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09章 位面崩毁之重返现代的影后 为简灵出头的北辰梵音 八卦的邀月(1 / 1)

加入书签

这是严爵失去意识前,从苏君琰口中听来的话,但严爵却完全弄不明白,他不懂何以苏君琰会说是自己帮了他,更不明白苏君琰跟沐辰溪,无尘,甚至璇玑帝三人之间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他煞费苦心地摧毁世界。不过严爵终究没机会知晓答案,因为他看到面前巍峨的皇陵不过眨眼功夫就化为灰烬,铺天盖地的烟尘看起来格外渗人,如同末世来临……可想而知身处皇陵内部的几人究竟面临的是何种绝境,他们绝无生还的机会。

严爵一脸惊惧地看着依旧站在原地,嘴角含笑的苏君琰,其实严爵很想问苏君琰一句,‘王爷你难道就不怕死吗?’,但他终究还是未能发出任何声音,因他的脖子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掌死死扼住,让他呼吸越发不畅,在严爵咽气之前,他似乎听到了苏君琰的轻叹声,“结束的不过只是这一世罢了,很快,又有新的开始,这个死循环,何时才能到头呢?”

严爵嘭地倒地后,苏君琰只是面无表情地扫了严爵一眼,而后就抬步朝着滚滚烟尘走去,那架势仿佛烟尘深处才是他的‘归属’一般,整个天幕都阴沉得可怕,黑色的云团遮天蔽日,不知道从何处涌现出一群,又一群的乌鸦,不断地盘旋,嘶鸣,乌鸦的眼睛全都是血红,血红的,而且还在彼此攻击,不断地有死乌鸦掉落地面,场景看起来格外恐怖。

苏君琰依旧不为所动,只是目标明确地朝着早已沦为废墟的皇陵走去,渐渐地,苏君琰的身影也消失在滚滚浓烟之中,地动山摇的感觉开始变弱,西边闪出一道颀长的身影,那人姿态很是狼狈,双眸喷火地瞪着已经沦为废墟的皇陵,破口大骂道,“简灵,你这个疯婆子,你居然提前让位面崩毁,你怎么可以这样做?”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连城熠,不过此刻连城熠不再是顶着玉菏泽的面孔出现,而是恢复了自己原有的面貌,他踉跄地跌倒在地上,双手紧握成拳,猛地击打起地面来,俊脸表情一度扭曲,他咬牙切齿地咒骂起不按常理出牌的简灵来,可却还是阻止不了位面的崩毁。

连城熠万万没想到,在情形明显不利于简灵的情况下,她居然还能完成如此漂亮的‘反杀’,怒不可遏的连城熠双眸猩红,如果可以,他真的很想亲手掐死简灵,可连城熠也只能想想而已,因为他明白,很快,这个世间的一切都会被抹去。

跪伏在地上的连城熠刚作如是想,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就提醒着连城熠一切都完了,连城熠抬头看着昏暗的天幕,瞳孔之中映照出末日景象,他闭上眼睛,等待着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四周如同炼狱,红色的火舌不断地吞噬着早就无路可逃的生灵,动物们的哀嚎,人类的惨叫,不绝于耳。

等周围终于归于死寂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唯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意味着这里再度被整个世界遗忘了,也许在今后的数万年间都不会再出现任何……生灵。

等简灵再度醒来的时候,鼻翼间闻到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她秀眉狠狠地蹙起,脑海里闪现的依旧是皇陵崩毁时的骇人场景,简灵张了张嘴,尝试着开口说话,可喉咙处的灼热感却让她任何声音都发不出来,她眉头越发紧皱,又尝试着活动身体,却不幸地发现,自己无法动弹的悲催事实,简灵无奈地闭上眼睛,静静等候着不适感过去,她依旧在回想早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糟心事,事到如今,简灵都不知道苏雷霆究竟打算利用下元节做什么,虽然她知道苏雷霆是想搞一场‘隆重的献祭活动’,而且献祭对象就是承载着她的灵魂体的‘影后王爷’,可问题是苏雷霆此举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事到如今,简灵都想不透,而且更让简灵介意的是,上一次出现在大理寺死牢的女囚到底是怎么回事?尽管连城熠解释说,一切都是普惠大师搞的鬼,但冷静过后,简灵依旧对这样的说法‘持怀疑态度’,就在简灵为此冥思苦想时,病房的门被人粗鲁地踹开,一脸阴沉的连城熠快步走到简灵床边,丝毫没顾忌简灵是个病人的事实,直接将简灵从病床上揪起,低吼道,“简灵,你个疯子,为什么,为什么要摧毁位面?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连城熠显然也是刚回来没多久,意识清醒后,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简灵的位置,而后怒气腾腾地杀来医院,就是想跟简灵秋后算账,看到连城熠的时候,简灵也双眸喷火,要不是现在‘口不能言’,影后妹子也很想给连城熠两个大耳刮子,谁让连城熠在上个位面算计她呢?

“我问你话,你装什么哑巴?”,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连城熠压根就没察觉到简灵的不对劲,他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理智,此刻只想弄死简灵。

眼看着连城熠单手锁住简灵那白皙如玉的脖子,正打算用力掐的时候,北辰梵音及时赶到,他面沉如水地推开连城熠,如同护鸡仔似的,护着简灵,语气生硬道,“连城熠,你适可而止,她现在身体极度虚弱,还处于恢复阶段,可经不住你这般折腾,倘若她有个好歹,你别怪我不顾旧情。”

北辰梵音就知道连城熠一醒来就会找简灵麻烦,特意嘱咐邀月跟北辰玄玥看着连城熠,谁曾想,那两个吃干饭的却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愣是让连城熠溜了,北辰梵音生怕简灵遭连城熠毒手,立刻赶来医院,好在他出现得够及时,要不然,简灵估计真得一命呜呼。

北辰梵音的警告让连城熠越发恼火,从他那越发紧皱的眉心,以及握紧了松开,松开了又握紧的拳头就可见一斑,连城熠深呼吸了两三次,目光不善地瞪着被北辰梵音护在身后的简灵,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他语调愤恨道,“北辰梵音,简灵这次坏了规矩,理应受罚,你就算此刻护得住她,一个星期后她照样要接受‘审判’,我倒要看看,那时候,你要如何保她?”

撂下这番意有所指的话之后,连城熠就面色阴沉地走出了简灵的病房,北辰梵音站在原地,拧眉看着连城熠离开的背影,神色越发凝重,他轻叹了一声,而后转身看向目光同样愤怒不已的简灵,语带安抚道,“你也别想太多,专心养伤,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就好。”

简灵再度张了张嘴,显然急着想说什么,但喉咙的不适还是让她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急得不行,北辰梵音看到,立刻俯身靠近简灵,他目光幽幽地盯着简灵的星眸,而后再度轻启薄唇道,“你嗓子受损,估计三日后才能恢复正常,至于身体的僵硬感,想必很快就会褪却,你耐心点,不要情绪激动,那样不利于你的恢复,还有我已经通知邀月过来陪你了,他很快就到,我还有事,先离开,你好好休息。”

说完,北辰梵音就站直身体,他表情很是复杂地打量着神情焦灼的简灵,轻叹一声,而后就转身朝着房门走去,显然准备离开了。虽然简灵很想唤住北辰梵音,奈何却说不出任何话来,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北辰梵音离开,北辰梵音刚走出简灵病房,一眼就看到了从电梯里踏出的邀月,邀月也看到了北辰梵音,他赶紧一溜小跑朝着北辰梵音跑去,心绪不宁地追问起北辰梵音来,“家主,简灵没事吧?我刚在停车场看到连城熠了……”

邀月不敢跟北辰梵音描述连城熠杀气腾腾的模样,只是心虚地瞅着表情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的北辰梵音,北辰梵音狠狠地剜了邀月一眼,而后冷哼道,“倘若我再晚来一步,简灵估计就得死在连城熠手里,你说她是有事,还是没事?邀月,我把她交给你了,如果再出任何岔子,你就卷铺盖滚蛋。”

北辰梵音心里也憋着火,邀月又送上门来,不找他撒气才怪?一听北辰梵音这话,邀月心里也很委屈,但他又不敢还嘴,只是低垂着脑袋,一副‘知错’的模样。

北辰梵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待情绪有所平复后,他这才再度叮嘱起邀月来,“你好好守着简灵,我估计还会有人来找茬,不管谁拿她私自崩毁位面的事说事,你都将我们北辰一族摆出来,让他们来找我就行,总而言之,不能打搅她休息,知道吗?”

北辰梵音摆明了就是要‘护犊子’到底了。闻言,邀月立刻就点头如捣蒜道,“家主,我明白了,我一定会寸步不离地守着简灵,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的。”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北辰梵音这才脸色稍霁,他没有再作任何耽搁,面沉如水地朝着电梯走去,邀月拧眉看了一眼北辰梵音,而后也快步走入了简灵的病房。

原本简灵还在瞪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听到动静的时候,当即就看向房门,瞬间就跟邀月四目相对了,邀月快步走到简灵床边,拉过一旁的空椅,大马金刀地坐下,而后抓起果篮里的红苹果,拿起水果刀,动作娴熟地削起苹果来,他笑眯眯地看着简灵,神态轻松道,“小灵子,不是我说你,你这胆子也忒大了点,说崩毁位面,就崩毁位面,不过这倒也符合你的个性,我估计他们几个都快被你气死了,好在有家主出面,料想他们也不敢真把你如何,你就安心养伤吧,天塌不了。”

面对邀月的聒噪,简灵当即就不给面子地翻了一个白眼,对此,邀月也不生气,只是一边削苹果,一边巴拉巴拉道,“小灵子,这段时间你不在,恐怕也不知道耶律齐跟容逸撕逼的事,他们两个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在七星崖约了三次架了,容逸赢了两场,耶律齐被修理得超级凄惨,不过昨日那场,耶律齐终于扳回一局,容逸被打得如今都躺在床上,估计至少要休养一个礼拜。”

说话间,邀月就已经将苹果削好了,他切了一小块,直接递到简灵嘴边,简灵虽然无法开口说话,四肢也僵硬得很,但并不妨碍她吃苹果,面部器官还是可以活动自如的。

简灵也没跟邀月客气,当即就嚼吧嚼吧起来,虽然没办法跟邀月交流,但简灵还是目光疑惑地瞅着邀月,显然是在询问邀月,何以容逸跟耶律齐会爆发如此激烈的冲突。

邀月当下秒懂,他又切了一小块苹果,递到简灵嘴边,而后再度跟简灵解释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貌似两人是为了一个叫做庄采蝶的女人撕逼,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能够让两位陛下为她‘互砍’,我问过玄玥,可他神神秘秘的,什么都不说,等下他来,你可以自己问他。”

邀月是个心大的货,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八卦,简灵起初听得一愣一愣,对庄彩蝶这个名字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可电光火石之间,简灵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一张‘如花似玉’的美人脸,可不就是邀月口中所提到的足以让容逸跟耶律齐‘互相伤害’的正主---庄彩蝶吗?

只不过庄彩蝶怎么会跟容逸,还有耶律齐产生‘交集’,就让简灵百思不得其解了,简灵嚼苹果的动作都跟着变慢,秀眉更是快要打成了死结,一看简灵这‘出神’的模样,邀月也顾不上切苹果了,他伸手在简灵面前挥了挥,而后挑眉追问道,“小灵子,你想什么呢?”

邀月的出声打断了简灵的出神,简灵真的很想重重地对着邀月脑门来一下,这货恐怕真的是棒槌吧,明知道她没办法开口,却还要拼命找她聊天,就在简灵各种怨念爆棚的时候,八卦人物之一的容逸,也就是明隶大帝苏秉宸也‘强势登场’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