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126章 抵达皇家墓地的寂痕 葬龙山蛇王窟地陷 交易之旭日东升图(2 / 1)

加入书签

“我果然就是一等一的好人,居然会大发善心。”,简灵嘟囔了一句,抬步朝着皇家墓地b入口走去。

其实简灵也挣扎了很久,她本打算啥都不管,直接开溜,可最终她还是改变了主意,当然简灵并非如她所言的那样‘善良’,她只是忌惮着元灵,又担心见死不救会破坏某些‘既定的规则’,到时候再反作用于她,那样她真的会哭瞎。

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简灵还是决定去皇家墓地里面看看情况。

下车的时候,原本笼罩在简灵身上的黑色雾气渐渐散去,她皱着眉头打量了自己一眼,低啐了一句什么,无人听清。

此刻,简灵的表情看上去显得格外凝重,她小心翼翼地戒备着四周,生怕遇到让自己招架不住的危险fen分子,好在这些场景都没上演,可简灵还是未曾感到半分轻松,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安嘉儒那边的情况恐怕颇为不妙。

一想起安嘉儒,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方那阴沉得让人倍感压抑的天幕,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而后就用力地捏了捏拳头,目光坚毅地朝着自己的衣冠冢走去。

其实这条路,简灵已经走了很多次了,但每一次她的心情都会有所不同,但相同的却是她的抵触。

屡次在不同的‘平行空间’,‘交叉空间’游走,按理说,简灵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加强了才对,可这些经历非但没能让简灵变得‘勇敢’,反倒让她越发‘胆小’了。

事到如今,简灵也没能弄明白,当年那场颁奖礼到底是怎么回事?尤其是那道诡异的闪电,究竟是何人引来的,又为什么要针对她,简灵依旧是两眼一抹黑。

就在简灵思绪有些飘远的时候,她突然有些后背生寒,那架势就好像被什么凶兽虎视眈眈地盯着似的,简灵星眸一厉,当即就转过身去,做出了迎战的动作。

“寂痕,怎么是你?”

出现在简灵面前的不是旁人,正是苏君琰的心腹,侍卫小哥寂痕,彼时,寂痕依旧身穿着一袭衣摆带着金色暗纹的黑色劲装,手中拿着他惯用的长剑,长剑在静默的暗夜中,寒光凛冽,让人有些心里发憷。

寂痕身上的衣服明显湿透了,彼时都在不断地滴水,对于耳聪目明的简灵来说,水滴砸落地面的时候,那个声音也是一种折磨,更是一种困扰。

简灵秀眉越发紧蹙,连带着落在寂痕身上的视线也跟着变得诡异起来,她甚至赶忙往后退,刻意拉开距离,因为第六感告诉简灵,寂痕……来者不善。

“我终于找到你了。”

寂痕随意地抬手,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水,而后嗓音清冷地跟简灵打起招呼来,只不过寂痕这话却让简灵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她一脸戒备地打量着面色冷峻的寂痕,想了想,而后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寂痕来,“你找我?为什么?”

严格说来,寂痕是苏君琰的心腹,却不是她的心腹,而且寂痕早已经知道了她这号‘奇葩’的存在,虽说寂痕已经可以接受了,但并不代表,他同样会对简灵……忠心耿耿。

简灵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没有那样的人格魅力,能够让寂痕为她所用,所以此后简灵跟寂痕的相处模式也跟着变了,若不到万不得已,简灵从来都不会麻烦寂痕替她办事,当然说白了就是因为二人之间的信任已经‘破裂’了。

这会儿,寂痕突然出现在皇家墓地,而且还强调是来找她的,怎么可能不让简灵心生诧异,要知道,眼下不但苏君琰在津南市,无尘跟苏雷霆也都来了,寂痕更应该去找这帮人,而不是绕开那帮人,直接寻她,于情于理,这都是解释不通的。

简灵心中疑窦重重,自然越发忌惮寂痕,因为以她如今的情况,倘若寂痕跟她动武,其实简灵也心里没底得很。

就在简灵心有惴惴的时候,距离她三步之遥的寂痕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简灵,而后再度语出惊人道,“葬龙山蛇王窟突然发生了地陷,情况很严重,我希望你能跟我走一趟葬龙山。”

当简灵从寂痕口中听到葬龙山三字的时候,她的双眸当即就瞪大如铜铃,显然也被惊着了。

寂痕黑眸幽幽地盯着简灵,稍加思索,而后再度薄唇轻启道,“简灵,你应该知道蛇王窟到底有多重要,倘若就此被掩埋,或者说整个消失不见,届时受到影响的首当其冲便是你,所以你更有义务随我前往葬龙山善后……”

寂痕也没有跟简灵废话连篇,而是直奔主题,从他屡次三番的强调就可以看出此事的严峻性跟紧迫程度。

寂痕的出声打断了简灵的出神,简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她皱着眉头想了想,而后就冷哼道,“你这算是威胁我吗?”

对此,寂痕只是轻轻摇头,当场否认道,“我更喜欢你将此视作善意的提醒。”

寂痕根本就没打算威胁简灵,他只是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事无巨细地说给简灵听罢了,寂痕知道简灵是个心思缜密的人,别看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但处理起正事时,还是不会胡乱造次的。

寂痕这话让简灵眉头越发深锁,她将拳头捏得咯吱响,而后直接拒绝道,“抱歉,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寂痕,我觉得你应该直接去找你的主子,天鉴令不是在苏君琰手里吗?他总不能光拿好处,不干活吧?”

尽管简灵此刻也很是惊骇,但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影后妹子还是选择了拒绝,因为她不想去当马前卒,更不愿意……舍己为人。

就以简灵这种操守,这种觉悟,她怎么可能会为了旁人的利益,连自己小命都不要了呢?无私奉献这种高尚的品格终究还是跟简灵没有任何关系,她觉得就算自己重新回炉重造,估计都很难学会何谓……舍生取义。

简灵这话一出,寂痕脸色当即就变了,连带着落在简灵身上的目光也显得格外严厉,寂痕目光泛冷地盯着微微抬高下巴,表情各种桀骜不驯的简灵,而后再度挑眉追问道,“你难道就不怕自己被抹杀吗?”

说这话的时候,寂痕语调很轻,虽然心里气愤,但还是没有冲着简灵咆哮,毕竟在面对女人的时候,寂痕往往是最有礼貌的那一个,在这一点上,寂痕做得比其他人好多了,甚至包括他的主子苏君琰。

寂痕话音一落,简灵当即就冷笑了一声,她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而后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如此跟寂痕说道,“怕什么怕,反正这个世界挂了,下个世界同样能出现,不过就是形式有点变化罢了,多花点时间适应,从头来过就好,这些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简灵摆明了就是不会老老实实地配合寂痕,寂痕听得频频皱眉,好半晌都没有回话,只是表情讳莫如深地盯着简灵,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两人之间的气氛显得格外诡异,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不适感。

最终还是简灵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目光锐利如刀地盯着面容冷峻的寂痕,而后话锋一转,再度跟寂痕说道,“寂痕,你可知道之殇抵达津南市的事,而且之殇跟苏雷霆也闹崩了,如果你着急葬龙山的事,或许可以去找找之殇,你跟他之间不是也有一点交情吗?”

影后妹子在搜刮了一遍自己脑海后,最终就打起了影卫统领之殇的主意。

简灵这话一出,寂痕当即就眸光微微闪烁道,“这是跟之殇没有什么关系,我找他更是无济于事,简灵,你何必顾左右而言他?你不妨开个条件,到底需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答应我的请求?”

寂痕还是不死心,他冷着脸,再度追问起简灵来,就是希望简灵可以改变心意,愿意随他前往葬龙山。

一听寂痕这话,简灵不免也有些恼火了,她表情有些不善地瞪了寂痕一眼,而后没好气道,“你这个家伙怎么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呢?你这算哪门子请求,我看你完全就是强人所难,眼下我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就不信,你不清楚,你让我现在跟你前往葬龙山蛇王窟,不就是明摆着让我送死吗?我才不要当炮灰,无论你开出什么筹码,我都不会答应,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影后妹子本来就因为安嘉儒失利的事,而心绪不宁,这会儿寂痕又跟着瞎捣乱,她越发烦躁,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跟着变得不客气。当然,礼仪这种东西,大部分时候,对于简灵来说就是……形同虚设,对她,真的不能要求太多。

简灵的强势跟拒不让步,自然也让寂痕察觉到了,寂痕脸色铁青一片,握着长剑的手跟着寸寸收紧,因为太过于用力的缘故,指关节都呈现出一种不太正常的青白色。

如果不是寂痕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的负面情绪,恐怕这会儿他会直接出手对付简灵,但残存的理智还是提醒寂痕,他不能真的跟简灵彻底撕破脸。

有了这样的心理觉悟,寂痕自然不会冲简灵发火,他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突然话锋一转,语出惊人道,“倘若我将旭日东升图的孤本送给你,你还要拒绝吗?”

寂痕当着简灵的面,猛不丁地说起了旭日东升图,而且还强调了孤本。

简灵怎么都没想到,寂痕会跟她说这样的话,她内心的震撼程度可想而知,秀眉紧皱的简灵,表情诡异地打量着丝毫不像是说假话的寂痕,而后朱唇轻启道,“你是说真迹?不是那些足以以假乱真的拓本,临摹本哟……”

稍加思索了一下,简灵再度向寂痕求证,毕竟先前就已经出现过太多……高仿的假货,简灵不得不防。

简灵的慎重自然也让寂痕察觉了,寂痕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可笑意却没有抵达眸底,这样的寂痕让简灵也有些不太放心,她皱眉看着寂痕,正打算再跟某人说些什么的时候,寂痕却抢先开口道,“放心吧,我还不至于用假东西糊弄你。”

说到这里,寂痕停顿了一下,他鹰隼如炬地盯着距离自己三步之遥的简灵,而后再度幽幽补充道,“旭日东升图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所以我愿意拿它跟你交易,只要你答应跟我前往葬龙山,先处理蛇王窟的事就好,这其实是个很划算的买卖不是吗?你何不考虑,考虑呢?”

寂痕还是不死心,对他来说,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先解决葬龙山的危机,至于别的,寂痕只能暂且晾在一旁了。

寂痕这话一出,简灵就语气有些阴阳怪气道,“寂痕,你这个人真的很奇怪,既然你手中有旭日东升图的真迹,为什么不直接拿给苏君琰,何必来跟我交易?你应该知道他们那帮人可都在提防我,你这样算是跟‘大部队背道而驰’,值得吗?”

说起值得二字时,简灵的表情显得越发诡异,星眸之中的情绪更是复杂得很。

面对简灵的试探,寂痕只是轻扯薄唇,笑了笑,而后四两拨千斤道,“恐怕你想问的不是值不值得,而是为什么我会‘反其道而行’吧?你更想知道的是原因,对吗?”

寂痕也不是傻子,他直接将话题挑明了,好歹寂痕也跟简灵共事过很长时间,虽说对简灵不算百分之百的了解,可他也知道简灵是一个疑心病很重,很重的人,倘若他今日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恐怕简灵也不会改变主意。

既然寂痕问得直接,简灵也没有再遮遮掩掩,她眸光幽幽地看着寂痕,而后点头道,“是,我就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你背着苏君琰来找我……”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