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10章 秦乐颜的到访 影后的奇葩脑回路 被简灵打脸的殷簌离(2 / 1)

加入书签

简灵这话一出,冥煞之主安嘉儒眉心狠狠一拧,黑眸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目光幽幽地看向薄唇紧抿的甘雪蔚,显然也对夕照国兵马元帅秦乐颜即将到访的事情倍感兴趣。

简灵跟安嘉儒的打量,瞬间也让甘雪蔚亚历山大,甘雪蔚先前之所以主动透露秦乐颜的消息,也是为了试探简灵反应,却不曾料到事后自己会好巧不巧地遇到安嘉儒。

正当甘雪蔚绞尽脑汁地想着解套之法的时候,门铃声有些突兀地响起,影后妹子星眸一厉,动作利落地从沙发上下来,连拖鞋都没顾得上穿,光着白皙的脚丫子,飞也似的朝着房门跑去,那架势就好像如今的来访者是她……盼星星盼月亮的亲人似的。

简灵的举动甚至都小小地吓了安嘉儒一把,某人表情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一声,不过视线也朝着玄关望去,此刻安嘉儒的想法跟简灵如出一辙,他们都在猜测来访者会不会恰好就是秦乐颜呢?甘雪蔚黑眸精光乍现,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安嘉儒,在某人回头之前,已经移开自己的视线,只是安安静静地打量着门口,显然也在等着……谜题揭晓。

很快,影后妹子就一把拉开了房门,赫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正是方才她跟甘雪蔚,安嘉儒讨论的焦点人物夕照国兵马大元帅秦乐颜。

秦岳颜有着一张如刀凿斧刻般棱角分明的盛世美颜,天生的衣架子,虽说此刻某人只是穿着一套设计很是简单的浅咖色休闲服,但却无损某人的颜值,属于那种备受瞩目的存在。

不过此刻,秦乐颜还是多少显得有些狼狈,在他上衣外套靠近腹部的位置印着一个明显的脚印,从脚印尺寸来看,应该是女士造成的,毕竟男人没有如此袖珍的jio jio,秦乐颜自然也注意到简灵那越发诡异的眼神,当即就知道影后妹子绝逼是想歪了,他额头青筋猛跳,而后声线低沉道,“停止你的发散思维,没有任何狗血桥段,我只是在来的路上,顺手救了一个孩子罢了,这是她不小心蹭上去的,有点难清理罢了……”

如果可以,秦乐颜其实并不想一本正经地解释,毕竟在他看来,此事微不足道,但鉴于简灵属于清流中的泥石流,脑回路太过于清奇,为了避免简灵脑补太多‘少儿不宜’的画面,秦乐颜还是决定重申一遍,毕竟清白对他来说也算……蛮重要。

秦乐颜这话一出,简灵当即就兴致缺缺道,“这样啊?”

一看简灵那无精打采的模样,秦乐颜俊脸各种抽搐,为了避免事情越发荒腔走板,秦乐颜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一下,而后视线越过简灵,这才注意到客厅里居然还多了一个……不速之客。

秦乐颜之前接到甘雪蔚电话,这才来盛世豪庭,可他原以为等着自己的只有甘雪蔚跟简灵,却没想到,冥煞之主安嘉儒也在场,看到安嘉儒的时候,秦乐颜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俊脸表情稍显高深莫测,秦乐颜打量安嘉儒的时候,安嘉儒自然也有所察觉,后者冲着秦乐颜轻轻点了点头,以示打招呼,秦乐颜也回之一笑,不过笑容却显得过于敷衍,安嘉儒也不甚在意。

很快,秦乐颜就跟在简灵身后,径直朝着客厅走去,秦乐颜自然也看到简灵那双未着‘寸缕’的脚丫子,他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而后就‘非礼勿视’地移开了视线,虽说这不是秦乐颜第一次来现代,但秦乐颜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括弧也就是保守滴意思,所以他还是有些不太习惯现代女士们衣着的‘清凉’,故而简灵如今的行为落在秦乐颜这个老古董眼里,也变得有些‘接受无能’,但秦乐颜还是没有趁机对影后妹子各种上纲上线,毕竟他此次前来是为了更加重要的事情,而不是充当‘德育班’那些过分严苛滴夫子。

简灵依旧坐在远处,她还是盘着腿,如同一个土匪山大王似的,星眸幽幽地看着周围的美男子们,嘴角始终挂着一抹狡黠的笑容,显然是在算计着什么,而安嘉儒坐在简灵的右手边,岭南派掌门甘雪蔚则是独占着简灵对面的长沙发,表情显得有些严肃,而且自秦乐颜进来,甘雪蔚也没有主动跟秦乐颜打招呼,后者也很是默契地保持同样的冷淡,那架势仿佛两人之前没有任何交集似的。

秦乐颜并没有坐在甘雪蔚身旁,虽说那里位置充足,最终他选择了一个距离三人都比较远,而且是靠近窗户的单人沙发椅,动作优雅地坐下,好半晌,四人谁都没有主动开口,仿佛沉默才是最适合他们的底色,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最终还是简灵率先开口,她轻扯红唇,笑了笑,一语双关道,“我们四人难得聚在一起,秦乐颜代表的是夕照国,而我勉强可算璇玑国,至于甘雪蔚跟安嘉儒则是江湖中的翘楚,我跟秦乐颜都是庙堂之人,背后的势力是朝堂,而且夕照国,璇玑国这些年来没少暗中较劲,若是按胜负频率来论,算是半斤对八两,大家既然都聚齐了,我们不如开诚布公地谈谈,你们意下如何?”

简灵俨然将自己当成了这座别墅的主人,连带着说话的口吻也颇有大家风范。只不过,她若能稍微注意点自身形象,在仪容仪表上多费点心思,也许在场众人都能对她印象改观不少。

但可惜的是,简灵并没有这方面的觉悟,作为一个粗枝大叶且大大咧咧的妹纸,简灵才不会过多地将自己那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细枝末节上面,她目光如炬地盯着周围的三人,显然是打算……抛砖引玉,至于到底会有几人附和,此刻,影后妹子也是两眼一抹黑。

就在简灵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冥煞之主安嘉儒的清冷嗓音,他轻启薄唇道,“我也觉得相逢不如偶遇,既然大家难得遇上,如若真的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再聚首恐怕也要等到猴年马月,方才我听简灵说,甘雪蔚你有办法可以破坏正在进行的祭天法会,此事……当真?”

安嘉儒最先‘响应’简灵,毕竟在某种程度上,他跟简灵算是同盟关系,虽说这种同盟只是暂时的,但也给冥煞之主创造了不少的机会,安嘉儒当然也想借机达成自己的目的。

安嘉儒话音一落,甘雪蔚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他拧眉看向安嘉儒,而后四两拨千斤道,“说来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我这不过就是一个托词罢了,原先是想试探看看简灵的反应,这才随口胡诌的,如果我真有那个本事,何必在津南徘徊?恐怕这会儿早就到了璇玑皇城了……”

甘雪蔚突然就改口了,而且从他的神情来看,貌似实际情况真的如他所言的这般,可简灵跟安嘉儒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信甘雪蔚的一面之词,就在简灵想要出言奚落甘雪蔚‘说话不打草稿’的时候,冥煞之主安嘉儒却给简灵使了一个眼色,所以简灵只好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只是轻轻拧了拧眉心,表情有些阴郁地瞪了甘雪蔚一眼,后者不是没有察觉到来自简灵的目光,但甘雪蔚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安嘉儒。

秦乐颜从始至终都没有加入这场谈话,他仿佛就像是一个局外人,只不过,秦乐颜视线更多的时候是落在简灵身上,无人知道此刻秦乐颜到底在想什么,就在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空气有些凝滞的时候,秦乐颜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瞬间就让众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落在秦乐颜身上,秦乐颜眉心狠狠一拧,心中不免有些抱怨,不过面上倒是没有表露出任何异样来,只是神色如常地掏出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可见殷簌离三字,秦乐颜心思微动,虽说不太清楚这个时候缥缈峰峰主为毛突然打电话给自己,但秦乐颜并没有拒接,更没有避讳简灵,安嘉儒跟甘雪蔚的意思,他直接划过手机接听键,而后就语调平稳道,“你找我有事?”

秦乐颜话音一落,电话对面的殷簌离就语气生硬道,“简灵是不是在你身边?你把电话递给简灵,我有急事要跟她谈……”

殷簌离说话的语气很是急切,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秦乐颜都能够感觉到殷簌离的迫不及待,秦乐颜心里自然也充斥了n多待解的问题,但他并没有跟殷簌离唱反调,只是目光隐晦莫名地扫了星眸满是狐疑的简灵一眼,而后就从沙发上起身,大长腿一迈,径直朝着简灵走去,秦乐颜的举动落在安嘉儒跟甘雪蔚眼里,也让两人很是疑惑不解,不过这会儿,谁都没有开口追问,只是视线随着秦乐颜移动,而后都齐刷刷地看向简灵。

“你们看我干什么?弄得人家莫名有点……方。”,简灵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当即就翻了一个不雅的白眼,而后拍着自己的胸口,做出了一个比较夸张的动作,安嘉儒跟甘雪蔚见状,立刻嘴角抽搐,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最终两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偏开头,懒得再看简灵。

在场众人,比较淡定的要算秦乐颜,秦乐颜目光沉静如水地看着简灵,而后将手机递给简灵,语调清冷道,“殷簌离的电话,他找你,你跟他说……”

方才大家都还在好奇,打电话给秦乐颜的到底是谁,这会儿当谜题揭晓的时候,安嘉儒跟甘雪蔚表情都有些诡异,连带着落在秦乐颜身上的视线,也显得越发的隐晦莫名,很显然冥煞之主跟岭南派掌门此刻心中都有着同款疑问,那就是缥缈峰峰主这会儿找简灵所谓何事,而且殷簌离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秦乐颜有所来往的呢?

此刻,不但安嘉儒有些云里雾里,就连甘雪蔚也是一知半解,两人的打量,秦乐颜不是没有察觉到,但他却没有做出任何正面回应,只是表情淡淡地看着简灵,尽管简灵也有些懵逼,但她并没有迟疑,第一时间就从秦乐颜手中接过了电话,简灵将手机放在耳边,语调平静地跟电话那端的殷簌离说道,“你找我?”

当殷簌离听到简灵的声音时,他先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黑眸之中的阴霾也褪散了不少,不过,殷簌离还是不敢掉以轻心,略微思索了一下,殷簌离如此跟简灵说道,“你让秦乐颜送你来青竹雅苑,我在a栋b3别墅等你,我有办法送你回璇玑皇城,你们最好半个小时之内赶到,时间有些仓促,我现在也没功夫跟你解释,你到了,我们再细说。”

殷簌离一副火急火燎的架势,也害得简灵都跟着有些紧张,不过,很快,简灵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跟殷簌离的紧张有所不同的是,简灵压根就没有流露出任何焦急的神色来,她姿态慵懒地靠着沙发,而后语调不急不缓道,“你不说清楚,我哪里敢跟秦乐颜走,我难道就不担心你给我设陷阱吗?殷簌离,你到底是太过于自大,还是太过于愚蠢?嗯?”

简灵向来都是一个牙尖嘴利的妹纸,本来她跟殷簌离立场就不一致,如今殷簌离却想凭一通‘不清不楚’的电话就使唤她,简灵岂会轻而易举地上钩?毕竟她也担心自己会被某人……一锅端啊喂。

一听简灵这话,秦乐颜眉头也打成了死结,目光锐利如刀锋地瞪着简灵,但简灵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只是微微耸了耸肩,而后再度一脸傲慢道,“殷簌离,我其实一点都不想回璇玑,对于祭天法会,我也没什么兴趣,苏慕能不能‘篡位成功’,与我何干?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不用再多费唇舌了,跪安吧。”

王爷太难混 </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