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1010章 得知自己闯下大祸的简灵 残魂游荡在烂珂之境的沐辰溪 斗争升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10章 得知自己闯下大祸的简灵 残魂游荡在烂珂之境的沐辰溪 斗争升级(1 / 2)

简灵躺在病床上,邀月则是面朝着简灵,背对着房门而坐,所以容逸推门而入时,最先看到容逸的反倒是简灵,如果这会儿简灵不是因嗓子受损无法开口,她一定会冲着邀月咆哮的,谁让某人老是给她胡乱散播虚假消息呢?方才邀月还跟简灵嘚吧嘚吧,说什么容逸跟耶律齐约架七星崖,最后一次却被耶律齐ko,打成重伤,不休养个七日恐怕下不来床,可问题是,本该躺在床上扮虚弱病娇的正主此刻偏生来看简灵了,这不是啪啪打脸吗?而且打脸的速度不要太快……

许是简灵的表情太过于凶残,邀月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他眉头狠狠一皱,而后快速回头看向身后,不看不要紧,一看邀月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从椅子上起身,瞠目结舌地看着正朝他走来,咳咳咳,好吧,确切说来,应该是朝简灵走来的容逸,好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直到容逸走到他跟前,语调不善地跟他说了一句算不上客气的话‘你先出去’,邀月这才醒过神来,皱眉道,“你不是被耶律齐打得甚是凄惨吗?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一听邀月这话,容逸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风起云涌,垂落在身侧的右手更是捏得咯吱响,明显是因邀月的‘问题’想起了一些令他不快的事,容逸并没有正面回应邀月,只是再度强调了一遍,“我有事要单独跟她谈,你出去望风,若是看见耶律齐,立马敲门提醒我。”

容逸差遣邀月的时候,真的一点都没拿自己当外人,可邀月心里却不乐意了,邀月可没忘记北辰梵音离开医院时对他的叮嘱,括弧也就是‘严厉警告’,为了不被北辰梵音‘扫地出门’,邀月想了想,还是当场就拒绝了容逸,邀月摇头道,“不行,我们家主说了,如今简灵需要静养,不宜见客,更不能与你单独相处,我的任务就是保护她,顺便陪她解闷,倘若你也是为了位面崩毁一事,家主的意思是你们可以直接去跟他谈,不用再骚扰简灵,何况眼下她嗓子受损,身体也还僵硬着,也不方便跟你们交流,要不容逸你先离开医院,等简灵好了,你再跟她谈?”

尽管邀月面对容逸的时候,心里也有些发憷,可他还是硬着头皮‘劝返’容逸,甚至当着容逸面抬出了北辰梵音,就是希望容逸可以看在北辰家族的份上,不要找简灵……麻烦,可邀月终究还是失望了,因为容逸目光阴翳地看着邀月,活动活动了手脚,明显是打算采取‘暴力手段’了,一看容逸这‘来者不善’的架势,邀月有些惊惧地咽了咽口水,而后表情为难地看着病床上的简灵,显然是在征求简灵意见,当然也算是变相地告诉简灵自己已经‘尽力’了。

简灵皱眉看着既怂且怕的邀月,闭了一下眼睛,待睁开的时候,星眸内也没有任何类似抗拒,或害怕的情绪,显然是让邀月先出去。邀月皱眉看了一眼简灵,轻叹一声,而后剜了一眼神色几分冰冻的容逸,便抬步朝着房门走去,很快,邀月的身影就消失在两人面前,邀月一走,容逸立马关上房门,还特意从里面反锁,此举过后,这才快步朝着简灵走去。

容逸坐在先前邀月坐过的椅子上,鹰隼如炬地看着星眸满布疑惑之色的简灵,而后开门见山道,“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我希望你可以如实回答,是你就眨一下眼睛,不是你就眨两下眼睛。”

说这话的时候,容逸表情很是严肃,搞得简灵也莫名有些紧张,不过简灵并没有拒绝跟容逸对话,毕竟此刻简灵脑海里也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这会儿既然明隶大帝亲自找来了,她也可以顺便探探容逸虚实,毕竟先前邀月提到的庄彩蝶其实也让简灵有些‘心绪不宁’,容逸跟耶律齐虽说是因庄彩蝶干架,而且还连干三回,更让简灵‘思虑极重’,当然简灵知道这事无关风月,所以她并不像邀月那么八卦……

就在简灵思绪百转千回之际,耳边响起了容逸那不带任何情绪的清冷嗓音,“这次因你擅作主张,胡乱崩毁位面,导致沐辰溪元神出窍,极有可能会影响到天启十六年,我的意思是说,天启十六年也有可能不会再出现,本来那就是时间线的‘终点’,如果走不到‘终点’,你就没办法从苏君琰身上‘分离’出来,你们两人的身份依旧会是‘措置’的,简灵,你算是干了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蠢事,非但害了沐辰溪,也连累了自己,当然也对苏君琰极其不利,好在位面崩毁的时候,无尘跟沐辰溪一道,他采用了一些禁法,保留了沐辰溪的一丝残魂,那丝残魂兴许会在烂珂之境,可究竟会否再出现旁的岔子,暂时还无人清楚,以我能力,我所能探测到的情报只有这些,我就想问你,你崩毁位面的时候,利用的是天鉴推演图上第三回的预示内容,还是第六回的预示内容,如果是第三回,你就眨一下眼睛,若是第六回,你就眨两下,听明白了吗?”

容逸当着简灵的面说出了这样一番洋洋洒洒的话来,虽然他叙述的时候,黑眸始终古井无波,但却让简灵脸色一变再变,简灵根本就不知道她崩毁位面的后果会如此这般严重,甚至让沐辰溪‘元神出窍’了,看着简灵那陡然苍白如纸的面色,容逸一脸嘲讽道,“看来你操作前,并不知道此举会引发‘蝴蝶效应’,但这样你也不值得任何人同情,反倒是越发彰显了你的愚昧,在一知半解的时候,你就敢不管不顾地崩毁位面,你这算既蠢又坏,好了,别磨蹭了,赶紧回答我方才的问题,预示内容究竟是参照的天鉴推演图第三回,还是第六回?”

容逸先是讽刺了简灵一番,而后再度催问起简灵来,尽管简灵已经因容逸的话,心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她还是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而后紧绷着小脸,对着容逸眨了两下眼睛。

容逸一直都盯着简灵,看到此举后,容逸立刻补问道,“你确定是第六回?嗯?”

容逸话音一落,简灵又快速地朝他眨了一下眼睛,算是再度确认。可容逸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半分轻松,他神色很是隐晦莫名地看着简灵,握着膝盖的手指轻轻地叩击了两下,片刻的静默后,容逸再度语出惊人道,“倘若真的是第六回,恐怕情况会更加不妙,这半个月来我跟耶律齐没少研究天鉴推演图,最终得到的结论是,第六回算是‘残章’,残章的意思就是说上面的内容其实并不完整,一旦采用,很可能会对施术者跟承受者都带去隐患,也就是说你们几个亲历者或许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后遗症’,至于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暂且不得而知,毕竟我们所能查阅到的资料还是太有限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