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37章 组团采蘑菇的王爷跟侍卫 无尘所留锦囊的玄机 诡异人影现(2 / 1)

加入书签

寂痕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他是真的担心影后王爷再出点什么事,毕竟这里可是凶险指数爆表的崇山之巅,而且眼看着时间又临近黄昏,若是再耗下去,寂痕也不知道届时他又该如何应对,究竟是身先士卒地给自家主子挡煞,还是为了保住自己小命,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

就在寂痕心思有些摇摆不定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影后王爷那掷地有声的坚定嗓音,“劳资今天还就不信邪了,我非要再走一遭,必须要搞清楚这条通道究竟通往何处,寂痕,你要是怕死,不用跟着我,在外面等着也好,下山跟大部队汇合也罢,你自己看着办。”

撂下这话,影后王爷就头也不回地往刚才他出来的通道走去,俊脸表情格外严肃,眼神更是坚毅得让人不敢反驳,寂痕站在原地,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神情却相当复杂,讲真,寂痕是真的挺纠结,理智告诉寂痕,让他最好不要学自家‘神志不清’的王爷,头脑发热拼命往前冲,但肩负的使命却不断提醒寂痕,他应该立刻履行自己作为属下的职责,不要再瞻前顾后,更不要畏首畏尾,不过,这样的迟疑也没有持续很久,最终寂痕还是战胜了内心的怯懦,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银牙一咬,而后就快步跟上了前面的苏君琰,毕竟寂痕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君琰一个人……作死。

寂痕脸上的表情并非是一腔孤勇,反倒是带着些许悲壮之意,那架势就好像他知道自己会一去不回似的,如果寂痕还能有别的选择,相信我,他一定不会跟苏君琰‘同进退’的,可惜的是,他的身份注定自己这辈子都只能护在苏君琰左右,哪怕明知苏君琰所挑的就是死路,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上,谁让他无法做出任何背叛苏君琰的举动呢?

“王爷,你究竟想找什么?释迦火莲不也有了吗?我们何必再深入其间呢?王爷,要不,我们还是先撤吧?好歹,好歹也可以先到山下跟众人汇合,之后再一道上山,至少人多力量大,就算真的遇到什么危险,我们还能通过人数的优势力挽颓势不是?”

寂痕很快就赶上了前面的苏君琰,因洞穴里面光线太过于黯淡的缘故,所以两人前进的速度也不快,再加上苏君琰又习惯性走一步,停半晌,不知道究竟在瞎琢磨什么玩意儿,所以寂痕也只好见缝插针地劝说起影后王爷来,就是希望苏君琰能够改变主意,赶紧撤啊喂。

但寂痕明显就是想多了,因为苏君琰从始至终都没有搭理他,寂痕脸上的表情也很是五彩纷呈,如果不是小侍卫竭尽全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恐怕这会儿他会直接冲着苏君琰大吼大叫了,奈何残存的理智还是提醒寂痕不要……以下犯上,所以情绪低落的寂痕只好哭丧着脸,老老实实地跟着影后王爷身后,看着某王……采蘑菇。

这可不是开玩笑,也不是说什么反话,在寂痕看来,他家王爷是真的在收集蘑菇,寂痕也不知道影后王爷何以对蘑菇‘情有独钟’,虽说生长在洞穴里的蘑菇跟他寻常见的不太一样,但寂痕还是没多大兴趣,至少寂痕不觉得他们有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在崇山之巅采蘑菇,寂痕越想心里越发不平衡,垂落在身侧的拳头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显然是对影后王爷大有意见了,谁让某王如此这般的丧尽天良and……丧心病狂呢?放着正事不干,无视危险,来采摘这些一看就有毒的蘑菇不是吃饱了撑的,又是什么?

出离愤怒的寂痕再也忍不住了,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而后面色难看地追问起自从进入洞穴,就一言不发的主子来,“王爷,你采的蘑菇也不少了,都够吃两餐了,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你若是真喜欢这种蘑菇,等我们下山后,我让齐葳,齐蕤兄弟替你采行不行?”

要不是顾忌着尊卑观念,这会儿,寂痕是真的恨不得掐死一意孤行的影后王爷了,而且寂痕也煞有其事地建议起苏君琰来,让齐葳跟齐蕤两兄弟代办,在寂痕看来,不就是采蘑菇了,谁采不是采,反正现在寂痕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劝退苏君琰,在夜幕真正降临之前离开崇山之巅才是正解,要不然,寂痕是真的很担心,他跟影后王爷会齐齐葬身于此。

这一次,影后王爷倒没有不予理会,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好在寂痕及时察觉,这才避免了直接撞向苏君琰的可能,寂痕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一脸狐疑地看着已经转过身来的王,就在寂痕打算再追问苏君琰什么的时候,苏君琰已经抢先开口了,“寂痕,我现在就是在遵照无尘的锦囊行事,你若是继续啰里啰嗦,回府之后,我就将你送进皇宫,让你当精(净)神(身)太监你信不信?瞎吵吵什么,进来前,我不就已经给了你自主选择的权利吗?又不是劳资逼着你同行……”

影后王爷本来心里就憋着一股邪火,也不知道该朝谁撒,这会儿,寂痕又在他耳边各种碎碎念,念得影后王爷耳朵上都快起了茧子,某王也有些想要当场暴走了,这才呵斥起寂痕来。

苏君琰这话一出,寂痕整个人都有些懵逼,毕竟他还是没办法接受往日里各种靠谱的国师会在救命锦囊上给他家主子出这样的损招儿,居然让某王借采蘑菇的方式躲避……灾难,这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寂痕瞠目结舌地看着影后王爷,好半晌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后者只是恶狠狠地瞪了寂痕一眼,而后又再度转过身去,继续从事着他那未完成的……伟大事业(采蘑菇)。

当苏君琰跟寂痕之间拉开了一段距离后,寂痕这才醒过神来,他伸手用力地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而后快步跟上了苏君琰,寂痕各种小心翼翼地追问起苏君琰来,“王爷,国师在锦囊里到底写着什么?只是,只是单纯让你采摘这种蘑菇吗?他可有说我们采了多少才算完成任务?”

说这话的时候,寂痕都有些忍不住嘴角抽搐,他总觉得影后王爷这话太过于‘儿戏’了,会不会只是再诓他呢?鉴于某王已经也有过很多‘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时候,寂痕不得不恶意揣测苏君琰,不过寂痕也只能暗暗吐槽苏君琰罢了,并不敢当着苏君琰的面拆台,而且寂痕也很是殷勤地从影后王爷手中接过那些奇形怪状的蘑菇,再一边走,一边留意这种蘑菇,摘了之后也会递给身边的王,让某王再‘过目’,算是二次检查吧……

本来影后王爷也没打算给寂痕释疑解惑,毕竟他脑海里也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如今自己都深受困扰,哪里愿意再点拨寂痕,可转念一想,影后王爷还是改变了主意,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而且在这个阴森诡异的所在,若是不找个人聊聊天,某王也会担心自己疑神疑鬼到精神崩溃啊喂,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影后王爷如此跟寂痕解释道,“先前那个被我丢掉的锦囊,上面写着‘怕狼就采不到蘑菇’。”

说这话的时候,影后王爷表情太过于淡定,淡定得让寂痕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毕竟寂痕曾设想过很多,唯独没料到国师所准备的锦囊居然如此这般的……通俗,啊呸,简直就是粗鄙得不忍直视好吗?强忍着内心的各种不适,寂痕有些欲哭无泪地看着神色淡漠的王,而后再度追问起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的王来,“主子,国师没事让我们采蘑菇干什么?难道他就只写了这么一句话吗?还有没有点别的什么?”

各种接受无能的寂痕还是希望自己能够从苏君琰口中听到一些比较‘言之有物’的内容来,而不是这些让人很想喷饭的糟心话,面对寂痕那殷切无比的眼神,影后王爷先是勾唇一笑,可笑容在寂痕看来却让他有些毛骨悚然,寂痕是真的觉得此刻的苏君琰恶意满满,他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两步,刻意拉开了自己跟影后王爷之间的距离,不过,对此,影后王爷也没有表露出任何类似不悦的神情,他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轻嗤道,“就这句话,再也没别的了,再说了,锦囊拢共也就那么大块地儿,无尘岂会写上长篇大论,再说无尘往日里也不是多话的人啊,他就喜欢故弄玄虚,字数越少越好,内容越精简,他就越开心,这个家伙就是一个变t态……”

说起国师无尘时,影后王爷脸色也很不好看,这就是为什么之前当他看到锦囊上那句莫名其妙的话时,会情绪陡然失控,因为当时影后王爷觉得无尘当初准备这个锦囊估计就是想看好戏,根本就是居心不良嘛,毕竟谁能通过简单一句‘怕狼就采不到蘑菇’推测出下一步行动方针呢?

好在某王本就是一个死轴,死轴的个性,非要死磕到底,要不然,他恐怕也无法明白无尘所准备的锦囊究竟是何意,直到影后王爷再度折返,重新进入了通道,他这才发现原来通道两旁每隔一段距离就长着一簇簇小小的蘑菇,而且形状还挺……别致,影后王爷这才想起先前锦囊上的话来,这才意识到无尘并不只是为了‘调侃’他,这才写下那句在他之前看来太过于莫名其妙的话……

但此刻影后王爷还是没能弄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先前他精神紧绷,所以他也没留意,不知道通道里究竟有没有蘑菇,到底是他曾忽略,还是说是后来他‘二次探索’的时候才‘出现’的呢?可不管究竟是哪一种可能,此刻,影后王爷都已无从考证了,因为,毕竟连他自己的状态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这里又本就是险象环生的崇山之巅,再发生点什么‘特殊情况’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这么一想,某王也就不再继续纠结了,他只是想再度回溯到尽头,看看尽头究竟是死路,还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景象’?

就在影后王爷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寂痕那略显惊诧的话语,“额,是我眼花吗?我好像瞥见了一抹人影,刚刚晃了过去,王爷,你可曾看到?”

寂痕的出声打断了影后王爷的走神,一听寂痕这话,苏君琰当即就变幻了表情,他目光惊悚地看着脸色同样不太好看的寂痕,而后磕磕巴巴道,“寂痕,你可别跟我开玩笑?你是真看到,还是说假话?嗯?”

苏君琰这凶神恶煞的模样让寂痕也有些心有惴惴,不过,寂痕还是斩钉截铁地点头道,“王爷,属下可以指天发誓,绝对不是胡说八道,我是真的瞥见了,不过那人动作太快,我也没看清,所以不知道究竟是男还是女,王爷,要不,我们还是先撤了吧,反正蘑菇也采了不少,既然国师锦囊上没有提到蘑菇的数量,想必我们采摘的这些也够了吧?”

寂痕也有些后怕,毕竟这里可是崇山之巅,再加上日近黄昏,寂痕更担心会出岔子,所以他又出言劝说起影后王爷来,就是希望某王能够赶紧下令撤离啊草。

可寂痕太了解苏君琰了,有时候某王一旦拧巴起来,真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所以寂痕也没有对此抱太大的希望,他也就是试一下,要是能够成功说服影后王爷,也算寂痕赚到了……

就在寂痕思绪流转之际,他听到影后王爷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鬼啊,魂的,十有八九又是心怀鬼胎的人故意装神弄鬼,我们跟上去,看看这个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