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39章 察觉端倪的影后王爷 以毒攻毒之派上用场的蘑菇 劝退寂痕(1 / 1)

加入书签

寂痕觉得自家主子已经没啥活路了,毕竟某王掌心的伤口太过于骇人,边缘的诡异颜色无疑就是中毒的迹象,再加上影后王爷手腕跟手臂都已经快速肿大,越发证明毒素蔓延的速度非常快,而且此地又没有任何可用的解药,更别提能够直接针对症状,准确下药的医者,所有的情况叠加在一起,释放着同一个不容乐观的讯号,那就是影后王爷……快挂了。

这个念头一出,寂痕整个人都不好了,小侍卫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唯恐自己晃神的那一刹那,他家悲催主子就直接倒毙而亡了。

跟寂痕形成截然反差的则是苏君琰,除了最初表现得很懊恼,但大体都是针对还没有现身的国师无尘,之后某王倒是冷静了不少,他只是目光淡淡地瞥了一眼自己那早就没什么直觉的右胳膊,而后拧眉看向慌得一比的寂痕,嗓音清冷道,“放心吧,我死不了。”

尽管寂痕不知道自家主子的笃定从何而来,但很神奇的就是,当寂痕从苏君琰口中听到这句言简意赅的话语时,他那慌乱的心倒是镇定了不少,寂痕微微挑眉,一脸疑惑地瞅着苏君琰,而后再度追问起苏君琰来,“主子,你可是想到了什么解决之法?”

虽说这是疑问句,但寂痕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虽说平日里寂痕一再吐槽自家主子,觉得某王臭毛病一大堆,但关键时刻,寂痕还是愿意相信某王骨子里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寂痕话音一落,苏君琰直接指着散落一地的蘑菇,而后轻描淡写道,“你找个东西帮我把蘑菇捣碎了,我想蘑菇应该就是解药,要不然无尘那个傻逼何必特意留下一个锦囊,什么都不提,唯独提及蘑菇呢?他总不至于是闲得慌,才煞费苦心地搞这一出……”

抱怨归抱怨,影后王爷还是想通了某些弯弯绕绕,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无尘会煞有其事地让他收集蘑菇了,敢情是某个死秃驴早就料到他会遇到危险,这才提前给他准备好了‘保命良方’。

虽说无尘算是未雨绸缪,也算是给他做了好事,但影后王爷还是没办法承某人的情,毕竟某王始终不认为无尘只是是单纯出于好心才给他‘备下锦囊’,至于证据嘛,地上那半截袖箭就是……

想到袖箭,影后王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俊脸表情更是阴沉得让人不忍直视,黑眸之中的阴鸷跟恶毒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在寂痕看来,他家王爷有些……面目狰狞,至少此刻某王的模样的确算不得友好,寂痕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他甚至都不敢迎着苏君琰的眸子了,为了不激怒自己情绪明显不稳定的主子,寂痕默默地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而后抓起地上的两颗奇形怪状的蘑菇,就准备找东西弄碎……

就在这时耳边再度响起了苏君琰那已经分辨不出真实情绪的低沉嗓音,“寂痕,你小心点,那个东西可是有着剧毒,你捣碎的过程中,最好不要让汁液沾在皮肤上,不然小心肠穿肚烂而亡,我可不是在危言耸听……”

说这话的时候,影后王爷并没有带有任何多余的情绪,但就他这‘朴实’的话语已经让寂痕各种心惊肉跳了,寂痕高大的身躯都抑制不住,抖了两下,他赶忙松开了蘑菇,而后将自己的衣摆撕下,用布条包裹住蘑菇,而后随手抓了地上一颗如铜鹅蛋般大小的砂砾,隔着一段距离,开始捣蘑菇,寂痕俊脸表情格外谨慎,毕竟寂痕可不希望自己莫名其妙地死在这个诡异的崇山之巅,更不希望自己死相会如自家恶毒主子所言的那般,所以寂痕那是慎之又慎,慎之又慎。

影后王爷之所以知道蘑菇毒性如何,不过是因为他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副画面,虽然画面消失得很快,但他还是成功捕捉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这才提醒寂痕,毕竟影后王爷可不希望殃及到自己的小侍卫,虽说平日里寂痕也时不时让影后王爷大为光火,但他还不至于气到恨不得寂痕……死于非命好吗?当寂痕替自己捣蘑菇的时候,我们的影后王爷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也不介意此地脏不脏了,袖箭依旧散落在苏君琰身旁,距离他不过半个手臂的距离,但苏君琰除了之前瞥过好几眼,后来就不曾关注了,仿佛袖箭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实际情况如何,只有影后王爷自己心里清楚,通道里光线依旧有些黯淡,映衬得某王神色越发隐晦莫名,谁也不知道此刻影后王爷到底在算计什么,右手手臂已经彻底没感觉了,但苏君琰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担忧的神色来,他的思绪似乎已经飘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只是微微仰着头,看着虚空某处……

那个诡异的人偶还在原地飘着,一切看起来都显得很是古怪,通道里除了寂痕捣蘑菇的声音,再无其他,很快,寂痕就完成了差事,彼时,寂痕早已是满头大汗,虽说捣蘑菇并不需要多大力气,也不是什么艰难的任务,可架不住心理压力太大,毕竟沾惹上一点都是要命滴呀。

寂痕原本是想擦下额头上的汗,但最终他的动作还是生生地顿住了,因为寂痕很怕死,唯恐自己沾惹上任何毒蘑菇的要命汁液,再让自己一命呜呼,怂货侍卫没有再浪费时间,他重新从衣服上撕下一个布条,将已经捣好的蘑菇包起来,而后就带给影后王爷。

“主子,你看看,应该好了。”,寂痕走到苏君琰面前的时候,某王还忙着发呆,寂痕眉头轻皱,不得不出声提醒起苏君琰来,寂痕的出声打断了影后王爷的走神,他先是瞥了一眼各种神经兮兮的寂痕,轻扯薄唇笑了笑,寂痕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出自己王爷笑容之中的嘲讽,虽然寂痕心里有些郁闷,但他还是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只是绷着脸,将包裹着解药的布条递给苏君琰。

很快,苏君琰就从寂痕手里接过了毒蘑菇,跟寂痕的小心翼翼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苏君琰压根就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接用已经毫无知觉的右手摸着包裹着蘑菇的布包,见状,寂痕的心当即就提到了嗓子眼,生怕下一秒,自家王爷就……与世长辞了。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寂痕这才跟着松了一口气,寂痕很是认真地看着苏君琰用那个自己捣碎的蘑菇汁液涂抹着患处,动作显得有些机械,神情也略显麻木,看得寂痕眉头直皱,总觉得自家主子有些不对劲,可寂痕还是按捺着自己所有好奇心,并没有选在这个时候打破砂锅问到底,寂痕虽然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相信苏陌岚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就在寂痕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影后王爷那似笑非笑的慵懒语调,“果然这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效果倒是不错,寂痕,你看看,我的伤口是不是已经没了?”

影后王爷的话再度将寂痕拉回到现实中来,寂痕很是诧异地看着自家主子那完好无损的右手掌心,双眸圆睁,嘴巴张得都快能吞下一枚鸡蛋了,毕竟方才寂痕也不过只是晃了一下神而已,就这么短短的功夫,之前那骇人的伤口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如果不是先前寂痕亲眼见过某王的伤,说不定寂痕也会觉得一切不过只是自己凭空臆测出来的而已……

一看寂痕那如呆头鹅的模样,影后王爷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他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定睛看了好几遍自己的手掌,而且左右两手还拉回摩挲了好几遍,确定并没有产生任何不适感,而且之前肿胀的手腕跟手臂也恢复了原样,先前那消失不见的触感也回来了,虽说影后王爷也觉得此事古怪的地方颇多,但他并没有太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他之前就是从此处出去,才从津南市的皇家墓地切换到崇山之巅,那么无论再遇到任何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影后王爷也不会觉得接受无能,毕竟更加离奇的事情,他都已经一一经历过了,貌似也没什么能够吓唬到他了。

思绪百转千回之后,苏君琰轻轻拍了拍手掌,而后从地上缓缓起身,他目光幽幽地看着还在发呆的寂痕,而后再度语出惊人道,“寂痕,你现在原路返回,给山下的人发信号弹,让他们都上山,而我还是留在这里打探情况,为了保险起见,你也随身带上一些蘑菇,如果之后你们谁遇到任何类似我方才的情况,就按照我教你的办法做就好了。”

一听苏君琰这话,寂痕整个人都惊悚了,他自然不赞同苏君琰此举,寂痕张了张嘴,刚想反驳些什么,还没等他开口,影后王爷又再度强调道,“我可不是在跟你商量,这是命令,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就行了,你大可放心,这里并没有任何危险,你家主子我也不是短命鬼,不会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更何况如今的我已经用过解药,就算不是百毒不侵,但至少寻常毒物难以对付我。”

说这话时,影后王爷表情格外严肃,他的视线始终落在诡异人偶身后那不知究竟通往何处的黑暗,神情显得有些隐晦,寂痕本来还想劝说自家王爷,但一看苏君琰这幅冷厉模样,寂痕心里清楚,恐怕自己是没办法说服苏君琰了,有了这样的觉悟,寂痕也不会再给自己找虐,他心不甘情不愿地对着影后王爷点了点头,而后再三叮嘱起自家不省心的主子来,“王爷,我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你也别逞能,如果遇到危险,能躲就躲,别不当回事……”

寂痕估计也是被苏君琰刺激到了,要不然也不敢心一横,当着苏君琰的面说了这样一番‘大逆不道’的话来,虽然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还是摆脱不了说教的嫌疑。

而且小侍卫也知道是自己怀了规矩,所以在撂下这番话之后,寂痕就飞也似的跑开了,只留下影后王爷脸色阴沉,心情不爽的模样,很快,苏君琰就没好气地冲着黑暗之中的寂痕吼,“你个混账,蘑菇,蘑菇,你忘记了蘑菇,赶紧回来。”

苏君琰的吼声传出了很远,毕竟这个通道本来就安静得出奇,所以任何声音都会被无形放大,寂痕这才意识到自己只顾着撒丫子跑路,倒是忘记了蘑菇这个至关重要的解毒圣物,所以很快,寂痕又去而复返了,毕竟救命的东西还是比较适合随时备着……

寂痕也不敢太过于靠近影后王爷,唯恐会某王情绪失控,恨不得直接拿他出气,他冲着脸色不善的王嘿嘿笑了笑,笑容显得格外僵硬,一点都不自然,不过,从始至终影后王爷都没怎么搭理寂痕,寂痕那颗选在嗓子眼的心倒是跟着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他胡乱地抓起地上的蘑菇,大概收集了十来颗,确定够了,而后给不知道究竟在琢磨什么的影后王爷行了一礼,然后就再度跑开了。

寂痕走后,影后王爷也没有急着采取任何行动,他只是目光幽幽地盯着更深处的黑暗,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影后王爷弯腰俯身,捡起地上那一枚被他忽略了很久的袖箭,而后就目光坚毅地朝着诡异人偶身后的方向而去,每一步,影后王爷都走得格外稳,也格外慢,神情更是显得比先前机警了很多,毕竟某王心里很清楚,前面究竟还有什么危险等着自己,方才他跟寂痕所说的那番话不过是用来安抚寂痕的,因他了解寂痕的为人,如果寂痕知道真相,肯定会抗令不遵,不想浪费时间,更不愿扯皮,苏君琰这才用了计,骗了寂痕,既然明知道这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影后王爷也不愿意再让寂痕卷入其中,可他有所不知的是,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运转,哪里是人力所能抵挡的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