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14章 连城熠的狡兔三窟 第二人格彻底觉醒的简灵 倒霉催的尊逸王(1 / 1)

加入书签

“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安嘉孺目光锐利如刀地打量着连城熠,显然依旧对此事耿耿于怀,跟安嘉孺的过分在意有所不同的是,连城熠从始至终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淡漠样,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安嘉孺的问题,只是伸手指了指脚下那清澈见底的溪水,而后一语双关道,“你的秘密,我无意窥探,也无从干涉,跟你言明此事,只是想表明我的态度罢了,眼下我只关心如何稳住简灵,至于其他琐事,均不在我的考量范围,安嘉孺,其实你大可不必将我当做假想敌……你看这溪水,前一秒的跟后一秒的不是早已不同了吗?”

连城熠这番话依旧不足以打消安嘉孺的顾虑,但安嘉孺也知道眼下的头等大事还是要想方设法稳住简灵那即将彻底失控的第二人格,思及于此,安嘉孺也就不再继续打破砂锅问到底,只是语调幽幽道,“你如今将简灵安置在何处?能否带我去看看她?而且,接下来你又打算如何应对殷簌离,秦乐颜,甘雪蔚几人?我想今日的事情,他们不会就这么一笔勾销的。”

冥煞之主还是想再见见简灵,毕竟有些情况若是单凭他人之口,安嘉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为了摸清楚简灵的实际状况,安嘉孺还是希望连城熠能够‘行个方便’。

而且先前安嘉孺跟秦乐颜,甘雪蔚分道扬镳之际,那两人显然还在打各自的小算盘,所以安嘉孺知道连城熠绝不可能轻轻松松地带着简灵‘远离麻烦’,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简灵本身就是最不可控的麻烦,而且还是麻烦中的麻烦。

安嘉孺这话一出,连城熠黑眸精光乍现,他眉心几不可察地拧了拧,半晌沉默过后,连城熠如此跟安嘉孺说道,“暗处不是还有苏君琰跟沐辰溪,无尘几人吗?我又何必瞎操心,他们总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而且事情关乎到简灵安危,更牵扯到璇玑未来国运,我想国师,丞相跟尊逸王都不会视而不见吧?”

连城熠话音刚落,安嘉孺脸色就变幻如调色盘,他倒是没想到连城熠会主动提及沐辰溪几人,毕竟一直以来,连城熠跟他们的关系都格外紧张,按理说,连城熠是不太可能借三人之手对付殷簌离,甘雪蔚还有秦乐颜的,可眼下局势的发展却完全超乎安嘉孺的想象,安嘉孺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知道连城熠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特殊时刻,只能采用特殊手段。”,连城熠不是没有察觉到来自安嘉孺的打量,他扭头,迎着安嘉孺的视线,而后微微勾了勾薄唇,再度四两拨千斤道。

撂下这话,连城熠就径直越过安嘉孺,快步朝着正西方向走去,见状,安嘉孺赶忙抬步跟上,安嘉孺眉头深锁,一边走,一边追问起连城熠来,“你现在要去哪里?”

闻言,连城熠头也不回道,“你不是想去见简灵吗?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一听连城熠这话,安嘉孺黑眸一亮,毕竟起初冥煞之主还有些担心,连城熠会不会随便找个借口拒绝他,好在连城熠并没有那么做,这倒是让安嘉孺那提在嗓子眼的心又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安嘉孺跟着连城熠,很快就上了连城熠的劳斯莱斯,之前连城熠就是开着这辆车在半道上逼停秦乐颜,甘雪蔚几人,再利用冥王令牌,从对方手中抢回了简灵。

虽说时间才过去不到两小时,但不知何故,却让安嘉孺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连城熠发动引擎,一脚油门朝着既定目的地赶去,通过后视镜,见安嘉孺神色有些诡异,他眉心轻轻皱了皱,而后出言询问起后座的安嘉孺来,“你……没事吧?”

连城熠的出声打断了安嘉孺的出神,安嘉孺当即就醒过神来,只是轻轻摇了摇头,而后就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冥煞之主根本就没有追问连城熠,此刻他到底打算带着自己前往何处,反正安嘉孺知道自己已经跟连城熠捆绑在一块儿了,不管他接不接受,这都已经成为了一个既定事实,至少短期内是没办法更改的,有了这样的觉悟,安嘉孺也懒得再浪费时间一一询问了,连城熠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安嘉孺,而后就专心致志地开车,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刻意攀谈,约莫过了四十五分钟,车速开始变慢,安嘉孺当即就睁开双眸,这才发现原来连城熠载着他,又回到了紫荆花园,不过这里并不是前门,而是较少有人近处的侧后门,平日里基本上只有内勤人员才会走此门,而眼下已经是下午三点,经过此门的人更少。

安嘉孺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虽说心里还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但安嘉孺并没有特意请教连城熠,只是坐着车,顺利地进入了紫荆花园,原本安嘉孺以为连城熠是要前往a栋别墅,毕竟简灵原本的家就在a栋,但连城熠压根就没有前往a栋,而是将车绕到了c栋,直到连城熠将车子停好,而后解开安全带,从车内下去,安嘉孺还有些没琢磨明白,不过,安嘉孺也没有继续磨蹭,他也赶紧推开车门,快步走到连城熠身边,微微挑眉道,“你怎么来了c栋?简灵家不是在a栋吗?”

安嘉孺这话一出,连城熠表情略显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而后语出惊人道,“a栋目标太大,将简灵放在那里不安全,所以我五年前就买了c栋的别墅,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并不是以我的名义购买的,所以外界鲜少有人知道我跟简灵住在同小区,而且我也不怎么会在此地露面,这次也是因为简灵,才重新启用这个别墅,走吧,她就在里面。”

连城熠说完,就大长腿一迈,快步朝着自家所在的方向走去,安嘉孺万万没想到,从五年前开始,连城熠就已经开始暗中部署一切了,哪怕那个时候,简灵的第二人格还没有呈现出来,可连城熠却能够提前预见端倪,可想而知,这个家伙城府究竟有多深,心机又有多深沉。一想到这里,安嘉孺也越发心绪不宁,连带着落在连城熠身上的视线也显得越发诡异,安嘉孺狠狠地捏紧了拳头,他知道连城熠势必会成为他的一大劲敌。

“你还愣着干什么?”,见冥煞之主迟迟不跟上,连城熠眉头也狠狠一皱,当即就转身,冲着神色隐晦莫名的安嘉孺喊了一嗓子,安嘉孺当即就醒过神来,而后快步跟上了前面的连城熠,两人一前一后地进入了连城熠以他人名义购买的别墅内。

一开始,两人都没有察觉到任何诡异之处,但很快,连城熠就脸色一变,快步朝着二楼主卧跑去,速度快得惊人,见状,冥煞之主安嘉孺心头一凛,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第六感告诉安嘉孺,也许事情又出现了变数,思及于此,安嘉孺也赶忙快步跟上前面的连城熠,等安嘉孺赶到的时候,看到主卧房间地板上有一条长长的拖拽痕迹,而且地板上的血迹也还没来得及清理,虽然不多,但已经足够让连城熠跟安嘉孺还原当时的场景了。

恐怕在他们回来之前,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可究竟是谁袭击了谁,再动作粗暴地拖走了谁,这会儿,连城熠跟安嘉孺也有些疑惑不解,房间里的血腥味并不是很浓郁,所以也不会引起外界的警觉,但从现场遗留的痕迹来看,想必‘战斗’发生得十分突然,结束得也相当快,没有任何拖泥带水,估计‘受害者’连挣扎的时间都没有,一切就戛然而止了。

可让连城熠跟安嘉孺很是不解的是,案发现场似乎只局限于二楼的主卧,因为方才他们经过的地方并没有遗留任何证据,更不曾让他们发现任何端倪,能够直指眼前的场景,更别提让他们联想到二楼已经出事了。好半晌,连城熠跟安嘉孺谁都没有开口,只是神色各异地打量着主卧,显然还在搜集相关证据,片刻之后,还是连城熠主动打破了沉默,连城熠转过身,表情很是阴沉地看着脸色同样几分凝重的安嘉孺,而后语调清冷道,“看来我还是麻痹大意了,以为施了障眼法就能够隐藏简灵的踪迹,没想到还是会发现了,眼下还不知道那个被简灵袭击的倒霉鬼到底是谁,但我们只有五个时辰,如果在此之前不能成功锁定两人的位置,恐怕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更甚者,还会影响到现代位面的稳定……”

连城熠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难看得跟什么似的,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显然也被这个突发情况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鉴于连城熠说话的语气太过于笃定,安嘉孺心中的疑惑越发明显,他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而后目光满是狐疑道,“你如何判断被袭击的人不是简灵,而是旁人,而且除了你之外,还能有谁知道简灵在这里?连城熠,你该不会贼喊捉贼吧?”

安嘉孺这话摆明了就是不相信连城熠,而且在说到贼喊捉贼四字的时候,安嘉孺黑眸闪烁着不信任的暗芒,目光阴测测地瞪着连城熠,还在等连城熠做出解释。

安嘉孺话音刚落,连城熠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很快,连城熠就如此跟安嘉孺说道,“如果是我自导自演,我根本就不需要挑你来当‘目击者’,直接找北辰梵音不是更好,何必多此一举地绕开北辰家族,再来找你?”

连城熠当着安嘉孺的面突然提到了北辰家主北辰梵音,一听连城熠这话,安嘉孺眉头也狠狠地皱起,好半晌都没有正面回应,毕竟连城熠的确不用采用如此蜿蜒曲折的方式来导这样的‘好戏’,而且眼下还是有好几个疑点自相矛盾,这么一想,安嘉孺就轻启薄唇道,“你可有怀疑的目标?我们现在该去哪里找简灵?如果是她攻击地旁人,那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第二人格已经彻底觉醒了,那么鬼泣的反噬是不是也被葬天剑抵消了呢?”

安嘉孺脑海里闪现出一帧又一帧的画面,脸色当即就变幻如调色盘一般,毕竟结合当前主卧的凌乱跟那还没来得及清理的血迹,安嘉孺都能够想象得到,简灵到底干了哪些丧心病狂的事情,而且若是反噬已经彻底被抵消,那么眼下的简灵岂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想到这里,安嘉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脸色苍白地看着眉头越发深锁的连城熠,很显然,连城熠的想法也跟安嘉孺不谋而合,反正眼下的情况很不乐观,简灵就如同一个‘野蛮生长’且杀伤力强大的凶兽似的,没有了‘牢笼’的限制,接下来谁又能抵挡得住简灵呢?

连城熠跟安嘉孺心情越发沉重,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情况若是再持续下去,恐怕届时波及的就不单单只是津南市呢?就在两人心有惴惴的时候,连城熠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铃声的出现都小小地吓了两人一跳,不过,很快,连城熠就醒过神来,赶忙掏出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可见尊逸王三字……

这个时候,突然接到苏君琰的电话,连城熠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连城熠也没有耽搁时间,立刻划过了接听键,而安嘉孺则是目光幽幽地盯着连城熠,显然也很关注此事进展。

“苏君琰,你找我?”,连城熠语调平平道,并没有因简灵的事情而流露出任何端倪来。

当安嘉孺得知电话是苏君琰打来的,他也心思微动,很快,安嘉孺就看到原本神色如常的连城熠脸色一变再变,连带着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简灵,你可别疯,你别真弄死苏君琰,你冷静点,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刻去见你。”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