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11章 威逼简灵前往烂珂之境的宫羽漠 追问清心咒的耶律齐 孑禹的嫌疑(1 / 2)

加入书签

宫羽漠不像耶律齐那般磨叽,撂完狠话后,他就直接打了拦路者邀月一掌,而且丝毫都不曾对邀月放水……邀月跟宫羽漠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选手’,不幸中招后,眼前一黑,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彻底晕死过去,目测后脑勺都磕肿了,病房里的简灵自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秀眉更是狠狠地蹙起,耶律齐略显同情地看了一眼悲了催的邀月,对着气质冷然的宫羽漠比了一个请的动作,而后就双双跨过邀月,推门而入,走进了简灵的病房。

许是因为容逸离开前给简灵服用的特效药发挥了作用,让她身体的僵硬感得到了初步缓解,至少她已经可以小幅度地活动四肢了,而且喉咙处的灼热感也相应减轻了不少,估计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开口说话了。简灵一直歪着头看着门口,宫羽漠第一个进来,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气氛称不上‘融洽’,彼时,宫羽漠俊脸紧绷,薄唇更是紧抿,眉宇之间的冷意让人知道他心情不佳,耶律齐则是跟在宫羽漠身后,虽说脸色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但却没有表现出宫羽漠那样明显的攻击性,而且黑眸深处还藏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简灵皱眉看着一前一后进屋的两人,脑海思维高速运转,宫羽漠大步流星地走到简灵病床前,双臂环胸,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脸色依旧苍白的简灵,语气生硬道,“谁让你崩位面的?你可知,你让我们所有人的努力都尽数付诸东流了?天启十二年本就是用来过渡的,眼看着下元节将至,假若那场祭祀盛典能够如期举行,说不定大家都能‘各归其位’了,可一切都因为你鲁莽冲动的行为‘戛然而止’,简灵,你真的是一个灾星,而且还属于千年不遇的那种……”

这会儿宫羽漠也恼火得很,自然不会顾及简灵感受,当着耶律齐的面就把简灵骂得狗血喷头,宫羽漠说完,一旁的耶律齐也各种阴阳怪气道,“我看她就是典型的破罐破摔,自己过不好,就试图拉我们所有人给她陪葬,心眼忒坏,堪称毒妇中的佼佼者,在这方面恐怕无人能出其右。”

耶律齐跟宫羽漠轮番‘痛批’简灵,由于嗓子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简灵也只能‘乖乖地’听两人变着法子骂她,许是发泄得差不多了,宫羽漠给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下,而后言归正传道,“简灵,祸事是你引起的,自然也只能由你去亡羊补牢了,眼下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再度进入早就归于混沌的天启十二年,重塑生机;要么直接前往烂珂之境,寻沐辰溪残魂,选一还是选二,你说吧。”

宫羽漠看似给了简灵两个选项,但其实第一个选项根本就毫无意义,首先位面已毁,先不说简灵到底有没有那个本事重新进入天启十二年,就算真的解决了‘入境问题’,她也无法让一切回归正常状态,所以宫羽漠其实是在逼迫简灵前往烂珂之境,去收拾由她自己制造出来的烂摊子。

果不其然,宫羽漠话音刚落,斜倚着雪白墙壁的耶律齐就似笑非笑道,“我看还是选二吧,毕竟以你这半桶水的状态,选一难度堪比上青天。”

从始至终简灵只是皱眉看着两人,并没有表态,简灵心里很清楚,自她回来之后,她就属于被动挨宰的命运了,谁让她一举得罪了一群‘大佬’呢?

简灵的口不能言让她没办法跟宫羽漠,耶律齐两人进行正常的对话,但两人似乎也不怎么在意,很快,他们就单方面敲定了执行方案,宫羽漠眉眼不善地睨着病床上的虚弱女子,而后起身再度强调道,“三日之后,会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我们会亲自送你进入烂珂之境,简灵,你最好祈祷一切顺利,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宫羽漠突然阴恻恻地笑了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撂下这番意味深长的警告话语之后,宫羽漠就转身,径直朝着房门走去,显然是准备离开了,耶律齐并没有立马跟上宫羽漠,等宫羽漠身影彻底消失后,耶律齐快步走到简灵床边,黑眸精光乍现道,“简灵,清心咒被你藏在哪里了?你若告诉我,说不定在危难之际我能救你,而且……只有我才能救你。”

耶律齐话锋一转,突然当着简灵的面提到了清心咒,就是希望简灵可以主动向他透露清心咒的下落,对此,简灵只是轻扯嘴角,嘲讽地笑了笑,显然是不打算配合。

见状,耶律齐眉头狠狠地皱了皱,黑眸更是闪过了一缕冷意,转瞬即逝,他舔了舔嘴唇,而后语带威胁道,“简灵,这次你崩毁位面带来了很恶劣的影响,想将你置于死地的人可不少,正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你还有三日时间考虑,如果你改变了主意,随时可以联络我,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言罢,耶律齐就从皮包里抽出了一张印有自己电话号码的名片,塞在了简灵手里,他冲着简灵高深莫测地笑了笑,而后就快步离开了简灵的病房。

随着耶律齐的离开,一切又再度归于平静。躺在病床上的简灵失神地瞪着头顶上方的天花板,无人知道此刻简灵到底在琢磨什么,约莫是一刻钟过后,北辰玄玥跟北辰梵音双双赶来,看到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的邀月时,两人心头一凛,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而后快步朝着简灵病房跑去,推门看到简灵还在时,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

“小灵子,你没事吧?”,北辰玄玥忧心忡忡地看着不知何时泪流满面的简灵,直接追问起简灵来,北辰梵音只是皱着眉头,站在一旁,视线却始终落在简灵身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