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168章 粗暴带走简灵的纳魇鸣枫 跟宫北漠意见相左的宫羽漠(2 / 1)

加入书签

纳魇鸣枫没有再跟简灵继续废话,毕竟眼下形势复杂,他也不能再磨蹭了,撂下这话之后,纳魇鸣枫就身法诡异地逼近简灵,尽管简灵心中已然警铃大响,也做好了防范的准备,但终究还是不敌东巫族族长,不过眨眼功夫,简灵就眼前一黑,直接跌入纳魇鸣枫那算不得温暖的怀抱中,晕过去之前,简灵恶狠狠地瞪了纳魇鸣枫一眼,星眸之中的怨愤更是呈现得淋漓尽致。

一旁的玉菏泽看得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料到,纳魇鸣枫会采用如此暴力的手段对付简灵,毕竟三秒前,纳魇鸣枫还‘深情款款’地向简灵保证,他不会伤害她。

尽管玉菏泽暗中各种腹诽,但理智残存的他,绝逼是不敢当着纳魇鸣枫的面‘吐槽’纳魇鸣枫的,他只是神情紧绷地打量着纳魇鸣枫,唯恐纳魇鸣枫再出手对付自己。

不过那样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纳魇鸣枫甚至连看都没看‘内心戏丰富’的玉菏泽一眼,打横抱起简灵,而后就面无表情地朝着西南方走去,既没有搭理表情隐晦莫名的玉菏泽,同样不曾关注依旧还打得难分难解的潜沧跟宫北漠两人,仿佛此刻纳魇鸣枫所在意的只剩他怀中的简灵,旁的人或事,都跟她无关了。

很快,纳魇鸣枫的身影就消失在转角,直到再也看不到两人身影,麒麟山庄庄主这才醒过神来,他的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玉菏泽扭头看了一眼依旧打得‘各种热火朝天’的贵人们,本想直接跑路,但转念一想,玉菏泽还是改变了主意,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就冲着战圈之中的两人喊了一嗓子,“纳魇鸣枫把简灵带走了,你们确定还要继续打吗?”

随着玉菏泽这一嗓子,原本缠斗在一起的两人,瞬间就分开了,潜沧跟宫北漠身上都不同程度挂了彩,不过伤势不算严重,可见在方才的打斗中,两人谁也没有占到对方的便宜。

“你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纳魇鸣枫带走简灵,玉菏泽,你难道是废物吗?”

身形有些狼狈的宫北漠一个诡异的闪身,就稳稳地停在玉菏泽身边,因为没看到简灵的缘故,宫北漠心里也憋着一股邪火,他表情狠厉地瞪着眉头轻皱的玉菏泽,当场质问起玉菏泽来。

跟宫北漠相比,潜沧就显得淡定多了,潜沧并没有因为纳魇鸣枫的‘不告而别’,就对某人心生怨愤,潜沧心里很清楚,纳魇鸣枫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带走简灵。

既然简灵跟纳魇鸣枫都已经离开,潜沧当然也不会再将自己的宝贵时间浪费在云隐山,想通了这些弯弯绕绕之后,潜沧深深地看了宫北漠一眼,而后就转身,抬步朝着西南方走去,显然不打算搭理身后的两人了。

听到动静,宫北漠当即就醒过神来,他黑眸一厉,一个闪身,就直接拦住了潜沧的去路。

“宫北漠,你别欺人太甚。”

见状,潜沧也没有给宫北漠任何面子,当即就严厉呵斥起宫北漠来,潜沧可不会因宫北漠是东海大玥国的皇帝,就对某人忍让三分。

原本玉菏泽还觉得宫北漠有些莫名其妙,毕竟就凭纳魇鸣枫的段位跟本事,自己怎么可能会是东巫族族长的对手,所以宫北漠根本就没有任何资格质问他,但还没等玉菏泽发飙,宫北漠又转身去杠潜沧了。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且有意息事宁人的玉菏泽,最终也没有再跟宫北漠计较,他皱着眉头扫了一眼依旧处于对峙状态的两人,而后就捂着自己那受创不轻的胸口,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玉菏泽也想明白了,看来今日他只能接受‘惨败’的结局了。

越想,玉菏泽越发觉得自己憋屈,但不管他心塞,有些局面也不是他能扭转的。

想通了这些,玉菏泽就不再纠结了。

玉菏泽的存在感的确比较弱,要不然也不至于他离开了,宫北漠跟潜沧都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很快,玉菏泽也一瘸一拐地消失在转角,宫北漠跟潜沧依旧在彼此敌视,谁也没有让开道路,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剑拔弩张,貌似另一场冲突又要再度爆发。

就在这时,另一道颀长的身影飘然而至,那人对着宫北漠的方向,直接喊了一嗓子,“皇兄,你怎么还不下山?赶紧吧,刑堂都要乱套了。”

说话的人不是旁人,正是嵇王宫羽漠,宫羽漠不是没有发现潜沧,但这会儿宫羽漠更加担心的却是刑堂那边的情况,所以他也顾不上琢磨潜沧的事了。

宫羽漠说话间,就已经来到了宫北漠身边,彼时宫羽漠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黑眸之中的阴翳更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可想而知,他也在为刑堂的事忧心忡忡。

一听宫羽漠这话,宫北漠脸色也一变再变,他目光诡异地瞥了一眼神色依旧从容的潜沧,冷哼一声,而后就扭头跟宫羽漠说道,“苏君琰人呢?他已经走了吗?”

宫北漠开口第一句问的就是尊逸王苏君琰的动向,而且在说起苏君琰的时候,宫北漠眉心更是几不可察地皱了皱,明显情绪不佳。

宫北漠也没有刻意隐瞒潜沧的意思,但潜沧貌似对大玥宫氏皇族所讨论的话题不感兴趣,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接话茬,甚至也没有跟宫羽漠打招呼,很快,潜沧就抬步,径直越过宫北漠,面无表情地朝着西南方走去,明显是要离开云隐山。

宫北漠一看潜沧这架势,心里又有些恼火,正准备再跟倨傲的潜沧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宫羽漠给制止了。

宫羽漠对着宫北漠摇了摇头,示意宫北漠不要选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更不要跟东巫纳魇族关系交恶。

宫北漠心里有些不爽,但他还是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的负面情绪,并没有为此就跟宫羽漠争吵。

宫北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他在尝试着平复自己那乱糟糟的心情,就在这时,耳畔再度响起了宫羽漠的低沉嗓音,宫羽漠是这样跟宫北漠说的,“皇兄,你前脚离开的时候,后脚苏君琰也离开了,我估摸着这会儿他应该也去了刑堂,要不我们也赶紧过去?谁知道这一次沐辰溪又会将刑堂闹成什么样子?”

宫羽漠并没有刻意隐瞒宫北漠的意思,毕竟眼下这都是让人倍感头疼的烦心事,刑堂注定会成为另一个争议的核心区域,大家都在齐齐奔向刑堂,谁都想分一杯羹,总不能到头来,却没有他们大玥国的份儿吧。

就在宫羽漠思绪百转千回的时候,宫北漠也再度出声了,宫北漠伸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脑海思维高速运转,片刻的沉默过后,宫北漠目光如炬地盯着眉头深锁的宫羽漠,而后如此跟宫羽漠说道,“这样好了,你先去刑堂,看看情况,我晚些时候再跟你汇合。”

说到这里,宫北漠停顿了一下,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烁着凛冽的暗芒,转瞬即逝,没过多久,宫北漠又再度幽幽补充道,“方才纳魇鸣枫把简灵给带走了,简灵手里有双蒂并生莲,我有些担心纳魇鸣枫会再度利用简灵,如果事情成真的话,到时候我们大玥面临的压力同样不会小,所以我决定先去追踪纳魇鸣枫,如果可以说服纳魇鸣枫,让他跟我开诚布公地谈一谈,那就再好不过了。”

宫北漠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最终就当着宫羽漠的面,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宫羽漠本来就是希望宫北漠可以跟他一道前往刑堂,却没料到宫北漠居然还打算去找纳魇鸣枫谈,若说宫羽漠心里没有丝毫的反感,那也是不可能的,但宫羽漠却不能在宫北漠面前表露出任何端倪来,因为他心里很清楚,宫北漠是皇帝,而他充其量只是……臣子,臣子焉能有反驳的权力。

想通了这些,宫羽漠也就没有再跟宫北漠唱反调,他只是皱着眉头,表情复杂地看着宫北漠,而后轻叹道,“皇兄,你真的觉得简灵手里会有双蒂并生莲吗?就她那半桶水的本事,她怎么可能拿得到此物?这个情报该不会有误吧?”

虽说宫羽漠没有反驳宫北漠的决议,但他还是当着宫北漠的面,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在宫羽漠看来,简灵根本就不具备成功夺取双蒂并生莲的本事,并不是宫羽漠非要瞧不起简灵,而是因为此事本来就没有那么简单。

宫羽漠这话一出,宫北漠脸色一变再变,他鹰隼如炬地打量着自家皇弟,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宫北漠就薄唇轻启道,“不管这个情报到底属不属实,眼下纳魇鸣枫带走了简灵,足以证明简灵是一个很重要的砝码,但凡是纳魇鸣枫在意的,我们大玥国就不能等闲视之,过往的经验无不告诉我们,不能小瞧东巫族,不然的话,我们只会再度重蹈五年前的覆辙,宫羽漠,不是我这个人疑心病重,我只是不希望我们大玥失去原本的优势罢了,你是我的亲弟弟,我希望在大是大非的原则上,你可以支持我。”

宫北漠当着宫羽漠的面,再度说出了这样一番意有所指的高深话语,而且宫北漠眉眼之间的凝重更是未加掩饰,他的心情不是一星半点的糟糕,毕竟事情牵扯到东巫纳魇族,宫北漠断然不会小觑此事。

在宫北漠看来,不管简灵手里到底有没有双蒂并生莲,只要纳魇鸣枫依旧‘看重’简灵,那么宫北漠就必须要继续‘掺和’,因为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对手璇玑皇朝,亦或是夕照国再捷足先登了。

只要一想到会有这样的可能,宫北漠整个人都有些焦虑,而且这种焦虑是很难掩饰的。

宫北漠这话一出,宫羽漠的表情也很是诡异,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正面回应宫北漠,因为宫羽漠在东巫纳魇族的事情上,其实一直都没办法跟宫北漠达成共识,而且这一次,宫北漠又再度趁机‘逼迫他表态’,无疑又让宫羽漠想起某些不太美妙的过往。

宫羽漠神色隐晦莫名地盯着宫北漠,心思微动,尽管宫羽漠没有及时回应自己,但宫北漠也没有因此流露出任何类似愠怒的表情,他只是微微勾了勾唇瓣,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而后就再度跟宫羽漠说道,“无妨,这件事情你可以慢慢琢磨,反正我们眼下也不会离开津南市,之后我们可以再谈,好了,你赶紧去刑堂吧,我也该忙我的事了。”

宫北漠这番话算是给了宫羽漠一个台阶,但他同样也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对宫北漠来说,他也不希望宫羽漠为了东巫纳魇族的事,就跟他闹僵。

宫羽漠一听宫北漠这话,那颗高悬在嗓子眼的心也跟着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其实此刻宫羽漠还是有些感激宫北漠,至少这一次他家皇兄没有再咄咄逼人了,要不然的话,其实宫羽漠也会有些进退两难。

宫羽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而后就如此跟宫北漠说道,“好吧,皇兄,那我们就分头行动,不过你也要多加小心,纳魇鸣枫不是省油的灯,而且这人个性诡异,难搞得很,你尽量不要跟他起正面冲突。”

宫羽漠琢磨了一下,而后再度提醒起宫北漠来,谈及纳魇鸣枫的时候,宫羽漠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毕竟早些年,他们嵇王府也不是没跟纳魇鸣枫打过交道,战绩对比就稍微显得有些……惨烈了。

事到如今,宫羽漠都没办法‘正视’纳魇鸣枫,自然不是很喜欢跟纳魇鸣枫再展开新一轮的遭遇战,偏生这一次纳魇鸣枫又再度出现,甚至主动带走了简灵那个麻烦精。

不管怎么想,宫羽漠心里都有些忐忑,第六感甚至不断地暗示宫羽漠,接下来津南市的局面估计只会越发复杂……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