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09章 支持靠山王的影后 武林大会举办地改为青门关背后的猫腻 疯狂试探(1 / 1)

加入书签

“no,no,no,此言差矣,妇人是对已婚女士的统称,我这未婚小菇凉哪能称作妇人?”,简灵一本正经地指出甘雪蔚所犯的低级错误,很显然,影后妹子所关注的重点跟岭南派掌门强调的内容相去甚远,甚至可说是……南辕北辙,安嘉儒表情很是无奈地看着惯于插科打诨的简灵,都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因思绪一度有些混乱的缘故,最终安嘉儒还是决定作壁上观,谁都不得罪,所以他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身边两人。

而有幸被简灵‘教训’的甘雪蔚则是额头青筋猛跳,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鹰隼如炬地盯着笑容越发璀璨的简灵,语调不善道,“你这激怒旁人的本事倒是一成不变。”

甘雪蔚这话自然是在嘲讽简灵,但简灵本就是一个脑回路清奇的奇葩,所以很快,影后妹子就一脸嘚瑟道,“不,说来应该是炉火纯青。”

简灵一副劳资很骄傲,劳资很自豪的模样,险些将甘雪蔚气得当场吐血,眼看着场面有些失控,冥煞之主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尽管安嘉儒并不是很想扮演‘调解员’,可为了避免事态发展越发荒腔走板,再影响了他的计划,安嘉儒不得不充当‘消防员’给两个越发剑拔弩张的当事人消消火,安嘉儒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一声,表情略显尴尬道,“我看着这个话题可以先跳过去,坊间传言岂可尽信?以讹传讹的事情,我们这些年来见的也不少?所以二位不必因这些细枝末节伤了和气,既然我们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是不是可以讨论下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嗯?”

冥煞之主尝试着岔开话题,就是不希望简灵跟甘雪蔚等下因言语不和,直接演变成肢体冲突,而后再殃及到他这个无辜人士。安嘉儒此刻也很郁闷,毕竟眼下事态的发展跟他曾经所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岭南派掌门甘雪蔚的出现也打了安嘉儒一个措手不及,现在简灵又跟甘雪蔚‘干嘴炮’,这不是越发让形势变得严峻吗?思及于此,安嘉儒突然很后悔,他就不该火急火燎地赶来盛世豪庭救简灵哇,虽说安嘉儒肠子都快悔青了,但他也没办法让时间倒退,只能尽可能地调停双方矛盾,再将话题引到‘安全线以内’,毕竟安嘉儒可是带着重要任务而来,总不能本末倒置啊。

安嘉儒这话总算让甘雪蔚理智回笼了,甘雪蔚俊脸表情有些古怪,眼神阴鸷地瞪了简灵一眼,不过,后者却没有搭理他,甘雪蔚心里不免又有些怒意翻腾,不过他还是竭尽全力克制自己,而后深呼吸了两三次,待情绪稍微有所平复之后,甘雪蔚这才回归正题道,“如今祭天法会正在进行,因璇玑帝跟尊逸王谁都没有出现,所以最终靠山王只能出来维持局面,当然苏慕并非是刻意为之,而是盛情难却,百姓对靠山王府的呼声很高,拥趸靠山王的势力也盘根错节,既有朝廷达官显贵,也有不少是来自于江湖的势力,据我所知,盟主府这次也在支持靠山王的行列中,而且凌煊还亲自赶往皇城,他所下榻的轩逸楼就是靠山王的隐蔽产业,这里面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弯弯绕绕,想必不用我解释,二位也能猜出个大概了吧?”

甘雪蔚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他直接将话题转移到祭天法会上面,而后当着冥煞之主安嘉儒跟简灵的面提到了靠山王苏慕跟武林盟主凌煊之间的往来,虽说此事做得极其隐蔽,但甘雪蔚还是抽丝剥茧,通过端倪发现了不对劲之处。甘雪蔚这话一出,简灵星眸闪过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她斜倚着沙发,纤纤玉指轻点下巴,脑海思维高速运转,很快,简灵就接着甘雪蔚的话,一语双关道,“凌煊向来都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哪里有利益,哪里就有凌煊,不过他这个盟主貌似也快要当到头了吧?这个时候,凌煊之所以能顺理成章地上苏慕的贼船,恐怕凌煊事先也要‘砸锅卖铁’才能勉强凑齐足以吸引靠山王的筹码吧?”

说到这里,简灵微微勾了勾殷红的唇瓣,虽说眉眼含笑,但笑容却显得很是凉薄,很快,简灵就再度幽幽补充道,“正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靠山王苏慕也算一个牛逼到逆天的人物,至少这么多年来,他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忠孝节义,备受称赞,而且在老百姓中心目中也是有口皆碑,哪里像苏雷霆跟苏君琰两兄弟,评价呈两极分化,跟苏慕一比,自然是分分钟out出局,苏慕能够一举逆袭,靠的也是智慧跟本事,尽管手段有些让人不敢苟同,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人家是个有野心,有魄力,还肯拼,肯干的人,讲真,璇玑国那把龙椅若是交给苏慕来做,说不准要比苏雷霆,苏君琰两兄弟好得多,反正都是苏氏皇族的人,至于为了一把破椅子,喊打喊杀吗?我是觉得无所谓,谁行谁上,那把椅子又没有刻上谁的名字,也算不得任何人的私有物,能者居之,也算公平,至于手段什么的,谁又能保证自己这双手干净如斯呢?”

简灵这番话虽说是在吐槽靠山王苏慕的表里不一,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嫌弃,毕竟斗争这种事情,无论是哪朝哪代都算司空见惯且稀松平常的事情,尤其是当争夺之物牵扯上龙椅这种等同于绝对权力的东西时,斗争的趋势只会趋向于白热化,不分出胜负决不罢休。

所以简灵也没觉得苏慕此举有什么问题,一来,苏慕也是苏氏皇族的人,血统纯正,只有有能力,他也可以对皇位发起进攻,得之他幸,失之他命;二来,苏慕曾为了璇玑皇朝立下过汗马功劳,所以他的功勋,战绩也都摆在那里,当皇帝貌似也没啥问题;其三,苏慕是一个集才华,魄力于一身的能人,他一直暗中布局,步步为营,一举‘干翻’了这么多竞争对手,足以印证他是个很腻害,还腻害的家伙,简灵并不是很想跟苏慕正面较量,反正她也没想过要当璇玑皇朝的女帝。

当然最最重要的一点,简灵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若是让她从苏慕,苏君琰,还有苏雷霆三人之间做个选择的话,她一定会把神圣且宝贵的一票都投给苏慕滴,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苏君琰跟苏雷霆都不是简灵心中的完美人选,索性就将这个‘好处’送给苏慕好了。这是简灵此刻的想法,当然也是在经历了这一连串糟心事后,影后妹子这才改变了自己的主意,她不打算跟苏慕叫板了,反正苏慕‘中选’,貌似对她的负面影响是最小的,简灵除非脑袋瓦特了,才会头脑发热,撸起袖子跟着这帮不死心的‘反派boss们’干,在简灵眼中,冥煞之主安嘉儒算反派,岭南派掌门甘雪蔚也算反派,至于原因,很简单,安嘉儒跟妖妃殷灵关系有些‘不清不楚’,而且若是根据连城熠的说法,安嘉儒在海思彤一事上,恐怕对简灵也有着诸多隐瞒,他并没有说老实话,至于安嘉儒为何要撒谎,影后妹子到现在也是两眼一抹黑,所在安嘉儒也上了简灵的黑名单,是不值得被信任的家伙;至于甘雪蔚,就更不用说了,严格说来,这算是历史遗留问题,简灵对甘雪蔚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而且这次甘雪蔚抵达津南的事情,已经他跟连城熠之间到底有什么隐蔽关系,为何能够准确无误地找到简灵,这些问题都是压在简灵心上的问号,在厘清这些问题之前,简灵绝对不会掉以轻心,更不会选择跟甘雪蔚合作,毕竟甘雪蔚城府太深,简灵觉得自己……搞不定。

就在简灵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冥煞之主安嘉儒那不带任何私人情绪的低沉嗓音,“凌煊这个盟主的确很快就要做到头了,不过,这一届武林大会的召开并不会定在贝门峰,而打算改在青门关,虽说还有些门派在抵制此事,但大多数门派已经通过了这项决议,所以恐怕青门关已经被定下了,凌煊究竟能不能逆风而上,取决的是他跟靠山王苏慕之间究竟能达成何种协议,再来就是苏慕究竟愿意给他提供什么样的支持跟援助,如果力度够大,也许凌煊还是可以坐稳下一届的盟主,但这就要看他的造化跟运气了,我个人是倾向于凌煊蝉联盟主之位的可能性比较小,毕竟现在凌煊最大的对手是玉菏泽,麒麟山庄这次算是格外高调,玉菏泽两个月前就已经派玉乘风先行前往青门关,显然是想实际了解青门关的情况,玉菏泽来势汹汹,要是凌煊没办法胜过玉菏泽,那么麒麟山庄这次就能扬眉吐气了,毕竟剩下的几个参与者要么实力不够,要么牌面不够,基本上算是给玉菏泽送人头,走个过场也就差不多了。”

冥煞之主安嘉儒在凌煊的事情上,倒是罕见地跟简灵保持了一致,他也觉得凌煊很难守住优势,而且安嘉儒还特意提到了麒麟山庄的庄主玉菏泽,更是强调玉菏泽有意角逐盟主一位。

其实安嘉儒想要强调的是玉菏泽的参选,但无论是简灵,亦或是甘雪蔚,却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青门关上面,甘雪蔚黑眸闪烁着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修长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着沙发扶手,如同密集的鼓点砸在人心上,很快,甘雪蔚就主动接话茬道,“这么些年来,武林大会都是在贝门峰举办的,可这一次偏生改到了青门关,这事儿可不简单,而且最早提出此提议的并不是凌煊,而是缥缈峰前任锋主殷痕,可诡异的是现任峰主殷簌离并不打算参与这届的武林大会,既然不热衷,为何缥缈峰却非要出来横插一杠,从贝门峰改成青门关对缥缈峰又有什么好处?这才是让我始终琢磨不透的地方,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疑问吗?”

甘雪蔚说完这话,视线则是来来来回回地打量着简灵跟安嘉儒,显然在等两人的回应。

安嘉儒眉头狠狠皱了皱,鹰隼微眯,好半晌,他都没有开口,简灵则是身体微微前倾,又捧起了之前那个还没有吃完的栗子蛋糕,用小叉子戳来戳去,一边戳,一边低眉垂眼道,“殷簌离不是也在津南吗?如果想知道他们缥缈峰为什么要蹚浑水,完全可以直接问殷簌离,我们何苦在这里头脑风暴?再说了,殷痕不早就卸任了吗?眼下缥缈峰的大事小情都要殷簌离拍板,才能成行,提议改变举办地址的又不是殷簌离,他师父做的决定,最终也未必能牵扯到殷簌离身上,我觉得此事还是要一分为二地看,毕竟一个是前任,一个是现任,前任成为了过去,现任才可以决定未来缥缈峰的走向……”

简灵最后这句话说得到有些高深,她微微勾了勾唇瓣,眉眼浮现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而后将手中的栗子蛋糕搁在桌上,伸了伸懒腰,视线则是落在了表情若有所思的甘雪蔚身上,甘雪蔚当即就察觉到了来自简灵的目光,他当即就抬眸,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简灵冲着甘雪蔚咧嘴一笑,后者突然莫名后背生寒,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就在甘雪蔚心里直突突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简灵那意有所指的高深话语,“对了,甘雪蔚,你不是已经联络过秦乐颜了吗?他人呢?怎么还没到,你之前不跟我说,你有办法可以干扰阻止祭天法会的正常进行吗?我倒是比较好奇你口中所谓的方法究竟是什么……”

影后妹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当着冥煞之主安嘉儒的面突然提到了夕照国兵马大元帅秦乐颜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