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946章 深陷密室杀人迷局的胡荣 残暴非常的影后王爷 接凶案郡守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46章 深陷密室杀人迷局的胡荣 残暴非常的影后王爷 接凶案郡守至(2 / 2)

虽说这个插曲在这个时候出现,多少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周围的群众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壮汉那眼神的确会引起他人强烈的心理不适,挨揍也实属活该。壮汉估计也没料到,影后王爷会给出这样的答案,所以他也很尴尬,脸部更是涨得通红,不过由于先前挨过揍,面部早就红肿如馒头,所以这会儿他那尴尬的神色也表露得不太明显,不过,壮汉也是个小肚鸡肠的主,很快,他就灵光一闪,而后再度迎着影后王爷的视线,追问道,“公子,你也不必刻意转移话题,自从你进来之后就在替凶手开脱,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该不会这人就是你属下吧?”

壮汉这话一出,周围的吃瓜党们立刻就齐刷刷地盯着影后王爷,明显也在好奇影后王爷跟胡荣之间究竟有什么牵扯,毕竟若是无关人士,想必也不会一上来就替凶手出头吧,毕竟更值得同情的应该是死者才对,这也是由基本的思维定式所决定的。

壮汉这话足以证明他算是一个智商在线的龙套,毕竟他的一举一动都很容易给影后王爷招徕非议,从眼下的情形就可见一斑了,而且当他看到影后王爷轻拧眉心的时候,那双浑浊不堪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明显的恶意,影后王爷又不是瞎子,岂会看不到?作为暴脾气的王者,苏君琰当然不会忍气吞声,所以他又当胸给了壮汉一拳,而且力度可是实打实的,壮汉承受不住,当即就疼得弯下腰,噗通一声跪倒在影后王爷面前,额头早已冷汗涔涔。

当众人看到影后王爷再度对着阔怜滴汉砸施暴时,大家的小心肝都齐齐的颤了两颤,而后自动地远离暴脾气的王,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影后王爷见周围的人终于噤声,他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将手负在身后,语调清冷道,“此案疑点重重,倘若真凶真的是我的属下,不劳烦你们声讨,劳资第一个就会将他五马分尸,而后再剁碎了喂狗,毕竟能干下这种禽兽不如之事的人不配称之为人。但真凶另有其人,我这属下只是替人背了锅,那么你说躺在地上的妇人到底是会感激你们所谓的正义,还是会因错放了真凶而在九泉之下都灵魂不安呢?而且她会不会成为冤魂,再找在座的个位索命呢?毕竟你们虽说不是对她施暴的刽子手,可偏生却因愚昧无知而放跑了真正的嫌疑犯,如若劳资是这可怜的妇人,劳资一定不会放过任何闲得蛋疼的家伙……”

影后王爷再教训完壮汉之后,就当着在场众人的面说出了这样一番意有所指的话来,而且在说这话的时候,影后王爷也没有偏袒任何人,尤其当众人听到某王目光狠厉地说出要将真凶‘五马分尸’之后,再剁碎了喂狗的话时,大家脸色都一变再变,俨然就是被某王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凶残给吓到了,尽管影后王爷已经承认胡荣就是他的属下,但看这位的残暴程度,貌似不像是会纵容属下做出此等恶事的人,所有围观的人渐渐也有些心生动摇了。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地上躺着的死者也让大家有些瘆得慌,如果胡荣不是伤害妇人的凶手,那就意味着真凶还在逃匿,那么已经成为死鬼的妇人说不定真的会阴魂不散,再去找他们这些‘好心办坏事’的人一一算账,一想到这个可能,大家顿时觉得后勃颈都凉飕飕的,整个房间更是阴风阵阵……

有些胆小的都已经下意识地往后退,藏在角落来回搓自己那早就起了鸡皮疙瘩的胳膊去了,毕竟这些群众里面除了少数的是真心想给死者讨公道,更多的只是看到热闹就想掺和一脚好刷刷存在感的无聊人士,所以咯,一旦事情真的牵扯到自己的利益,甚至会威胁到自己安危的时候,大家也就都冷静了不少,有些人醒过神来,一看苗头不太对,而且面前这个器宇轩昂且气场强大的影后王爷一看就来头不小,为了避免再给自己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胆小怕事的人都赶紧溜了,一下子看热闹的人也少了至少一小半。

影后王爷视线一一扫过周围的群众,脑海思维正在高速运转,很快,影后王爷又再度轻启薄唇道,“这个妇人的家人如今何在?”

先前寂痕去找影后王爷的时候,曾经提到了妇人的丈夫,可这里都闹了这么久了,影后王爷还没见到任何自称死者家人的人,他难免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才追问起妇人丈夫的去向。

毕竟今天晚上这一出堪称完美的密室杀人不该如此这般的草草了事,影后王爷总觉得眼下只是开始而已,恐怕还有更加大的阴谋跟麻烦在等着自己。

讲真,这个念头还是让影后王爷心里挺不爽的,毕竟没人喜欢被人针对,尤其是对方这次一上来就给他整出如此大的动静来,摆明了就是想要将他耗在这个边陲小镇,不想让他顺顺利利地重返皇城,但某王可没那么多时间跟这帮魑魅魍魉耗,但智商在线的王心里更加清楚,如今他在明处,敌人在暗处,恐怕事情已经由不得他说不呢?

一想到自己已经被人牵着鼻子走,影后王爷就各种不悦,他目光如炬地盯着周围的人,显然还在等众人回话,鉴于某王气场太过于骇人,很快,就有人小小声地插话道,“妇人的丈夫亲自去报官去了,想必很快就要回来了。”

这人话音刚落,很快,一行人就浩浩荡荡地走入了客栈,带头的人身穿一喜九品官服,身旁跟着数十名统一服装的衙役,还有一个一脸凄苦且干瘦的男子哭天抹泪,想必就是妇人的丈夫了……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