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69章 官府介入 之殇逃走 让胡荣护送静安师太的王 路遇土匪的心塞(1 / 1)

加入书签

讲真,这会儿影后王爷肠子都快悔青了,但凡他动作迟缓点,也不至于会跟之殇面对面,某王一度怀疑自己最近是不是都在走背字,虽说内心已经开始各种咆哮,但面上却毫无波澜,平静得很。

至于影后王爷为何会如此气定神闲,不过是因为他笃定之殇绝对看不穿自己的伪装,而且眼下那帮来者不善的黑衣人可都还在附近徘徊,之殇肯定也不会弄出更大的动静,以免引起刺客们的注意,再杀个回马枪,正是因为想透了这些弯弯绕绕,所以影后王爷才不惧拿剑指着自己的之殇。

如影后王爷所料想的那般,之殇的确没认出苏君琰来,但洞察力敏锐的影卫统领还是看出自己面前这个朴实无华的汉砸跟先前那帮凶神恶煞,且对他喊打喊杀的黑衣人并不是一伙的,可来人武功不弱,还在如此敏感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潜入他房间打探,这一点足以引起之殇的警觉,之殇可以确定此人要么认识自己,要么跟自己所效力的璇玑帝有过节?一言以蔽之,绝非友人就对了。

思及于此,之殇鹰隼如炬地盯着对自己各种戒备,且还时不时瞟向窗口的影后王爷,而后挪了几步,断绝了某王借窗口逃之夭夭的念头,见状,某王眉头狠狠一皱,原本毫无波澜的眼眸也闪过了一抹厉色,他故意用一种较为沙哑的嗓音挑衅之殇道,“你难道就不怕我把黑衣人引来?”

好歹影后王爷本身就是学表演的,他那丰富的从业经历还是帮了他不小的忙,不至于在面临故人时就露出马脚来,所以此刻之殇还是没有将面前的人跟自己所熟悉的尊逸王苏君琰联系起来。

面对影后王爷所表现出来的敌意,之殇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但他依旧没有收回长剑,寒光凛冽的剑锋依旧指着苏君琰,之殇并不是不想动手,但他也知道来者武功不低,倘若他不能一击即中,那么势必会让局势对自己不利,所以才会跟影后王爷陷入了‘无声对峙’状态。

本来影后王爷就是想用言语激怒之殇,再伺机寻找之殇的破绽,而后趁机逃跑,可问题是,之殇无疑就是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冰坨子,他压根就没有搭理过影后王爷,这一度也让某王内心很是挫败,房间里面的气氛很是压抑,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紧张感,就在影后王爷准备跟之殇拼了的时候,楼下却响起了一道严厉的呵斥声,“官府办案,闲人速速退避。”

很明显,已经有人将客栈发生的命案上报衙门了,要不然官差们也不会这么快赶到,听到官府二字时,无论是之殇,亦或是影后王爷都心下一沉,两人暗中交换了一道视线,而后就默契地退后,之后影后王爷冲着已经主动让出‘出口’【既窗户】的之殇别有深意地笑了笑,而后就身法诡异一闪,不过眨眼功夫就消失在夜色中,之殇拧眉看了一眼某王离开的身影,而后也有样学样,在夜色的掩护中,谁也不知道方才房间里究竟发生过何种剑拔弩张的场景。

影后王爷只是逃离了客似云来,并没有就此离开城西,毕竟他还等着跟胡荣碰头,至于影卫统领之殇,这会儿,某王也没有太在意,要知道此刻还有人‘明目张胆’地追杀之殇,已经够之殇忙活了,这么一想,原本心思沉重的影后王爷也跟着轻松了好几分。虽说某王其实也挺好奇,不知道胆敢跟影卫统领正面交锋的究竟是何方神圣,但他也清楚,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跟胡荣汇合,而后尽速离开崇山府这个是非之地……

影后王爷甚至有一种预感,他觉得自己若再继续待下去,恐怕会让自己陷入更大的争议跟麻烦之中,尤其是在靠山王极有可能‘嗝屁’的情况下。

尽管影后王爷老早就给自己做好了伪装,但胡荣毕竟本就是苏君琰身边的人,所以他并没有费多少心思,就成功地见到了自家主子,只是两人刚碰面的时候,饥饿难耐的王手里正抓着大半截红薯,一点贵族包袱都没有地蹲在墙角啃,这样的场景冲击力还是有点大,从胡荣嘴角抽搐的频率就可见一斑了,好在胡荣定力早就被磨练出来了,所以他只是毕恭毕敬地唤了影后王爷一声,而后就安安静静地站在某王身旁,凝神戒备地打量着四周围,眼睛就跟x光机似的。

“放轻松点,没人留意咱们,你越是不融入周围环境,越发容易引起他人注意,反而会加速我们的暴露。”,影后王爷依旧忙着啃红薯,但他也没有忘记给自家属下补补课,说这话的时候,某王表情很是从容,早就没有先前面对影卫统领之殇时的紧迫感了。

一听苏君琰这话,胡荣赶紧低头,竭尽全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很快,影后王爷终于啃完了手中的红薯,他从怀里摸出一条干净的素色手帕,擦了擦手跟嘴角,而后又抖了抖手帕上的碎屑,收好手帕后,再度扫了一眼明显清瘦了不少的胡荣,而后目光幽幽道,“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影后王爷也没有多说什么,但他这样的表态却让胡荣很是激动,胡荣狠狠地捏了捏拳头,长舒了一口气,而后再度跟身旁的影后王爷说道,“主子,属下真的没有伙同旁人设局,属下是被人冤枉的,属下……”

这几天胡荣在牢里也是各种提心吊胆,胡荣既愤怒,又害怕,他愤怒的是,自己居然会如此这般的不济事,就连被他人设计陷害都毫无察觉;而让他感到害怕的是,眼下事态的发展对他是很不利的,毕竟他是最大嫌疑人。杀人的罪名,胡荣无惧,他不怕死,但他就怕自己的忠心会被亵渎,甚至到死都要背负‘卖主求荣’的恶名,更甚者还要连累苏君琰被人诟病。

可方才影后王爷一句‘辛苦你了’就意味着苏君琰是相信自己的,这让胡荣这个哪怕身受重伤,性命垂危之际都不轻易流泪的人突然感到眼睛酸涩,黑眸早已有了湿意。

胡荣情绪起伏比较大,这才接着机会再度向影后王爷解释起来,可胡荣虽然知道自己只是被人陷害的,但事到如今,胡荣也没弄明白当时那个密室案究竟是如何设置的,所以说着说着,胡荣就闭口不言了,表情看起来很是苦恼,目光之中更是夹杂着如悲愤跟屈辱的情绪。

看到胡荣这幅模样,影后王爷轻叹一声,而后伸手重重地拍了拍胡荣的肩膀,再度安抚起胡荣来,“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回程途中我再找机会解释给你听,但你的清白,崇山府郡守吴明义一定会还给你,我的人绝对不会莫名其妙地成为凶案嫌疑人,你且放宽心,这次的事情不过是对家想给本王一点教训罢了,你也算是被本王牵连,说来本王还应该跟你说声抱歉,你就别委屈了。”

影后王爷既然已经洞悉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又知道先前是自己误会了胡荣,眼下见到胡荣,他肯定也不会仗着自己的身份就任何‘表示’都没有,承认错误这种事情对于影后王爷来说不过小case,他当场就宽慰起胡荣来。

一听影后王爷这话,胡荣赶紧摇头道,“主子,您不用道歉,属下都明白,属下都明白……”

胡荣是个实诚的汉子,这会儿又看到影后王爷如此郑重其事地跟自己说抱歉,他也有些受宠若惊,所以连带着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影后王爷了解胡荣,他又再度伸手拍了拍胡荣肩膀,而后岔开话题道,“先前我已经让君柏寒跟寂痕汇合,他们一行人已经离开崇山府,直奔皇城而去,如今我们也不能再耽搁,不过离开前,还有件差事要交给你……”

说到这里,影后王爷停顿了一下,眸光深邃地看着胡荣,很显然,接下来影后王爷要说的事尤为关键,尽管胡荣暂不清楚主子到底有什么吩咐,但他却没有丝毫迟疑,立刻点头道,“主子请讲。”

胡荣话音刚落,苏君琰就语出惊人道,“百里庵的静安师太答应出山,等下你直接上百里庵接人,静安师太对本王来说很重要,她的安危交由你负责,胡荣,一路上你一定要多留几个心眼。”

影后王爷突然将话题转移到静安师太身上,而且在说起静安师太的时候,影后王爷俊脸表情更是凝重了好几分,因他知道暗处那些盯着他的‘眼睛’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他的回程之路怕也没那么顺利,想起这些,影后王爷心中的忧虑又加重了,但眼下他也知道自己除了尽快返回皇城,已经毫无他法了。原本某王是打算与静安师太同行,但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他是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静安师太跟他呆一块儿,说不定只会沦为活靶子,反倒会处处掣肘他,思来想去,最终影后王爷还是决定让胡荣保护静安师太,不过这样也意味着苏君琰就只能单枪匹马地回去了,危险系数自然又提高了数倍不止。

胡荣显然也考虑到这一层,从他那狠狠蹙起的眉头就能看出他的担忧,胡荣心直口快,他也没有顾忌太多,直接小心翼翼地追问起影后王爷来,“主子,属下若是去护送静安师太,那您……”

胡荣没有继续往下说,但他的未尽之意,影后王爷已然明白,只见某王微微勾了勾薄唇,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抬头看了一眼毫无星子的夜空,而后语带调侃道,“本王什么阵仗没见过,想让本王跪下唱征服,他们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一刻,影后王爷气场至少两米八,虽然胡荣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但他也知道,苏君琰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恐怕也不会轻易改变主意,所以胡荣没有再赘言,只是毕恭毕敬道,“主子,属下一定会保护好静安师太,让她安全地进入皇城,不过主子您也要格外小心。”

影后王爷知道胡荣是在担心自己,他便冲着胡荣笑了笑,而后点了点头,两人谈完正事后,胡荣就直接去了百里庵,至于苏君琰则是在马厩市场买了一匹脚力不错的马,而后就快马加鞭地出了城,最初一切都还挺顺利的,影后王爷并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可就算如此,某王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知道他所面临的敌人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酒囊饭袋。

果不其然,在行经大霸州的时候,因星夜赶程各种灰头土脸的影后王爷还是被一伙舞刀弄枪的壮汉们给拦下了,影后王爷通过观察确定对方只是土匪,这倒是让他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只要他身份还没暴露,没有遇到对家,一切就不算太糟糕。

为了顺利‘通关’,影后王爷也挺上道的,他主动将自己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而后跟土匪头头模样的汉砸说,“各位,在下只是个外地人,无意惊扰各位,这些东西算在下孝敬各位的,劳烦各位行个方便,放在下过去,他日途径贵宝地,定当登门致谢。”

此刻的影后王爷姿态已经低得不能更低了,他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所以当然不会再跟这帮劫道的起任何正面冲突,虽说影后王爷很识相,但架不住土匪们的贪婪成性,尽管众土匪也觉得面前的王不过只是个穷小子,可他们土匪窝如今缺的就是劳力,所以很快就有人给土匪头头递小话,想将影后王爷抓回去,直接给他们当苦力……

许是因影后王爷表现得太过于懦弱了,所以土匪们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甚至当着某王的面讨论如何压榨他那所剩无几的价值,饶是影后王爷脾气再好,这会儿也快要炸毛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