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50章 发现聚灵珠不见的龙炎 及时赶到救龙炎的盖雅茜(2 / 1)

加入书签

说起‘鸡飞蛋打’四字时,龙炎刻意加重了语气,眉眼之间的冷意更是让人无从忽视,龙炎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就从抽屉里拿出雪茄点上,虽说平日里,龙炎根本就不抽烟,而且他也不是喜欢抽烟的人,但此时此刻,他心情万分糟糕,这才想要……借烟浇愁。

龙炎猛吸了一口雪茄,无师自通地吐出好几个烟圈,而后就目光如炬地跟电话那端突然陷入沉默的殷灵说道,“殷灵,我这人最不怕的就是他人的威胁,你越是威胁我,我越是会‘反弹’给你看,如果注定结局就是‘两败俱伤’的话,那么我也一定会给自己拉个垫背的人,若那个人是你,我也不介意。”

说这话的时候,龙炎黑眸更是酝酿着一片骇人的风暴,捏着手机的手更是寸寸收紧,明显已经被殷灵给激怒了。

殷灵一听龙炎这番话,秀眉也狠狠地皱着,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抹不祥的预感瞬时弥漫心间,殷灵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确不应该操之过急,毕竟龙炎本就不是一个特别容易拿捏的人,想通了这些弯弯绕绕,殷灵赶紧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而后将语调放缓道,“龙炎,你至于生气吗?我不过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我当然也不希望简灵意识觉醒,毕竟那样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方才的话只是为了试探你‘意志’坚不坚定罢了,你别往心里去。”

殷灵开始服软,毕竟她现在也不适合跟龙炎撕破脸。

殷灵这样的态度并没有让龙炎脸色稍霁,毕竟龙炎了解殷灵的个性,他知道殷灵不过就是‘会看阵仗’罢了,说白了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家伙,而且也愿意为了目的而放下自己那高高在上的姿态。

尽管龙炎对殷灵很是不屑,但殷灵愿意放低身段对龙炎来说,无疑也是好的。

龙炎拉开总裁椅,坐下,黑眸闪烁着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想了想,他再度薄唇轻启道,“你不是已经拿到玉卿的破云箭了吗?上次你说此物已经认简灵为主了,既然如此,你只要动用破云箭,不就可以成功锁定简灵的位置……殷灵,你要的皇陵地图拓本,我已经联络过无尘,他也答应了我,会将拓本交给我,我希望你不要食言而肥,尽早告诉我简灵的下落。”

龙炎再度话锋一转,直接提到了破云箭,随着龙炎这番话就能知道,原来刑堂丢失的破云箭真的落入了殷灵手里,只是没人知道殷灵到底是如何拿到破云箭的,毕竟刑堂守备森严,两步一卡,三步一哨,高手如云,怎么可能会让殷灵‘轻而易举’地就得逞了呢?

这个问题,其实龙炎也暗中琢磨过,他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殷灵要么是有帮手,要么是采用了什么禁忌之法,不然的话,单凭她一人之力,她根本就不可能在刑堂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

虽说那段时间,恰逢玉卿不在,也给殷灵营造了不少的便利,但刑堂其他高手也不是吃素的,天地玄黄四大分支的首领更是个个骁勇善战,断然不会不是殷灵对手,所以这里面一定还暗藏着某些连龙炎都不知道的秘密罢了。

就在龙炎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殷灵那有些愤怒的嗓音,殷灵俏脸很是阴沉道,“我已经试用过破云箭了,却毫无反应,我想因为我不是它认定的主人,所以它并不会听从我的指令,你得给我时间,让我再好好地摸索,摸索……”

还没等殷灵说完,电话那端的龙炎就直接一脸不耐烦地打断道,“殷灵,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既然你拿了破云箭,那么你就该负责处理好后续,借口什么的,还是能省则省吧,反正如果你还想要皇陵地图拓本,那么就用简灵的下落来跟我交换,我的耐心同样有限。”

撂下这话之后,龙炎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他不想再跟殷灵‘废话连篇’了。

殷灵也没想到龙炎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心里自然也憋着气,她都恨不得直接将手里的电话给摔了,但她还是强忍着内心的各种不适,只是用力地攥紧拳头,目光凌厉地看着窗外,无人知道此刻殷灵到底在琢磨什么……

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龙炎这边来,龙炎挂断殷灵电话后,就起身朝着角落的书柜走去,龙炎一动又再度牵扯到自己身上的伤,疼得他脸色都跟着发白,眉头狠狠地皱了皱,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发现灰色的衬衫已经沁出了暗褐色的血迹,龙炎知道自己的伤口肯定是再度崩开了。

这会儿,龙炎也没有心情重新包扎伤口,他只是等那一波剧痛有所缓解后,这才抬步,缓缓地朝着书柜走去。

龙炎弯腰,从右侧倒数第二个抽屉拿出了一个雕刻着镂空花纹的古朴楠木盒,这个动作看似简单,却已经让龙炎额头冷汗涔涔,龙炎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前胸伤口已经开始滴滴答答地流血了,血滴坠落在地板上,看起来很是碍眼。

龙炎的衬衣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他拿着楠木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等自身情况有所好转后,这才转身朝着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虽然只是一段短短的距离,可龙炎却花费了比平日里多出三倍的时间,等他走到办公桌前,早已脸色苍白如纸了,龙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手扶着桌沿,后背都有些佝偻,额头上的汗珠更是不断地滑落,滴滴答答地砸在办公桌上。

龙炎突然轻扯薄唇笑了笑,只是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他低啐了一声,而后低声呢喃道,“简灵,我可能就是欠了你的,就当我赎罪吧,如果日后你想要报复,我也悉听尊便,谁让我心里有愧呢?但若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旧会这样选择,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从未。”

说起最后那个‘从未’时,龙炎黑眸更是闪烁着坚定地光芒,他低低地笑了起来,脑海里则是闪现出某些曾经让他‘退避三舍’的画面,龙炎垂落在身侧的右手更是寸寸收紧。

后来,龙炎用力地摇了摇头,将脑海里那些让他很不开心的画面驱赶跑,而后就目光幽幽地看着被他搁在桌上的楠木盒,思绪翻涌。

龙炎将掌心放在盒盖上,却没有急着打开,从他的神情来看,龙炎也有些纠结,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最终龙炎还是做出了选择,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就扯开脖间的领带,从里面拽出了自己佩戴了多年的檀香项链,取下了上面挂着的如同钥匙般的吊坠,他目光幽幽地盯着掌心中的吊坠,闭上了眼睛,再度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就直接将钥匙吊坠插入楠木盒上的锁孔,龙炎表情专注地转动了好几下,约莫三分钟后,终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咔哒声,他眸光一厉,心中一喜,知道楠木盒可以打开了。

虽说楠木盒,龙炎已经保管了很多年,可他根本就没有打开过,这是自楠木盒落入他手中十年后,第一次开启。

龙炎目光很是专注,仿佛如今他所触碰的并不是一般的盒子,而是一种有着某些‘特殊意义’的‘至高无上’的存在。

等龙炎揭开盒盖时,整个人都双眸圆睁,他一脸震惊地盯着盒子内部,好半晌都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直到一分钟过去,他这才嗓音破碎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是空的?明明刚刚掂在手里时,重量都不轻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之前龙炎还镇定如常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彻底的情绪失控了。

龙炎将楠木盒整个翻了过来,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可依旧没能从盒子里翻出任何物件来,除了一块丝质上乘的紫色绸布,就再无其他了。

龙炎整个人都濒临崩溃的边缘,高大的身躯更是因为不堪突如其来的打击,重重地跌坐在椅子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他只是不断地呢喃着,“聚灵珠呢?聚灵珠去了哪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龙炎突然说到了一个特殊的词语--聚灵珠,虽然没人知道此物究竟有什么作用,但从龙炎失态的模样,就能够猜出,此物绝对非比寻常。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龙炎只是眼神空洞地看着已经渐渐被暮色充斥的办公室,他也没想过去开灯,只是沉浸在巨大的失望中。

原本盖雅茜已经离开了馨鲜茶肆,但在接近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她又再度折返,盖雅茜在经过龙炎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如重物坠地的声音。

盖雅茜被吓了一大跳,脑海里第一时间就闪过了龙炎那张‘心事重重’的脸,再加上之前盖雅茜就从龙炎身上闻到过血腥味,所以她越发焦急,赶忙用力地敲打起龙炎的房门来,大声冲着办公室里面的人喊道,“龙炎,龙炎,你没事吧?”

盖雅茜的呼唤并没有得到龙炎的任何回应,她心里越发忐忑,想都没想,索性直接抬脚踹起房门来,轰的一声,房门应声而裂,可想而知,盖雅茜方才那一刻的爆发力究竟有多惊人。

盖雅茜赶忙跨过已经成了两截的房门,快步跑进了龙炎的办公室,她第一时间就摁亮了水晶吊灯的开关,随着啪嗒一声响,明亮的光线倾泻一地,驱散了原本的黑暗。

其实在房门口的时候,盖雅茜就闻到了更加明显且浓郁的血腥味,她那颗心更是直接吊在嗓子眼,唯恐龙炎发生意外。

盖雅茜的猜测并没有出错,因为她一眼就看到了俯卧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龙炎,随着盖雅茜破门的动作,房间里的血腥味越发浓郁,甚至浓郁到连盖雅茜都有些怀疑,龙炎会不会……血流而亡啊草。

盖雅茜脸色苍白,身体更是抑制不住地颤抖,这会儿,她真的很担心龙炎会出事,盖雅茜不敢耽搁,赶忙朝着龙炎跑去,在龙炎跟前蹲下,盖雅茜先是将手放在龙炎的鼻孔下,确定龙炎还有呼吸,盖雅茜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跟着平稳地落了地,她当即就瘫坐在地,默念了一句,“佛祖保佑。”

只要龙炎还有生命体征,盖雅茜就不担心龙炎真的会就此一脚迈进鬼门关,她赶忙起身,朝着保险柜跑去,盖雅茜手法很是熟练地输着保险柜的密码,很快,保险柜就被盖雅茜打开了,盖雅茜没有丝毫迟疑,直接从里面拿出一个白瓷小玉瓶,而后就快步朝着龙炎跑去。

盖雅茜拧开瓶塞,从里面倒出两颗晶莹剔透小药丸,而后就直接掰开龙炎的嘴,塞入了龙炎嘴巴。

“龙炎,你到底招惹了什么麻烦,怎么会让自己如此这般的狼狈,真的是害人不浅。”,盖雅茜一边观察着龙炎的情况,一边小声地抱怨起来,眉头更是快要打成了死结,先前盖雅茜不是没有追问过龙炎,可问题是龙炎根本就不告诉她,所以盖雅茜也无计可施。

幸好她因为一份不小心遗落的文件,再度返回馨鲜茶肆,要不然的话,估计龙炎就真的只能晕到明日早上八点,才会被她发现了。

盖雅茜对龙炎也有些心生怨念,谁让龙炎这个混蛋,什么都不跟她说呢?盖雅茜已经想好了,等龙炎度过危险期,醒来后,她一定会好好盘问龙炎,非要逼他说出真相不可。

盖雅茜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龙炎,她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眼下龙炎尚处于昏迷的阶段,她只能寸步不离地守着……

盖雅茜有所不知道的是,龙炎的情况看似凶险万分,但实际上他不过是中了‘摄魂术’罢了,这才让自己险象环生……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