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12章 拿到关键证据质疑无尘的殷簌离 坐山观虎斗的洛雳 海慧寺的玄机(1 / 1)

加入书签

当简灵在津南第一附属医院静养时,无尘则是出现在平岑坳,曾经的简家老宅,无尘脸色略显苍白,嘴唇也因干燥有些起皮,无尘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再也不复往日的神采奕奕,哪怕无尘平日里十分注重自己的仪容仪表,这会儿他也无心捯饬自个儿。

老宅因无人打理,早就荒草丛生,看上去破败得很,无尘拧眉看着面前的屋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在那场由影后王爷主导的‘毁天灭地’中,身处皇陵的无尘虽然侥幸躲过一劫,但也不是毫发无损,好比现在无尘的听力就出现了明显的障碍,对此,无尘并没有太过于担心,因为他知道这只是‘位面崩毁’带给他的后遗症,暂时会让他生活不便,但之后一定会有很大的改善。

眼下最让无尘烦忧的是沐辰溪的生死未卜以及苏雷霆的下落不明,‘灾难’发生的当下,沐辰溪为了给无尘跟苏雷霆创造脱身的机会,义无反顾地冲在了最前头,当然沐辰溪那样做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算不得什么‘舍身成仁’,但也不能因此否认无尘受过沐辰溪‘恩惠’的事实,毕竟在当时的极端情况下,如果没人主动牺牲,恐怕他们三人都得齐齐折在轰然倒塌的皇陵中不可。脑海里闪现的画面让无尘眉头越发深锁,他仰头看了一眼陡然变得阴沉的天幕,呢喃自语道,“究竟是何处出了岔子?苏雷霆怎会失踪?”

无尘的问题,无人能答,就在无尘打算走进简家老宅时,身后却响起了一阵几不可察的足音,若是搁在平日里,无尘肯定早就有所察觉,但眼下他听力受损,自然不曾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说时迟,那时快,来人身法诡异一闪,不过眨眼功夫就瞬移到无尘身后,手法快如闪电地点了无尘穴位,瞬间无尘就没办法动弹,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无尘惊骇连连,好在他本就见过不少大场面,所以很快无尘就镇定下来,只是语调泛冷道,“阁下究竟是谁?此举意欲何为?”

无尘话音刚落,身后就响起了一道轻笑声,无尘黑眸精光闪烁,他再度轻启薄唇道,“殷簌离,没想到你也来了。”

无尘听出了缥缈峰峰主的声音,当场质问起殷簌离来。闻言,殷簌离径直走到无尘面前,目光阴翳地打量着无尘,语调不善道,“无尘,你是真没想到,还是装不知道?我潜入皇城的事,不是早被你的人发现了吗?为了不履行协议内容,你倒是煞费苦心,居然借简灵的手让整个位面崩毁,你好深的心机,好厉害的算计。”

殷簌离摆明了是将位面崩毁的责任悉数归咎在无尘身上,他那虎视眈眈的模样让无尘瞬间亚历山大,无尘想都没想,当即就出声否认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念头,但此事的确与我毫无关联,我更不曾‘利用’过简灵,殷簌离,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可不是上下嘴皮一碰就完的事。”

面对殷簌离强加在自己头上的‘莫须有罪名’,无尘当然不会轻易背锅,毕竟这次位面崩毁造成的负面影响难以估量,铁定是得罪了一大帮人的‘核心利益’,深谙此道的无尘更加不会让自己惹祸上身。

无尘这话一出,殷簌离当即就哂笑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觉得我会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找你对质吗?你好好看看,这是什么?”

说话间,殷簌离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造型别致的墨玉坠子,因为气愤难当的缘故,殷簌离甚至用力地砸向无尘的脸,无尘脸上立马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印子,玉坠嘭地一声地掉在无尘脚边,仿佛是在无声地嘲笑无尘那‘说服力度不强’的……狡辩。

看到墨玉坠的时候,无尘心间也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白,显然没料到他的贴身之物居然会出现在殷簌离手中。见无尘缄默不语,殷簌离阴阳怪气道,“怎么?现在没话说了?无尘,你知道我为何会出现在崇山府吗?因为我发现那桩让胡荣卷入,又导致影后王爷返京迟延的密室命案根本就不是苏雷霆策划的,而是出自您老人家的手笔,当然苏雷霆也是被你利用了,无意中当了你的‘刀’,你这招‘借刀杀人’不可谓不厉害,我想恐怕就连沐辰溪都被你误导了,以为苏雷霆打算提前布局对付影后王爷……沐辰溪本就希望影后王爷迟些日子返回,自然乐观其成,你料准了沐辰溪不会阻挠,这才‘心安理得’地打了一个擦边球,如倘若不是这次简灵不按常理出牌,非要来个鱼死网破,无尘你是不是就准备借下元节祭祀盛典,执行你的‘天眼计划’了,嗯?”

从殷簌离的话语之中可以看出,他所掌握的情报相当全面,几乎将无尘问得哑口无言。无尘眸光隐晦莫名地看着殷簌离,干燥起皮的嘴唇更是抿得死紧,就在殷簌离打算再跟无尘说些什么的时候,老宅西屋的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身穿一袭银灰色高定西服,脚踩一双黑白相间,手工定制皮鞋,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洛雳,嘴角含笑地走了出来,洛雳接着殷簌离的话,幽幽补充道,“殷簌离,你方才的推论的确很精彩,但恕我直言,还是有几个明显的漏洞,首先崇山府的密室案的确是出于无尘之手,这一点我可以证明,但苏雷霆也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能,苏雷霆其实早就知道无尘想延缓影后王爷回京的时间,所以他才故意布局,再将风声散播出去,在这个局里面,其实很难说清谁在算计谁,谁更胜一筹,但不可否认的是,苏雷霆并不是真的想要对影后王爷赶尽杀绝,苏君琰的‘秘密’,早在天启九年的时候,苏雷霆就知道了,可他并没有拆穿影后王爷的身份,因苏雷霆也想借此事改变璇玑皇朝的气运,他甚至希望璇玑皇朝可以就此成为诸国之首,苏雷霆可是有着一统天下的野心,可惜每每运气都差了那么一点儿。”

洛雳姿态悠闲地朝着表情各异的殷簌离跟无尘走去,一边走,一边当着两人的面说出了这样一幅意味深长的高深话语来。

殷簌离鹰隼如炬地盯着不知何时出现在简家老宅的洛雳,心思微动,很快,殷簌离就冷笑道,“除了这一点,还有哪里跟事实不符,你不如一次性说清楚,如今这里也就我们三人,倒是可以当面锣对面鼓,把该对质的内容都对质清楚,也不至于冤枉了无辜之人。”

殷簌离明摆着就是在试探洛雳,洛雳自然也心知肚明,不过,洛雳既然选择主动现身,当然不会再继续藏着掖着,洛雳对着殷簌离骚包无比的笑了笑,修长如玉的手指更是轻点着棱角分明的下巴,而后再度轻启薄唇道,“除此之外,沐辰溪在此事中所起到的作用更是至关重要,鉴于苏雷霆跟无尘都不希望影后王爷提前回来‘惹是生非’,所以这两人算是‘一拍即合’了,可苏雷霆偏生做了两手准备,他一边派之殇去崇山府‘吸引’影后王爷的注意力,给他释放出皇城有变,需尽快回京的信号,一边又‘默许’靠山王精心策划出来的‘闹剧’,可想而知,苏雷霆其实内心还是有些犹疑不定,不知道究竟该棋下何方,这才选择了‘两头通吃’,我猜当时苏雷霆肯定以为自己可以控制住事态的发展,不曾想最终却因简灵再度破局,这帮人谁都没能熬到下元节,至于沐辰溪自然也有自己的算计,只不过沐辰溪想要借助的其实是靠山王诡异薨逝后的舆论效应,而且他也有意想等下元节,他们三人算是‘不谋而合’,又算‘各怀鬼胎’,至于位面崩毁的事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始料未及的意外罢了,简灵此举虽说坏了规矩,却也误打误撞地阻止了他们三人的‘偷天换日大计’,细细算来,其实我们很多人都应该感谢简灵。”

洛雳这番洋洋洒洒的话一出,无尘终于冲开了穴位,他眸光一厉,连句招呼都没打,直接冲着殷簌离面门挥舞拳头,殷簌离本来还在琢磨着洛雳的话,不免有些分神,等殷簌离终于察觉到,再做出反应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左脸不幸地挨了无尘一拳,当即就肿了起来,殷簌离脸色阴沉如锅底,黑眸更是酝酿着骇人的风暴,很快,两人就缠斗在一块儿,谁都没有对对方放水,战况看起来格外激烈,当无尘突然冲殷簌离发难的时候,洛雳及时闪避到一旁,饶有兴致地欣赏着两人打斗的场面,并没有上前拉架的打算。

看得兴起时,洛雳还会点评两句,俨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洛雳此举自然也激怒了无尘跟殷簌离,两人对视一眼,而后就不约而同地朝着洛雳袭去,洛雳黑眸闪过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幅度,而后加入了战局,三人之间谈不上什么结盟,基本上都是一下子两个打同一个,一下子各自开打,局面不可谓不混乱。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洛雳率先开口道,“我们还是停战吧,这样打下去也没意思,反正位面已经崩毁了,再多的计划也实施不了了,当务之急我看大家还是抓紧时间去找天鉴推演图吧,简灵既然能以一人之力毁天灭地,足以证明这些东西落入了她手里,她也算一个沉得住气的人,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透露出来,恐怕我们往日里还是低估了这位特立独行的影后。”

洛雳说完这话,就虚晃一招,而后从原来的战圈中退了出来,通过方才那一通发泄,殷簌离跟无尘都冷静了不少,他们互瞪了彼此一眼,而后也错身而过,各占一个方位,正一脸戒备地防范着对方,无尘弯腰捡起地上的墨玉坠子,将上面的泥尘拍掉,而后捏着玉坠跟殷簌离说道,“我承认崇山府的事系我策划,但我从未误导简灵崩毁位面,至于我的墨玉坠何以会落入你的手里,我不清楚,只是有一点我需要强调,殷簌离,事情能够发展到眼下这样的地步,我也是深受其害的人,倘若所有事都是我主导,我怎么可能让自己陷入如此困境,没哪个蠢货会在算计别人的时候,不事先确保自己能否全身而退,而且你别忘了,眼下沐辰溪元神出窍,残魂更是被困烂珂之境,而苏雷霆又下落不明,只有我一人回到了津南,而你跟洛雳所掌握的情报都明显对我不利,我岂不是沦为了众矢之的,这样做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面对无尘的反问,殷簌离眉心轻皱,想了想,而后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说不定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你想借苦肉计让我们无法怀疑你,逻辑越是背离,越发能够让你逃脱非议……”

殷簌离还是一口咬定无尘不是无辜的,至少眼下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无尘跟位面崩毁一事无关,殷簌离这话让无尘脸色越发难看,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显然被殷簌离那毫无道理的诡辩气得够呛。

当无尘跟殷簌离剑拔弩张的时候,一旁的洛雳黑眸精光乍现,他先是看了一眼一脸挑衅的殷簌离,而后又将视线转移到无尘身上,很快,洛雳就再度语出惊人道,“如果你们想知道此事究竟是谁在背后搞鬼,何不去一趟海慧寺?也许海慧寺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一线天尊主突然当着殷簌离跟无尘的面提到了海慧寺,而且在说起海慧寺时,洛雳表情也有些高深莫测,显然是已经发现了什么端倪……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