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36章 快要崩溃的侍卫 得知君柏寒消息的影后王爷 让人愤怒的锦囊(1 / 1)

加入书签

寂痕不是很明白自家主子为毛要伤春悲秋,正当寂痕打算追问影后王爷什么的时候,却一眼瞥见了苏君琰掌心的血渍,寂痕表情当场就变了,语调也跟着拔高了好几度,各种忧心忡忡道,“王爷,你受伤了?”

原本某王还沉浸在悲桑的氛围中,却被寂痕这一惊一乍的大嗓门儿吓了一跳,苏君琰没好气道,“你就不能走走温婉路线吗?说话就说话,那么大声作甚?劳资耳朵又没聋。”

面对苏君琰的抱怨,寂痕嘴角各种抽搐,虽然某个忠心耿耿的侍卫不是很适应苏君琰的‘糟心话’,但他还是没有选在这个节骨眼上挑苏君琰的刺,只是伸手指了指某王右手掌掌心的血迹,而后小心翼翼道,“王爷,你手上的血究竟是怎么回事?”

因苏君琰没有流露出任何类似痛苦的表情,所以寂痕也渐渐冷静了不少,他寻思着或许血渍是从哪里蹭来的,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寂痕只好再度追问起影后王爷来。

某王顺着寂痕的手,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掌心的血迹,他表情变幻如调色盘似的,黑眸更是各种风起云涌,影后王爷神情略显古怪,他将自己的手掌拿到眼前,皱眉打量了好几眼,而后再度追问起寂痕来,“你也看到了?”

如果不是顾忌着苏君琰是主子,自己只是小侍卫的尊卑设定,其实寂痕很想学苏君琰方才的粗鲁样,直接怼苏君琰一句,“我又不是瞎子,岂会看不到?”

最终,寂痕也只是敢这么想想而已,他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而后就面无表情地跟还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苏君琰说道,“回王爷的话,属下确实看到了,而且看得很清楚。”

寂痕的强调让影后王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又再度悬到了嗓子眼,某王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而后突然做出将手凑到寂痕鼻子前的动作,寂痕被苏君琰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就往后退开了两步,可当寂痕看到自家主子脸色陡然阴沉了几分时,寂痕委屈巴巴地撇了撇嘴,而后就低垂着脑袋,快步上前,有气无力地跟苏君琰说了句,“王爷,属下知错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寂痕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了,正当寂痕暗暗吐槽自家主子惯爱搞事的臭毛病越演越烈时,耳边已经传来了苏君琰那严肃中带着些许紧张的问题,“寂痕,你可有闻到血腥味?我是说我掌心的血,你能闻到腥味吗?”

本来寂痕还在细数苏君琰的‘十宗罪’,还没等他数完,却听到了苏君琰这个不该是问题的问题,寂痕猛地抬头,黑眸之中的疑惑也呈现得淋漓尽致,寂痕神色犹疑道,“王爷,你没事吧?你……”

还没等寂痕把话说完,影后王爷就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而后脾气暴躁道,“别顾左右而言他,回答劳资滴问题,你可有闻到血腥味?”

影后王爷最讨厌寂痕多话的臭毛病,明明起初两人在磨合初期时,寂痕也是一个不苟言笑,沉默寡语的人啊,怎么最后却变得如此……嘴碎,要是寂痕知道影后王爷是酱紫想他的,估计他也会恨不得扶着墙根去哭了,毕竟他也是被影后王爷‘蹂躏至此’的啊……

苏君琰面容的暴戾之色也让寂痕有些小小地吓到了,寂痕哪里还敢啰里啰嗦,他赶忙点头道,“闻到了,属下之所以找来这里,就是因为闻到了血腥味,只不过那会儿还比较淡,越是靠近此处,血腥味就越发浓郁,不过,王爷,你怎么会如此在意此事?”

不用寂痕在瞎琢磨,很快,他就听到面前的王表情各种阴郁道,“因为我闻不到啊。”

既然寂痕可以看到自己掌心的血渍,又能够闻到浓郁的血腥味,那就意味着影后王爷嗅觉出现了问题,寂痕一听苏君琰这话,双眸当即就瞪得溜圆,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好半晌,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影后王爷并没有去管寂痕到底因为他的话产生了何种心理阴影,他只是表情略显隐晦地盯着方才他走过的洞穴,此刻,影后王爷在琢磨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他现在沿着原路,是不是就可以再度回到现代位面,再度前往津南市呢?

就在苏君琰考虑着究竟要不要重试一次的时候,身边的寂痕总算醒过神来,寂痕眉头狠狠一皱,他以为苏君琰是在为自己那莫名其妙不灵光的嗅觉‘哀伤’,他便赶紧语带安抚地跟苏君琰说道,“王爷,你不用过虑,医圣此刻就在山下,属下相信有医圣在,定能药到病除。”

寂痕对医圣还是很信赖的,毕竟整个擎天大陆谁人不晓医圣的牛逼呢?寂痕这话一出,影后王爷黑眸一厉,他猛地回头,表情很是惊诧道,“君柏寒,你是说君柏寒也来了?”

寂痕一听苏君琰这话,脑海里那根代表着理智的弦显得应声而断,他竭尽全力按捺着自己心中的疑惑,而后点头道,“是啊,医圣来了,王爷,不是你让医圣同行的吗?”

寂痕总算发现了苏君琰的不对劲,毕竟两个人的对话多少还是显得太过于牛头不对马嘴了,而且苏君琰从出现开始就显得有些‘不在状态’,寂痕越想心里越发担忧,唯恐苏君琰是在采摘释迦火莲的时候被什么不知名但相当致命的毒物咬了,这才表现出如此多的‘后遗症’来,越是这么想,寂痕就越发想带苏君琰下山,赶紧让君柏寒替苏君琰做一个详细的全面检查,看看某人到底还能不能短期内恢复正常啊喂。

不过,还没等寂痕将这个念头表达出来,身边的影后王爷就主动催促起寂痕来,“你立刻给山下的人发个信号弹,让他们赶紧上来,主要是让君柏寒赶紧来见我。”

既然君柏寒就在山下,影后王爷当然想尽快见到君柏寒,要知道君柏寒可是一个关键人物,所以影后王爷是一刻都不愿意等了,苏君琰这话一出,寂痕眉头狠狠一皱,目光之中带着些许不赞同之意,想了想,寂痕还是迎着头皮,再度跟苏君琰说道,“王爷,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了,崇山之巅白日本就凶险万分,若到了晚上,危险更是成倍增长,而且我们很多兄弟对此地都不熟,算是第一次来,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局,到时候我们可能都没办法保护好王爷,王爷你乃是万金之躯,国之栋梁,实在是不宜冒险,要不,我们还是先下山吧,等明日情况好点,再上山如何?”

寂痕不知道苏君琰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居然还给他下达了如此‘不明智’的命令,让他现在发信号给山下的人,集体来山上汇合,这特么简直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愚蠢行为’好吗?寂痕也不知道影后王爷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做出这样的指示,但为了安全起见,寂痕还是再度提醒起苏君琰来,就是希望苏君琰能够收回成命……

寂痕的话让苏君琰眉头越发紧皱,他下意识又扫了一眼身后那个黑黢黢,不知道究竟能够通往何处的洞穴,有些不甘心道,“机会就此一次,要是劳资就这么错过了,我估计真的会死不瞑目。”

说这话的时候,影后王爷一口银牙也险些咬碎,很显然,他还是不愿意就此放弃,虽说寂痕不明白自己主子为毛要说出如此严重的话来,但从苏君琰那越发凝重的表情,寂痕也知道此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寂痕拧眉看了一眼半山腰,而后又将视线转移到苏君琰身上,他想了想,再度跟苏君琰商议道,“王爷,出发前,国师不是有给你一个锦囊吗?说是在遇到危急情况时或者拿不定主意时,都可以拆开锦囊看看,要不,王爷你参考下国师的锦囊……”

虽然寂痕不赞同影后王爷呆在此处的决定,但他又不能忤逆苏君琰,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寂痕突然灵光一闪,倒是想起离开皇城前,国师无尘曾神色凝重地给了他家主子一个锦囊,而且还神神秘秘地提醒苏君琰,不到危难之际绝对不可以打开,寂痕记得当时他家二货主子始终都是一副‘不以为然’且吊炸天的模样,倒是跟无尘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个时候,寂痕也不知道无尘准备的锦囊究竟能不能给苏君琰提供任何‘指导意见’,但寂痕还是希望苏君琰能够看看,好歹也算是一个法子不是,当然,若是锦囊上的留言是可以将影后王爷直接劝退,那么寂痕就更加高兴了,毕竟寂痕不是很想跟着他家那‘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子再穿闯险境啊喂。

寂痕这话一出,影后王爷神色越发疑惑,一副压根不知道还有锦囊这回事的懵逼表情,一看苏君琰这副模样,寂痕整个人都不好了,嘴角更是抽搐个不停,小侍卫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有些郁闷道,“王爷,你,你该不会把国师留给你的锦囊丢了吧?”

虽说这是一个疑问句,但寂痕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毕竟以寂痕对影后王爷的了解,他越想越觉得这是苏君琰干得出来的事,寂痕有些欲哭无泪了,要不是看在苏君琰是自己的‘衣食父母

,这会儿,寂痕都很不直接握着苏君琰肩膀,大力地摇晃某王,再咆哮着质问某人为毛要如此这般的……无理取闹啊喂,为毛不能好好地尊重下国师的辛苦咧?

就在寂痕恨不得掩面痛哭的时候,影后王爷已经主动翻找起自己的衣服来,毕竟锦囊这样的东西,影后王爷还是比较在意的,尤其是他得知锦囊还是无尘准备的时候,某王越发不敢等闲视之,说不定无尘真的会在锦囊里面给自己留下什么保命良方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影后王爷也有些振奋了,毕竟眼下的情况对于影后王爷来说也是颇为棘手的,而且事到如今,某王还是琢磨不透为何他会直接从津南市的皇家墓地回到崇山之巅呢?甚至都不曾借助任意门,就直接变换了时空,这可是以前都不曾出现过的情况,虽说皇家墓地阴门开启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影后王爷还是觉得哪儿有些不太对劲,所以在没有琢磨明白之前,影后王爷其实也不太敢冒然行动。

“啊,你说的这个是吧?终于找到了。”,就在寂痕各种郁闷的时候,耳边又再度响起影后王爷那如释重负的声音,苏君琰从衣服内衬里找到了一个墨色的锦囊,他拿着锦囊,喜笑颜开道。

看到锦囊的时候,寂痕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他赶紧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吓死属下了,属下还以为王爷你真的将此物丢了呢?”

苏君琰没有再回应寂痕什么,只是赶紧打开了锦囊,可当影后王爷看清楚锦囊上面的留言时,俊脸表情一阵青,一阵白,唇边的笑容更是当场凝结,某王的变脸自然也让寂痕看得一清二楚,寂痕眉头狠狠一皱,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寂痕拧眉看着突然低低笑了起来的影后王爷,而后面带忧色道,“王爷,你……你没事吧?锦囊,锦囊上到底写着什么?”

苏君琰跟寂痕是面对面的站着,所以寂痕也没看到锦囊上的字,而苏君琰又一直目光阴鸷地瞪着锦囊,脸色难看,越发让寂痕心有惴惴了。

寂痕这话一出,影后王爷当场就将那所谓的锦囊丢下了悬崖,黑眸闪烁着危险的幽光,怒极反笑的王突然尖叫了两嗓子,将寂痕吓得够呛,寂痕甚至都有些担心苏君琰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啊草……

“王,王爷,你冷静点,你别这样,要不,我们还是先下山去找医圣看看吧?”,寂痕一副‘你是病人,你得听人劝’的模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