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11章 激怒简灵的安嘉儒 采取非常规手段的秦乐颜 手持冥王令的连城熠(1 / 1)

加入书签

简灵那句跪安说得相当随意,摆明就是想激怒殷簌离,事实上,殷簌离在听完简灵的话后,俊脸当即就铁青一片,捏着手机的指关节也因为过分用力的缘故,呈现出不太正常的颜色,殷簌离深呼吸了两三次,这才按捺住自己心中那不知该如何宣泄的滔天怒意,在权衡一番利弊后,殷簌离再度跟电话对面的简灵打起商量来,“你先来青竹雅苑行不行?你有什么要求,到时候也可以提。”

眼下需要简灵‘帮忙’的是殷簌离,他的姿态自然要比平日放得低。表面看起来,殷簌离貌似是在跟简灵妥协,但简灵却没有流露出半点喜色,因为影后妹子心里很清楚,殷簌离这话只是托辞罢了。

这么一想,简灵当即冷笑道,“殷簌离,咱们是话不投机半句多,你也不用白费心思了,说了不去,我就不会去。”,撂下这话,简灵就直接挂了电话,而后就将手机朝着秦乐颜丢去,后者眉心一皱,黑眸一厉,不过还是准确无误地接住了自己的手机。

简灵跟殷簌离没谈拢,在场众人一不是傻子,而不是聋子,自然全都知道了,但具体情况,众人还是两眼一抹黑,冥煞之主安嘉儒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瞥向俏脸表情略显阴沉的简灵,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简灵来,“殷簌离跟你说了什么?”

安嘉儒这话一出,秦乐颜跟甘雪蔚都齐刷刷地看向简灵,毕竟夕照国兵马大元帅跟岭南派掌门这会儿也有些不在状态,而安嘉儒所问的问题恰好也是他们最为关注的事,三个各有千秋且气质迥异的美男子都在等简灵回答。

影后妹子倒也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她眉心轻拧,神情略显不满地撇嘴道,“殷簌离现在就在青竹雅苑a栋b3别墅,他让我跟秦乐颜半小时之内赶到,还说什么他有办法送我回璇玑皇城。”

简灵话音刚落,安嘉儒脸色当即就变了,甚至猛地从沙发上起身,安嘉儒的反应虽说有些突兀,但秦乐颜跟甘雪蔚都能理解,毕竟这会儿他们两人内心也因简灵的话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只不过秦乐颜跟甘雪蔚相对而言,表现得比较‘克制’罢了。

“简灵,我看你还是去一趟青竹雅苑好了,我跟你一起去。”,就在气氛稍显凝重,场面越发诡异时,冥煞之主安嘉儒突然再度开口了,他鹰隼如炬地看着坐没坐相的简灵,而后当着甘雪蔚跟秦乐颜的面,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安嘉儒非但让简灵前往青竹雅苑,自己也打算一道前往。

一听安嘉儒这话,简灵当即就火了,星眸更是燃起了两簇小火苗,拳头捏得咯吱响,语调满是愤慨道,“安嘉儒,你脑子有坑是不是?这个时候回璇玑,十有八九会沦为众矢之的,我早就说过,祭天法会干我屁事,凭毛非要让我去收拾烂摊子,我知道你们一个两个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你们别想利用我,有本事,你们去跟苏秉宸,苏雷霆,苏君琰几人逞凶斗狠啊,没事盯着我干什么,觉得老娘是个软柿子,可以让你们随意地揉圆搓扁,是不是?”

这下简灵也火冒三丈了,原本简灵以为好歹安嘉儒还会跟她统一战线,却万万没想到,安嘉儒这么快就‘临阵倒戈’了,简灵岂会不生气?一看简灵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安嘉儒就知道简灵是误会了他的意图,但鉴于秦乐颜跟甘雪蔚在场,安嘉儒也不好向简灵解释,只能不动声色地给简灵使眼色,就是希望简灵能够赶紧理智回笼,好好地琢磨下。

但此刻,简灵本就是在气头上,她哪里还能记得调用‘智商’分析情况,误会大发的简灵从沙发上蹦了下来,表情不善地冲安嘉儒吼道,“要去你就自己去,反正老娘我绝对不去见殷簌离。”

简灵再度强调了自己对缥缈峰峰主殷簌离的深恶痛绝,从她那铁青的脸色就可见一斑。看着简灵那愤怒如母豹子的凶残眼神,冥煞之主安嘉儒不免也有些抓狂,要不是碍于甘雪蔚跟秦乐颜在场,安嘉儒这会儿肯定会赶紧安抚简灵,但现在安嘉儒也只能皱着眉头,表情隐晦莫名地看着简灵,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眼看着安嘉儒跟简灵突然起了冲突,秦乐颜小心翼翼地给甘雪蔚使了一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电光火石之间,秦乐颜跟甘雪蔚联手,瞬间就制服了简灵,简灵意识陷入黑暗之前,低咒了一句很不文雅的粗痞话……‘草泥马’。

顺利搞定简灵之后,秦乐颜扭头看向俊脸表情五彩纷呈的安嘉儒,而后微微勾了勾唇瓣,目光寒冽道,“恰好我们跟你想法一致,现在总算可以带着简灵前往青竹雅苑了,冥煞之主可以同行。”

闻言,安嘉儒嘴角猛抽了好几下,目光略显同情地看了一眼彻底晕菜的简灵,轻叹一声,而后点头说了一句‘好’,很快,三人就带着暂时不省人事的简灵前往青竹雅苑,可行至半途的时候,他们却被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给逼停,连城熠从车里走下来,神色几分冰冻,他的视线落在后车座,被安嘉儒护着简灵身上,眉头狠狠地皱了皱,而后声线低沉道,“你们最好将她留下。”

车外的连城熠鹰隼如炬,黑眸泛着冷光,他伸手指了指车内的简灵,而后警告起安嘉儒,甘雪蔚跟秦乐颜来。哪怕此刻连城熠孤身前来,哪怕他所面临的敌人无论是从人数上,还是从实力上都能碾压他,但连城熠还是有所坚持,更甚者他对自己带走简灵是……势在必行且势在必得的。

连城熠突然出现,也让甘雪蔚有些惊诧莫名,毕竟先前甘雪蔚可是算好了时间,这才前往盛世豪庭,去见简灵,但却没料到会在回程的时候,遇到连城……挡路,连城熠回来的时间显然有所提前。这意味着,其中一定发生了某些甘雪蔚都不清楚的变数。

如今形势微妙,任何变数都可能由量变引起质变,最终产生不可估量的蝴蝶效应,一想到这里,甘雪蔚脸色也变得越发难看起来,甘雪蔚摇下车窗,用一种近乎商量的口吻跟来意不善的连城熠说道,“殷簌离已经找到了离开津南的办法,我们大家可以集体回璇玑,连城熠,你暗中做这么多事,不也是想带简灵回璇玑吗?如今这也算殊途同归,你又何苦再横加阻挠呢?”

甘雪蔚话音刚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秦乐颜也冷哼道,“现在祭天法会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如果我们不能争分夺秒,尽快送简灵回去,到时候整个大陆都会失控,连城熠,你最好还是顾着点大局,不要只想着你们连城家的一亩三分地,个人利益暂时还是给家国利益让让步吧?”

秦乐颜这话乍听上去像是在规劝连城熠,但实际上却是警告连城熠不要‘因小失大’,更不要挑起诸国之争,这顶高帽子一下就稳稳地戴在连城熠头上,显然是在给连城熠施加压力。

车内的安嘉儒并没有加入这场犹如唇枪舌战般的讨伐,他只是一边护着简灵,一边琢磨着等下若是冲突爆发,他该如何以最快的方式将简灵带走。之前安嘉儒虽然跟简灵‘意见相左’,但那不过只是权宜之计,安嘉儒知道若是单凭他一己之力,肯定是没办法带着简灵安然无恙地离开盛世豪庭,毕竟甘雪蔚跟秦乐颜若是横加干涉,安嘉儒估计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还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简灵被他们带到青竹雅苑,所以安嘉儒只好‘以退为进’,先麻痹对手,佯装自己也有意前往青竹雅苑,安嘉儒一路上都在琢磨着脱身之法,如今看到连城熠出现,冥煞之主倒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意味……机会来了。

甘雪蔚跟秦乐颜集体朝着连城熠开炮,连城熠却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连城熠轻扯薄唇笑了笑,语带嘲讽道,“别表现得如此大义凛然,就算你们给自己找到再多光明正大的理由,还是掩盖不了你们的私欲,我既然敢拦路,肯定是因为我有了万全之策。”

说话间,连城熠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薄如蝉翼且玉质通透的令牌,神色淡然地看着车内枪口一致对外的甘雪蔚跟秦乐颜,后者脸色变幻如调色盘,久久都没有开口,只是表情隐晦莫名地看着连城熠,显然没想到连城熠居然捷足先登,抢在他们前头拿到了令牌。

安嘉儒一直也在暗中观察着局势,当他看到连城熠拿出此物时,安嘉儒也瞠目结舌好半晌,黑眸之中的惊骇之意呈现得淋漓尽致,对于车内众人的反应,连城熠还是挺满意的,他微微勾了勾唇瓣,黑眸闪过了一抹黝黯的光,转瞬即逝,很快,连城熠就再度开口道,“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将人带走了呢?”

说这话的时候,连城熠再度伸手指了指车内某个不省人事的影后妹子,话语之中的强势可见一斑。

连城熠这话一出,甘雪蔚跟秦乐颜当即就对视了一眼,尽管两人还是有些难以置信,但他们都知道,如果此刻他们还敢跟连城熠唱反调,恐怕就要被扣上藐视冥王的罪名了。

方才连城熠手中所拿的就是冥王令牌,这张令牌足以让连城熠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哪怕资源是掌握在敌对势力手中,但见到冥王令的时候,除了臣服也只有臣服了。

谁都没想到,连城熠可以拿到冥王令,代行冥王权力,就算甘雪蔚跟秦乐颜心生不满,他们也无法藐视冥王令背后的冥王,所以很快,秦乐颜就扭头跟后座的冥煞之主说道,“安嘉儒,你送简灵过去吧。”

秦乐颜的出声打断了安嘉儒的走神,安嘉儒赶忙调整好自己的表情,而后就微微点头,很快,安嘉儒就推开车门,半抱着简灵朝着连城熠走去,连城熠黑眸幽幽地打量着安嘉儒,似笑非笑的模样让安嘉儒莫名有些心方,不过,安嘉儒面上倒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端倪来。

连城熠从安嘉儒手中接过不省人事的简灵,而后就扭头跟车内的甘雪蔚,秦乐颜说道,“不管怎样,我还是应该跟二位道句谢,你们的情我记下了,下次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还的。”

连城熠这话听起来倒是挺客气,也很像那么回事,但秦乐颜跟甘雪蔚谁都不是傻子,他们自然知道连城熠这话根本就是反话,如果真的有下一次,恐怕他们即将迎来的就是连城熠的报复吧。

场面一度显得有些诡异,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让人头皮发麻的紧张感,没能等到两人的任何回应,连城熠也没有特别放在心上,很快,连城熠就抱着简灵,径直朝着自己的劳斯莱斯走去。

很快,连城熠就安置好了简灵,而后拉开车门,坐在驾驶位上,系好安全带之后,连城熠微微勾了勾唇,冲着对面神色各异的三人笑了笑,而后就发动引擎,一脚油门,飞也似的离开了。

直到再也看不到连城熠车子的身影,车里的秦乐颜这才敲打着方向盘,声线低沉道,“你们说连城熠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居然可以搞到冥王令?”

说起冥王令的时候,秦乐颜刻意加重了语气,黑眸之中的嫉妒丝毫都不曾加以掩饰,秦乐颜这话一出,坐在副驾驶位的岭南派掌门甘雪蔚伸手按捺着自己那有些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后不无羡慕道,“连城熠倒是一举翻身了,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你又该怎么向殷簌离解释?”

说到这里,甘雪蔚扭头看向目光冷厉的秦乐颜,显然更加好奇的是,接下来秦乐颜究竟要如何应对缥缈峰峰主的……质问。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