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83章 皇叔你咋没黑化成钮@钴@禄苏慕 当着沐辰溪面再飙演技的王(1 / 1)

加入书签

影后王爷这话一出,普惠也赶紧收拾好自己那乱糟糟的心情,而后就对着某王点了点头,很快,两人就从苏紫宸房间离开了,径直朝着停灵的默苑而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做任何交流,影后王爷更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难以自拔,至于普惠大师则还在为黄头盔跟美团外卖小哥的事情‘纠结’,毕竟普惠是个有着活到老,学到老精神的好学者,他还是希望自己可以突破现有瓶颈,勇攀高峰。

很快,两人就走入了默苑,当影后王爷看到停在大堂中央的那副黑色棺材时,他当即就停下了脚步,俊脸表情越发隐晦莫名,似乎有些抵触,有些难以置信,还有些情绪是连普惠都分辨不出来的,他并没有急着靠近苏慕的棺木,而是静静地伫立在原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影后王爷的反应不免也让普惠心生疑惑,他拧眉看向薄唇紧抿,一言不发的苏君琰,而后温声细语道,“尊逸王,你~没事吧?”

普惠的出声将影后王爷拉入到现实中来,他偏头扫了一眼目光满是狐疑的普惠,而后伤感一笑,摇头道,“本王只是想起上次离开皇城的时候,皇叔他还亲自去城门给本王送行,却未曾料到待本王再度归来时,皇叔他却骤然离世,人生果然是事事难料啊,如果知道那次就是我跟他最后一面的话,当时应该用心地告别的,就不至于有如今的遗憾了……”

影后王爷一脸的感慨,靠山王的死尽管谜团重重,但对某王来说也的确是一个始料未及的打击,因为这意味着他脑海里‘存储的记忆’已经出现了严重滞后,‘系统’明显需要‘更新升级’了,可问题是,影后王爷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找谁进行‘系统修复’,更加让他心塞的是,他甚至不知道为毛靠山王会拉错‘进度条’,直接领了盒饭。

就在影后王爷思绪百转千回之际,耳畔再度传来了普惠那悲天悯人的低沉嗓音,“世事如棋,明天跟灾厄究竟哪个先到,谁都无法预料,我们只能尽量活在当下,才能减少缺憾,但人生本就是一个历经残缺的过程,若是一味地寻求圆满反倒成了让自己坐困围城的执念,放下即解脱。”

普惠大师业务能力还是很强的,单凭影后王爷一句唏嘘感慨他就立刻给某王输送了一个又一个金句,被动地让普惠大师灌了一碗又一碗的‘心灵鸡汤’,将影后王爷心中那点所剩无几的伤感也冲得烟消云散了,某王嘴角抽搐地看着做着跟无尘同款表情的普惠,而后有些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他伸手扶额,待自己情绪有所平复之后,这才稳步朝着靠山王苏慕的棺木走去,毕竟影后王爷之所以来国师府,就是为了再见见苏慕,更是为了从苏慕身上追查那些对他来说更有价值的线索罢了……

见影后王爷已经有所动作,普惠也赶忙跟上,可就在这时却听到苏君琰跟他说,“大师,本王想跟皇叔单独待会儿。”

影后王爷这话显然是让普惠先行退下,普惠当即就了悟地点了点头,而后就转身朝着房门走去,很快,身影就消失在转角,影后王爷依旧眸光幽幽地注视着普惠离开的方向,直到确定周围再无旁人,某王这才一个箭步上前,丝毫都不曾迟疑,猛地拉开了棺盖,其实早先棺盖就没有完全合上,只不过只露出了对应头部的部分,可影后王爷之所以支开普惠,为的就是细致地查看下苏慕尸身的情况,若是简单隔着棺材看,肯定会大大影响效果,既然现在四下无人,某王当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至于对死者的尊重,no,那你可就真是想多了,对影后王爷来说,苏慕尸体唯一的剩余价值就是能否让他再找出一些可供查探的蛛丝马迹,若丁点线索都没有,那么某王估计连看都不愿意看死鬼苏慕一眼的,毕竟他就是一如既往的‘薄情’,对于那些纯粹浪费时间且毫无意义的事,某王压根就不屑参与好吗?再说了,死都死了,再来哭也于事无补了……

不过在干这件丧尽天良且令人发指的事之前,影后王爷并没有忘记先关上房门,毕竟倘若期间有人出现,目睹了这丧心病狂的一幕,影后王爷也担心自己‘英名不复’,咳咳咳,好吧,他其实主要是担心把国师府的和尚吓破胆,再捅给无尘,给他惹来一连串不必要的麻烦罢了……

挪开棺盖之后,影后王爷当即就手脚并用,直接翻了进去,毕竟靠山王苏慕曾为璇玑王朝戎马半生,可谓劳苦功高的大功臣,他的棺材自然是高级货,而且空间比普通的宽敞两倍不止,更何况如今苏慕尚未下葬,停灵期间,璇玑帝苏雷霆给他的待遇不可谓不好,所以咯,影后王爷就算翻进去站着,空间那也是搓搓有余,并不会显得过分逼仄,这会儿,影后王爷也不觉得自己此举不吉利,毕竟跟死人同处一室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还跟死人呆在一副棺材里……

艺高人胆大的王向来也不忌讳这些,说干就干,他立刻就双脚横跨在苏慕尸体之上,佝偻着腰身,而后就对死者……上下其手了,咳咳咳,表误会,影后王爷只是用先前在大理寺监牢对待简灵的方式详细检查了一下苏慕的脸,确定苏慕脸上并没有任何薄如蝉翼的人~pi皮面具,也没有被人动过任何乱七八糟的手脚,他这才相信躺在棺材里的人真的是他那便宜皇叔靠山王苏慕。

这样的发现并没有让影后王爷心里感到半分轻松,他哭丧着脸,一副恨不得撞墙的模样,看着双眸紧闭,表情已经因僵硬而显得不自然的苏慕,呢喃自语道,“你怎么就死了呢?你怎么能死呢?你不是后期还要黑化成钮钴禄苏慕吗?怎么一句招呼就不打,说死就死了呢?权斗这条支线说砍就砍了吗?怎么都没人通知我,我原先接到的剧本不是这样演的啊,你让我一个人怎么承受得来,苏慕,你醒醒好不好,先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再死也不迟啊……”

要是这会儿有其他人在场,估计也会目瞪口呆,当然众人更多的则是担心影后王爷的心理状况,毕竟这番话真心跟苏君琰身份严重不符啊喂。此刻影后王爷心里正奔腾而过一万头草泥¥!马,他皱着眉头看着脸色惨白得让人害怕的靠山王,挫败感远不止一星半点。

终究苏慕还是死了,所以影后王爷的追问,无人能答,而且鉴于目前此案已经交给影后王爷全权负责,所以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凶残智慧’去追查真相,倘若他不能尽快将凶手缉捕归案,让苏慕九泉之下安息的话,就算苏雷霆不利用此事严惩他,恐怕影后王爷也会危机四伏,毕竟苏慕的死亡意味着时间线再一次紊乱了,所以就算苏雷霆不限期破案,影后王爷也会狠狠地逼自己一把,因为他如今也是在跟时间赛跑,抢占先机的人自然胜算更大……

影后王爷也只允许自己颓废一下下而已,很快,他就伸手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俊脸,而后就表情专注地给苏慕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再动作利落地从棺材里跳出来,而后将棺盖拉到原有的状态。

影后王爷刚做完这一切,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说时迟,那时快,某王迅速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立马就入戏了,眼眶里蓄满眼泪,却牛逼地迟迟未滑落,哀伤的气息萦绕着影后王爷,让他看起来就是一副因苏慕的死而备受打击,痛不欲生的模样。

“皇~叔,都是侄儿来晚了。”,影后王爷扶着棺木,语带哽咽道,那副表情真的是让见者心酸。

“琰哥哥,呜呜呜,父王他,呜呜呜。”,推门而入的人不是旁人,正是之前被影后王爷‘强出头’,声讨无尘恶行的紫宸郡主苏紫宸,听到苏君琰那一点都不似作假的悲恸话语,又勾起了苏紫宸的伤心事,她满脸泪痕地朝着站在苏慕棺木前的影后王爷跑去,呜咽着,扑进了影后王爷的怀里。

“紫宸,我可怜的堂妹,你没爹了。”,影后王爷伸手回抱着伤心不已的苏紫宸,而后就说出了这样一句糟心话,苏紫宸本来就为靠山王苏慕的离世而悲痛不已,这会儿一听影后王爷这句‘你没爹了’,她越发哭得不能自已,原本某王以为来默苑的就苏紫宸一人,却没想到抬眸之间就看到了一袭白衣的沐辰溪,美人丞相风采依旧,正目光幽幽地打量着自己,表情略显高深莫测。

看到沐辰溪的时候,影后王爷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心思微动,毕竟他也才到国师府没多久,而先前副统领莫殒告诉他,沐辰溪早在他抵达相府半个时辰之前就入宫面圣去了,所以按时间来算,沐辰溪极有可能是直接从皇宫来的国师府,这么一想,影后王爷就轻轻拍了拍还趴在他胸口哭得稀里哗啦的苏紫宸,语调满是悲伤道,“紫宸啊,皇叔他最放心不下的肯定就是你了,你坚强点,不要在皇叔面前哭,这样只会让他越发牵挂于你,更不愿离开阳间,你是个孝顺的女儿,肯定不想影响皇叔飞升吧……”

要不是影后王爷表情满分,现场气氛也格外契合,恐怕这会儿连沐辰溪都会忍俊不禁,毕竟飞升这个词儿从影后王爷嘴里蹦出来还是让人有些‘接受无能’。沐辰溪以拳抵唇,轻轻咳嗽了一下,而后上前一步,跟两个表情如出一辙的皇家显贵说道,“尊逸王,紫宸郡主请节哀,靠山王已然薨逝,请二位保重身体。”

沐辰溪这话一出,影后王爷也顺势扶着苏紫宸的肩膀,不让苏紫宸继续趴自己身上‘鬼哭狼嚎’了,毕竟如今他胸口衣服已经湿哒哒一片,某王表示这黏糊糊的感觉,让他一度也很难受。

尽管心理活动比较多,但影后王爷还是不受干扰,面上依旧是一副哀凄的模样,继续扮演着知心姐姐,啊呸,是知心哥哥的角色,他用指腹很是温柔地拭去苏紫宸脸上的泪水,而后再度语带安抚道,“紫宸,你别哭了,你这哭得我也想哭了。”

沐辰溪:“……”

怎么会看得这么别扭呢?到底是我心理阴暗,亦或是苏君琰真有问题?

就在影后王爷神游天外,觉得自己未来其实可以挑战一把类似万年痴心汉却各种美强惨角色的时候,苏紫宸抽抽噎噎的声音传到影后王爷耳边,“琰哥哥,你一定要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碎尸万段,她害我父王惨死不说,居然还连累父王名声受损,父王他为我们璇玑皇朝劳心劳力了半辈子,却落得如此下场,紫宸不甘心,紫宸真的不甘心,紫宸想活剐了那个女人,但皇帝哥哥不答应,皇帝哥哥说案子还需要调查,琰哥哥,紫宸不明白,紫宸真的不明白,案情都已经这么明显了,还有什么需要调查的?又有什么值得调查的?为什么还要继续拖着,不赶紧处置那个该死的女人,好叫父王九泉之下安息……”

苏紫宸还是没从失去苏慕的阴影中走出来,说着说着,她又情绪激动上了,表情愤恨的模样看起来都有些狰狞,跟她往日的英姿飒爽还是相去甚远,但苏紫宸的反应都在情理之中,毕竟如今她是失去了最疼爱她的父王,看着苏紫宸这痛心疾首的模样,影后王爷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虽然某王很想告诉苏紫宸,简灵未必就是真凶,但鉴于如今苏紫宸情绪不稳定,而且沐辰溪又在旁强势围观,所以影后王爷只是用力地握着苏紫宸肩膀,眸光坚定道,“紫宸,你放心,琰哥哥不会让皇叔死的不明不白的,凶手也一定会伏诛。”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