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998章 前来王府宣旨的七珠 非要先用晚膳让璇玑帝苦等的影后 天子一怒(2 / 1)

加入书签

“你问题这么多,劳资到底该回答哪一个?你特么以为自己是十万个为什么啊?问问问,只知道问,难道就不能自己好好琢磨吗?”,影后王爷当场就怒了,不断地用手指猛戳自家操蛋侍卫铮亮铮亮的脑门儿,俊脸表情阴沉可怖,寂痕一边避让,一边委屈,为毛他家主子要这么难伺候啊?他这不是想替主子活跃思路吗?他招谁惹谁了呀?

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都是未到伤心决绝处啊。小侍卫都很想扶墙角去哭天抹泪,哀叹他那悲催的命运了。其实寂痕有所不知的是,他家王爷之所以会恼羞成怒,主要是因为这些问题同样也困扰着苏君琰,可如今却被寂痕一次性问了出来,影后王爷也倍感心塞,这才当场发脾气,好歹他也是英明神武的王,怎么可以一问三不知呢?那不是太下他面子了吗?所以咯,寂痕也只能自认倒霉了,谁让他未能揣摩透他家王爷的别扭心思呢?

当影后王爷‘惩罚’寂痕的时候,老管家林伯只是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压根就没打算替寂痕出头,更别提会为寂痕说好话了,如今林伯只希望笼罩在他们尊逸王府上空的阴霾可以早点烟消云散,别害他一把年纪还要被拉到菜市口让人围观行刑就好了。

就在林伯内心内牛满面的时候,前院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而近,在原本静谧的夜间显得尤其突出,影后王爷没有再‘教训’糟心侍卫,面容当即就变得凝重,肃穆起来,寂痕也没空委屈了,他第一时间就靠近自家主子,一副誓死保护苏君琰的模样,林伯也赶忙收敛心神,快速地朝着前厅大门走去,打算去看看情况,不过却被身后的影后王爷叫住了,某王轻扯薄唇,冷笑道,“林伯,不必去迎了,等他们来便是。”

撂下这话,影后王爷就一撩衣摆,牛逼哄哄地坐在了太师椅上,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得空还跟表情同样凝重的寂痕说道,“愣着干什么,给本王上茶。”

尽管寂痕心里早已各种兵荒马乱,很想吐槽自家王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装什么逼?不过寂痕还是没敢当着影后王爷的面说出心里话,只是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快步走到桌边,镇定自若地给自家主子上茶,某王并没有急着喝,他只是把温热的茶杯放在手心,来回摩挲着,视线则是落在前厅正门,显然也有些好奇这个时候还来他尊逸王府的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很快一个念头就闪现在影后王爷脑海,他轻扯薄唇笑了笑,笑意却显得有些渗人,反正寂痕当即就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原本不安的心在这一刻也奇迹地平静了不少,寂痕相信他家王爷一定能够将所有对他们不利的局势扭转过来,这样的信念让寂痕信心倍增,他不再惴惴不安,而是眸光坚定地看着房门口,静候来人……

既然影后王爷已经发话,林伯也没有再去迎客,而是退回到苏君琰身边,跟寂痕一样,如同门神守着影后王爷,某王眸光幽幽地扫了一眼身边的两人,心里满满都是感动,至少不管他境况如何,寂痕跟林伯都不曾背叛过他,他们总是在危险来临的时候,拼命赶到他身边,哪怕耗尽最后的力量都要守着自家主子,这样的感情已经不足以用简单的忠诚来形容了,影后王爷很感激寂痕跟林伯,毕竟他们并不亏欠自己,也没必要为他肝脑涂地,可寂痕跟林伯偏生将对他的‘关心’做到极致,无论荣辱,始终对他不离不弃,哪怕这些年来,因为自己‘出格’的言行,其实也给尊逸王府带来了不小的灾难,可寂痕跟林伯虽然也会恼火,也会背地里吐槽,也会恨不得将他绑在焰火上,看他表演飞天,但他们最终还是会强忍着各种不适,继续跟他并肩作战,这一刻,影后王爷突然不再愤怒,也不再彷徨,他觉得不管前方有什么灾厄等着自己,只要身边有一帮值得信赖的至亲,朋友,那些难关都不再是难关,这样的念头顿时给了影后王爷源源不断的力量,他目光越发坚定,甚至放下杯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而后从椅子上起身……

当内侍官进入尊逸王府前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嘴角始终挂着一缕邪气笑容的影后王爷跟两个站姿挺拔,犹如门神的属下,不知为何尽管面前只有三人,可却让前来宣旨的内侍官亚历山大,内侍官虽然心里很方,但面上还是没有表露出太多端倪来,今夜前来宣旨的并不是内侍大总管福顺,而是福顺手底下的七珠,七珠先是恭恭敬敬地对着笑容渗人的王行了一礼,而后嗓音尖细道,“尊逸王,陛下有旨,宣您即刻入宫,尊逸王您看……”

看到七珠的时候,影后王爷就已猜到定然是他家皇兄知道国师府的事情,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大理寺的血案,这才宣他入宫觐见,不管是出于哪个原因,影后王爷都知道这一趟他是免不了了,可就算苏君琰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璇玑帝对手,但他也不是那种言听计从的人,影后王爷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着,显然是一肚子坏水,不知为何,当七珠迎上苏君琰那双幽深如古井寒潭的眸子时,一股凉气当即就从脚底板往四肢百骸飞蹿,可为了不输阵,七珠只能硬着头皮迎着影后王爷那邪气地打量,而后心有惴惴地等着影后王爷发话……

七珠真心觉得这件差事不好当啊喂,他莫名想逃是怎么……肥事?

就在七珠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耳畔传来了影后王爷那似笑非笑的清冷嗓音,“入宫自是可以,不过本王今日为了皇兄交代的差事,忙得现在,到这个点还粒米未进,实在是饿得前胸贴后背,公公也体谅下本王,至少也得让本王先祭下五脏庙吧?公公你说是不是?”

影后王爷这话一出,寂痕跟老管家林伯心里都咯噔了一下,他们自然知道他家主子是在借此表达对璇玑帝的不满,要不然也不会非要整这一出了,尽管寂痕跟林伯都有些不赞同影后王爷的举动,可他们都跟了苏君琰这么多年,对自家操蛋王爷的脾气更是了如指掌,他们知道这会儿不管谁来劝,恐怕都没有任何意义,一旦是影后王爷决定好了的事,哪怕是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想通了这些弯弯绕绕,寂痕跟林伯也就都不再上前劝说了,林伯神色如常地看向坐在首位的王,语调满是恭敬道,“主子,可要现在布菜?小厨房一直都热着您喜欢的菜……”

林伯话音刚落,站在影后王爷身边的寂痕也立刻接话道,“主子,先前您不是说想吃吉祥街的卤味吗?方才从国师府回来的路上,属下特意给您买好了,是不是也一并摆盘?”

既然他家王爷都豁出去了,寂痕跟林伯当然也不会扫了自家王爷的兴,七珠一看三主仆居然一唱一和,真的打算开吃了,而且目测这顿饭恐怕尚需一段不短的时间,七珠脸色一变再变,整个人更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他哭丧着脸,狠狠地咬了咬牙,而后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脸,再度劝说起影后王爷来,“尊逸王,您看,陛下如今可还在金銮殿等着您?而且国师跟沐相也都在,要,要不王爷还是先入宫?等,等见过陛下再用膳,成,成吗?”

七珠愣是顶着巨大的压力这才将这席话说利索,可问题是,影后王爷压根就没有拿正眼瞧他一眼,而是龇着一口大白牙,跟身边的两人说道,“把所有好吃的都拿出来,本王要先用膳,毕竟民以食为天,总不能让本王饿着肚子去皇宫吧?若是等下路上有个好歹,谁又赔得起呢?七珠,你赔得起吗?如果你能保证,本王就随你现在入宫……”

影后王爷哂笑着看向额头早已冷汗涔涔的七珠,再度将选择的主动权交到七珠手上,可对于七珠来说,这无疑就是一道送命题,七珠一个人微言轻的小太监,他哪里赔得起影后王爷那金贵的性命啊,内心早已内牛满面的七珠只能放弃游说苏君琰了,至于之后璇玑帝震怒,七珠完全可以把事情一股脑地推给尊逸王,就算他不说是尊逸王用身份欺压自己,相信听完了他那未曾添油加醋的描述后,英明神武的璇玑帝也一定会有自己的判断,思及于此,七珠也就不再规劝某王,只是伸手一挥,很快,簇拥着他而来的那帮禁卫军就整齐有序地站在前厅门外,七珠也毕恭毕敬地给嘴角含笑的王行了一礼,而后语调平和道,“七珠就不打搅王爷用膳了,七珠就在外面候着,等王爷用完膳,七珠再跟王爷入宫,七珠告退。”

最终还是七珠选择了妥协,原本他以为影后王爷哪怕是为了顾忌璇玑帝的面子,都应该做做表面功夫,再搭理下自己,但让七珠失望的是,影后王爷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自己一眼,只是跟赶狗一样,冲着他一脸嫌弃地挥了挥手,显然是让他麻溜地……滚了。

七珠当即就觉得自己好气哦,可面上还是要维持着那三分真诚,七分虚假的笑容,而后恭恭敬敬地从前厅退了出去,尽管七珠早就心生不耐,但他也知道影后王爷向来都不是会按常理出牌的人,既然他已言明,他要先用膳,恐怕就不会轻易改变主意,所以七珠是等也得等,不等也得等。

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觉悟,七珠也就只能耐着性子恭候影后王爷了,很快,七珠就看到尊逸王府的侍卫一个接一个地端着精致的食物进入了前厅,而后又有序地从前厅退出来,哪怕是站在门口,七珠跟禁卫军们都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饭菜香味,有些人不免有些饥肠辘辘,毕竟味道闻起来的确会让人胃口大开,就连七珠都莫名地觉得自己腹饥难忍,这个念头让七珠脸色阴沉,拢在袖间的手也寸寸收紧,七珠越发觉得影后王爷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大晚上的,一个人为毛要上那么多的菜呢?他吃得完吗他?太过分了有木有?有木有?

就在七珠怨念爆棚的时候,耳边恰好传来了影后王爷那含笑的嗓音,跟之前面对自己时的凶神恶煞完全判若两人,此刻影后王爷正热情地招呼着自己的心腹寂痕跟老管家林伯入席,“你们两个也不用拘谨,都坐下吃,再说这么多菜,本王一个人也吃不完?而且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你们权当是陪本王吧,都坐下,坐下。”

一听影后王爷这话,七珠表情更是精彩纷呈,他都恨不得直接不顾身份地冲进去,再狠狠地揪住影后王爷耳朵,冲他耳边大吼,“尊逸王,陛下如今可还在金銮殿等着你了,你能不能晚些时候再表演你这主仆一家亲的戏码啊喂,眼巴巴地望着你入宫的是你兄长,你亲兄长啊喂,醒醒,醒醒……”

不过,七珠终究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哪里敢真的去呵斥影后王爷,毕竟连当今陛下很多时候都是比较委婉地敲打苏君琰,七珠除非是不想活了,才会真的在影后王爷的地盘上……以下犯上?

不过,从七珠的表情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哀怨跟郁闷,谁让某王一点场合都不看,非要让璇玑帝跟国师还有沐相等他一人呢?

就在尊逸王主仆其乐融融地用膳时,金銮殿中的三人表情都不怎么好看,毕竟七珠离开皇宫已经足足一个时辰了,就算苏君琰用爬的,也该到了,可偏生他们左等右等,还是没看到影后王爷的身影,脸色阴沉的明黄天子实在是忍无可忍,当着无尘跟沐辰溪两人的面直接将批改好的奏折扫落在地,黑眸酝酿着骇人的风暴,咬牙切齿道,“苏~君~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