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949章 被抓的报案人 失去出行自由的王 跟君柏寒联手演戏误导蛰伏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49章 被抓的报案人 失去出行自由的王 跟君柏寒联手演戏误导蛰伏者(1 / 2)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正当君柏寒绞尽脑汁地推敲命案细节时,耳边突然响起影后王爷的惊诧话语,他目光如炬地盯着君柏寒,神色略显激动。

君柏寒虽然也有些不明所以,但他还是赶忙回答道,“我方才说这是一宗密室杀人案,案发现场门窗紧闭,初步看来,眼下情况对胡荣是最为不利的……”

还没等君柏寒把话说完,影后王爷就皱眉打断道,“不是,你刚说了一句很有意思的话,让我再想想,让我再想想,只要拨开那层迷雾就好了。”

影后王爷一边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一边呢喃自语,黑眸更是闪烁着锐利的寒芒,很显然,他已经想通了某些关键,距离真相恐怕只有一步之遥了,君柏寒张了张嘴,原本还打算说些什么,但最终他还是将临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唯恐会干扰影后王爷思绪。

很快,影后王爷就停下脚步,低声皱眉了一句,“奶奶滴熊,原来是这样,很好,很好。”

说这话的时候,尽管苏君琰面上含笑,但笑意却莫名地让人后背生寒,而且从他那握紧了松开,松开又握紧的拳头可以看出,此刻影后王爷心境也不太平和,君柏寒一看苏君琰这幅凶神恶煞的模样,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他快步走到苏君琰身旁,刻意压低声音,当场追问起心情不悦的王来,“你到底发现什么了?你是不是知道凶手是谁了?究竟是何人通过何种手法栽赃嫁祸给胡荣的?”

君柏寒内心的好奇也已经达到了顶点,这会儿,他就想知道凶手的作案手法以及真凶究竟是谁,不过,让人郁闷的是,影后王爷只是别有深意地看了君柏寒一眼,而后就径直越过君柏寒,大步流星地朝着不远处的吉祥客栈走去,显然是打算跟还在里面断案的郡守吴明义汇合了。

君柏寒虽然心里有些恼火,但他还是赶紧跟上了前面的影后王爷,很快,两人就一前一后地进入了大堂,彼时,吴明义已经让衙役抓了报案人高氏,也就是之前那个被影后王爷质疑过的,声称自己是死者丈夫且哭得好不伤心的悲恸男子。

一看到这个场景,君柏寒眉头越发紧皱,脑海里更是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完全搞不懂为毛高氏会被抓起来,君柏寒下意识偏头看了一眼表情从容,各种云淡风轻的影后王爷,还没等君柏寒开口询问,影后王爷已经主动开口了,“这人压根就不是死者丈夫,不抓他,抓谁?不过他也不是凶手,恐怕连同谋,共犯都算不上,只不过他为何要蹚浑水,甚至还谎称自己是死者丈夫就不得而知了,挺矛盾,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影后王爷说这话的时候,薄唇始终都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黑眸之中带着些许感慨,嘲讽,唏嘘,还夹杂着一些晦暗不明的复杂情绪,无人知道此刻影后王爷到底在盘算着什么,而且他说话的声音也不算小,反正坐在首位的吴明义也听得清清楚楚,他拧眉看了一眼影后王爷,后者却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只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还在拼命喊着冤枉的高氏,很快,某王又再度幽幽补充道,“这个案件还挺有趣,每个人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却有着不同的目的,推动的则是整个事件的发展,今个儿果真是个不眠之夜啊……”

影后王爷所发表的言论自然已经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吴明义本来就对面前这个身份不明的贵公子有些不满,此刻看到某王轻轻松松地就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心里越发恼火,吴明义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眉眼不善道,“肃静。”

吴明义一发火,周围的人哪里还敢继续窃窃私语声,都毕恭毕敬地看着坐在上首位置的郡守大人,很快,吴明义就让衙役将高氏单独带到了一间早就空出来的客房里,单独审问去了,对于吴明义此举,影后王爷还是发自内心地赞同,他毫不吝啬地给予了一个‘鼓励’的眼神,可吴明义却恶狠狠地瞪了影后王爷一眼,而后就站起身来,面容威严道,“吉祥客栈牵扯进命案中,在结案之前,不允许私自开业,房客们暂时可选择前往别的客栈居住,在郡守府宣布解除嫌疑之前,不得擅自离开崇山府,而且也必须配合郡守府的相关调查,若有不遵者,按律依法处置。事发现场从即日起封闭,无郡守府签发的手令,任何人都不能擅闯。”

郡守吴明义说到最后一句时,还特别打量了影后王爷一眼,显然是在警告某王不要违法他方才所颁布的命令,对此,某王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就将视线转移到了别处,一副劳资想如何就如何的模样,吴明义被气得不轻,但也不好发作,只能狠狠地甩了一下官服衣袖,而后就在衙役的簇拥下,离开了吉祥客栈,当然离开前,也没忘记将最大的嫌疑人胡荣跟证人李氏,齐氏带走,经过影后王爷身边时,胡荣看了一眼自家主子,可这一次,苏君琰却是面无表情,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君柏寒本就坐在影后王爷身旁,自然也将某王的反应尽收眼底,君柏寒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完全不知道影后王爷又在抽什么疯,好端端地甩什么脸色,发什么脾气?

没有等来自家主子的回应,胡荣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黑眸闪过了一缕暗芒,转瞬即逝,虽说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来,但心里却还是不免有些七上八下,很快,胡荣就跟着郡守府的人离开了,原本被围得密不透风的吉祥客栈,一下子众人就做鸟兽散了,除了吉祥客栈的掌柜因此事发生在他的店里,而各种唉声叹气,不断地说着‘晦气,晦气’的话,其余的房客们也有些烦躁,毕竟这个时候,他们又要重新去找别的客栈投宿了,更甚者在凶案侦破之前,他们还不能离开崇山府,这种被人限制出行自由的感觉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这帮人的表现好歹算正常,可在君柏寒看来,影后王爷的行为就显得太古怪了,等身边的闲杂人等都离开后,君柏寒再度拧眉追问起依旧拿着瓜子,百无聊赖地嗑着的王,“我们现在也被限制了,恐怕回京的计划也受到了不小影响,你难道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

君柏寒的出声打断了影后王爷的走神,他扭头看了君柏寒一眼,而后四两拨千斤道,“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个局本就是针对我而设,最终目的也是想将我们困在这里,担心又有何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