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13章 何谓海慧寺 第一次来到现代位面的北皇宫北漠 濒临暴走的无尘(2 / 2)

加入书签

闻言,宫北漠当即就点了点头,尽管此刻他心里也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但他并没有选在这个时候打破砂锅问到底,而且宫北漠对无尘还是较为信任的,所以无尘的话,宫北漠愿意听。

搞定了宫北漠之后,无尘扭头看了殷簌离一眼,略微思索了一下,而后如此跟殷簌离说道,“我先安顿北皇,晚些时候会再联络你。”

闻言,殷簌离未置可否,只是笑容略显高深地扫了无尘一眼,很快,无尘就带着霸气侧漏的宫北漠离开了简家老宅,洛雳跟殷簌离这是留在原地,目送着两人离开,直到两人背影彻底消失在转角,洛雳似笑非笑地看着眉心紧皱的殷簌离,而后一语双关道,“殷峰主,你说宫羽漠为何要跟宫北漠说那样的话,他怎么像是早就猜到临近下元节的时候会出事,你说这到底算不算巧合?”

说起巧合二字的时候,洛雳刻意加重了语气,黑眸更是闪烁着凛冽的暗芒,转瞬即逝,洛雳的出声打断了殷簌离的出神,殷簌离皱眉看了洛雳一眼,没好气道,“你心里不是早就有了答案吗?还问我作甚?一天到晚试探来,试探去,你难道就不累吗?”

怼完洛雳后,殷簌离冷哼一声,用力地甩了甩宽大的衣袖,而后就身法诡异一闪,不过眨眼功夫就从洛雳面前消失了,洛雳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拳头更是捏得咯吱响,片刻的沉默过后,洛雳也离开了平岑坳,原本的喧闹一下子就归于平静。

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无尘跟宫北漠这边,作为‘土老帽’,大玥王对现代的发明始终持敬畏的态度,也是经过了很长一段心理挣扎,宫北漠这才接受了自己已经‘被迫’离开了原先的世界,成功进入到另一个高速发展的平行时空。

宫北漠不是没追问过无尘,自己何时才能回去,对此,无尘也答不上来,只是让宫北漠耐心等候契机,对此,宫北漠自然很不开心,毕竟他更喜欢当大权在握,四海归心的铁血帝王,而不是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适应的‘新新人类’。

一路上,宫北漠都情绪低迷,毕竟突然来到津南市,他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再加上那些应接不暇的现代文明的冲击,越发让宫北漠产生了一种诡异的抗拒感,或者应该说是对未知的害怕。宫北漠很想回宫批改奏折,哪怕批改到半夜三更都无所谓,可惜的是,如今这个念头都变成了奢望。

看着无精打采的宫北漠,无尘内心也很是复杂,他拧眉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紧紧地攥着安全带,耷拉着脑袋的宫北漠,轻轻咳嗽了一声,而后出言询问道,“宫羽漠是何时对你示警的?”

无尘的出声打断了宫北漠的出神,宫北漠皱着回头,认真地回想,而后表情严肃道,“重阳节过后的第二天,九月十一,朕记得十分清楚,那日朕心血来潮,让二弟入宫陪朕对弈,他输给了朕,离宫之前突然跟朕提到此事,朕当时还驳斥了他,觉得他是借机诅咒朕,却没料到……”

说到这里,宫北漠偏头看了一眼窗外,那些对他来说更像怪物的摩登大厦一一往后退,让宫北漠每看一次,就糟心一次。宫北漠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待情绪有所平复后,宫北漠这才扭脸看向动作娴熟地开车的无尘,轻叹道,“无尘,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你居然还会这些,朕是打从心里佩服你。”

宫北漠眸光之中的钦佩丝毫都不曾掩饰,无尘嘴角猛抽道,“其实我会的这些,北皇的二弟也会,毕竟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往返于现代世界了,久而久之也就学会了。”

无尘看着宫北漠那对什么都一惊一乍的模样,不免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到现代时的窘迫举止,越发觉得脸皮火辣辣的,毕竟他也曾如宫北漠一样……沙雕。

无尘只是简单感慨了一番,很快,他就将歪了楼的话题拉回到正轨上,无尘眉心紧皱道,“宫羽漠居然能在一个月之前就预感到北皇会有此番经历,看来他极有可能早就从别的渠道掌握了绝密情报,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会对北皇发出那样的警示……”

无尘不提宫羽漠还好,一提宫羽漠,宫北漠俊脸表情当即就阴云密布,周身的冷意更是骇人心魄,宫北漠各种咬牙切齿道,“那个混账东西,指不定是故意为之,他巴不得将朕弄出宫,十有八九还是贼心不死,想趁机谋朝篡位……”

估计疑心病过重是每个为君之人的‘通病’,这不,无尘只是将话头转移到宫羽漠身上,宫北漠当即就炸毛了,对宫羽漠更是深恶痛绝得可以。看到宫北漠那义愤填膺的模样,无尘一时半会儿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跟宫北漠解释,在权衡了一番利弊后,无尘还是选择了放弃,他觉得眼下宫北漠还没能适应现代位面,跟他说多了反倒越发会造成宫北漠的心理压力,这么一想,无尘只是讪讪一笑,没有再继续方才的话题。

无尘将宫北漠带到了自己的隐蔽住处,安抚过宫北漠后,无尘就从宫北漠房间出来,径直去了书房,无尘拿出纸跟笔,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一一写在白纸上,绞尽脑汁地琢磨着其中的关联性,不过有些可惜的是,效果却不太好,不是逻辑不通,就是前后矛盾,无尘轻叹一声,推开了写得密密麻麻的纸张,而后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正当无尘尝试着放空自己的时候,耳旁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外加宫北漠的惊呼声以及那刺鼻的焦味,无尘心头一凛,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他唯恐宫北漠发生意外,豁然睁开双眸,而后飞也似的朝着宫北漠所在的房间跑去,在看清房间里的场景时,无尘嘴角猛抽,脑海里那根代表着理智的弦也应声而断。

“无尘,抱,抱歉,朕不是故意的,朕……只是好奇,没料到会烧了你的宅子。”

宫北漠冲完凉之后,看到了床头柜上摆放着的造型别致的打火机,他并不知道打火机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先前无尘也没有跟他解释过,百无聊赖的大玥王直接捣鼓起打火机来,却因为桌上摆放着一个用面粉做成的工艺品,面粉遇到了明火,嘭地一声就炸了,突如其来的动静将宫北漠吓了一大跳,好在宫北漠反应够快,使着出神入化的武功,瞬间就退出了房间,这才避免了自己的悲催,但原本好端端的房间就被祸祸得不成样子了。

无尘虽然很想暴揍手贱的宫北漠一顿,但他还是没有付诸于行动,只是快速地取来了灭火器,对着房间有明火的根部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