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1007章 皇陵惊魂夜之遇到无脸王爷的严爵 苏君琰被锁魂钉牵制 地宫尸体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07章 皇陵惊魂夜之遇到无脸王爷的严爵 苏君琰被锁魂钉牵制 地宫尸体(1 / 2)

当美人丞相跟国师双双赶往皇陵时,严爵已经率先抵达目的地,因担心内设埋伏,严爵并未第一时间深入皇陵,而是在皇陵外等了至少一刻钟,彼时早已万籁俱寂,暗夜中仿佛蛰伏着难以名状的危险,随时都可能给人致命一击。严爵始终紧握着灵蛇剑,丝毫不敢松懈,冷峻的眉眼较之以往更显肃杀之感,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终于严爵有了新动作,只见他身法诡异一闪,不过眨眼功夫就成功飞掠进皇陵密道,密道两旁都嵌满了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彰显着皇族的壕跟阔,整条密道都被照得亮如白昼,光线却很柔和,并不会让人觉得刺目,严爵俊脸紧绷地朝着密道深处走去,手中的灵蛇剑始终保持着‘随时出击’的状态,眼看着严爵就要通过一个弯道,尽头却突然闪过一道人影,那人语调喑哑地警告起严爵来,“卿若想活命,便速速离开,否则生门一关,便是死门将启了……”

说话的人隐在暗黑的角落,严爵没办法窥见那人身形,只知道来人是男子无疑。对于装神弄鬼的存在,严爵向来不屑,他眉心几不可察地皱了皱,厉眸闪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严爵甚至都没有跟来人说一句话,就提着剑,攻势凌厉地朝着暗影袭去。

“看来无知且无畏的人还挺多,既然你想死,那么我便成全你。”,藏身阴暗角落的人影再度哂笑,撂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后,便跟严爵缠斗在一起,严爵本就是高手,可当他真正跟神秘来人对上时,却总有一种打在棉花上的诡异感,他似乎无法实际触碰到来人,这样的情形对严爵来说自然很不利,可就算如此,严爵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惧色,他拧眉看了一眼距离自己不过咫尺,可却让他始终无法辨认真容的男子,嗓音低沉道,“阁下究竟是谁?何以会在皇陵中?”

本来严爵还很担心这个‘神秘莫测’的男子不会给他释疑解惑,但很快,他就听到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冷笑声,“我是谁,我当然是黄泉引路人啊,可恨的是,始终有一人不入轮回,我也因‘ta’被困此处,你说这人可不可恼?可不可恼?我甚至想亲自动手抹杀‘ta’了,但这人不知道究竟有何玄机,不生不死,不死不灭。”

神秘人这番话让严爵越发云里雾里,严爵既不知道面前这人是谁,更不知道让这人‘大动肝火’的又是谁,严爵始终记得自己来皇陵的真实目的,他一边跟神秘人‘过招’,一边试探道,“在下想请教高人,傍晚时分,可曾见过一个容色俊美,器宇不凡的年轻男子进入地宫?那人极有可能受了伤,在下想知道那人情况,高人可否指点一二……”

严爵所问的自然是影后王爷,而且从早前那拨被秘密处理的禁卫军,严爵估摸着影后王爷十有八九发生了‘意外’,不管面前的‘拦路者’到底有何来历,既然他先行抵达,势必也知道‘内情’。

作如是想的严爵,这才询问起神秘男子来。严爵话音刚落,男子当即就哈哈大笑起来,而且还主动退出了战局,依旧藏身暗处,目光如炬地打量着严爵,严爵眉心轻拧,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他也退后了三步,刻意拉开自己跟神秘人之间的距离,静候着男子的答案。

第六感告诉严爵,自己也许还能从男子这里得到一些‘更有价值的线索’,就在严爵思绪百转千回之际,耳畔再度传来男子的喑哑话语,“在你之前,已经有三人命丧于此了,无一例外,他们个个都容色俊美,器宇轩昂,最重要的是,他们全都长得一模一样,可惜的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在不断地‘追逐彼此’,你说可笑不可笑?”

男子这话让严爵心中的怪异感越发突兀,握着灵蛇剑的手更是下意识收紧,严爵很想看透黑暗,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清蛰伏在阴暗角落的人究竟生得何种模样,严爵舔了舔嘴唇,而后单刀直入道,“那高人你可知死者身份,姓氏名谁?”

虽然严爵从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但置身皇陵的他,今日却油然升起一种无法言说的‘敬畏感’,隐隐觉得围绕着影后王爷的事非同寻常,严爵话音一落,那人却陷入了沉默,密道里不知从哪个方向涌进了一股腥甜的风,让严爵眉头越发紧皱,过着常年刀口舔血生活的严爵,自然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严爵眸光一厉,提着灵蛇剑,突然攻击起暗处的神秘人来,随着‘铿’的一声,严爵终于逼出了那人,可当严爵看清那人手握的居然是龙泉剑时,他脸上的血色也当场褪散得干干净净,“你怎么会有尊逸王的佩剑?他人在何处?”

从暗处走出的人,身形挺拔,身穿一袭暗黑色的名贵云锦,衣摆处更是用金丝线绣着骷髅的图案,但惊悚的是,这人没有五官,可严爵却能明显察觉到来自‘怪物’的打量,大胆如严爵,此刻后背都已经沁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第一次知道了惧怕为何物。

不过严爵还是深呼吸了两三次,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克制。面对严爵的质问,‘无脸男’只是低低地笑了笑,而后语出惊人道,“你方才不是很想知道死者姓氏名谁吗?我如今就告诉你,你可要听好了,死去的那三人正是璇玑皇朝的尊逸王,名唤苏君琰,乃是当今陛下的亲胞弟,可惜却是个不阴不阳,不生不灭且无法步入正常轮回的怪物。”

严爵一听‘无脸男’这话,额头更是冷汗涔涔,他目光如炬地盯着‘无脸男’手中的龙泉剑,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再度追问道,“既然你说尊逸王已经死了,那么他的尸体又在何处?在未见到尊逸王尸身之前,我是不会轻易相信你的鬼话的。”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严爵唯一的条件。至于‘无脸男’口中那些‘怪力乱神’的说辞,严爵打算暂且抛在脑后,毕竟这些已经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严爵准备事后回禀沐辰溪,再让沐辰溪自行定夺。就在严爵思绪翻涌之际,‘无脸男’似哭非哭,似笑非笑道,“你真的做好准备,去见他的尸体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