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927章 偷看无尘手机的沐辰溪 天蚕使者诡异短信 苏秉尘追赶神秘黑影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27章 偷看无尘手机的沐辰溪 天蚕使者诡异短信 苏秉尘追赶神秘黑影(1 / 2)

沐辰溪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镇定心神,手中紧握的则是龙泉剑,他目光机警地注视着四周,而后径直朝着主卧所在的方向走去,每一步,沐辰溪都走得格外小心,格外谨慎,毕竟此一时彼一时,这座别墅显然不对劲,美人丞相更是不敢大意,唯恐再中圈套。

好在有惊无险,等沐辰溪走到主卧门口的时候,透过半敞开的房门,他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无尘,无尘的情况看起来相当骇人,沐辰溪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心下一沉,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沐辰溪没敢耽搁,一把推开房门,而后快速步入。

沐辰溪来到无尘身边,细致地查看了一番,确定无尘并没有伤及肺腑,那颗吊在嗓子眼的心这才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很快,沐辰溪就将无尘抱起,安置在床上,而后就拿起掉落在一旁的手机,费了一番功夫,才用无尘的指纹成功解锁,沐辰溪拧眉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无尘,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因话语太过于含糊的缘故,无人听清。

沐辰溪知道无尘恐怕短时间无法醒来,而方才他为了破解紫荆花园外围的阵法,也耗费了不少力量,因此沐辰溪更没办法采用特殊的手段唤醒无尘,只能耐着性子等着无尘自然苏醒,更为重要的是,在窗外那轮散发着清冷光辉的蓝色月亮消失之前,沐辰溪更加不敢冒然出去。

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沐辰溪索性研究起无尘的手机来,沐辰溪翻了一下无尘的收件箱,起初并没有发现任何诡异之处,直到一个备注名为‘天蚕使者’的短信闯入沐辰溪眼帘……

美人丞相黑眸一厉,捏着手机的手都因太过于惊诧的缘故,瞬间收紧了不少,沐辰溪将短信看了好几遍,显然是在暗暗琢磨着什么,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对着这条特殊的短信拍了照,存档。搞定此事之后,沐辰溪才将无尘的手机放在一边,仿佛刚才那个未经主人许可,就擅自‘偷看’他人手机的不良人士并不是他一样。

沐辰溪缓步走到无尘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床榻上双眸紧闭,薄唇紧抿的无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无人知道此刻沐辰溪究竟在盘算什么,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就在沐辰溪各种头脑风暴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了类似镜子掉落,玻璃碎了一地的声音,沐辰溪眉头狠狠一皱,黑眸寒光闪烁,他拿着龙泉剑,快速地跑出了主卧,迅速地朝着声音来源赶去。

“苏秉宸,怎么会是你?”,当沐辰溪看到因额头破了一道口子,额角殷红一片,神色几分冰冻的明隶大帝时,沐辰溪也很是惊诧,毕竟沐辰溪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在简灵的别墅遇到如此狼狈的苏秉宸,之前在枫水湾别墅外面跟连城熠碰面时,连城熠还对苏秉宸‘颇有微词’,眼下正主却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自然也打了沐辰溪一个措手不及,而且眼下苏秉宸的情况也有些古怪,沐辰溪目光略显戒备地盯着距离自己不过三步之遥的明隶大帝,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苏秉宸来,至于方才为何沐辰溪会听到镜子碎裂的声音,主要是因为苏秉宸在破除先前简灵设置的阵法时,被一股磅礴的力量相仿,他整个人撞到了鱼缸上,鱼缸当场‘报废’,才发出了那样的动静,好在鱼缸里面并没有饲养活鱼,里面更没水,所以苏秉宸还不至于‘湿身’,但有些不幸的是,他的额头被飞溅的玻璃碎片划伤,连累苏秉宸破了相。

当沐辰溪出现时,苏秉宸刚站稳,看到沐辰溪,苏秉宸黑眸也闪过了一抹暗芒,转瞬即逝,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答沐辰溪的问题,只是表情略显高深莫测地打量着沐辰溪,好半晌,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整个别墅都安静得出奇,空气中甚至弥漫着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紧张感,不过对身处其中的沐辰溪,苏秉宸来说,却没有造成任何负面影响,两人只是目光幽幽地打量着彼此,俨然一副‘无声对峙’的模样,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最终还是沐辰溪率先打破了这让人越发不适的诡异,他微微挑眉道,“苏君琰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我想邀月有找过你。”

沐辰溪当着苏秉宸的面,直接提到了尊逸王,说起苏君琰时,沐辰溪表情也显得很是隐晦,他目光锐利地盯着苏秉宸,显然是不愿意错过苏秉宸的任何反应,毕竟沐辰溪还指望苏秉宸出面,要是苏秉宸跟他们本来就不是一条心,沐辰溪这个愿望估计就只能……落空了。

好在苏秉宸并没有让沐辰溪失望,略微思索了一下,苏秉宸如此跟沐辰溪说道,“我得到消息,听说君琰如今在枫水湾别墅,而且简灵也被他控制,如果你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么我的答案是,我会帮忙,不过要等到明日子夜时分,才能采取行动。”

苏秉宸愿意帮忙自然也缓解了沐辰溪部分压力,但他却提出了研究处理的提议,这一度让沐辰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沐辰溪眸光满是狐疑道,“这个时间到底有什么讲究?”

说这话的时候,沐辰溪抬起右手手腕,看了一眼腕间佩戴的名贵腕表,距离子夜至少还有两个半时辰。沐辰溪这个动作,自然也落入了苏秉宸眼中,后者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很快,苏君琰就语出惊人道,“子夜时分,万籁俱寂,也是君琰警惕性最弱的时候,当然并不是他疏忽大意,这才放低戒心,而是因为身体太过于疲惫,需要重新调整,所以如果我们想一击即成,当然也要注意方式方法。”

苏秉宸此举无疑就是大义灭亲,沐辰溪并不会因此怀疑苏秉宸‘别有用心’,毕竟简灵对于各方来说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筹码’,哪怕是苏秉宸也不能看着苏君琰弄死简灵,所以苏秉宸会突然调转枪头,直接对付自家人,也就属于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但让沐辰溪介意的是,苏秉宸究竟是从何得知苏君琰的‘软肋’,而且还能利用这个‘漏洞’快速地制定好针对苏君琰的法子。

想到这里,沐辰溪语调低沉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据我所知,苏君琰魔化可是新近发生的事情,想要在短期内摸索出规律来,恐怕也很不容易吧?苏秉宸,你这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我可警告你,现在情况特殊,你最好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都收一收,我们大家只是希望简灵平安无事,毕竟若想保持璇玑的稳定,简灵还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砝码。”

想了想,沐辰溪还是当着苏秉宸的面,又强调了一遍,毕竟苏秉宸的反应在沐辰溪看来,也有些不符合常理。为了避免再横生不必要的枝节,沐辰溪也只能丑话说在前头了。

沐辰溪的谨小慎微让苏秉宸连连发笑,他冲着沐辰溪摇头道,“行了,沐辰溪,我还不至于不以大局为重,你不就是怀疑我的动机吗?如果我告诉你,我找到了天鉴推演图第九章,是从上面的警示中推测出这样的结果,你信还是不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