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96章 屡次三番拒绝耶律齐的苏雷霆 出现在北辰玄玥住处的沐辰溪(2 / 1)

加入书签

“你~可是在怀疑我?”,苏雷霆鹰隼微眯地看着神色几分冰冻的苏君琰,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苏君琰来。

说实话,这会儿苏雷霆心情很不好,虽说他跟苏君琰关系不睦,但当苏君琰将任意门‘系统性xg故障’的罪名都齐齐安插在他头上时,苏雷霆也大为光火。

尽管苏雷霆早已火冒三丈,但面上却没有显露出太多的端倪来,只是表情高深莫测地盯着距离自己不过两步之遥的胞弟,静候着某人的答案。

苏君琰并没有迟疑,很快,他就点头附和道,“我不得不怀疑你,毕竟皇兄的嫌疑是最大的。”

一听苏君琰这话,苏雷霆当即就冷笑道,“不过就是欲加之罪罢了,还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苏雷霆这态度算是在反驳苏君琰那太过于武断的判断,原本苏君琰以为苏雷霆还会再跟他讲事实,摆道理,但让苏君琰没想到的是,苏雷霆撂下这句后,就直接‘偃旗息鼓’了,他也不打算自证清白,大有一副‘你爱咋滴就咋滴’的架势。

苏君琰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真正了解过苏雷霆,这样的念头让苏君琰整个人都不好了,就在苏君琰还打算跟苏雷霆说些什么的时候,余光却配件了耶律齐的身影,耶律齐显然已经接完了电话。

因为耶律齐的出现,苏君琰不得不将临到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只是表情古怪地盯着俊脸陡然阴沉了很多的苏雷霆。

“你们两个没事吧?”

耶律齐自然也发现了气氛的不对劲,他眸光微微闪烁地看着苏君琰跟苏雷霆两兄弟,直接开口询问道。

对此,苏君琰只是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能有什么事?你希望有什么事?”

突然被苏君琰怼了,耶律齐也有些意外,不过他并没有因此生气,只是轻挑眉心道,“没事当然最好,对了,方才殷素离打电话给我,他说沐辰溪来了津南,而且还去了紫荆花园,现在也许还在那边,你们两个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情况?”

耶律齐没有再打探苏君琰跟苏雷霆之间的破事儿,而是突然话锋一转,直接跟两人说起了方才他所接听的电话,而且提到了沐辰溪。

苏君琰一听耶律齐这话,脸色当即就变了,连带着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你是说沐辰溪?他去了紫荆花园?”

苏君琰的惊诧格外明显,他盯着耶律齐,显然还在等耶律齐给他释疑解惑。

跟苏君琰相比,苏雷霆就显得淡定多了,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流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来,仿佛眼前发生的事跟他没关系,也引不起他更多的兴趣似的。

耶律齐自然也察觉到苏雷霆的古怪,他黑眸精光乍现,先是别有深意地看了苏雷霆一眼,而后就直接跟苏君琰说道,“首先,我没传递任何虚假情报,其次,你的耳朵也没出现任何问题,所以不用再问了,若再磨蹭下去,也许沐辰溪就跑了。”

耶律齐这话让苏君琰眉头越发深锁,他想了想,而后就跟耶律齐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走。”

说话间,苏君琰就抬步朝着皇家墓地的c出口走去,显然是打算去紫荆花园‘围堵’沐辰溪,毕竟围绕着沐辰溪的谜团太多,太多了。

见状,耶律齐只是黑眸幽幽地看了始终没有任何动作的苏雷霆,轻扯薄唇道,“璇玑帝,你呢?要不要去看看沐辰溪?”

耶律齐的出声打断了苏雷霆的出神,苏雷霆只是四两拨千斤道,“我就不去凑热闹了,我今天才刚到津南,身体乏得很,你们去就行了。”

苏雷霆再一次拒绝了耶律齐的提议,他压根就不打算去什么紫荆花园,也不想去跟沐辰溪见面。

苏雷霆这样的选择自然也让耶律齐很是疑惑,就在耶律齐还打算追问苏雷霆什么的时候,走出了数十米远的苏君琰有些不耐烦地冲着掉队的耶律齐吼道,“耶律齐,你还磨蹭什么?赶紧走啊。”

被苏君琰这么一吼,耶律齐只好打消了念头,他只是冲着苏雷霆故作高深地笑了笑,而后就转身,跟上了前面那一个连背影都在冒火的苏君琰。

很快,苏君琰跟耶律齐就结伴离开了,一下子皇家墓地简灵的衣冠冢前面就剩下苏雷霆一人。

苏雷霆转身,目光幽幽地看着墓碑上简灵的遗zhao照,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格外阴冷,谁也不知道这会儿璇玑帝到底在琢磨什么。

苏雷霆在墓碑前站了约莫十来分钟,而后也离开了皇家墓地,等苏雷霆再度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北辰玄玥的住处,苏雷霆抵达的时候,北辰玄玥也已不知去向,但苏雷霆并没有太在意此事,只是如同个鸠占鹊巢的主人似的,心安理得地借用了北辰玄玥的浴室跟浴袍,当然这些都必须是干净的,要不然对于苏雷霆这种有着深度洁癖的家伙来说,他恐怕也适应不了。

等苏雷霆冲好凉出来,北辰玄玥依旧没有回来,苏雷霆也不在意,他直接去了二楼靠北边走廊的客房,躺床上,闭目养神。

等时间快到深夜十二点的时候,苏雷霆听到了一阵轻浅的足音,苏雷霆本来就是浅眠,当即就睁开了双眼,黑眸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

苏雷霆拢好睡袍,而后就从床上下来,他慢慢走到房门口,轻轻拉开房门,而后就从房间走了出去,苏雷霆站在二楼,看向一楼,一楼依旧漆黑一片,似乎方才的声音真的只是出于他的幻觉似的,但苏雷霆对自己还是很有把握的,他知道他绝对没有听错。

苏雷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凛冽的暗芒,转瞬即逝,只见苏雷霆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后就直接出声道,“阁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苏雷霆这话一出,一楼客厅的水晶灯就亮了,而后苏雷霆就看到了……沐辰溪。

两人打照面的时候,谁都没有开口,而且表情都格外古怪,一者站在二楼走廊,正朝下看,一者站在一楼玄关处,正抬眸看向二楼那个将睡袍穿得格外妖孽的男人。

气氛显得很是诡异,好在最终还是苏雷霆率先打破了这越发怪异的沉默。

“沐辰溪,原来是你啊。”

苏雷霆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就主动跟沐辰溪打起招呼来,璇玑帝此刻貌似心情不错,就连笑容都跟着真诚了好几分,再也不是先前在皇家墓地时的假面状态。

苏雷霆这话一出,沐辰溪眸光微微闪烁道,“我也没料到会在此处遇到陛下你。”

沐辰溪说话的神情看起来也很正常,但他的正常落在苏雷霆眼里,就变得不正常了。

苏雷霆面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他目光如炬地盯着依旧站在玄关处的黑衣男子,而后微微挑眉道,“你不是被困在烂珂之境,正在承受裂变之苦吗?怎么会来津南?”

苏雷霆并没有顾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当着沐辰溪的面,追问起此事来。

如果这会儿,此处还有别人在场,恐怕也会怀疑苏雷霆,毕竟苏雷霆也是新近才抵达津南,但从他的反应却可以看出,他对很多事情都了如指掌。

苏雷霆话音一落,沐辰溪表情显得有些诡异,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正面回应苏雷霆的问题,只是眸光幽深如古井寒潭地看着依旧站在二楼走廊,正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己的天子。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见沐辰溪不吭声,苏雷霆再度勾唇笑了笑,而后重新追问起沐辰溪来。

闻言,沐辰溪只是轻描淡写道,“也不是很难,只不过,现在我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向陛下解释。”

沐辰溪这话倒是挺有意思,既不愿意正面回答,又没有将话说得特别死,反倒是预留了不少遐想的空间,让苏雷霆自己发挥想象力。

对此,苏雷霆只是冷哼了一声,而后如此跟沐辰溪说道,“其实我对你的事情也没那么关注,反正大家只要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涉就行了。”

苏雷霆这话显然是意有所指,沐辰溪又不是傻子,当然也听明白了,沐辰溪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就上前两步,这个时候,苏雷霆才发现沐辰溪哪怕是站在灯光下,都没有任何影子。

苏雷霆眸光一厉,心下一沉,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某帝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而后就歪头跟楼下的沐辰溪说道,“我们不如谈一个交易?”

苏雷霆这话一出,沐辰溪当即就扬眉反问道,“什么交易?”

苏雷霆并没有故意卖关子,他迎着沐辰溪那戒备满满的眸子,而后语出惊人道,“你帮我想办法修复任意门,我帮你甩开那些追踪者,这个买卖很划算,对不对?大家都可以各取所需。”

苏雷霆主动提到了任意门,而且他是要求沐辰溪施以援手,没人知道苏雷霆为什么那么笃定沐辰溪就是任意门恢复正常的关键人物,他也没有向沐辰溪解释的意思,只是作为交换,他愿意帮沐辰溪解决跟在他身后的麻烦罢了。

苏雷霆这话让沐辰溪脸色一变再变,连带着落在苏雷霆身上的视线也显得格外诡异,片刻的沉默后,沐辰溪如此跟苏雷霆说道,“陛下总是让人惊骇连连。”

闻言,苏雷霆只是四两拨千斤道,“我更希望你说这是惊喜,而不是惊吓。”

对此,沐辰溪并没有回应,好半晌,两人都只是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谁也不知道此刻这两君臣究竟在算计什么。

最终还是沐辰溪选择了妥协,他对着二楼的苏雷霆说道,“我愿意跟陛下交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虽说沐辰溪答应了,但他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接受这个交易。

一听沐辰溪这话,苏雷霆当即就轻笑道,“你先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倘若我做得到,我就不会拒绝。”

在面对沐辰溪的时候,苏雷霆明显要爽快得多,如果这个时候,耶律齐在场的话,估计会恨不得当场吐血,谁让苏雷霆先前在皇家墓地的时候,一个劲地回绝他呢?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得到了苏雷霆的承诺,沐辰溪也没有再迟疑,他似笑非笑地看着苏雷霆,而后就如此跟苏雷霆说道,“陛下,我知道你有办法拿到灵约手中的龙泉剑,如果你愿意把龙泉剑交给我,那么我就答应你的条件,如何?”

沐辰溪突然将话题转移到龙泉剑上,而且摆明了就是要拿到龙泉剑。

沐辰溪这话让苏雷霆有些惊诧,毕竟他一向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完美,按理说,沐辰溪不该知道这个秘密才对,可偏生沐辰溪就是‘一语道破’了。

苏雷霆鹰隼微眯地打量着沐辰溪,而后似笑非笑道,“沐相,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我曾以为你被困烂珂之境,就不可能知晓外面的事,但如今想来,那个所谓的束缚同时也成了你最佳的保护色,反过来倒是迷惑了我们。”

苏雷霆这是话里有话,沐辰溪又不是傻子,当然听懂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俊脸表情阴沉地看着苏雷霆,语调不善道,“苏雷霆,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当初皇陵爆bao炸zha的时候,你到底动过什么手脚,你自己心里清楚,有些事,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如果说,先前沐辰溪还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恶意,那么现在他就没有再隐藏了,反正两人已经当面锣对面鼓了,就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

面对沐辰溪的质问,苏雷霆依旧没有流露出任何慌张的神色来,他只是撑着栏杆,神态慵懒地跟楼下的沐辰溪说道,“我就是喜欢跟聪明人对话,因为不用多费唇舌,沐相,果然心如明镜,足以证明你就是我要找的完美合伙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