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71章 惨遭烈火焚身的泥偶 指点龙炎脱险的灵约 简灵的仇人贾明珠(1 / 1)

加入书签

“你~到底是谁?”

龙炎还是不死心,他皱着眉头,再度追问起壁龛里那具身份不详的泥偶来。

龙炎话音刚落,泥人就笑声尖锐道,“我是谁,我谁都不是,来了幽冥客栈的人,前世今生都将化为泡影,不管你接不接受,这就是事实。”

泥偶说这话的时候,五官终于‘固定’了下来,她不再是简灵的模样,而是另一个其貌不扬,就算丢在人堆里也不会引起任何骚动的普通人,可龙炎还是有些心有惴惴,总觉得被困壁龛的女人非是等闲之辈,更甚者,龙炎还有一种无法用言语解释的慌乱,他认为简灵之后可能也会倒大霉,或许……已经倒霉了。

这样的念头让龙炎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也顾不上再试探泥偶什么,龙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嘴角挂着一抹恶意笑容的泥人,而后就果断地转身,径直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哪怕此刻龙炎依旧各种担心,各种害怕,但只要能离这个怪女人远点,对龙炎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泥偶一看龙炎居然一句招呼都不打,就急着离开,也有些乱了阵脚,她赶忙冲着龙炎大喊,“龙炎,你别走,求你了,毁掉夜明珠,让我出去。”

泥偶还是寄希望于龙炎,毕竟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等待,她也就等来了龙炎一人。

身后泥偶的呼唤,龙炎不是没听到,但龙炎却强忍着没有回头,跟别提回应了。

见龙炎如此这般的决绝,泥偶显然也受了不小的刺激,她再度发出了一阵尖锐的吼声,让龙炎各种心理不适,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

龙炎脚下步子又加快了,此刻,他只希望离开这个诡异的画廊,离开这个身份成谜的女人。

如果龙炎回头的话,一定会发现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原本光线略显昏暗的壁龛突然就毫无征兆地起火了,而且火势还格外迅猛,壁龛里的泥偶表情很是惊恐,甚至一度有些扭曲,狰狞,她不断地尖叫着,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嗓音更是让龙炎头皮发麻。

好几次,龙炎都有些忍不住,很想直接回头看看身后的场景,但龙炎还是按捺住自己的冲动,愣是表情紧绷地朝着正前方走,将身后的凄厉惨叫远远地甩在一边。

因为精神太过于紧张的缘故,彼时龙炎早已满头大汗,紧攥的掌心更是被汗水浸湿了,后背更是冷汗涔涔,龙炎不断地默念着东西方各路神明,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安然无恙地离开这个鬼地方。

也许是龙炎的祈祷起了作用,也许只是纯属巧合,反正五分钟过后,龙炎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虽说是宛转悠扬的钢琴曲,但在这样的环境中,依旧将龙炎吓得够呛,龙炎脸上的血色更是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高大的身躯更是抑制不住地颤抖。

其实龙炎自己都有些瞧不起自己,谁让他一下子就变得……胆小,懦弱,怕事又怕死呢?

铃声依旧在持续,那架势就好像只要龙炎不接,打电话给他的人就绝对不会挂电话似的。

脸色苍白如纸的龙炎先是抬手擦拭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而后长舒了一口气,很快,龙炎就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定睛一看,来电显示赫然可见灵约的号码。

龙炎眸光满是狐疑,先前他曾尝试过拨打外界的电话,可却毫无反应,手机顷刻间就变成了‘一无是处’的砖头,但眼下灵约的电话却‘毫无障碍’地进来,自然也让龙炎百思不得其解。

尽管龙炎脑海里也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但他并没有迟疑,而是赶忙划过了手机接听键,还没等龙炎开口,电话那端就传来了灵约那气息有些不太正常的低醇嗓音,“龙炎,你~现在在哪里?”

听到灵约的声音,好歹也缓解了龙炎一部分的恐慌,他深呼吸了一下,而后就皱眉道,“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李毅家,这里磁场好像发生了很大改变,而且早先我曾遇到过一个陌生的男人,他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内幕,一开始我跟他都呆在李毅家,可后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跟他分开了,眼下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如今我还被困在一条长长的画廊里,找不到出口。”

龙炎说这话的时候,语速极快,因为龙炎也担心,如果讯号突然中断,他可能连自己眼下的处境都没解释完,到时候更加别指望灵约来救他了。

灵约一听龙炎这话,眉头先是狠狠地皱了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凛冽的寒芒,转瞬即逝,灵约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腰腹处的狰狞伤口,思绪翻涌,很快,灵约就如此跟电话那端的龙炎说道,“龙炎,从现在开始,你按照我说的去做。”

灵约这话一出,龙炎当即就点头如捣蒜道,“好,你说。”

如今对龙炎来说,灵约无疑就是他的保命符,灵约究竟有几分本事,龙炎还是心知肚明的,再加上自己一个人‘单打独斗’了这么久,却一直都没有任何进展,倘若灵约能够给他指点迷津,甚至将他从这个诡异万分的所在救出,龙炎就谢天谢地了。

就在龙炎思绪万千的时候,电话那端再度响起了灵约的咳嗽声,龙炎眉头越发紧皱,黑眸更是满是忧色道,“灵约,你~没事吧?”

龙炎话语之中的关切之意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毕竟龙炎心里清楚,倘若灵约出事,他的处境只会越发艰难,这样的念头一出,龙炎整个人都不好了。

龙炎话刚落地,灵约只是轻描淡写道,“我没事,你刚才不是说你如今正身处画廊吗?你看看你的四周,最好能够找出一副带有房屋的画来,无论什么房子都行。”

灵约一再强调画作上必须要有房子,虽然龙炎不知道灵约此举究竟意味着什么,但龙炎也不敢怠慢,他立刻就跟电话对面的灵约说道,“好,我找看看,不过之前我都没办法观察画作,只要视线一接触画作,脑瓜仁就像被银针扎过似的,那种痛苦,压根就忍受不了,你等我下,我再试看看。”

龙炎先跟灵约解释了一下自己所遭遇的诡异情形,而后就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观察起画廊来,原本龙炎也有些害怕,唯恐又出现头痛欲裂的情况,好在这一次一切都算顺利,原先的不适感并没有出现。

龙炎这才长松了一口气,他赶紧观察起四周的画作来,想要从中选出带有房屋的画作,但让龙炎有些挫败的是,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描绘有屋舍的画,这样的发现让龙炎整颗心都跌入了谷底,愁眉苦脸的龙炎有些无精打采地跟电话对面,还在等他回应的灵约说道,“我没看到你要的那种画,我看到最多的画作描绘的都是静态的花瓶,各式各样,应有尽有,可就是没有房子。”

说这话的时候,龙炎心里也直打鼓,他知道灵约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让他找带有房子的画作,势必是因为房子算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所以灵约才会特别强调。

眼下自己却没办法找出任何一幅带有房子的画,这就意味着他没办法满足灵约所提的第一个,恐怕也是唯一的条件。

思及于此,龙炎心情越发失落,他拧眉看着让他各种压抑的画廊,表情阴郁道,“灵约,我是不是注定过不了眼前这道坎了……”

说这话的时候,龙炎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龙炎看向了先前发现壁龛的方向,那里又恢复成原样了,晦暗不明,龙炎也不知道壁龛里那个人偶究竟是什么下场,眼下龙炎也顾不上为他人担忧了,他害怕的是,自己会不会也要步入泥偶的后尘。

一想到这个可能,龙炎脸上的血色越发褪散得干干净净,连带着捏着手机的手越发用力,就连指关节都呈现出一种不太正常的青白色。

就在龙炎各种怀疑自我的时候,耳畔再度响起了灵约的清冷嗓音,“赌吧,龙炎,你随意抽取一副画作,将那画毁了,如果老天爷眷顾你的话,我相信,你可以安然无恙地回来。”

灵约说这话的时候,俊脸表情也显得很是晦涩,黑眸之中交织的情绪更是让人无法看透,但从灵约着重强调的‘赌’,龙炎也知道眼下他的情况到底有多棘手。

尽管龙炎依旧难以接受这样的局面,但他还是用最快的速度让自己冷静下来,龙炎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就跟电话对面的灵约说道,“灵约,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对不对?告诉我。”

说这话的时候,龙炎面色又苍白了好几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已经在加速流逝了,龙炎第一次知道,原来这就是等死的感觉。

很快,龙炎就再度幽幽补充道,“如果我注定死劫难逃,我也不想当糊涂鬼。”

龙炎这话一出,灵约眉头越发深锁,鹰隼更是闪过了一缕暗芒,灵约并没有刻意隐瞒龙炎的意思,他深呼吸了两三次,而后直接开门见山道,“按照你的描述,我想你应该是进入了幽冥客栈。”

先前龙炎并没有跟灵约提过诡异泥偶的事情,所以灵约不太可能知道幽冥客栈才对,但眼下龙炎却从灵约口中听到了幽冥客栈,龙炎脸色一变再变,心中的疑惑越发强烈,他银牙狠狠一咬,而后再度跟电话那端的灵约说道,“先前我沿着画廊走,曾路过一个壁龛,里面摆放着一具泥偶,泥偶的面向起初跟简灵一模一样,她让我救她出去,而且她也跟我说,她被困的地方就叫幽冥客栈,她还说那里羁押着数量庞大的生魂……”

龙炎将先前自己所经历的诡异事件,都事无巨细地说给灵约听,就是希望可以从灵约这里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哪怕眼下龙炎知道自己已经命悬一线,但他还是不想糊糊涂涂地死去。

龙炎这话也打了灵约一个措手不及,灵约脸色更是变化如调色盘,他猛地从沙发上起身,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的缘故,一不小心又牵扯到自己腰腹间的伤口,疼得灵约额头冷汗涔涔。

灵约用力地咬了咬牙,待身体那波剧痛有所缓解后,他才再度跟龙炎说道,“你见到的那个泥偶不可能是简灵。”

说这话的时候,灵约语气很是笃定,从灵约的表情来看,他对幽冥客栈的了解显然不算少。

灵约这话一出,龙炎就眉头轻皱道,“是,我后来也发现泥人不是简灵,不过灵约,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还有那个泥偶对简灵更是恨之入骨,她到底跟简灵有什么仇怨?而且她还说自己是在代简灵受过,这又是怎么回事?灵约,你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吗?”

龙炎更加在意的依旧是那个壁龛泥人的身份,对龙炎来说,围绕泥偶展开的都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又再度牵扯到简灵身上,为了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龙炎只能请教灵约了,毕竟灵约俨然就是……知情人。

龙炎这话一出,灵约俊脸表情有些讳莫如深,黑眸之中的纠结之意更是为加掩饰,灵约并不想跟龙炎讨论这些事情,面对灵约的迟疑,越发勾起了龙炎的好奇,龙炎伸手按捺着自己那生疼不已的眉心,而后再度轻启薄唇道,“灵约,求你了,告诉我,我想知道。”

龙炎黑眸之中的坚决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在经历了这些诡异事件后,此刻龙炎只想当个明白人。

龙炎的出声打断了灵约的出神,灵约深呼吸了两三次,最终还是决定跟龙炎和盘托出了,他目光幽幽地看着虚空某处,而后声线低沉道,“你遇到的那个泥偶,想必就是贾明珠。”

灵约突然说出了贾明珠的名字,说起贾明珠的时候,灵约眉峰更是紧蹙,明显是在为什么事犯愁……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