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01章 对苏雷霆反应各不相同的众人 无尘来电 之殇再出 墨斐临阵脱逃(1 / 1)

加入书签

墨斐姿态慵懒地靠着椅背,目光幽幽地扫过众人,而后问起了一个略显敏感的问题,不过鉴于在场几人都有各自获取隐蔽消息的渠道,所以墨斐这话倒也不至于引起各方不适。

最先将话题往东海大玥国身上引的本就是尊逸王苏君琰,所以眼下墨斐这个问题,自然还是得由苏君琰回答。对此,苏君琰倒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类似愠怒的神色来,他鹰隼如炬地盯着墨斐,声线低沉道,“墨斐,你究竟是明知故问,还是明知故犯?宫羽漠跟宫北漠两兄弟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关系不睦,至于表面失和本就是他们刻意为之,此举也是为了巩固宫氏江山,典型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准确说来,这也算是帝王平衡术中的一部分,而且东海从来都没有掩饰过对我们璇玑的野心。”

苏君琰话音一落,坐在墨斐身边的沐辰溪就接话道,“我也觉得宫羽漠跟宫北漠是一条心,最起码在针对璇玑的事情上,两人不会有分歧,眼下更大的威胁其实并不是来自靠山王,而是大玥国。”

沐辰溪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毕竟东海本就比璇玑强大,而且如今几乎所有重要人物都因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无法赶上祭天法会,这就意味着东海若是对璇玑发起‘进攻’,届时遇到的阻力也会小很多,如果苏慕无法抵挡的话,保不齐璇玑都得……被灭国了。

力量的悬殊自然可以造成战争结果两极化,而且还是最最极端的那种。思及于此,沐辰溪表情越发凝重,握着咖啡杯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收紧,周身的冷意更是骇人。墨斐拧眉扫了一眼身旁的沐辰溪,而后轻扯薄唇笑了笑,说话的语气却带着令人发指的悠闲意味,“其实我们在这里讨论这些也不过纸上谈兵,真正需要应对这种极端局面的只有靠山王,对我们来说是危机,对靠山王来说说不定就会成转机,前提在于他真的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大玥国,不过……”

说到这里,墨斐又笑了笑,笑容却显得有些凉薄,带着明显的算计,很快,墨斐就再度幽幽补充道,“大家现在其实也挺自相矛盾,一方面你们不希望宫羽漠,宫北漠奸计得逞;另一方面,你们又不想看到苏慕大放异彩,再揽军功,可如果苏慕一旦落败,在你们谁都没办法赶回去力挽狂澜的时候,璇玑恐怕会不复存在,而如果苏慕成功退兵,只要将大玥国挡在长汀关外,璇玑就保住了,但苏慕会不会借此机会称帝,就不得而知了……”

墨斐这话并不算无的放矢,在场几人都知道这是极有可能出现的场面,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一个从不消停的大玥国跟着裹乱,势必会让局面变得越发混乱,也会让事情跟着变得越发棘手。

好半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难以自拔,片刻之后,邀月觑了一眼身边的北辰梵音,见北辰梵音并没有搭理他,邀月实在有些憋不住话,权衡一番利弊后,邀月轻轻咳嗽了一声,在引起身边四人注意之后,邀月就轻启薄唇道,“那个,我想说,大家是不是忽略了一个人,额,璇玑帝不早回去了吗?虽说暂时没在皇城出现,但现在距离祭天法会不也还剩几天时间,说不定璇玑帝能……奇袭呢?”

邀月用了一个很值得玩味的词儿—奇袭,邀月说完又看了一眼北辰梵音,见北辰梵音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来,邀月那颗悬在嗓子眼的心也跟着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

邀月突然提起苏雷霆,倒是让现场气氛变得越发诡异,众人并非刻意忽略苏雷霆,只是默契地不在这个时候谈苏雷霆罢了,可邀月突然将此事挑明,反倒让众人没办法再回避了。

因话题是邀月引起的,作为邀月的上司,北辰梵音自然也不能不表态,方才其实北辰梵音就想问有关苏雷霆的情况,但北辰梵音还是有些顾虑,可就在北辰梵音踌躇不前的时候,邀月却发起了一波神助攻,其实北辰梵音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只不过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端倪。

北辰梵音视线一一扫过众人,而后一本正经道,“前段时间听说璇玑帝被困凉州,因脱困时间不定,所以没人能保证璇玑帝一定可以如期赶上祭天法会,但既然他眼下已经成功进入璇玑,想必对皇城发生的事情也有所了解,我想他肯定会想一个折中的办法,尽量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北辰梵音这番话说得比较中规中矩,既不至于让人挑出任何刺来,也不会给人一种北辰家族想要插手的突兀感,但北辰梵音这话显然是对苏雷霆抱有不小的希望,觉得苏雷霆会成为最后那个让结局改写的‘黑马’,而且若让北辰梵音选择,他自然也更加倾向于苏雷霆‘大获全胜’,毕竟苏雷霆本就是璇玑的皇帝,他若能赶上祭天法会,也算是……拨乱反正了吧。

但持有这种看法的显然只有北辰梵音跟邀月,至于另外三人,无论是美人丞相沐辰溪,抑或是尊逸王苏君琰,还是墨斐,都从心底不希望苏雷霆介入此事,至于原因,很简单,还是跟简灵有关系。苏雷霆在对待简灵的事情上,始终都没办法跟众人达成一致,而且每每还喜欢出尔反尔,前脚承诺的事情,后脚就能推翻,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苏雷霆反复无常的个性也挺让众人恼火的。

所以在祭天法会的事情上,沐辰溪,苏君琰还有墨斐宁可局面失控,也不愿意苏雷霆再回到皇城,当某个耀武扬威的皇帝陛下,当然三人也只是暗中想想,并不会在公开场合发表这种不当的‘危险言论’。

眼下北辰梵音已经表态,他说完就看向坐在首位,神色淡漠的苏君琰,后者自然也有察觉到来自北辰梵音的打量,但他却没有搭理北辰梵音,只是继续保持沉默。北辰梵音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黑眸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就是这时,苏君琰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打破了会议室这越发诡异的气氛,苏君琰直接掏出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就是无尘,苏君琰眸光一厉,立刻划过接听键,“无尘,你现在在哪里?”

苏君琰也没有避讳身边五人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无尘来,当墨斐听到无尘名字时,他的表情也有些隐晦莫名,沐辰溪自然也察觉出墨斐的异样,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地瞥了墨斐一眼,不过,很快,墨斐也讯速地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样。

北辰梵音跟邀月倒没有掩饰自己的惊诧,都齐刷刷地盯着正在接听无尘电话的苏君琰,显然有些好奇,这会儿无尘亲自联络苏君琰,究竟所谓何事……

不知道电话对面的无尘究竟跟苏君琰说了什么,苏君琰脸色当场就变了,甚至猛地从椅子上起身,黑眸更是酝酿着骇人的风暴,很快,苏君琰就跟电话对面的无尘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苏君琰挂断无尘电话之后,直接跟身边的几人说道,“洛雳跟玉菏泽联手了,而且他们还抓了无尘,刚玉菏泽允许无尘打电话给我,让我现在去琴韵棋社,而且……之殇也来了。”

虽然苏君琰这话格外简短,除了出现的人名比较多,外加一个琴韵棋社,貌似也没有蕴含别的重要信息了,但在场众人都不是傻子,自然已经从苏君琰这看似轻描淡写的话中听出了事情的严峻性。虽然苏君琰并没有发动众人跟他一道前往琴韵棋社,但沐辰溪还是第一个主动响应的。

沐辰溪黑眸幽深如古井寒潭一般,他目光锐利地看向苏君琰,嗓音低沉道,“我跟你一起去。”

沐辰溪话音一落,苏君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道谢,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邀月下意识就看了北辰梵音一眼,自然是在征求北辰梵音的意见,北辰梵音自然也有所察觉,他并没有看邀月,只是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一语双关道,“一线天什么时候跟麒麟山庄扯上了关系,而且之殇怎么也来了?这三人暗中到底在谋划什么?无尘又怎么会落入他们手中?”

北辰梵音所问的问题正是墨斐此刻琢磨的,墨斐也很好奇,这些人究竟是怎么‘联合’的?墨斐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苏君琰,苏君琰始终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并没有正面回应。

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墨斐摊手道,“抱歉,我恐怕没时间跟你们前往琴韵棋社,我还赶时间,毕竟我不能一直带着殷灵四处游荡,等我处理完此事,若有空,届时再联络你们好了。”

墨斐当然不打算再蹚浑水,毕竟无论是麒麟山庄,抑或是一线天,墨斐都不想开罪,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墨斐怕事,只是因为墨斐不想节外生枝罢了,尤其在明知道这里面大有问题的时候,墨斐更不会轻易介入。

而且墨斐还有一个‘纯天然’的借口,那就是殷灵,墨斐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攻击了殷灵,要不然现在恐怕都不太好‘抽身而退’了。

墨斐的拒绝倒也在苏君琰跟沐辰溪的预料之中,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一眼还一动不动,躺在沙发上的凤袍女子,而后又快速转移视线,苏君琰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一下,而后如此跟墨斐说道,“如果你有简灵的消息,我希望你能通知下我们,但凡有机会,我们都会想方设法送简灵回璇玑,这一点大家立场还是一致的,所以你也不用有任何顾虑。”

苏君琰并没有责怪墨斐的‘临阵脱逃’,毕竟比起无尘被‘挟持’的事情,简灵的安危显得更加重要,可由于简灵对苏君琰跟沐辰溪都不信任,如果由他们两出面,估计会引起反效果,正是因为考虑到这点,所以苏君琰才会再度提醒墨斐,就是希望能够借墨斐的嘴,将他们的态度转达给简灵知道,也希望简灵不要太过抵触……

沐辰溪虽然没有附和苏君琰的话,但从他的表情还是可以看出他对此事的在意程度,对简灵安危的在意程度。一听苏君琰这话,墨斐当然不会选在这个时候拂苏君琰面子,他微微勾了勾唇瓣,轻笑道,“这点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将你的话带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带着殷灵离开了。”

说话间,墨斐已经起身,推开椅子,大长腿一迈,快步朝着沙发上躺着的殷灵走去,而后轻而易举地将殷灵扛在肩上,显然是准备离开盛世集团了。

苏君琰跟沐辰溪也没有阻止墨斐的意思,而北辰梵音跟邀月自然更加没有立场阻挠,四人目光幽幽地看着墨斐,很快,墨斐就带着殷灵走出了会议室。

好半晌,会议室都显得格外安静,四人谁也没有率先开口打破这越发诡异的沉默,片刻之后,苏君琰扭头看了一眼沐辰溪,而后语调平平道,“走吧。”

闻言,沐辰溪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地朝着房门走去,显然是打算赴琴韵棋社的约去了,毕竟无尘如今还在洛雳跟玉菏泽手里,再加上一个目的不明,但却丝毫不容小觑的之殇也在,苏君琰跟沐辰溪当然更加不敢掉以轻心,一下子办公室就变得空荡多了,邀月拧眉看向表情很是复杂的北辰梵音,张了张嘴,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但最终邀月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邀月知道北辰梵音有自己的考量,他……多说无益。

就在邀月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北辰梵音的清冷话语,“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算算时间,也该有新消息传来了……”

王爷太难混 </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