而后四两拨千斤道,“正所谓,有时候看山未必是山,如果你心中早有定论,那么不管我怎么反驳,恐怕也毫无作用吧……”

墨殒这话摆明就是在否认自己跟修正坊盯梢者之间的关系,但简灵并没有跟墨殒争论,只是笑容略显讽刺,略显凉薄地盯着墨殒,三秒过后,简灵就将视线转移到始终都不吭声的墨斐身上,话语之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耐烦之意,当场冲着墨斐说道,“墨斐,你到底还在墨迹什么?究竟是打,还是带着我一起投降,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啊?”

简灵这话一出,墨斐俊脸当即就漆黑如锅底,简灵总是能用一句话就让墨斐恨不得拂袖而去,但理智在线的墨斐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等他情绪有所平复后,墨斐这才开口跟墨殒说道,“我不想跟你动手,眼下我只想带简灵离开,我知道你们组织派你来是希望控制简灵,但你可曾想过,如今璇玑国同样需要有人去主持大局,如果简灵始终不出现,到时候我们不过就是‘联手’给苏慕准备了一份厚礼罢了,就算成功地阻挠了我们,你们组织恐怕也讨不到任何便宜吧?何不高抬贵手,给我们行一个方便呢?”

墨斐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他不想跟墨殒‘手足相残’,而且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墨斐表情也很是复杂,虽然墨斐已经将‘姿态’摆得够低了,但墨殒却对墨斐的良苦用心视而不见,墨殒目光阴蛰地看了一眼始终被墨斐护在身后的影后妹子,而后声线低沉道,“我的任务就是带走简灵,至于其他,根本就不需要我考虑,策略由队长制定,而我只负责执行目标任务,所以墨斐你也不用浪费时间跟我……套近乎。”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