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30章 磁场大变的皇家墓地 孰是制定者孰是执行者 宫羽漠威胁尊猎王(2 / 1)

加入书签

殷簌离拧眉看了一眼躺在掌心里的月牙玉玦,低啐了一句什么,无人听清,他站在原地好半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本就阴沉的天幕陡然间漆黑如锅底,四面八方的狂风呼啸而至,将殷簌离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殷簌离眸光一厉,心头一凛,下意识就攥紧了玉玦,殷簌离环顾一眼四周,而后选择了距离自己最近的b出口,至于殷灵,缥缈峰峰主才不会搭理,某人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殷簌离跑出皇家墓地时,早已满头大汗,他半弯腰,手撑着膝盖,不停地喘着粗气,周遭太过于安静,安静得仿佛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见多识广’的殷簌离自然明白这究竟代表着什么。此地‘磁场’恐怕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这个念头一度也让殷簌离毛骨悚然,他面色苍白地打量了一眼身后的墓园,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寸寸收紧,殷簌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呢喃自语道,“殷灵,你不笃定胜利一定属于你吗?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避开这场劫难?”

殷簌离黑眸之中的恶意呈现得淋漓尽致,很快,殷簌离就驾车离开了这个万分凶险的所在,至于殷灵是死是活,缥缈峰峰主完全不care,谁让殷灵那么不招人待见呢?

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枫水湾别墅,彼时,简灵根本就不是苏君琰对手,除了听令行事,再无第二个选择,虽说尊逸王没有再让简灵去处理花园里的那具诡异男尸,但简灵也轻松不起来,毕竟魔化后的苏君琰,难搞指数已经远远超出五颗星了,心有惴惴的简灵跟在苏君琰身后,心却坠入谷底,沉重得不能再沉重,简灵不是没有琢磨过逃跑计划,但残存的理智还是提醒简灵不要轻举妄动,就在简灵各种头脑风暴的时候,苏君琰突然停下脚步,猝不及防之下,简灵一下就撞上了苏君琰后背,疼得她龇牙咧嘴,捂着自己的鼻子,敢怒不敢言地瞪着正居高临下,饶有兴致打量自己的苏君琰。

简灵真心觉得魔化后的苏君琰越发让人反感,但深知眼下自己处于不利地位,所以简灵也不敢冲苏君琰发火,只是目光谴责地剜着苏君琰。面对简灵那控诉的小眼神,苏君琰只是一语双关道,“我突然想起一件旧事,或许我们可以玩一个……游戏。”

说起‘游戏’二字时,苏君琰刻意加重了语气,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道寒光凛冽的暗芒,转瞬即逝,这样的苏君琰让简灵觉得危险无比,她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戒备地盯着笑容阴鸷的苏君琰,轻挑眉心道,“你又想折腾什么幺蛾子?”

简灵也有些欲哭无泪了,精神更是高度紧张,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满脸算计表情的苏君琰,脑海里琢磨的则是,现在逃跑究竟是死得更快,亦或是尚存一线生机……

就在简灵脑海里两个小人打架时,耳边传来了苏君琰的低醇嗓音,“你这些年来不是一直想要搞清楚自己为何会被选中,以及你跟殷灵到底有何渊源吗?我想……我可以帮你。”

苏君琰这话带着明显的蛊惑之意,简灵听得频频皱眉,若是换成其他时间,影后妹子肯定会一脸希冀地看着苏君琰,而后自动钻入这个哪怕明知是圈套的圈套,但现在简灵可不敢让自己的好奇心泛滥,毕竟如今‘不正常’的是苏君琰,而不是她啊喂。

有了这样的心里觉悟,简灵表情略显不自然地冲着苏君琰笑了笑,而后态度谨慎道,“那什么,其实在经历这么多事后,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凡事不必执着,这个世界上,有些问题或许永远都找不到答案,也没有绝对的答案,存在即合理嘛,就不劳你费心了哈,我跟殷灵‘相爱相杀’多年,我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模式,你就当我立场不坚定好了……”

虽然简灵是打着哈哈跟苏君琰说的这番话,但她心里其实早就打起了鼓,影后妹子虽然不知道苏君琰为毛突然这么‘好心’,居然有意给自己‘释疑解惑’,但第六感还是提醒简灵,不要轻易上当,免得等下被某人玩死。简灵的‘慎重’自然也被苏君琰看得清清楚楚,原本含笑的薄唇,笑容迅速隐去,连带着落在简灵身上的视线更是带着显而易见的不满,甚至掺杂着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怨愤之意,还有些旁的什么,简灵一时半会儿也辨认不出来……

尽管简灵心里也有些恼火,但鉴于形势比人强,她也只能强忍着各种不适,只是装出一副很无辜且很无奈的模样,就跟个纯良小白兔似的,唯恐自己的表现会再刺激苏君琰。

就在简灵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苏君琰突然朝简灵伸手,影后妹子下意识就跑开了,退在窗边,一脸抗拒地看着脸色陡然阴沉不少的苏君琰,简灵的举动自然也惹怒了苏君琰,他抬步朝着简灵走去,虽然每一步都格外缓慢,但却足以让简灵吓破胆,简灵有些恐慌地咽了咽口水,而后冲着某人干笑道,“那什么,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啊,动手可就彰显不出您身份的尊贵了。”

简灵显然是误会了苏君琰,要不然她也不会当着阴晴不定的尊逸王说出这样一句糟心话来。

苏君琰眉头狠狠一皱,在距离简灵两步之遥的时候,停下脚步,双臂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越发紧张不安的简灵,而后轻启薄唇道,“这么多年过去,你怎么还这么没长进?我都有些怀疑,当年选中你,究竟是我脑子进水,还是无尘脑袋被驴踢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君琰神色从容,貌似没有带上任何负面情绪,可简灵看着这样的苏君琰,依旧心里直突突,不过,苏君琰这句反问所蕴含的信息量可不少,影后妹子心思百转千回,想了想,她就直接追问起苏君琰来,“你是说,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无尘也有份参与?”

虽说这是疑问句,但简灵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毕竟答案早已呼之欲出了。简灵话音刚落,苏君琰立刻点头道,“嗯,无尘当然参与其中,噢,不对,确切说来应该是无尘才是整个计划的制定者,我是执行者罢了,我们两人也算配合得不错。”

说这话的时候,苏君琰神色很是隐晦莫名,他目光幽幽地盯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简灵,似乎很满意简灵的反应。苏君琰的话让简灵都忘记了害怕,她秀眉皱得死紧,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显然也受到了不小的刺激。

好半晌,两人谁都没有再开口,只是兀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难以自拔,最终还是简灵打破了这越发诡异的沉默,她目光如炬地盯着神色从容的苏君琰,而后再度语带质疑道,“苏君琰,你既然敢做,就应该敢当,我看你才是计划的制定者,而无尘跟沐辰溪才是你执行者吧,至于我,则是你们眼中的‘献祭者’,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就随意颠倒是非……”

这下简灵也出离愤怒了,就算面前的苏君琰魔化程度严重,危险系数更高得吓人,简灵也不想活着被苏君琰支配的恐惧中了,将所有的已知线索一一串联后,简灵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来,而且恰好跟苏君琰方才的话形成了‘鲜明对比’。

简灵目光咄咄地瞪着距离自己不过两步之遥的苏君琰,还在等苏君琰正面回应,可苏君琰只是笑笑,不说话,可想而知,简灵究竟有多愤怒,就在气氛越发剑拔弩张的时候,别墅外的花园突然传来了一道沉稳有力的脚步声,苏君琰跟简灵都听到了,脸色当即就变了,简灵想要翻窗而出,但她这厢刚有所动作,就被苏君琰点了穴,简灵恼火地瞪着苏君琰,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苏君琰,你混蛋,你特么赶紧放了劳资。”

面对简灵的控诉,苏君琰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伸手,轻轻抚摸着简灵的俏脸,语带呢喃道,“你但凡乖一点,我也无须这样,好了,你耐心等着,我去看看情况。”

苏君琰的碰触让简灵脸色越发难看,她愤恨地剜着苏君琰,很快,苏君琰就从房间离开了,简灵被定住了,虽说心里焦急得不行,但她心里也很明白,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她想要摆脱苏君琰,恐怕是难于上青天,这样的认知更是让简灵的心跌入了谷底。

很快,苏君琰就从别墅里走了出来,进入了美轮美奂的花园,但尊逸王却对眼前的美景‘无动于衷’,当他看到园中多出的‘不速之客’时,眉头更是狠狠一皱,漆黑如墨的双眸划过了一缕暗芒,转瞬即逝,他声线低沉道,“你怎么来了?”

苏君琰话音一落,数步之遥的宫羽漠轻扯薄唇道,“你们弄出这么大的阵仗,我怎会不好奇呢?”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东海大玥国嵇王宫羽漠,宫羽漠当着苏君琰的面,漫不经心地说了这样一句意有所指的话,他视线越过苏君琰,看向身后那幢恢弘的别墅,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宫羽漠的到来也打了苏君琰一个措手不及,思量再三后,苏君琰如此跟宫羽漠说道,“按照你我之间早前的约定,此事你不该插手,怎么?你难道还想食言而肥?”

虽说这是质问,但苏君琰面上却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戾气,很显然,在面对宫羽漠的时候,苏君琰也在克制着自己,尽量不跟宫羽漠起正面冲突,哪怕如今‘违反协议’的是宫羽漠……

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宫羽漠的出神,宫羽漠轻点下巴,似笑非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跟我缔结协议的貌似是尊逸王,而不是你尊猎王,所以我此番前来应该也不算破坏规则吧?”

宫羽漠突然提到了一个全新的封号—尊猎王,宫羽漠显然是话里有话,而且他在说起尊猎王的时候,目光更是凌厉得惊人,宫羽漠这话一出,好半晌,苏君琰都没有接话茬,只是神色几分冰冻地打量着宫羽漠,无人知道此刻苏君琰究竟在琢磨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剑拔弩张,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紧张感,片刻之后还是苏君琰率先打破了沉默,他语调低沉道,“你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闻言,宫羽漠先是伸手指了指苏君琰身后的别墅,而后一语双关道,“你的计划的确天衣无缝,骗过了很多人,直到简灵留下的铃铛出现在我们大玥皇宫,我这才意识到,我们极有可能都被你骗了,如今想来,我们这帮人在你眼中估计都是棋子,你才是那双执棋之手啊……”

宫羽漠口中所提及的铃铛让苏君琰恍然大悟,黑眸更是闪过了一抹厉色,很快,苏君琰就哈哈大笑起来,他拍手道,“看来那日是我多此一举了,如果不是我‘画蛇添足’,也许你也不会联想到我身上,宫羽漠,你果然不简单,看来还是我小觑了你。”

苏君琰话音一落,宫羽漠当即就轻拧眉心,摇头道,“不,应该说是我低估了你才对,毕竟我也为此兜了不少圈子,更是浪费了不少时间,怎么样?这个理由,是不是可以让我带走简灵?毕竟现在她对你的利用价值已经不多了,更何况,地上那个家伙也死了,谁又能知道你的秘密呢?”

宫羽漠目光幽幽地看向还躺在地上,早已死透的某个黑衣人,而后再度跟苏君琰打起商量来,宫羽漠此番前来就是想要带走简灵,但他并不是有意‘营救’简灵,只是……另有所图罢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