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916章 往苏君琰身上戳血窟窿的简灵 跟简灵正面杠的玉菏泽 利用之殇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16章 往苏君琰身上戳血窟窿的简灵 跟简灵正面杠的玉菏泽 利用之殇(1 / 2)

“简灵,事……情的源头还在……璇玑,你若真想终结一切,就……就该回去一趟。”,被揍得鼻青脸肿且奄奄一息的苏君琰还是没放弃劝说简灵,哪怕明知道此刻简灵根本就不会听自己的。

苏君琰一边说,一边剧烈咳嗽,眉心更是狠狠蹙起,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每跟简灵说上一句,苏君琰就觉得自己五脏六腑哪儿,哪儿都疼,讲真,自从简灵的第二人格出现后,某人的手段就凶残得令人发指,明明苏君琰武力值也不算低,但在对上简灵的时候,硬生生被其衬托为弱不禁风滴辣鸡加棒槌,苏君琰内心一度也很是挫败,先不说他曾经无往不利,但他也没吃过如此大的亏,丢过如此大的脸好吗?

就在苏君琰思绪不免有些飘远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嘲讽至极的轻笑声,笑声将苏君琰再度拉回到残酷的现实中来,苏君琰拧眉看向翘着二郎腿,毫无坐相可言的简灵,目光越发阴鸷了。

“你笑什么?”,虽然明知道激怒了简灵,自己免不了又是一顿毒打,但这会儿,尊逸王就是有些忍不住,他是真的受不了眼前这个简灵,嚣张,跋扈,恶毒且傲慢无礼。

苏君琰话音一落,手持着葬天剑,正百无聊赖地猛戳地板玩的简灵冷哼道,“我劝你还是省省口水吧,劳资可不是之前那个蠢货,会被你们三言两语忽悠,你也甭跟我提什么源头不源头,我对所谓的真相并没有那么执着,算计也好,利用也罢,都已经是过去式了,过去如何不重要,我在乎的只有未来,我只需要确保未来没有你们这些烦人的‘苍蝇’,垃圾拖累就好。”

说这话的时候,简灵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对苏君琰的嫌弃跟厌恶,后者自然也被气得不轻,从他那剧烈起伏的胸膛,以及越发急促的气息就可见一斑。

简灵可不会反省自己行为是否过分,她突然从沙发上起身,拖着葬天剑,绕着苏君琰走了一圈又一圈,剑刃跟地板摩擦所发出来的声音格外刺耳,越发让人神经敏感,好在两人所在的地方很是偏僻,方圆三公里都没有其他的建筑,所以简灵也不担心自己会被‘善心人士’举报,更不担心莫名其妙地被警察蜀黍团团包围,简灵目光凶残地打量着在她看来已经成为砧板上待宰割鱼肉的苏君琰,显然是在打着鬼主意。

苏君琰被简灵瞅得后背生寒,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苏君琰脸色越发难看,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待气息稍微有所平复之后,苏君琰再度轻启薄唇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原本苏君琰还有些担心,简灵会不会拒绝回答,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简灵很是配合,她突然停下脚步,在距离他两步之遥的地方,用葬天剑的剑锋指着苏君琰的鼻子,而后语调不善道,“我想干什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苏君琰,你也不用再跟我耗着了,我再问你一句,东西你藏在哪里?”

从简灵那阴恻恻的眸子可以看出,她是真的耐心告罄了,如果苏君琰再顾左右而言他,恐怕简灵会直接往苏君琰身上戳几个血窟窿,苏君琰一看简灵这狠厉非常的模样,他心里也有些发憷,但尊逸王还是硬着头皮,迎着简灵的目光,语调清冷道,“东西……不在我……手里,你……”

还没等苏君琰把话说完,简灵已经把葬天剑插入了苏君琰胸口,长剑毫不费力地没入苏君琰体内,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苏君琰脸上的血色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甚至连闷哼都不曾,瞬间就眼前一黑,而后意识就陷入了黑暗之中,苏君琰脑袋一歪,直接软倒在地上。

简灵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幻过任何表情,她动作很是干脆利落地将葬天剑从苏君琰胸口拔出,因为她动作快准狠的缘故,出血的情况倒是不严重,简灵秀眉狠狠拧着,星眸闪烁着危险的暗芒,转瞬即逝,就在简灵打算再往苏君琰身上补上一剑上,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很是磅礴的阻力,不管简灵如何用力,就是没办法再伤害苏君琰,这样的情况发生得太过于突然,也打了简灵一个措手不及,简灵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周身更是被骇人的冷意萦绕,简灵还就不信了,她今个儿没办法弄死苏君琰,就在简灵打算给予苏君琰致命一击的时候,突然一个飞镖从窗口准确无误地飞射进来,将简灵手中的长剑给打偏了一寸,而后一道快如闪电的身影及时出现,将奄奄一息的苏君琰救走,那人身法极快地撤离,显然是不想跟简灵对上,但简灵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岂会坐视乱入者离开?

很快,简灵就拿起葬天剑,速度极快地翻墙而出,跟在了那个‘不速之客’身后,此刻的简灵速度不是一星半点的快,而来人又因为背了一个如同累赘的苏君琰,速度有所减慢,所以最终就被简灵拦下了。

“玉菏泽,原来是你,我的闲事,你也敢管,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当简灵看清跟她作对的居然是麒麟山庄庄主玉菏泽的时候,她当场就怒了,俏脸表情更是难看得一比,毕竟简灵也没料到玉菏泽会出来‘搞事情’,原本玉菏泽并不想跟简灵正面对上,但他还是低估了简灵如今的实力。既然已经被简灵发现了,玉菏泽也不好再否认,毕竟他这张太过于‘标志性’的脸,就算否认也毫无意义。

玉菏泽将苏君琰从肩头放下,而后一脸戒备看着简灵,语调低沉道,“他暂时还不能死,所以我不得不出手干预,如果因此得罪了你,我很抱歉,但简灵,凡事适可而止,你今日对他喊打喊杀,或许来日你就会后悔自己今日的举动。”

玉菏泽尽量用比较委婉的方式劝说简灵,毕竟如今的简灵凶残指数爆表,若是哪一句说得让简灵心头火起,玉菏泽也担心自己会步苏君琰后尘,刚才看到苏君琰那张堪比猪头的脸时,玉菏泽也是各种心惊肉跳,毕竟简灵专挑人苏君琰的脸打,也是忒恶毒了点。

尽管玉菏泽是在好言相劝,但他始终都不敢放松,毕竟他也担心简灵一言不合就往他身上招呼。

但玉菏泽还是想多了,简灵并没有再找玉菏泽干架,而是将葬天剑直接插进了地里,看着水泥路面上那龟裂如蛛丝网的裂痕,玉菏泽俊脸猛抽,脸色也变幻如调色盘,玉菏泽的心都跟着颤了两颤,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是不是不该听北辰梵音的,没事掺和这事干什么?

就在玉菏泽心思百转千回的时候,简灵已经轻启红唇道,“我也不是非要杀苏君琰,你想带走他,也不是不行,但我有一个条件,只要你能答应,我也可以通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