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38章 看出诡异人偶猫腻的影后王爷 挖出古怪袖箭的王 侍卫的慌乱(2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当然不会轻易退缩,毕竟他可是带着目的重走一朝的,所以寂痕的建议并没有被采纳,但这并不意味着某王就一腔孤勇,若此刻是他一人‘孤军奋战’,相信我,某个怂货王爷一定会麻溜地……跑路,毕竟他心里也挺没底的。

说大话的时候,影后王爷可是像模像样,但深入打探的时候,他也没忘记拽着寂痕的胳膊,那架势仿佛生怕寂痕会撇下他不管似的,被某王连拖带拽的小侍卫哭丧着脸,满目的抗拒,他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跟某个固执己见的王打个商量,但转念想起某人的执拗,最终,寂痕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他一定没法成功说服苏君琰。

既然已经猜到了结局,寂痕也就懒得再多费唇舌了,只是神情麻木地跟着影后王爷的步伐,继续深入,通道格外安静,再加上光线太过于黯淡的缘故,越发放大了这种安静,诡异中透露着些许阴森,影后王爷跟寂痕仿佛都能清晰地听到彼此的心跳声,两人脸色如出一辙的凝重,凝神戒备着四周,唯恐突然蹿出个什么……四不像但杀伤力强大的‘怪物’来。

两人精神已经高度紧绷了,就在双方心理防线即将宣告‘全线瓦解’时,一道快如鬼魅的身影再度一晃而过,速度快得出奇,这一次,不单单只有寂痕看到,影后王爷也看见了,从他那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就可以看出某王的‘惊惧交加’,脸色苍白如纸的苏君琰看向身旁同样抖如筛糠的寂痕,磕磕巴巴道,“寂,寂痕,你刚才看见什么没有?”

理智残存的影后王爷还是担心方才那抹人影只是自己的幻觉,所以才会再度追问寂痕,苏君琰的出声打断了寂痕的出声,寂痕一边抖,一边回答道,“一个,一个人影,属,属下也看到了,就是不知道跟之前那个到底是不是同一人?”

这个疑问不单单困扰着寂痕,与此同时也困扰着影后王爷,某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待情绪稍微有所平复后,他直视着惊魂未定的寂痕,而后掷地有声道,“我们可别自己吓唬自己,慌什么慌,既然我们可以进此地打探,别人自然也可以,更何况,你我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就算正面遭遇,我们也未必会输,打起精神来,大不了跟他们同归于尽,谁怕谁啊……”

影后王爷不单单只是给自己和寂痕打气,说完这话之后,他还继续冲着不知藏身何处的危险人物喊话,“大兄弟,大妹子,不管你是男是女,是人是鬼,我们都不怕你,我们已经看到你了,识相的,你就自己出来,有什么大家可以开诚布公地谈,老是装神弄鬼吓唬人就没意思了哈,讲真,你这招数实在是太low了,low是说你低级,手段拙劣。”

寂痕一听自家王爷这话,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该哭,还是该笑,亦或是哭笑不得,寂痕的打量,影后王爷不是没察觉,但他现在压根就没工夫搭理寂痕,因为影后王爷真的看到角落走出了一抹略显单薄的身影,正缓缓地靠近他们,额,或许用走这个动词还有些不太确切,因为来人双脚根本就没有沾着地面,而是贴着地面……飘,而且飘的速度还蛮……‘佛系’,那要飘不飘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代表着这人内心纠结,当寂痕看到此情此景的时候,当即就尖叫出声,因影后王爷此刻就在寂痕身边,自然也被寂痕那鬼喊鬼叫的模样吓得够呛,影后王爷没好气地剜了怂货侍卫一眼,而后表情不善道,“闭嘴,喊什么喊,你没发现那不过只是一个人偶吗?睁大眼睛好好瞧瞧,他头顶上是不是还有一根线?上面挂了一个,嗯,可以说是气球吧?”

一开始影后王爷也挺想喊的,毕竟他也一度以为自己是夜路走多了,真的碰到阿飘了,但他却突然瞥见了那个人偶头上的线跟上面那个造型有些一言难尽的‘气球’,人偶由于是按照真人比例来模仿制作的,所以才会让他跟寂痕误以为是‘神秘人入侵’,直到人偶飘进了,影后王爷这才看出里面的玄机跟门道来,寂痕本来也快被吓破胆了,这会儿一听自家王爷的解释,他倒是冷静了不少,不过后背却早已冷汗涔涔,说句不怕嘲笑的话,寂痕不怕高手,就是怕那些无法用合理的逻辑解释清楚的灵异存在,而且此地又是崇山之巅,本来围绕着崇山之巅就有很多形形色色的传说,而且都是以恐怖,悬疑居多,这会儿,寂痕又看到了阿飘,他难免会当场代入,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那些让自己噩梦连连的诡异存在……

见寂痕终于不再鬼哭狼嚎,制造那些不和谐的噪音,影后王爷总算耳根清净了,经过了方才这一闹,影后王爷思绪豁然开朗,他总算留意到先前被自己忽视的细节了,苏君琰眉心狠狠一皱,漆黑如墨的眸子闪过了一抹狐疑,他没有再观察那个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此处的诡异人偶,而是将手中的蘑菇,一股脑地塞给寂痕,而后蹲下身体,双手并用,直接扒拉起贴着洞穴壁的墙根来,嘴里还低啐着什么,寂痕也不知道自家王爷此举究竟意欲何为,但他还是赶忙用衣角把蘑菇兜起来,而后也小心翼翼地蹲下身体,再追问起影后王爷来,“主子,你到底在找什么?”

寂痕真心觉得自己是越来越没办法理解苏君琰了,都不知道某王成天都在琢磨什么,尽管寂痕暗暗吐槽苏君琰,但他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为了搞清楚影后王爷的真实意图,寂痕也只能认真请教某王了,原本寂痕以为苏君琰会跟上次那样,直接无视自己,谁知道影后王爷居然先停下刨地的动作,很是认真地打量着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寂痕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突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第六感告诉寂痕,苏君琰极有可能又在打他主意,这个年头一出,寂痕赶忙起身,而且还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刻意拉开自己跟苏君琰之间的距离,仿佛这样就能让他‘屏蔽’厄运似的,但寂痕显然还是想多了,因为很快,寂痕就听到他家王爷一本正经地开口道,“寂痕,你把那个人偶给我拽过来,手中的动作一定要温柔点,可别让人偶身首分家了,我想他腰间一定还有另外一根绳子,应该是黑色的,所以我们才没办法第一时间发现,你只要牵着他的腰带,他就会跟着你过来,很容易操作的……”

影后王爷这番话一出,寂痕整个人都不好了,虽说寂痕已经知道那个人偶不是阿飘,但还是架不住他心里有些发毛,而且人偶现在跟他,还有影后王爷之间也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如果他真的听了苏君琰的话,现在就去带人偶过来的话,就意味着他需要一个人经过那个黝黯的且不知道蛰伏着什么危险的角落,一想到这里,寂痕整个人都抗拒得不行,俊脸表情更是当场就垮了,寂痕捏着衣角,一边确保怀中的蘑菇不会掉,一边跟表情格外认真的影后王爷打起商量来,“主子,能不能别让我过去啊,你知道的,我平身最怕那些鬼魅,就算那不是鬼,我还是有些……方。”

明知道影后王爷极有可能会再臭骂他一顿,但寂痕还是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心里话当着苏君琰的面说了出来,寂痕只差再补充一句‘要不王爷你自己去,我留在这里?’

但残存的理智还是提醒寂痕不要太放肆,所以咯,寂痕还是忍住了,只是怂巴巴地看着自家主子,而后静候某王发落,但寂痕此刻也已经想好了,不管那个人偶多易操作,他都不会去牵人偶就对了,就在寂痕想着自己这次抗命不遵,回府之后,到底会被罚多少月的俸银时,影后王爷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目光不善地瞪了一眼寂痕,寂痕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眼神有些闪躲,都不敢迎着影后王爷那锐利逼人的眸子了,可就算是这样,小侍卫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反正寂痕已经想好了,这一次他要……抗令到底。

就在寂痕暗中给自己加油打气,让自己不要轻易妥协的时候,对他各种恨铁不成钢的影后王爷已经一把推开他,而后径直朝着那个诡异人偶走去,寂痕被苏君琰推了一个踉跄,好在他及时稳住自己的身体,这才避免了狼狈摔倒的事实,寂痕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黑眸之中的怨念也呈现得淋漓尽致,但视线却始终落在影后王爷身上,毕竟寂痕此刻也是两眼一抹黑,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家主子到底要干什么,为何非要‘关注’那个人偶呢?

寂痕依旧站在原地,毕竟他觉得还是此处比较安全,而影后王爷则是快步朝着那个双脚离地的人偶走去,寂痕突然眸光一亮,还咦了一声,因为他突然发现影后王爷右手拿着一根很短,很短的袖箭,之前寂痕因害怕被苏君琰责骂,所以都不敢打量苏君琰,但此刻当两人错开距离后,寂痕的视线则落在了苏君琰身上,这才后知后觉地看到某王手里的袖箭,寂痕很确定,之前他跟影后王爷进入通道的时候,这一枚袖箭并不存在,而且在自家主子将蘑菇交给他的时候,袖箭也没有,经过了一番思索,寂痕明白,恐怕袖箭是方才影后王爷从地上刨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他家主子能够有这样的发现,寂痕也不知道究竟只是巧合,亦或是还隐藏着别的内情。

就在寂痕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他听到了苏君琰的低声咒骂,“该死的,无尘,你这个王八蛋,又算计劳资。”,说这话的时候,影后王爷已经来到人偶面前,就寂痕刚才那一晃神的功夫,苏君琰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半屈膝,跪在人偶前面,原本右手握着的袖箭掉落在地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响动,而他则是左手握着右手,正在低声咒骂国师。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寂痕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寂痕完全不知道影后王爷究竟怎么着了,但寂痕还是下意识朝着苏君琰跑去,当然期间也没有让蘑菇洒落一地,毕竟这个玩意儿可是国师所留锦囊中百般强调的重要东西,说不定还攸关他跟苏君琰的性命,寂痕自然越发不敢怠慢。

很快,寂痕就跑到了苏君琰身边,他一脸焦急地追问起还半跪在地上,没有起身的苏君琰来,“王爷,你没事吧?没有伤到哪里吧?”

寂痕话音刚落,就一眼瞥见了影后王爷右手掌心那深可见骨的骇人伤口,更让寂痕惊惧莫名的是,那个伤口边缘估计还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光线一明一灭,在这个诡异的所在,显得越发阴森。

寂痕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兜里的蘑菇都悉数散落在地上,他一脸紧张地看着影后王爷,而后赶紧蹲下身体,快速地封住了苏君琰周身几处大穴,阻止毒素蔓延开来,因寂痕看到影后王爷手腕跟手臂已经迅速肿大,而且颜色也变了,他就知道这个伤口有毒,所以只能先采取这样的举动,至少可以先保住影后王爷的命……

“主子,这下该怎么办?这个毒蔓延得太快了,现在这样也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寂痕急得很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看着苏君琰就如同看着一个即将行将就木的死人似的,眼神中既有同情,也有懊恼,还有自责跟谴责,各种情绪交织在一块儿,让寂痕看起来也显得很古怪。

影后王爷倒没有太紧张,从始至终他都表现得很淡定,两主仆倒是形成了鲜明对比,巨大反差……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