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61章 险些被神秘人气炸的简灵 兔儿岭遇缥缈峰峰主 针尖对麦芒(2 / 1)

加入书签

简灵眉心轻蹙,星眸满布狐疑之色,小半晌沉默后,简灵朱唇轻启,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电话那端的神秘男子来,就是希望男子能够‘自报家门’,但简灵还是将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她话音刚落,电话对面的人就‘自动静音’了。

“喂,喂,你有在听吗?”

影后妹子额头青筋猛跳,见对方良久都未吭声,简灵甚至一度以为某人是不是直接挂断了她电话,为了证实内心想法,她不得不再度将手机拿到眼前,可上面跳跃的时间证明对方依旧在。

俏脸表情有些阴沉的简灵再度冲着电话那端的人喊了一嗓子。

就在简灵心里各种七上八下的时候,原本沉默的男子终于开了金口,可从他嘴里蹦出来的话却谈不上多友好,至少对简灵不怎么友善。

“龙无涯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将手机留给了你,不过没用的,我还是不会帮你,简灵……因为在我看来,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眼下所发生的一切不过就是你咎由自取罢了。”

男子突然当着简灵的面说出了这样一番攻击性十足的话来,而且从男子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是认识简灵的,而且对简灵的过往很是了解。

男子的话让简灵心中疑惑更甚,眉头也快打成死结了,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哪怕两人没机会面对面,但也不妨碍简灵察觉到来自陌生男子的敌意跟深深恶意。

思及于此,简灵语气也有些生硬道,“这位先生,我应该没得罪过你吧?正所谓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就你这种连自己身份都不敢透露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评判我呢?”

简灵这会儿也很是恼火,本来先前跟龙无涯的会面就让她一个头两个大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一上线就对她各种人身攻击滴讨厌鬼,她心情又能好到哪儿去?

简灵一向秉持的都是‘不蒸馒头争口气’的原则,自然越发不会让对方占她便宜,哪怕是口头上的都不行。

简灵这话一出,电话对面立刻响起了一阵轻笑声,简灵听得眉头直皱,小脸更是一片阴霾,捏着手机的手也因为太过于用力的缘故,指关节都有些微微泛白,可想而知,此刻她到底有多恼火,就在简灵打算直接挂断某人电话时,男子终于止住了笑声,而后声线低沉道,“简灵,我送你一句话,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男子这话无疑就是火上浇油,影后妹子脸色越发阴沉可怖,她冷哼了一声,而后阴阳怪气道,“那姑奶奶我今天也送你一句话,有病趁早治,乱刷什么存在感,你还真当自己是救人于危难的大师吗?”

撂下这话之后,简灵根本就没有再给男子任何开口的机会,一脸狠厉地挂了电话,如果这会儿,男子就在简灵跟前的话,相信我,某人一定会被狠狠地修理,谁让他非要给简灵添堵呢?

为了避免被某个蛇-精b病骚扰,简灵甚至还将龙无涯的手机关了机,眼下简灵的想法很纯粹,不管这个跟龙无涯交好的家伙究竟有什么本事,也不管这个混蛋究竟知道多少‘内幕’,这会儿简灵都不想再听任何糟心话,也不愿意再被人数落。

简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好不容易才平复了自己那乱糟糟的心情,她抬眸看了一眼略显阴沉的天色,而后就用龙无涯的手机,拨打起玉卿电话来。

这会儿,简灵也没什么心情去见洛雳了,有些事情她需要先跟玉卿谈谈,直觉告诉简灵,玉卿肯定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内幕消息’,就在简灵思绪翻涌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一个机械冰冷的人工女音,提醒简灵她所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没办法成功联络上玉卿,简灵心里不免也有些烦躁,她阴着脸挂断了电话,而后环顾起四周来,这个点,高速路上偏生也没有一辆车经过,简灵低啐了一句什么,无人听清,而后就抓着龙无涯的手机,面色不善地朝着正西方走去。

简灵寻思着等下不管看到谁的车,她都会死皮赖脸地要求人家送她一程,当然简灵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刑法堂。

可见了鬼的是,简灵都快徒步走了半小时,愣是没见到一辆车打她身边经过,渐渐地,简灵脸色也跟着变得凝重起来。

她站在原地,皱眉看着在自己眼前铺展开来的,不知通向何处的蜿蜒公路,简灵红唇抿得紧紧的,星眸之中的疑惑更是未加掩饰。

按理说,这条高路公路平日里也是很繁忙的,可这会儿却一辆车都没有,这不是邪了门,又是什么。

就在简灵思绪万千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妖异的风,风中还夹杂着雪花,雪花如柳絮般,簌簌往下落,很快就落了简灵一身,头发上,肩膀上,随处可见。

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用力地跺了跺脚,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暴脾气了,仰脖子就冲着苍穹吼了一声,“没完了是吧?劳资到底哪里得罪你们了,你们至于揪着我不放吗?”

简灵中气十足的怒吼却没有得到任何生物的回应,白茫茫的天地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表情既不忿,又不甘,星眸之中的倔强更是让人看得有些心疼。

简灵将拳头捏得咯吱响,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再度掏出龙无涯的手机,简灵皱着眉头,再度将龙无涯的手机开机,手机开机的那一瞬,信号一开始并没有出现,简灵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手机屏幕,直觉告诉她,眼下她所遭遇的所有诡异恐怕都跟方才那个‘诅咒’过她的混蛋脱不了干系,这样的念头强烈得让简灵恨不得拿刀去砍那个对她敌意满满的神秘男子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约莫过了十分钟,手机的信号终于出现了,而在信号恢复正常的时候,雪也停歇了,如果不是简灵先前曾亲眼看到过,也触碰过雪花,恐怕她也会认为先前的场景都只是出自她的幻觉,因为此刻,风停了,那抹刺眼的白也跟着消失得无影无踪。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影后妹子越发心里堵得慌,她觉得自己胸口很是沉闷,颇有一种气不顺的不适感,简灵狠狠地咬了咬牙,而后就直接翻了一下通话记录,可早前那通电话却消失得无影无踪,简灵秀眉越发紧蹙,当即就低声咒骂了一句。

“混蛋,装神弄鬼,故弄虚玄,你丫不得好死。”

心情极度压抑的简灵直接破口大骂起来,当然被她亲切问候的人正是先前那个跟她针锋相对的神秘男子。

就在简灵怨念爆棚的时候,手中的手机再度一震,随着滴的一声,简灵看到了龙无涯短信箱出现了一个提示,明显是进入了新消息。

简灵秀眉越发紧蹙,她又再度狠狠地咬了咬牙,而后就沉着脸打开短信箱,一眼就看到了那条让她险些当场就犯心脏病的挑衅信息。

“这次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希望你下次可以长点记性。”

这样的口吻,这样的语气,除了是那个来历成谜的神秘人,简灵也不做第二人想。

“王八蛋。”,简灵被气得娇躯不停地颤抖,胸脯更是剧烈起伏,可想而知,简灵此刻已经处于情绪失控的边缘,她眸光猩红地看着四周围,脑海思维高速运转。

简灵再度试着通过信息,想要联络上这个‘眦睚必报’的男人,可结果却不如人意。

就在简灵各种抓狂的时候,远处一阵汽车的鸣笛传到简灵耳边,打断了简灵的思绪,简灵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处,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大马路中央,属于典型的找死行为。

虽说没能顺利联络上那个神秘人,但至少眼下兔儿岭路段已经恢复成原样了,简灵赶忙抬步朝着路边走去,她不断深呼吸,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就在这时,一辆银色的奔驰突然停在简灵身边,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笑容如春风般和煦的俊脸,“简灵,原来真的是你,我刚才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了……”

说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缥缈峰峰主殷簌离,只不过这会儿,殷簌离怎么会如此巧合地出现在兔儿岭,也让简灵百思不得其解。

起初,简灵并没有搭腔,只是表情狐疑地盯着殷簌离那张在她看来也很欠扁的俊脸,一副若有所思的高深模样,殷簌离手指轻轻叩击着方向盘,嘴角的笑容始终挂着,那架势就好像他一直都戴着一张面具似的。

“笑得不累吗你?”,片刻的诡异沉默后,简灵终于选择了开口,但说话的语气却谈不上多友好。

面对话语夹枪带棒的简灵,缥缈峰峰主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类似愠怒的表情,他依旧笑得如沐春风,眉眼很是真诚地对着简灵摇头,嗓音清冷道,“不会啊,我一直都在找你,如今见到你,我心欢喜得很,唯有笑容能够表达此刻我的心情。”

倘若这会儿现场还有其他人经过,也许他们心中的八卦之火会熊熊燃起,毕竟殷簌离这话太容易引起他人的误会了,但对于当事人来说,谁都没有走心,简灵只是冷哼了一声,而后一脸嘲讽道,“殷簌离,你还是省省吧,别乱攀交情,说吧,你找我干什么?又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此刻,影后妹子还是很介意,她总觉得殷簌离出现的时机都太过于‘巧妙’了,再加上那场早就延续了‘五世’的诡异交通事故一直如同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她心上,导致简灵怎么看殷簌离,怎么像坏人。

之前跟龙无涯见面的时候,龙无涯也曾提到过,他这些年也曾试图通过肇事车辆去摸索真相,可收获同样寥寥无几,殷簌离偏生又出现在这个‘节点’,难保简灵不往深处想。

面对简灵那满是探寻的眸子,殷簌离只是四两拨千斤道,“我的小姐姐,你这疑心病真的不是一星半点的重,都快要赶上苏雷霆了,难不成就因为你也给苏雷霆当了很多年的‘皇弟’,所以也被他传染了吗?”

殷素离突然当着简灵的面提到了璇玑帝苏雷霆来,面对殷簌离的调侃,简灵脸色越发难看,就在简灵想要再度冲殷簌离发火的时候,殷簌离眸光幽幽地瞥了简灵一眼,而后再度云淡风轻道,“我不过就是漫无目的地四处瞎晃,遇到你实属意外。”

缥缈峰峰主这话一出,简灵当即就哈哈大笑道,“殷簌离,你觉得我会信吗?”

闻言,车内的美男子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语调慵懒道,“信不信由你。”

对话进行到这个份上,气愤不免有些尴尬,场面也有些僵持,一人站在车外,一人坐在车内,视线却落在彼此身上,显然是在暗中较劲。

片刻的沉默过后,最终还是简灵选择了‘低头’,简灵别有深意地冲着殷簌离笑了笑,而后就双臂环胸道,“相逢不如偶遇,既然你我这么有缘,不如你送我一程?”

虽然简灵是在征求殷簌离的意见,但说话的时候,她的手已经朝着殷簌离车门探去,显然是想要上车。

看到简灵的动作,殷簌离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无懈可击的笑容,而后就对着车外的简灵点了点头,绅士风度十足道,“能够送美女,是我的荣幸,我怎能拒绝?”

讲真,两个人其实都挺虚伪的,但偏生这种虚伪‘融合’在一起,却显得格外完美。

很快,简灵就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上车之后,简灵就目不斜视道,“我要去刑堂,送我去刑堂。”

简灵也没有刻意隐瞒殷素离的意思,她直接报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不过很快,简灵又扭头看了身旁的殷素离一眼,语带挑衅道,“你敢去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