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12章 安嘉儒的意有所指 殷簌离的大动肝火 对烟霞山执念颇深的甘雪蔚(2 / 1)

加入书签

甘雪蔚跟秦乐颜的对话自然也悉数落入了冥煞之主安嘉儒耳中,安嘉儒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很快,安嘉儒就轻启薄唇道,“既然简灵被连城熠带走,这里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先走一步。”

撂下这话,安嘉儒就转身离开,很显然,冥煞之主也不打算继续掺和了。

一看安嘉儒要走,秦乐颜眉头狠狠一皱,目光锐利如刀锋,他冲着安嘉儒背影大喊,“安嘉儒,这次武林大会不是改了地方吗?你们冥煞可会如期前往青门关?”

秦乐颜没有再继续纠结连城熠跟简灵的事情,反倒是话锋一转,突然将话题转移到,不日即将在青门关召开的武林大会上,秦乐颜貌似更在意安嘉儒的态度。

秦乐颜的话让安嘉儒脚步一顿,不过冥煞之主并没有回头,只是薄唇微微勾了勾,扬起一抹略显高深莫测的笑容,而后四两拨千斤道,“此事貌似还没有完全定下吧,不是还在议吗?等青门关真的确定可以承办,再说吧,更何况,如今我人都在津南,哪有时间关注遥遥无期的武林大会。”安嘉儒这话显然是意有所指,但听在秦乐颜耳中,还是让秦乐颜觉得冥煞之主不过是在借机敷衍他,这个念头一出,秦乐颜脸色也越发难看,搭在方向盘上的右手也寸寸收紧,甘雪蔚就坐在秦乐颜身旁,自然也将秦乐颜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甘雪蔚黑眸闪过了一抹凛冽的暗芒,无人知道此刻,甘雪蔚究竟在琢磨什么,就在气氛越发紧张的时候,安嘉儒抬头看了一眼突然阴沉了不少的天空,语调幽幽道,“恐怕又是一场大雨将至,武林大会究竟是不是可以如期举办,这个问题其实你更应该去问殷簌离,最先提议改变举办地的本来就是缥缈峰,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源头不在我们冥煞,我的表态毫无意义……”

撂下这话之后,安嘉儒就加快脚步,很快,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就从秦乐颜跟甘雪蔚视线中消失了,好半晌,车内的两人谁都没有出声,似乎都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难以自拔,片刻之后,还是甘雪蔚打破了这越发让人不适的沉默,甘雪蔚拧眉看向目光阴鸷的秦乐颜,而后语调清冷道,“我听安嘉儒那话,看来武林大会恐怕也会出现变数,眼下连城熠拿到了冥王令,又带走了简灵,我们的胜算又小了不少,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甘雪蔚的出声打断了秦乐颜的出神,秦乐颜眉头狠狠一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后缓缓地吐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方向盘,脑海思维高速运转之后,秦乐颜如此跟甘雪蔚说道,“先通知殷簌离好了,看他如何选择,我们现在也比较被动,冥王令一出,我们的计划恐怕只能被迫中止,至于何时可以恢复正常,暂不清楚,等风头过去,局势稍微稳定之后,再说。”

如今,秦乐颜又是一个头两个大,毕竟所有的事情全部都赶在一块儿了,这意味着秦乐颜前期的努力,至少有一大半要付诸东流了,虽说秦乐颜内心也很是挫败,但眼下的局面若是单凭他一己之力根本就无从改变,所以他也只能接受了。

秦乐颜这话一出,甘雪蔚眉心狠狠一皱,俊脸也显得格外紧绷,薄唇更是抿成了一条直线,甘雪蔚原本还想劝秦乐颜什么,但最终他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毕竟当务之急还是尽快通知殷簌离,让他知道冥王令落入连城熠手中的事情。

甘雪蔚刚这样想,秦乐颜已经掏出手机,正在拨打殷簌离电话,殷簌离之前已经从秦乐颜这里得到消息,知道他们一行人已经带着简灵往青竹雅苑赶,可殷簌离左等右等,就是没看到人,而且时间又眼看着临近,殷簌离越发心绪不宁,他都连着摔了好几个杯子了,就是因为内心太过于烦躁滴缘故,这会儿,当殷簌离接到秦乐颜电话,殷簌离第一时间就划过了手机接听键,还没等秦乐颜开口,殷簌离那很是急切的低沉嗓音就传到秦乐颜耳边,“你们还有多久?怎么还没到?”

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秦乐颜都能感受到殷簌离的震怒,但秦乐颜也别无他法,他轻叹了一声,目光略显失神地看着虚空某处,而后如此跟电话对面某个急不可耐的缥缈峰峰主说道,“让你失望了,你估计是等不到简灵了,刚才,连城熠手持冥王令出现,他已经带走了简灵。”

秦乐颜只用了一句话就将他们所遇到的糟心情况转述给殷簌离,好半晌,殷簌离都没有说话,秦乐颜知道,殷簌离也需要时间慢慢消化这个……如晴天霹雳一般的噩耗,所以他也没有再出声催促,只是若有所思地等着殷簌离平复情绪,而甘雪蔚至始至终都没有插话,只是神色隐晦莫名地看着秦乐颜,车内气氛也很是压抑,片刻之后,电话那端总算响起了殷簌离那略显无精打采的低沉嗓音,“看来这是天意,祭天法会的事情怕会成为定局,倒是便宜了苏慕,居然兵不血刃,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坐稳璇玑皇朝的龙椅,可恨,可恨至极。”

说到后面,殷簌离俊脸表情也越发狰狞,咬牙切齿的样子简直了。秦乐颜倒是可以理解殷簌离,毕竟无论谁遇到今日这样的情况,都会恨不得想动手揍人,要知道明明都已经是临门一脚了,只差一脚,就能让一切按照他们所期望的方向发展,可谁又能想到,形势一下子就彻底颠覆了呢?

思及于此,秦乐颜心情一度也很沉重,他轻叹一声,而后附和起殷簌离的话来,“是啊,的确白白便宜了苏慕,他这进阶之路也来得太过于轻而易举了,眼下也只能寄希望于苏雷霆了,如果他能在最后一刻赶上,或许也能给予苏慕致命一击,好歹这是他的江山,我就不信苏雷霆会袖手旁观,他不是早就到了梁州吗?有影卫在,苏雷霆又能被困多久,只要苏雷霆脱困,那么他一定会直奔皇城,我们先等等消息吧……”

秦乐颜这话一出,电话那端的殷簌离当即就轻扯薄唇,一脸嘲讽地笑了,“这个时候,指望苏雷霆,又有何用?苏氏皇族这帮人就没一个脑袋清楚的,为了前朝一个预言,为了厉延年一副图,就将所有的国运都赌上了,但凡理智尚存的人,谁又干得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来,如果苏雷霆真的有意阻止祭天法会,他早该出现了,而不是等到法会都举行了一半,还迟迟不露面,梁州真的能困苏雷霆那么久吗?依我看,除非苏雷霆有意为之,不然他早该抵达皇城了,哪里还会让苏慕嚣张?”

不提苏雷霆还好,一听到璇玑帝的名字,缥缈峰峰主心中顿时就燃起了一股无名火,他脸色越发阴沉,捏着手机的手也越发收紧,如果这会儿,苏雷霆就在殷簌离面前,表怀疑,殷簌离一定会狠狠地修理‘恣意妄为’的璇玑帝,谁让某帝害得他各种疲于奔命呢?

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秦乐颜都能感受到来自殷簌离的滔天怒意,他眉心狠狠地拧了拧,偏头看了一眼表情同样有些无语的甘雪蔚,而后轻叹道,“你冷静点吧,眼下我们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连城熠不是已经拿到了冥王令吗?眼下简灵落在他手里,我相信连城熠绝对不可能对璇玑皇朝的事情视而不见的,虽说连城熠没有选择跟我们合作,但也许大家的目的都是……殊途同归。”

并非秦乐颜天生乐观,而是经过了方才这些事情,秦乐颜突然茅塞顿开,他觉得或许连城熠只是不信任他们,所以才要带走简灵,但连城熠最终目的也是祭天法会,要不然该如何解释连城熠这些年来的步步为营呢?越想,秦乐颜越发觉得此事打有可能,黑眸甚至涌现出一抹希冀之光。

秦乐颜这话一出,殷簌离好半晌都没有接话,只是眉心轻拧地看着窗外那美轮美奂的景色,思绪却不知已飘向何处,片刻思量之后,殷簌离如此跟秦乐颜说道,“算了,既来之则安之,现在我们也别无他法可想了,就先等看看连城熠那边的消息吧,对了,甘雪蔚现在还跟你在一块儿吗?”

既然局面已定,殷簌离也没有再浪费任何时间,而是突然话锋一转,提到了岭南派掌门甘雪蔚,一听殷簌离这话,秦乐颜黑眸精光乍现,他扭头看了一眼甘雪蔚,后者有些疑惑不解,很快,甘雪蔚就听到秦乐颜如此开口道,“嗯,他就在我身边,我把手机给他,你跟他说吧。”

秦乐颜话音一落,就直接将手机递给了甘雪蔚,甘雪蔚倒是没有迟疑,第一时间就从秦乐颜手中接过手机,虽说这会儿甘雪蔚也不太清楚,缥缈峰峰主究竟要跟他谈论何事,但他表情还是显得尤为镇定,很快,电话对面就传来了殷簌离那声线低沉的嗓音,“甘雪蔚,据我所知,之殇也抵达津南的,他暗中跟麒麟山庄有所来往,之殇曾经是苏雷霆的影卫统领,他很了解苏雷霆,你若是有空,倒是可以去会会之殇,不管怎样,你跟他曾经也算是故交好友,也许他能卖你一个面子。”

殷簌离突然跟甘雪蔚提到了影卫统领之殇,而且在说到‘故交好友’四字时,缥缈峰峰主刻意加重了语气,俊脸表情也显得有些高深,殷簌离显然是意有所指,甘雪蔚又不是傻子,自然第一时间就听懂了,脑海思维高速运转之后,甘雪蔚如此跟殷簌离说道,“多谢殷锋主主动提供之殇的情报,我会找个时间会会他,若有进展,届时再联络你。”

甘雪蔚并没有推辞,不过他这番话也不意味着他就会积极处理此事,毕竟甘雪蔚肩负的是整个岭南派的责任,岂会因殷簌离一句话就为殷簌离卖命呢?那样不是显得太掉价了吗?

甘雪蔚跟秦乐颜之间有所来往,可这并不代表他就非要跟殷簌离同穿一条裤子,对甘雪蔚来说,这完全就是两码事,不可相提并论,不过,甘雪蔚也不会拂了殷簌离面子,表面功夫还是需要做一下,这就是为什么甘雪蔚会礼貌而疏离地接下此事的真正原因。

闻言,殷簌离眉心轻拧,黑眸闪过了一抹别样的幽光,转瞬即逝,殷簌离自然也心知肚明,岭南派不可能听他号令,但为了说服甘雪蔚,在权衡了一番利弊后,殷簌离薄唇微微勾了勾,而后又语出惊人道,“我知道甘雪蔚你这两年来一直都在寻找烟霞山,上个月我有幸遇结识一位方士,从他口中倒是听说了一些关于烟霞山的传闻,经过一番查探,验证,我已经有了些许眉目,或许能够助甘掌门一臂之力,只不过,之殇的事情,我还是希望甘掌门能够多上点心,大家也算是互惠互利,你说呢?”

当殷簌离提到烟霞山的时候,甘雪蔚俊脸表情就显得很是激动,哪怕甘雪蔚已经竭尽全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无法隐藏,坐在甘雪蔚身边的秦乐颜黑眸闪过一抹惊诧的暗芒,他隐隐有些好奇,甘雪蔚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非要对烟霞山如此这般的……执着。

就在秦乐颜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甘雪蔚那已经克制了不少的嗓音,“既然此事是殷峰主所托,我自然会拼尽全力,也希望殷峰主不要忘记今日之言,也希望你所掌握的不是什么虚假情报。”

甘雪蔚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不得不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以免自己被殷簌离忽悠,甘雪蔚这种慎之又慎的态度也让殷簌离哑然失笑,不过殷簌离还是立刻表态道,“放心,这种没水准的事,我可不会干,毕竟我不是简灵。”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