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王爷太难混> 第1077章 跟无尘起正面冲突的丰子贤 宫羽漠抵达刑堂 宫北漠的强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077章 跟无尘起正面冲突的丰子贤 宫羽漠抵达刑堂 宫北漠的强势(1 / 2)

尽管宫羽漠恨不得当场摔了自己手机,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宫羽漠打算先去刑堂看看。

宫羽漠一向都是一个行动派,既然决定好了,就不会再磨蹭,很快,宫羽漠就驾车离开了,选择的方向正是刑堂,约莫四十五分钟后,宫羽漠就抵达了目的地,隔老远,宫羽漠就看到了远处那帮正在刑堂大门口拉扯的人群,其中就有容逸,无尘,除此之外,居然还有夕照国那位声名赫赫的圣卿王丰子贤,丰子贤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说到激动之处,甚至还伸手指着无尘,显然是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要不然丰子贤也不会如此失态了。

宫羽漠眉头狠狠一皱,心下一沉,一抹不祥的预感顺势弥漫心间,宫羽漠也不知道几人到底是为了何事争执,虽说心里雨鞋七上八下,但宫羽漠并没有选择‘回避’,毕竟他此番来到刑堂,就是为了搜集情报的。

思及于此,宫羽漠赶紧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而后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快速地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地朝着骚动的源头走去,很快,宫羽漠就听到丰子贤那义愤填膺的低沉嗓音,彼时,丰子贤正在质问无尘,“无尘,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这次任意门被破坏的事,你是不是应该负有三分责任?”

丰子贤眸光狠厉地瞪着俊脸表情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的无尘,逼问起无尘来。

丰子贤话音刚落,无尘就四两拨千斤道,“说话要讲证据,丰子贤,你有证据吗?”

无尘这话摆明了就是不接受丰子贤的指控,无尘这话一出,丰子贤脸色铁青一片,紧攥的拳头跟颤抖的身体无一不在表明丰子贤的震怒,如果不是丰子贤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恐怕这会儿他会直接冲着无尘的面门挥舞拳头,好让无尘尝点苦头,但丰子贤还是忍住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眸光猩红地睨着无尘,而后皮笑肉不笑道,“无尘,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看到证据的,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丰子贤铁了心要跟无尘杠上,对此,无尘并没有流露出任何惧色来,显然没有将丰子贤的警告放在眼里,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变幻一下,气定神闲的模样越发让丰子贤气不打一处来。

当丰子贤跟无尘爆发正面冲突的时候,容逸只是皱着眉头站在一旁,静静地旁观着局势的发展,压根就没有打算居中调停的意思,毕竟有些事情已经牵扯到了核心利益,容逸也不敢贸然表态,随便站队,所以容逸是第一个看到宫羽漠的人,容逸黑眸闪烁着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心里更是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很快,容逸就微微挑眉道,“宫羽漠,你来了。”

随着容逸的出声,丰子贤跟无尘都侧身,眸光齐刷刷地看着正朝他们快步走来的宫羽漠,无尘率先接话道,“宫羽漠你来得正好,老城区李毅家发生的爆zha事件,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无尘突然将话题转移到后来者宫羽漠身上,显然没安好心,宫羽漠何其聪明,怎么可能会让无尘祸水东引,脑海思维高速运转,宫羽漠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略显高深的笑容,他目光幽幽地迎着无尘的厉眸,而后直接了当道,“这事儿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却没来得及去现场察看,我听殷簌离说大家都来了这里,所以就过来取取经。”

说到取取经三字的时候,宫羽漠俊脸表情也显得有些隐晦莫名,黑眸之中更是交织着很多复杂的情绪,一时半会儿也让人有些琢磨不透,无人知道此刻宫羽漠心里到底在盘算什么。

宫羽漠这话一出,一直不曾表态的容逸突然皱眉插话道,“宫羽漠,你说你不知道,你觉得有人信吗?”

面对容逸的质问,宫羽漠只是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语调慵懒道,“信不信,与我何干?再说了,我不至于做出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任意门若真的被毁,我同样也是受害者,明摆着没好处,为什么我还非要冒着犯众怒的风险去设局呢?”

很快,宫羽漠就将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他才不会让自己卷入更深的麻烦中,更不会让无尘跟容逸等人将脏水泼到他头上来。

宫羽漠说这话的时候,视线也有意无意地落在了圣卿王丰子贤身上,丰子贤那两眼睛又不是摆设,岂会没看到来自宫羽漠的打量,丰子贤黑眸精光乍现,他目光幽深如古井寒潭地看向有些欲言又止的宫羽漠,而后轻嗤道,“如果以你们大玥国的情报网都没办法打探出任意门背后的猫腻,我想宫羽漠你可能真的需要好好考虑下‘退位让贤’的问题了,而且也别明里暗地地跟北皇明争暗斗了,就你这段位,有什么资本跟宫北漠斗?”

其实丰子贤平日里真不是一个嘴毒的人,但今日发生的糟心事太多,而且丰子贤又在无尘那里受了不少的气,这会儿既然宫羽漠主动送上门,丰子贤也不会客气,直接将宫羽漠当成出气筒了,先损宫羽漠一通再说。

丰子贤这话一出,宫羽漠整个人都不好了,脸色更是变幻如调色盘,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明显被丰子贤的毒舌气得不轻,当宫羽漠跟丰子贤各种剑拔弩张的时候,刑堂的大管家般然快步走出,他视线环顾一周,而后就牢牢地锁定在无尘身上,直接扬声道,“国师,我家堂主刚才醒来过,他说了一下你的名字,而后又晕过去了,你能不能帮我去看看他?”

般然此刻也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各种手足无措,虽说灵约半个时辰前已经来过,也安抚过般然,说玉卿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但玉卿迟迟不醒,也同样让般然心急如焚,毕竟刑堂还有一大堆事情都要等玉卿处理。

般然这话一出,大家的视线都齐刷刷地落在无尘身上,无尘并没有迟疑,对着般然点了点头,而后就快步朝着刑堂里面跑去,宫羽漠黑眸微微闪烁,作势也要跟上,却被丰子贤拉住了。

宫羽漠表情有些不善,他心里依旧介意着方才丰子贤损他的话,所以语气不免也有些生硬,“你干什么?”

丰子贤自然也听出了宫羽漠的不爽,但丰子贤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脸色阴沉的宫羽漠,而后勾搭着宫羽漠肩膀,想要跟他说悄悄话,却被宫羽漠直接推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