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72章 逃脱失败的龙炎 无力援助的灵约 再遇初曳的龙炎 生门难开(2 / 1)

加入书签

“贾明珠?怎么可能会是贾明珠?她不是一向都跟简灵关系不错吗?”

当龙炎从灵约口中听到贾明珠名字时,他都怔楞了好半晌,毕竟这个答案太冷门了,龙炎从未想过在痛恨简灵的名单中,会出现贾明珠的身影。

龙炎眉头都快打成死结了,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所接到的这通来自灵约的电话,会不会只是他‘单方面’臆测出来的?

就在龙炎各种头脑风暴的时候,耳畔再度传来了灵约的清冷嗓音,“这件事情细究起来还有点复杂,你先随意抽取一副画作吧,如果你能活着回来,我会再将她们两人之间的恩怨详尽解释给你听。”

灵约可没心情继续给龙炎讲故事,毕竟眼下龙炎所处的地方太过于危险。

经灵约这么一提醒,龙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脸色更是刷一下就白了,龙炎也不敢再浪费时间,他环顾一眼自己的周围,而后就从墙上取了一副绘有青花瓷瓶的画作。

“选好了吗?如果选好了,你就可以直接破坏画作了。”

很快,龙炎又听到了灵约的低沉嗓音。

灵约的出声打断了龙炎的走神,龙炎嘴角抽搐地看着自己手中,那副一看就造价不菲的画作,皱眉道,“这样做真的有用吗?”

面对龙炎的质疑,灵约只是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如果你不想死,最好祈祷这样做有用。”

灵约的话让龙炎瞬间就哑口无言了,他银牙狠狠一咬,而后就跟电话那端的灵约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毁画作。”

说这话的时候,龙炎表情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即将英勇就义的战士,那架势就好像前方等着他的不是万丈深渊,就是悬崖峭壁,反正九死一生就对了。

对此,灵约并没有再回应什么,可从他那始终没有舒展开的眉头,以及那阴晴不定的面容就可以看出,灵约其实也为龙炎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龙炎去的地方可是幽冥客栈,尽管灵约依旧没能琢磨明白,龙炎究竟是怎么将自己‘折腾’到幽冥客栈去的,但眼下的情况明显是对龙炎极其不利的。

灵约将手机搁在地上,但却打开了扩音器,他面无表情地拿起画作,用力地朝地上一摔,龙炎原以为画作一定会‘五马分尸’,毕竟他举动可不算‘温柔’,但让龙炎有些目瞪口呆的是,画作居然完好无损,依旧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仿佛是在无声地嘲笑着龙炎。

龙炎脸色变幻莫测,他有些沮丧地跟电话那端依旧在静候他消息的灵约说道,“画作摔不坏啊,灵约。”

从龙炎的话语中,灵约也听出了龙炎的意志消沉,灵约黑眸闪烁着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再度跟龙炎说道,“你身上可有带打火机?”

灵约突然提到了打火机,显然是想让龙炎直接用火烧。

灵约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的龙炎就轻叹道,“我平日里都不抽烟,怎么可能会随身带着打火机?”

说这话的时候,龙炎也有些生不如死,倘若他知道有朝一日,自己会陷入这样的死局,他肯定会先把自己变成一个……烟鬼的,可惜的是,龙炎也没办法提前预料到今日的情形,所以他更没办法……‘未雨绸缪’。

龙炎这话一出,灵约眉心也狠狠地跳了跳,薄唇更是快要抿成一条直线了,可想而知,此刻灵约也很是苦恼。

就在龙炎还在为画作发愁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阵咔哒咔哒的脚步声,脚步声悠远而近,显然是朝着龙炎所在的方向走来,龙炎当即就惊悚了,他赶忙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影,彼时,这个画廊依旧各种阴暗,鬼气森森的,让龙炎头皮发麻。

“灵约,好像有人来了,但我却看不到任何人影。”

龙炎有些害怕地咽了咽口水,而后就再度跟电话那端的灵约说道。

灵约当然也听到了龙炎这边的动静,毕竟龙炎早就开了扩音器,而且不知道究竟是何原因,灵约甚至觉得龙炎那边貌似聚音效果不错,这话是咩意思,简而言之就是说,灵约甚至‘莫名其妙’地产生了一种身临其境(亲眼看,亲耳听)的诡异之感,那道咔哒咔哒的足音更像是直接踩在了灵约心上,让灵约也精神各种紧张。

没等到灵约的回应,龙炎一度以为是手机讯号中断了,他的心又再度飞到了嗓子眼,龙炎脸色苍白道,“灵约,灵约,你还在吗?可以听到我说话吗?”

龙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后用一种都有些不太像他语调的颤音再度追问起灵约来。

龙炎的出声打断了灵约的出神,很快,灵约就黑眸精光乍现道,“我听到了,但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你~小心点。”

尽管灵约有心想要给龙炎提供援助,但问题是他跟龙炎都不是身处同一个空间,灵约就算有心,也是无力。

虽说眼下灵约也同样琢磨不透,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能‘毫无障碍’地联络被困幽冥客栈的龙炎,但灵约是真心实意地希望,龙炎可以逢凶化吉。

终于听到了灵约的声音,倒是稍微缓解了龙炎的某些不安,但接下来灵约的话却让龙炎整个人都不好了,龙炎哭丧着脸,各种抗拒道,“这根本就不是我小不小心的问题,而是我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避开的问题。”

龙炎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可这样的觉悟并不会带来龙炎任何好运气。

灵约一听龙炎这话,心情也跟着变得沉重起来,灵约眸光锐利地看着虚空某处,而后再度跟龙炎说道,“抱歉,我不知道李毅家危险重重,是我害了你。”

灵约这话更像是在跟一个已经一脚迈进棺材的人说话,反正此刻龙炎就是这样的感受,龙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有些郁闷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算了,我就自求多福吧。”

龙炎自嘲地笑了笑,他刚说完这话,他的手机就突然黑了屏,而后就再也听不到任何来自于灵约那边的声音了,龙炎一看这架势,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后背早就被汗水浸湿了,龙炎知道这意味着危险已经临近了。

“你~你到底是谁?”

尽管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死亡终局,但龙炎还是在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他不想当一个糊涂鬼。

龙炎依旧可以听到那阵咔哒咔哒的脚步声,而且距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龙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后背更是早被汗水浸湿了,衣服都黏在身上,越发让龙炎不舒服。

龙炎下意识就想后退,却发现自己已无路可退,之前的通道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堵夯实的墙壁,而墙上悬挂着的正是方才龙炎随意取下的那副绘有青花瓷的画作,唯一的区别就是,先前那副画作比较小,如今的这幅则是占据了墙体的一大半。

这个发现让龙炎越发惊恐,龙炎低啐了一句什么,而后就认命地贴着墙根站着,黑眸则是紧盯着那个不知道究竟隐藏着什么危险的黝黯通道,咔哒咔哒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一切又再度恢复了宁静,但这种宁静却没有让龙炎感到丝毫轻松。

汗水从龙炎的额角滑落,他也顾不上擦拭,只是神情惊恐地注视着正前方,一道刺眼的白光一闪而过,龙炎下意识就用手背挡了一下,等龙炎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了先前那个西装男子。

“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异口同声道,显然对彼此的出现都很是意外。

如果说先前,龙炎还怕得要死,那么现在龙炎整个人都松弛了不少,至少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什么非正常人士,而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高人。

西装男子拧眉看着龙炎,黑眸之中交织的情绪一度让龙炎分辨不出来,就在龙炎盯着西装男子发呆的时候,耳边再度传来了西装男子的低沉嗓音,“看来你果然跟这个地方有缘,居然能一个人走到这里。”

西装男子的出声打断了龙炎的走神,龙炎表情很是疑惑地看着西装男子,而后再度追问起西装男子来,“高人,你知道这个地方对吗?你能不能带我离开?”

如今龙炎早就没有任何打探的心思了,他只想赶紧回到能够给他带来安全感的地方。

龙炎话音刚落,西装男子就眸光微闪道,“初曳。”

龙炎起初还有些懵,不知道西装男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很快,龙炎就意识到西装男子是在自我介绍,龙炎嘴角各种抽搐,他表情一言难尽地看着初曳,而后再度微微挑眉道,“你叫初曳?”

龙炎话音一落,站在他对面的初曳就点了点头。

“你好,你好,认识你是我的荣幸,不过初曳,你能不能带我出去,或者告诉我怎么出去也行。”

龙炎这话多少还是有些敷衍,在经历了刚才那一连串的诡异事件后,龙炎根本就没想去结交什么新朋友,他只想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龙炎说这话的时候,俊脸还带着明显的讨好之意,毕竟跟初曳相比,他不过就是一个战五渣,先前他折腾了那么久,都没能成功离开,这会儿好不容易遇到初曳,龙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龙炎的意图,初曳当然看懂了,初曳表情淡淡地看着龙炎,而后语调凉薄道,“进到这里,想要出去,谈何容易?”

一听初曳这话,龙炎好不容易才升起来的信心瞬间又破灭了,他一脸绝望地看着初曳,而后不死心地追问起初曳来,“初曳,你能力卓越,我不信,连你都找不到出路……”

面对龙炎的夸赞,初曳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初曳的表情让龙炎越发心慌意乱,龙炎甚至觉得自己今个儿可能真的要交代在幽冥客栈了。

就在龙炎各种低落,各种沮丧的时候,初曳再度薄唇轻启道,“出路也不是没有,但你未必敢走。”

初曳显然是话里有话,尽管龙炎还是觉得心有惴惴,但他还是立刻就接话道,“你先说说看。”

眼下龙炎也没啥好害怕的了,如果横竖都是一死,怎么着,他都要尝试一下,要不然龙炎都会唾弃自己。

初曳似乎早就猜到了龙炎会是这样的态度,他眸光幽幽地看着龙炎,而后低声笑说道,“幽冥客栈本就直通黄泉,你若是想要成功离开,只能借道黄泉,但黄泉就意味着九死一生,噢,不对,也许是九死无生,毕竟你的起点跟终点都是死门,这个地方从来都没有生门,除非有奇迹,你才能遇到万年难以遇到的生门。”

初曳说这话的时候,俊脸表情看上去有些幸灾乐祸,反正落在龙炎眼里,他就是这种感觉,龙炎眉头狠狠地皱了皱,随着跟初曳频繁地交谈,龙炎也渐渐不再畏惧初曳了,他眸光有些不善地瞪着初曳,而后语气有些生硬道,“你有必要这么高兴吗?倘若我无法借生门离开,难道你还会遁地术不成?大家如今都在同一艘船上,我若有难,你也休想独善其身。”

龙炎也有些恼火,要不然他也不会直接当面怼初曳了。

对此,初曳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类似愠怒或不满的表情,他只是黑眸幽幽地看着龙炎,而后再度语出惊人道,“我不需要离开啊,因为我本来就是这里的人。”

初曳这话让龙炎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他伸手指了指初曳,又再度指了指自己,却愣是连一句利索的话都说不出来,毕竟龙炎从来都没想过,初曳居然会是幽冥客栈的人。

就在龙炎各种五雷轰顶的时候,初曳身上的手机有些突兀地响了起来,铃声是诡异的笑声,置身这种阴森诡异的环境中,再听到这样不走寻常路的铃声,龙炎越发两股战战……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