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48章 旁观郡守断案 影后王爷的古怪举动 第一拨赶到凶案现场的证人(1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这话显然是在安抚处于核心风暴眼的胡荣,当然也是在给胡荣撑腰,某王的这番表态更是声援胡荣的意思,他想要借此告诉胡荣,不需为此惊慌失措,毕竟公道自在人心。

讲真,一开始胡荣最多的只是惊骇,毕竟自己房间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惨遭蹂躏气绝身亡的女人,胡荣自然明白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并没有太过于害怕,因他是尊逸王府的人,这些年来,跟在主子身边,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就这阵仗还不至于让他魂飞魄散,但心思缜密的胡荣也很清楚,这次的麻烦恐怕不小,谁让死的人死状太过于惨烈呢?而且此事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胡荣也心知肚明,恐怕幕后主使针对的不单单只是他这个小侍卫,更重要的是为了‘牵制’他家王爷,在想通了这些弯弯绕绕之后,胡荣反倒第一时间就冷静了下来,他也在绞尽脑汁地琢磨,这个案子到底是通过什么样的隐蔽手法完成的呢?

就在胡荣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郡守大人那严厉非常的清冷话语,“与此案无关的闲杂人等,速速退避,今日发生在吉祥客栈的事情,本官定会秉公处理,届时也会将此案细节一一披露,既不会纵容任何罪犯,也不会冤枉任何无辜之人。”

吴明义说这话的时候,更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一板一眼的样子简直就跟在立军令状似的,那双锐利无比的眼神更是一一打量着围观的众人,似乎已经开始筛选,辨别凶手了,某些胆小的吃瓜党甚至都不敢迎着吴明义的目光,而胆子大点的,也停止了窃窃私语,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依旧处于忙碌状态的仵作跟衙役们……

因吉祥客栈暂定为第一案发现场,所以案发房间很快就被封了,无关人士禁止入内,只有获得官府批准,也就是要有郡守大人亲自签发的手令才能入内,为了避免相关证据被看热闹的百姓破坏,很快,郡守府也完成了初步清场的工作,最终只留下了嫌疑犯胡荣,死者,报案人,以及君柏寒,影后王爷,还有两个听到凄厉惨叫声,闻讯而来,本就住在跟胡荣房间相隔不过两间的房客李氏跟齐氏。郡守大人一看就是以干实事出名,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整那些假把式,而是直接将此地当做审讯室,直接开始了第一轮的甄别工作。

既然最高地方官已经来了,吉祥客栈的掌柜当然也不敢怠慢,早就吩咐小二准备好了座椅板凳,还贴心地上了瓜果点心跟茶水,那可真是一应俱全,应有尽有,就算开个小型茶话会,也绰绰有余,掌柜这种溜须拍马的做派自然让吴明义不喜,吴明义厉眸一瞪,掌柜后背生寒,只能尴尬地赔着笑脸,而后就叫人,打算将多余的东西都撤下去,却没料到会被坐在一旁,围观破案经过的影后王爷叫住,“掌柜的,那些吃食给我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说这话的时候,影后王爷神色从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此举有何不妥,要不是先前郡守吴明义亲眼见过某个优雅贵公子撕逼的模样,恐怕吴明义都会觉得影后王爷不过只是一个无聊到长草,所以才非要凑热闹的二世祖罢了,饶是吴明义定力再好,这会儿也有些接受无能,从他那微微抽搐的嘴角就可见一斑,不过,吴明义也没有跟吊儿郎当且不按常理出牌的王斤斤计较,他直接选择了无视,所以掌柜的立刻就遣人将被吴明义嫌弃的吃食都悉数送到了影后王爷那一桌,掌柜好歹也是一个人精,当然看得出来某王那非富即贵的身份,更加不敢轻易得罪影后王爷,哪怕如今麻烦缠身的是某王的手下,掌柜也还是不敢小觑苏君琰。

君柏寒自然是跟苏君琰同桌,看到眼前这有些荒腔走板的一幕,君柏寒眉头也狠狠地皱了皱,他别有深意地瞥了一眼身旁的王,某王自然也有所察觉,当即就对着君柏寒勾魂一笑,而后就很是大方地将手中那把还没来得及嗑的瓜子塞到了君柏寒手里,医圣俊脸当即就漆黑如锅底,恶狠狠地剜了某个玩心大发的王,而后就将瓜子重新放入果盘之中,而后正襟危坐地看起郡守大人断案来,毕竟今日的案子本来就很不简单,君柏寒虽然知道这里面大有猫腻,但却对作案细节不是很清楚,所以君柏寒也想听听郡守大人对此事的看法。

当然,君柏寒更想听的还是影后王爷高见,毕竟从某王这气定神闲的模样,君柏寒也知道影后王爷怕已经破解了眼前的谜题,说不定连真凶到底是谁都已经洞悉了,君柏寒可没有忘记先前影后王爷是如何质疑死者丈夫的样子,以君柏寒对苏君琰的了解,他觉得苏君琰不太可能胡言乱语,十有八九是因为他从死者丈夫身上发现了逻辑不通的地方,这才会当面发难……

就在君柏寒脑海思维高速运转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郡守吴明义那越发严厉的低沉嗓音,“李氏,齐氏,你们两人是最先赶到胡荣房门外的人,是也不是?”

吴明义说这话的时候,厉眸更是落在了两个粗布麻衣的平民身上,李氏是一个矮胖,且秃顶的中年男子,长相属于那种一看上去就给人老实本分之感的类型,而齐氏比较高瘦,不过却瞎了一只眼,用眼罩蒙着,他站在李氏身边,低垂着头,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在听到吴明义问话时,两人都是不约而同地点头,嘴里还不断地说着,“是,是,是。”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吴明义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轻轻叩击着椅子扶手,显然是思考时的惯性动作,很快,吴明义就再度挑眉道,“你们是睡梦中被惨叫声惊醒,还是那个时候尚未入眠?何以会如此快地来到胡荣门外?”

吴明义这话一出,齐氏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李氏,而后有些紧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想了想,如此跟吴明义说道,“回大人,小的夜间的时候喝了不少的酒,半夜尿急,起夜回房的时候,惊醒了同伴李氏,小的特别记得当时我同伴还为此佯装发怒,责怪我吵醒了他,所以后来在小半柱香的时间里,我们两人都没睡着,直到后来听到一声女人的尖叫,被吓了一大跳,我们两人合计了一下,心里是既害怕,又好奇,所以,所以就结伴走出房间,进入走廊的时候,闻到了血腥味,而后就寻迹来到了胡荣房间,我们两人是第一拨赶到事发房间外面的人,之后高氏也一脸惊惧地出现了,他状态……”

还没等齐氏说完,他的话就被郡守吴明义给打断了,吴明义国字脸表情越发紧绷,眉眼之间的厉色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他语气生硬道,“好了,我问什么,你答什么,没问到的,无需发散。”

一听吴明义这话,齐氏连连点头,哪里还敢说什么,而且脑袋也垂得更低了,那架势仿佛恨不得找个地缝将自己藏起来,以策万全似的。很快,吴明义又再度将视线转移到站在齐氏身边的同伴李氏,表情威严道,“李氏,齐氏方才所言,跟你所见,所听是否一致?你可有补充或者需要修改的地方?你好好回想,不得有任何欺瞒,更不得虚假证词……”

吴明义不愧是审讯的一把手,这会儿就已经开始给这些接受调查的证人施加心理压力了,从李氏额头上那细细密密的汗液就可见一斑,从始至终,影后王爷都表现得很淡定,虽说手里始终拿着不同的点心,把玩着,但影后王爷压根就没有进食的欲望,而且他也没有刻意借着机会观察正在接受讯问的证人,反倒是目光略显空洞地盯着大堂外那不知道究竟蛰伏着什么危险的无边夜色。

君柏寒反倒是听得格外认真,毕竟医圣也很想通过这些已知线索,看能不能抽丝剥茧,成功锁定真真正正的嫌疑犯,原本君柏寒还想跟影后王爷交流下意见,却没想到,影后王爷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而后就朝着吉祥客栈外面走去,影后王爷的举动太过于突兀,自然也引起了郡守大人吴明义的注意,吴明义眉头狠狠地皱了皱,国字脸也带着些许愠怒之意,吴明义张了张嘴,本来还想跟影后王爷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只是黑眸微微闪烁地扫了某王离去的背影一眼,而后就继续审问起相关证人来,毕竟证词也是格外重要的,如果能够找出其中的漏洞,或者是破绽,也许就能够将真凶挖掘出来了,想着正事要紧,吴明义当然也不会再将时间浪费在影后王爷身上……

胡荣自然也看到了自家主子的奇怪举动,尽管胡荣也有些不明所以,但他并没有因此担心,胡荣相信主子定然会助他脱离险境的,这个念头一出,胡荣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也跟着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他将自己那有些飘远的思绪拉回,而后就全神贯注地聆听吴明义断案,毕竟胡荣也很想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中的圈套,又是如何被人陷害的……

影后王爷一走,君柏寒也有些纠结,其实君柏寒更想呆在吴明义身边,看吴明义如何断案,可君柏寒心里又有些七上八下,总觉得影后王爷举动更加诡异,最后,君柏寒还是跟着影后王爷走出了大堂,来到了客栈外,等到周围再也没有任何闲杂人等之后,君柏寒快步走到影后王爷身边,用手肘碰了一下显然还在琢磨着什么的王,刻意压低声音追问起某王来,“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君柏寒的出声打断了影后王爷的走神,某王没好气地剜了君柏寒一眼,语调不善道,“你这人真是让人烦躁,劳资刚正想到关键之处,就被你给搅黄了,你说你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借助人之名,行害人之实啊。”

面对影后王爷的抱怨,君柏寒脸色也变幻如调色盘,虽然君柏寒对苏君琰也没有什么好感,但如今君柏寒更加好奇的还是案情,而方才某王已经承认他想到了关键之处,这就意味着作案手法对于某王来说恐怕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君柏寒现在却还是两眼一抹黑,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也为了满足自己的求知欲跟好奇心,君柏寒只能按捺着自己的不满,而后虚心请教起影后王爷来,“抱歉,都是我的错,不过,你是不是可以解释下这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完成的,这俨然就是一场密室谋杀,之前我已经实底勘察过,房门的确是从里面栓起来的,而且门栓断裂的状态是来自于外部的撞击,而且窗户的确关得很严实,倘若里面的人不开窗,开门的话,外面的人是断然不可能成功进入房间内的,更别提还要当着你属下的面,无声无息地干掉一个妇人,再让妇人喊一嗓子,在惊动了外面的人之后,再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逃之夭夭,还不让旁人察觉到任何端倪,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罪案,所以如果我不是认识你的属下,相信他的为人,恐怕我也会跟大家一样觉得,凶手就是留在房间的胡荣了,毕竟只有他才可能杀了妇人……”

君柏寒可比影后王爷先进入案发现场,他将自己所了解的情况也事无巨细地说给苏君琰听,就是想看看对此,苏君琰又是如何解读的,毕竟这个案子依旧迷雾重重呵,君柏寒到现在都想不透凶手究竟是如何避开各种杂乱的眼线,成功地‘人间蒸发’呢?

王爷太难混 </p>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