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26章 沐辰溪怀疑尸体属于罗以勋 被困紫荆花园的无尘 龙泉宝剑破结界(1 / 1)

加入书签

沐辰溪不说苏秉宸还好,一提苏秉宸,连城熠越发火冒三丈,漆黑如墨的双眸当即就酝酿起一片骇人的风暴来,他将拳头捏得咯吱响,而后语调不忿道,“现在还能指望明隶大帝吗?倘若他真的有心阻止,局面就不会失控至此。”

闻言,沐辰溪眉头轻皱,略微思索了一下,他便出言安抚道,“现在不也没别的法子了吗?不试如何知道行不行,再则就算你手持冥王令牌,也未必能够调动津南的人马,死马当活马医吧,倘若苏秉宸‘改变主意’,此事就有回旋的余地。”

原本连城熠还想反驳沐辰溪什么,但只要一想到简灵还被苏君琰扣押在枫水湾别墅,连城熠整个人就越发焦灼不安,的确,当务之急还是要想方设法保住简灵的小命,所以连城熠没有再跟沐辰溪唱反调,他眉头狠狠一皱,沉默了小半晌,而后如此跟沐辰溪说道,“苏秉宸那边,你负责联络,我再想想别的办法,若有进展,我会再致电给你。”

撂下这话,连城熠就推开车门,大步流星地朝着吉祥街走去,没过多久,连城熠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街角,坐在车内的沐辰溪黑眸寒光凛冽,显然还在琢磨着什么,修长如玉的手指更是有一下,没一下地叩击着方向盘,无人知道此刻美人丞相究竟在盘算着什么。

“简灵,你最好别出事。”,沐辰溪伸手按捺了一下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后轻声呢喃道,说起简灵名字的时候,沐辰溪俊脸表情也显得有些隐晦莫名。

就在这时,沐辰溪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打断了沐辰溪的思绪,眸内精光乍现,没有任何迟疑,很快,沐辰溪就拿起身旁的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可见‘无尘’二字。

沐辰溪面色一喜,赶忙就划过了手机接听键,连带着说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无尘,你在哪里?”

在简灵落入苏君琰手里之前,无尘也被简灵暗算了,不过那个时候简灵尚处于‘第二人格’的支配之下,所以武力值跟战斗力自然非平常可比,若是按照原计划,简灵都已经约了沐辰溪,让他前往龙炎的馨鲜茶肆跟她见面,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后来苏君琰又出了‘岔子’,愣是带走了简灵,将原先的计划彻底打乱。

变故发生之后,无尘依旧下落不明,虽然沐辰溪也有些担心无尘处境,奈何他用尽了法子,还是没办法成功锁定无尘的位置,而北辰梵音所透露的情况又让沐辰溪忧心不已,在得知简灵被苏君琰带往浅水湾别墅后,沐辰溪一刻都不敢耽误,当即就驱车前往,抵达的时候,又‘凑巧’遇到了不敌苏君琰的连城熠,两人一合计,沐辰溪这才知道简灵所面临的处境到底有多危险。

此刻,无尘的来电无疑也缓解了沐辰溪身上的压力,毕竟沐辰溪知道无尘也有着获取情报的特殊渠道,如果无尘能够施以援手,形势自然也可以扭转过来。

沐辰溪话音刚落,电话那端的无尘气息明显有些不稳,他先是掩嘴咳嗽了接近三十秒,待胸口那阵凝滞的不适感有所缓解后,这才跟电话对面的沐辰溪说道,“我现在在紫荆花园,简灵的别墅里,不过这里明显有阵法加持,以我目前的情况恐怕破解不了,你能不能来这里一趟?”

说着说着,无尘又再度剧烈咳嗽起来,额头上甚至都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液,脸色更是苍白如纸,薄唇更是没有任何血色,明眼人一看无尘这情况,就知道他的伤势有点严重。

原本沐辰溪还指望无尘能够立刻赶来枫水湾别墅跟他汇合,如今一听无尘这话,以及无尘所表现出来的‘虚弱’,沐辰溪的心瞬间也跌入了谷底,他知道自己已经指望不了无尘了。

沐辰溪拧眉看向被霞光笼罩的枫水湾别墅,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在权衡了一番利弊后,沐辰溪如此跟电话那端的无尘解释道,“苏君琰情况有异,也不知道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现在他抓走了简灵,我跟北辰梵音都担心苏君琰会危及简灵性命,一个小时前,连城熠曾成功进入两人所在的枫水湾别墅,连城熠试图带走简灵,但却被苏君琰发现了,而且连城熠离开前,曾看到一个来历不明的黑衣人,那个黑衣人目测已经气绝身亡,但连城熠说他从那具尸体上察觉到属于罗以勋的气息,由于时间太过于短暂的缘故,再加上苏君琰戒心太重,连城熠也没办法再做确认,所以并不知道那具尸体究竟是不是属于虢国太子的,要是此事千真万确,恐怕……”

沐辰溪回忆起之前连城熠透露给他,有关枫水湾别墅里面的情报,说到这里,沐辰溪眉头狠狠一拧,黑眸更是翻涌着惊涛骇浪,毕竟如今连城熠所吐露的消息若是属实的话,恐怕简灵的危险会更大,一想到这里,沐辰溪心里也是七上八下,越发觉得这次的局面很是……艰难啊喂。

耳边听着沐辰溪的解释,无尘脸色越发难看,他伸手捂着自己那受创不轻的胸口,在给自己顺气之后,才再度跟电话对面某个忧心忡忡的美人丞相说道,“不管此事究竟是真是假,我看你还是应该尽快去找苏秉宸,苏君琰若真出事,苏秉宸总不至于不闻不问,那样对他们苏氏皇族不也没好处吗?倘若苏秉宸‘处事不积极’,也可以退而求其次,联络龙炎看看……”

背靠着雪白墙壁的无尘想了想,最终就给出了这样的意见,毕竟现如今情况的确对简灵很不利,哪怕无尘之前被简灵‘修理’过,但无尘并没有因此记恨简灵,倒不是说无尘就是一个‘有容人之量’的圣母男¥婊,主要是因为无尘知道对他有攻击意图的是被第二人格支配的简灵,而不是影后妹子,所以无尘可以一分为二地辩证看待,并不止于将气撒在影后妹子身上。

无尘首推的还是明隶大帝苏秉宸,但鉴于眼下苏氏皇族内部关系错综复杂,倘若苏秉宸不愿意揽事,那么替代的人选就是龙炎了,无尘因为说了一长串话的缘故,状况越发不好,连带着呼吸都跟着变得急促起来,无尘的喘息声很是清晰地落入了沐辰溪的耳中,沐辰溪鹰隼一眯,想了想,沐辰溪再度轻启薄唇道,“算了,简灵的事情,暂时也急不来,我看我还是先去紫荆花园找你。”

最终,美人丞相还是打算先跟无尘汇合,毕竟他也担心无尘若是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恐怕就真的离死不远了,一想到这个可能,沐辰溪表情也很是古怪,沐辰溪无论如何都没有料到这次他们这帮人会刷到如此艰难的副本,简直就是开启了‘地狱逃生’的模式好吗?

一听沐辰溪这话,原本无尘还想跟沐辰溪说,“没事,我还能撑一撑”,可还没等无尘将这句硬气的话说出口,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袭来,无尘高大的身躯一晃,而后就华丽丽地晕倒了,国师大人直接从沙发上栽倒在地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讲真,若是此刻有人目睹了这一幕,一定会捂脸的,毕竟这响动估计让无尘的伤势……更加雪上加霜吧。

无尘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再也扛不住了,在意识陷入黑暗之前,无尘很是自嘲地笑了笑。

无尘突然弄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也被沐辰溪听得清清楚楚,沐辰溪心下一沉,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沐辰溪语带焦急道,“无尘,无尘……”

可惜的是,却没有等来任何回应,沐辰溪心里越发着急,他狠狠地皱了皱眉,而后就再度发动引擎,打了一下方向盘,一脚油门,飞速地朝着紫荆花园所在的方向赶去,毕竟沐辰溪也担心无尘。

等沐辰溪抵达紫荆花园的时候,一轮幽蓝的月亮缓缓升起,洒落一地银辉,让一切美得有些不真实,可现在沐辰溪可没有任何心情欣赏所谓的旷世奇景,他的心都跌入了谷底,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第六感告诉沐辰溪,恐怕紫荆花园出事了,一想到这个可能,沐辰溪整个人都不好了,他快速地下车,随意地将车停在路边,而后就直奔着简灵别墅所在的楼栋跑去,风声呼啸而过,甚至刮得沐辰溪脸有些生疼,虽说如今并不是夜半时分,但整个小区里面却没有看到任何活动的行人,更别提形势的车辆了,在蓝色月亮笼罩下的紫荆花园仿佛跟整个现实世界隔离了,显得那么缥缈,那么遥远,那么不真实。

沐辰溪心跳如鼓,心中的不安也越发强烈了,他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明明不过短短的路程,可沐辰溪却迟迟都跑不到终点,这条路不断地蜿蜒,蜿蜒,仿佛突然间没有了尽头似的。

沐辰溪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液,后背更是汗津津的,眉头始终都没有舒展开来过,美人丞相心里格外清楚,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同于外界的‘结界’中,如果他不能成功找到‘阵眼’,恐怕他只能跑到精疲力尽,跑到‘衰竭而亡’。

沐辰溪突然放缓速度,不再狂奔,他停了下来,半弯腰,双手撑着膝盖,不断地喘粗气,额头上的汗一滴滴往下掉,砸在地面的声音都格外清晰,周遭的一切仿佛变成了慢镜头。

汗液进入眼睛的时候,让沐辰溪双眸很是刺痛,从他那不断皱紧的眉头就可见一斑,但沐辰溪只是随意地用袖子擦了一下,而后就表情专注地环顾起四周来,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周围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再无其他声响,好在沐辰溪本就不是普通人,要不然,突然被困在这样的诡异之境,恐怕沐辰溪也会当场崩溃的,头顶上方那轮散发着幽蓝光辉的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它的存在不断地提醒着沐辰溪如今他究竟是什么处境。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沐辰溪转过身,面朝着正西方,薄唇蠕动,他轻轻地呢喃起这句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话语,而且一再重复着这一句,且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无人知道美人丞相此举究竟意欲何为。

片刻之后,沐辰溪终于停了下来,漆黑如墨的眸子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美人丞相微微勾了勾性感薄唇,露出了一抹信誓旦旦的笑容,而后用意念召唤出自己的龙泉宝剑,顷刻间,一柄通体闪烁着银色光芒,剑刃寒气逼人,一看就不是某宝上随便就能淘到一打的长剑出现在沐辰溪手中,随着一声霸气侧漏的‘破’,原本的诡域就被沐辰溪给破解了。

真实的紫荆花园再度呈现在沐辰溪面前,随着幻境消失,沐辰溪手中的龙泉剑自然也不见了,沐辰溪依旧满头大汗,脸色也显得比之前苍白了三分,可想而知,方才这一招,已经耗费了沐辰溪不少力量,可就算这样,沐辰溪还是不敢掉以轻心,他环顾了一眼四周,而后就直奔着简灵别墅所在的方向跑去,这一次,倒是没有再遇到任何阻挠。

但天幕上方那轮美得很不真实的幽蓝月亮依旧高悬在头顶,始终给沐辰溪不小的心理压力,沐辰溪很是清楚,他知道自己这一次面临的究竟是什么,而且此刻沐辰溪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一定能抽身而退。

但美人丞相向来都不是轻易服输的人,所以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往别墅里面走,毕竟危在旦夕的无尘还等着他营救啊。

进入简灵别墅的时候,沐辰溪鼻翼间就闻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香气,容易让人头晕目眩,沐辰溪知道此香不对劲,明智之举应该是立刻退出去,但想着无尘,沐辰溪只能忍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