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965章 怀疑影后王爷撒酒疯的殷簌离 利用洛雳威胁缥缈峰做决定的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965章 怀疑影后王爷撒酒疯的殷簌离 利用洛雳威胁缥缈峰做决定的王(1 / 2)

“你师父殷痕心心念念的不都是熠王谷吗?他岂能让你将大好光阴虚掷在武林大会这种无聊透顶的事情上呢?”,影后王爷说这话的时候,眉眼之间带着显而易见的嘲弄之意,丝毫不觉得自己又爆了一条猛料。

跟影后王爷的云淡风轻相比,殷簌离的表情只能用目瞪口呆四个字形容了,他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正惬意摇晃酒杯的苏君琰,猛地站起身来,微微弯腰,连带着说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只见他双手撑着桌沿,殷素如炬道,“苏君琰,你有熠王谷线索?”

虽说这是疑问句,但殷簌离说话的语气却格外笃定,此事对殷簌离来说至关重要,他非得撬开影后王爷的嘴不可。面对殷簌离陡然释放的恐怖威压,某王从始至终都没有表露出任何惧色,他只是将手中的酒杯轻轻地搁在桌上,而后微微勾了勾薄唇,扬起一抹太过于绚烂的笑容,而后点头道,“当然有,只不过我这个人向来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影后王爷这会就是在提醒殷簌离,好好考虑方才他的提议。闻言,殷簌离眉头狠狠一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这个选择题不过就是二选一,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但很快,殷簌离就当着影后王爷的面表了态。

“好,玉菏泽那边交给我,我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不是拿我们缥缈峰开涮,前往别用假消息糊弄我。”,殷簌离虽然答应了影后王爷,但临了还是补充了一句,就是在警告某王不要跟他玩心计,耍心眼。不得不说,殷簌离个性的确很稳重。

一听殷簌离这话,影后王爷当即就低低地笑了起来,他冲着殷簌离摆手道,“放心吧,我还不至于溜你们缥缈峰,虽说我是璇玑皇族,但这几年我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风光不过表面,个中酸楚恐怕只有我自己才能体会,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我怎么可能会在时局本就对我不利的时候再给自己树敌呢?殷簌离,你未免也太高看我了吧?”

影后王爷将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就是为了打消殷簌离的顾虑,不过,某王也不算是张口说瞎话,或许前几年,尊逸王还能在璇玑如鱼得水,可近年来,苏雷霆对其胞弟各种疑神疑鬼,越发导致苏君琰步步维艰,连带着也让影后王爷这个只能盯着苏君琰皮囊‘讨生活’的冒牌更加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情况早已今非昔比,一想起这些糟心事儿,影后王爷内心也是各种挫败。

看着某王那陡然阴沉了好几分的俊脸,殷簌离黑眸越发幽深,他别有深意地瞥了一眼满腹怨念的影后王爷,而后重新落座,殷簌离拿起桌上的酒壶,先给影后王爷续上,而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见状,影后王爷也没跟殷簌离客气,当即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殷簌离拧眉看着苏君琰,而后也动作优雅地拿起酒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而后如此跟影后王爷说道,“我看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好歹你跟璇玑帝也是一母同胞,哪怕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璇玑帝也不可能真的对你下狠手,你只需凡事谨慎点不就好了吗?”

殷簌离这话不可谓不轻描淡写,影后王爷当即就翻了一个大白眼,而后没好气道,“你倒是说得轻松,石头没砸你脚上,你当然不会喊痛?可我跟皇兄之间的矛盾哪是轻而易举就能化解的?你难道没听过卧榻之下岂容他人憨睡的道理?现在我皇兄是草木皆兵,一点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他对我‘赶尽杀绝’了,毕竟璇玑的皇位只有一个,可我却是他最大的障碍,更何况,平日里,变着法地在他耳边进谗言,说我坏话的人又不少,庙堂之上的那些朽木个个都心怀叵测,只想看我从云端狠狠地跌落,好让他们再踩上一脚,所以我跟皇兄是不可能握手言和的,至少短期之内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要不然这次我也不至于会被困在崇山府了,摆明了就是有人不希望我回转皇城。”

影后王爷也没有再藏着掖着,毕竟这些事情就算自己不说,殷簌离心里也都跟明镜儿似的。言罢,心情郁闷的王再度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脖子一口吞下,从他猛灌酒的动作跟频率来看,足可见影后王爷对朝堂那帮所谓同僚的怨愤究竟达到了何种程度。

此刻的尊逸王哪里还有半点曾经的意气风发,剩下的唯余失落跟不得志的郁郁寡欢了。影后王爷这样的状态看得殷簌离频频皱眉头,殷簌离目光凌厉地打量着拿酒当白开水喝的苏君琰,不得不一把夺过了某王手中的酒壶,语带劝慰道,“行了,你就算将自己灌死,不还是解决不了当前的难题吗?你可是天之骄子,璇玑皇朝,众口称赞的贤王,岂会被这样的挫折打败,既然你已知晓针对你的人来自于朝堂,你再想方设法打回去不就行了?”

殷簌离不是没跟影后王爷打过交道,在殷簌离的印象中,影后王爷向来都是越挫越勇,绝不轻言放弃,个性很是坚韧的那种人,可现如今坐在他对面的王却表现得跟个……深闺怨妇似的,也一度让殷簌离各种接受无能,殷簌离这才出言宽慰起情绪太过于低落的王来。

一听殷簌离这话,影后王爷睁着猩红的双眸,一身酒气道,“我不是没想过反击,但双拳难敌四手,除非有了一击必成的计谋,不然宁可静观其变,以免再给对家送了把柄,反倒会加速我的垮台,不过,今日见到你之后,我倒是心生一计,就是不知道殷簌离,你愿不愿意再助我一臂之力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