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40章 胡荣成功跟寂痕汇合 打算自我了断 王爷遇险之惊蛰之变再现(2 / 1)

加入书签

寂痕本有些心有惴惴,唯恐自己撤离的时候再遇到不知名的危险,好在这些都未发生,不过当他走出洞穴时,后背早已冷汗涔涔,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暗暗庆幸自己还活着,不过转念想起依旧置身其中的影后王爷,寂痕的心又再度提到了嗓子眼,眉头深锁的样子无不证明着他的忧心忡忡,寂痕捏紧拳头,低声呢喃道,“主子,你可千万要挺住啊。”

讲真,要是这会儿,影后王爷就在跟前的话,他一定会直接动手削寂痕,而后怼某侍卫一句‘挺~尼~媚’。尽管寂痕担心自家王爷,但他也不敢抗命不遵,很快,寂痕就朝着半山腰飞掠,找了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才将随身带着的特殊‘信号弹’打开,朝天一放,不过眨眼功夫,一道深红色的光芒划破天际,寂痕站在原地,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闪烁,他仰头注视着那道光芒,直至消失不见……

这是属于尊逸王府的联络方式,而且不同颜色代表事情的紧急程度有所不同,深红则意味着‘十万火急’,留在山脚待命的众人只要看到此信号弹,就知道山上出事了,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赶来,寂痕站在原地,耐着性子等着,虽说他这心里还是七上八下,挺想再度原路折返去寻自家王爷,但他又担心等下君柏寒等人上来,因见不到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行事,所以寂痕只能耐心等候。

这里是崇山之巅,本就险象环生,再加上夜幕来临,气温更是骤降,站在群岭之中的寂痕莫名产生一种孤寂感,仿佛整个天地突然只剩他一个活物,这个念头一出,寂痕脸色当即就苍白如纸,小侍卫赶忙摇了摇脑袋,将那个让他惊惧交加的想法驱赶跑,而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就在这时,寂痕听到了胡荣叫他名字,他立刻应了一声,而后快步朝着正西方跑去,因他看到了一群身穿统一黑色劲装的同僚们……

胡荣等人来的速度并不慢,毕竟当他们看到深红色信号弹的时候,其实已经擅自行动了,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影后王爷跟寂痕在山上‘耽搁’的时间太久,胡荣他们左等右等,却没有任何消息,唯恐两人在山上遇到什么危险,所以众人经过一番合计,最终选择提前上山,而深红色信号弹出现时,胡荣他们已经赶了一半路程了。

“寂痕,王爷人呢?你难道还没找到王爷?”,胡荣是个方脸的汉子,长相普普通通,属于丢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那种存在,但却有一双让人印象深刻的眸子,因他眸色偏蓝,算是异于常人吧。胡荣没看到苏君琰,心里也倍感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焦心,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胡荣不得不追问起寂痕来,毕竟信号弹是寂痕发出的……

寂痕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应胡荣,反倒是问起医圣君柏寒来,毕竟此刻寂痕并没有看到君柏寒的身影,寂痕眉头狠狠皱着,目光满是狐疑道,“君柏寒没跟你们一起吗?他去了哪里?”

好歹君柏寒可是举世闻名的神医,而且崇山之巅又凶险非常,若是能有一位神医相伴左右,无疑就是给自己的身家性命上了双保险,所以寂痕才会如此这般的关注君柏寒的行踪,更何况,先前影后王爷更是急着见君柏寒,可现在君柏寒却没跟胡荣等人一道出现,寂痕心里也有些不踏实了,第六感告诉寂痕,恐怕今个儿还要……出事。

这个念头一出,寂痕整个人都不好了,脸上的血色更是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众人自然也将寂痕的神色看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有些面面相觑,很快,胡荣就跟寂痕解释道,“你走后没多久,医圣也从北峰上了山,当时我们不是没劝他,但他还是有所坚持,我们想着医圣武功高强,医术了得,如果有他协助,想必能更快跟王爷汇合,所以……”

胡荣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未尽之意,寂痕已经听懂了,寂痕眉头越发皱紧,虽然寂痕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他隐隐觉得事情要坏,就在寂痕心情复杂得一比时,身后突然响起了嘭的一声巨响,那动静大得吓人,毕竟众人觉得自己脚下的土地都跟着颤了几颤,虽说很快就归于平静,但已经足以让众人心惊肉跳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胡荣最先醒过神来,他看向正北方那轰然升起的黑色蘑菇云,整个人都不好了,说这话的时候,胡荣嗓音都已是微微颤抖,要知道这里可是崇山之巅,如今又是暮色昏沉,胡荣这话一出,寂痕总算意识清醒了,他盯着那朵蘑菇云,脸色阴沉如锅底,寂痕心头一凛,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寂痕快速地朝着出事的方向飞掠,心早已跌入谷底,他知道一定是他家倒霉主子出事了,毕竟那个方向跟某王‘执意探险’的洞穴很吻合……

胡荣等人一看寂痕这动作,他们当然更加不敢耽搁,很快,十几道身影都一跃而起,速度快得惊人,寂痕已经没工夫跟胡荣等人解释了,此刻他肠子都悔青了,寂痕很后悔,为毛自己没有跟自家王爷共进退,为毛他非要撇下苏君琰一个人……

当寂痕看到之前他们进入的洞口已经整个封住时,高大的身躯更是晃了好几下,要不是身边人及时扶住他,恐怕这会儿,寂痕就要狼狈地跌倒在地了。

“寂痕,难道,难道王爷在里面?”,胡荣一看寂痕那生不如死的模样也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虽说这话是疑问句,但胡荣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

胡荣的话又让寂痕情绪激动起来,他推开身边人,跌跌撞撞地朝着那个已经被封死的洞口跑去,试图用内力击碎那些巨石,他一边不知疲倦地重复着这一动作,一边冲着里面的影后王爷鬼哭狼嚎,“主子,你别吓我,你赶紧出来,主子,都怪我,我知错了,我为什么要胆小,我不该丢下你,主子,呜,求你活着,千万别死……”

寂痕情绪彻底崩溃了,毕竟之前寂痕曾跟影后王爷进入过那个诡异通道,他自然明白里面究竟有多恐怖,而且影后王爷的种种古怪表现,都在提醒后知后觉的寂痕,也许从一开始,苏君琰就没想让他一路陪着,更甚者,那所谓找帮手的提议只是为了支开他罢了。

想通了这一切后,寂痕越发无法原谅自己,他明知道苏君琰对他有多‘纵容’,可在性命攸关的时候,他还是当了缩头乌龟,没有寸步不离地跟在苏君琰身边,好好地履行他作为首席侍卫的职责,越想,寂痕越愧疚,甚至对自我产生的深深的自我厌弃……

寂痕觉得他家主子肯定凶多吉少了,太过于悲恸的侍卫觉得自己也没脸活了,所以很快,他就抬手,做出想要击碎自己天灵盖,自我了断的动作,身边众人见状,脸色惊变,好在胡亥动作更快,这才制止了寂痕,没让寂痕成功……寻死。

“你冷静点,王爷他吉人自有天相,未必有事,当务之急,我们应该想方设法进入洞穴里面,一探究竟,如若最终结果不遂人愿,你再死不迟。”

胡荣也是个暴脾气的人,一看寂痕这‘哭哭啼啼’且‘寻死觅活’的样子,他也觉得自己心好累,毕竟曾经在胡荣心里,寂痕是一个行事沉稳且慎重的家伙,可后来随着他家王爷性格大变,连带着寂痕也变得……面目全非,一想起这些过往,胡荣更是五味杂陈,如果情况允许,其实胡荣也很想扶着墙壁去哭一哭了,谁让他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主子呢?

胡荣这话总算让寂痕冷静了不少,寂痕伸手抹去自己脸上的眼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总算有了往日的靠谱样,寂痕认真回想起之前自己跟影后王爷相处的点点滴滴,而后灵光一闪,他目光锐利地看着面色凝重的胡荣,而后如此跟胡荣说道,“这次我们离开皇城前,国师有替主子送行,当时背着别人给了王爷一个锦囊,方才我已经跟王爷汇合了,王爷也看了国师备下的锦囊,据王爷所说,锦囊上面只有一句‘怕狼就采不到蘑菇’,王爷执意要进入这个已经被封住的洞穴,我跟着王爷走了一半,王爷的确也在洞穴里面找到了一种含有剧毒的蘑菇,对,就是我带的这些,你们大家都小心点,尽量不要跟皮肤接触,除了蘑菇,王爷还找到了一枚袖箭,不,确切说来是半枚,虽说当时里面光线暗淡,但我还是看到袖箭上面锈迹斑斑,王爷拿着那枚袖箭曾咒骂过国师,还说国师诓了他,我不是太明白王爷这话究竟何意,除此之外,我们还在洞穴里看到过一个如真人大小的人偶,那个人偶内设机关,可以‘自主’地飘来飘去,可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人偶这种东西?如今想来,肯定是有心人故意为之,恐怕王爷此行早已泄露,我想王爷势必也是察觉到了什么,不然他绝对不会采取这样的举动,这样好了,大家还是分头行动……”

冷静过后,寂痕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事无巨细地说给身边众人听,毕竟他们都是对尊逸王忠心耿耿的属下,而且又是苏君琰最为信奈的心腹,再说了,这趟崇山之巅之行疑点重重,为了集思广益,更为了理清头绪,寂痕自然不会漏掉任何细节。

寂痕这话一出,胡亥反应得最快,他拧眉看向脸色阴沉的寂痕,想了想,而后接着寂痕的话说道,“我们虽未经历你所言的这些事,但根据你的话,我倒是觉得被王爷丢掉的锦囊或许还隐藏着别的玄机,最好抽出几人顺着悬崖寻看看锦囊,若是能找到,固然最好,这样也能看看上面还有没有遗留别的线索……”

胡亥话音刚落,寂痕黑眸寒光闪烁,他也点头附和道,“嗯,我也正有此想法,国师向来心思缜密,喜欢说一半留一半,他了解我们王爷的性子,估计也料到了王爷看到他的留言会直接炸毛,丢了锦囊,所以锦囊我们也需要尽快寻回,方能以策万全。”

寂痕跟胡亥算是不谋而合了,毕竟寂痕靠谱起来的时候,也是一个能力出众的好下属。寂痕跟胡亥作为正副首领,既然已经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很快,三个身材相近,年龄相仿的黑衣人就主动请缨,接下了寻锦囊的任务,寂痕跟胡亥嘱咐三人一定要多加小心,而后三人的身影就消失在暮色的悬崖中,尽管大家知道此地凶险万分,但为了替自家王爷赢取一线生机,大家也不会退缩,毕竟如果苏君琰真的死在崇山之巅,不单单他们尊逸王府完蛋了,恐怕所有依附尊逸王府生存的人都要完犊子,首当其冲的自然是他们这些‘护卫不利’的属下了,所以哪怕明知山有虎,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迎难而上了,因为他们早已经别无选择……

三人去寻锦囊去了,剩下的人一拨负责去找新的入口,另外一拨则是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可能再将这个被封住的洞穴重新打开,毕竟这是最快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当寂痕,胡荣等人忙活着这些事情时,影后王爷的确遇到了麻烦,但这个麻烦却未必会给他带去致命的威胁,相反还能助他摆脱现有的困境,只不过就是需要他……遭点罪了。

“奶奶滴熊,无尘你这个死秃驴,你特么又算计劳资,很好,很好,你给劳资等着,只要我大难不死,回去劳资就会使劲削你。”

此刻,影后王爷心态也有些崩了,他都恨不得仰天长啸了,谁让他再度遭遇了跟天启十二年惊蛰一样的绝境呢?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