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172章 陆嘉和挑明苏慕之事 被情所困的苏紫宸 墨斐的冷酷(1 / 1)

加入书签

陆嘉和跟贾明珠这样无疑就是公开场合撒狗粮,反正苏紫宸看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从她那频频皱紧的眉头,以及黯然失落的眼神就可见一斑了。

“陆嘉和,啊,你好厉害,居然这么快就找到我了,我以为你至少还要十分钟才能赶到。”

贾明珠直接扑进陆嘉和的怀里,主动抱着陆嘉和的腰身,小脸很是自然地蹭了蹭陆嘉和的胸膛,而后仰着小脸,表情很是崇拜地看着眉眼精致无双的美男子,开心得都要冒泡了。

陆嘉和一听贾明珠这话,当即就伸手刮了刮贾明珠的鼻子,而后一脸傲娇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怎么可能那么菜?如果不是想让你玩得开心点,我老早就找到你了,怎么样,下次还要不要跟我赌?小丫头。”

陆嘉和对贾明珠的宠溺,就算是外人都能够感觉得到,更何况是近距离围观他们的苏紫宸,苏紫宸顿时觉得自己的心又被扎了一剑,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起,苏紫宸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墨斐,苏紫宸一度也曾幻想过,有朝一日,也许墨斐同样会如此亲昵地对待她,将她如珠如宝地呵护着。

可这个念头刚出现,苏紫宸就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而后用力地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产生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就在苏紫宸情绪越发低迷的时候,耳边再度响起了贾明珠那如同银铃般的笑声,贾明珠表情很是狡黠地冲着陆嘉和笑了笑,而后腮帮子鼓鼓道,“我还要继续跟你赌,反正你一定会让着我。”

贾明珠这话一出,陆嘉和表情先是怔楞了一下,不过很快,他就低低地笑了起来,神情很是愉悦,他伸手轻轻抚摸着贾明珠的头发,而后语带宠溺道,“小丫头,现在越来越精明了呀,这都被你发现了。”

闻言,贾明珠就对着陆嘉和吐了吐舌头,表情软萌得让陆嘉和都很想要直接亲贾明珠,但考虑到周围还有闲杂人等,而且贾明珠脸皮又太薄了,唯恐唐突佳人,陆嘉和只能暂时选择隐忍了。

陆嘉和伸手揽着贾明珠,而后就跟依旧站在不远处,神情有些黯然的苏紫宸说道,“紫宸郡主,你该不会是跟你父王起了冲突吧?”

陆嘉和黑眸幽幽地打量着情绪很是低迷的苏紫宸,而后就当着苏紫宸跟贾明珠的面,提到了靠山王苏慕。

陆嘉和误以为苏紫宸的不快跟靠山王有关系,毕竟刚才陆嘉和瞥见过苏慕的身影,又加上现在见到苏紫宸,陆嘉和难免也会想歪。

陆嘉和这话一出,依偎在他身边的贾明珠就有些疑惑地接话道,“靠山王也来了吗?我刚才没看到他呀,陆嘉和,你是跟靠山王见过面了吗?”

就连贾明珠都会产生这样的疑问,更何况苏紫宸了,反正苏紫宸当即就猛地抬头,表情很是惊诧地看向陆嘉和,连带着说话的语调都跟着拔高了好几度,“陆嘉和,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在哪里见过我父王?他现在人在何处?”

苏紫宸已经顾不上去琢磨她跟墨斐之间的感情了,而是抬步朝着陆嘉和走去,一边走,一边咄咄逼人地追问起陆嘉和来。

一看苏紫宸这样的反应,陆嘉和眉头也狠狠地皱了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陆嘉和低头看了一眼神色同样很是不解的贾明珠,伸手摸了摸贾明珠的头发,而后就四两拨千斤道,“就刚才经过东正门的时候,我意外瞥见了他的身影,但我急着找明珠,所以未曾跟你父王打招呼,眼下他究竟去了哪里,抱歉,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陆嘉和的确没有欺骗苏紫宸,他只是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都事无巨细地说了出来罢了,尽管先前陆嘉和看到靠山王的时候,同样也有些惊讶莫名,但陆嘉和向来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不管外界对苏慕观感如何,也不管苏慕引发了何种混乱,只要事情没有波及到陆嘉和,陆嘉和也没兴趣当什么……吃瓜群众,更别提会帮着出力,再追捕苏慕了。

这就是为何最终陆嘉和什么举措都没有采取的缘故。

一听陆嘉和这话,苏紫宸脸色变得越发难看,垂落在身侧的双手更是握紧了,松开,松开了,握紧,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很明显,此刻苏紫宸情绪的起伏不是一星半点的大。

就算贾明珠再迟钝,这会儿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她表情很是疑惑不解地打量着面容越发阴沉的苏紫宸,小嘴扁了一下,而后就语带关切地询问起苏紫宸来,“苏紫宸,你没事吧?你别难过,我相信你父王不会避而不见的,他可能不知道你在这里。”

贾明珠只是想要安慰苏紫宸,毕竟刚才苏紫宸也给自己提过很是‘中肯’的意见,虽说跟事实‘相去甚远’,但贾明珠还是比较感激苏紫宸,这才安慰起苏紫宸来。

贾明珠的的确确是一门好意,可架不住她身边的‘猪队友’不给力,反正贾明珠话音刚落,陆嘉和就直接拆台道,“谁知道苏慕到底知不知道苏紫宸在这里的事实,就算他知道了,我觉得十有八九他都会选择避开,恐怕连苏慕自己这会儿也没有想清楚,到底该如何向自家女儿解释那些争议吧。”

陆嘉和这话一出,贾明珠脸色当即就变了,她先是恶狠狠地瞪了陆嘉和一眼,而后就抬起脚,想要踩陆嘉和,不过陆嘉和已经察觉到贾明珠的‘杀气’了,所以早就有所防备,因此贾明珠没有得逞。

贾明珠腮帮子气鼓鼓的,她很是不满地噘嘴,明显不开心,陆嘉和看到后,立刻就语带安抚道,“小丫头,你不是经常跟我说,我们做人要实诚吗?我总不能知道真相,却用一些违心的言论欺骗苏紫宸吧?那样对她来说也不治本呀,等她醒过神来后,只会更加桑心,你说呢?”

陆嘉和不愧是狡猾的狐狸,愣是用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将原本对自己不利的局面给圆回来了。

贾明珠本来还想要发飙,可这会儿一听陆嘉和这话,她突然也有些词穷了,贾明珠伸手挠了挠头,很是为难地看了一眼脸色已经微微发白的苏紫宸,而后又看了一眼神情很是认真,只差举起双手发誓来自证清白的陆嘉和,而后就低下了脑袋。

见贾明珠这样,陆嘉和眉头也轻轻地皱了皱,漆黑如墨的眸子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他鹰隼如炬地打量着情绪依旧很是低迷的苏紫宸,在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陆嘉和就薄唇轻启道,“苏紫宸,其实你也没必要想太多,眼下的情况本来就有些复杂,何为真相,何谓假象,不过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首先要搞清楚的是你自己的立场,以及你们靠山王府的立场,至于你父王,反倒没那么重要了,至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重要。”

陆嘉和这话显然是话里有话,反正贾明珠是听得云里雾里,她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身边的美男子,不过贾明珠并没有插话,她并不是看不清形势,贾明珠知道陆嘉和肯定是在点醒苏紫宸,所以她就没有再多嘴。

陆嘉和这话让苏紫宸脸色一变再变,不过很显然,苏紫宸的心态似乎也比之前好了不少,她星眸幽幽地打量着距离自己不过三步之遥的一对璧人,而后就轻吐口中浊气道,“无论如何,我都应该跟你说句谢谢。”

苏紫宸表情很是真诚地看着陆嘉和,而后就向陆嘉和致谢。

一听苏紫宸这话,陆嘉和只是轻扯薄唇道,“免了,你不用跟我说谢,我只是不想让名著失望罢了。”

陆嘉和说这话的时候,又低头看了一眼已经眉开眼笑的姑娘,心中越发觉得暖暖的。

先前苏紫宸还当着贾明珠的面,一再提醒贾明珠,千万别被陆嘉和给欺骗了,如今亲眼看到陆嘉和对贾明珠的在乎,苏紫宸已经酸成柠檬精了,她表情很是复杂,又一脸羡慕地看着两个又无视她的存在,各种撒狗粮的人,而后没好气道,“原本我应该跟你们说一句恭喜,但是现在我心情真的很不好,所以这话留待日后吧,我也不打搅你们了,告辞。”

苏紫宸眸光幽幽地看着贾明珠跟陆嘉和,而后就当着两人的面,说了这样一番意有所指的话来。

苏紫宸这话一出,陆嘉和就揽着贾明珠肩膀,笑容很是灿烂道,“日后我跟明珠成亲的时候,会给你送请帖,到时候希望你可以拔冗前来。”

陆嘉和很是坦然地向苏紫宸发出邀约,一听陆嘉和这话,苏紫宸秀眉狠狠地皱了皱,她很是意外地看着陆嘉和,而后又扫向一旁笑得很甜,表情很是羞涩,但同样一脸期待的贾明珠,好半晌,都没有开口。

“我权当你答应了,紫宸郡主,我们后会有期。”

尽管没有得到苏紫宸的回答,但陆嘉和也没有表露出任何端倪来,他只是神色如常地冲着苏紫宸笑了笑,而后就揽着贾明珠的肩膀,转身,径直朝着东北方走去。

苏紫宸表情很是复杂地注视着两人相携离开的身影,眉头都快要打成死结了,无人知道此刻苏紫宸到底在琢磨什么,可她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任何动作,只是表情看上去很是隐晦莫名,很显然,方才陆嘉和的话其实已经让苏紫宸心里掀起一阵惊涛骇浪,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陆嘉和居然真的起了迎娶贾明珠的心思,并且丝毫没有掩饰。

苏紫宸不免又想起墨斐来,她很想要扯嘴角笑一下,可似乎根本就做不到,因为她内心的压抑跟痛苦已经满溢,让苏紫宸都有些无法承受了。

“我到底差在哪里,为什么你却连个承诺都不愿意给我呢?你可知此刻我是多么的羡慕贾明珠,没想到我堂堂郡主居然要羡慕一个曾经的痴儿……”

苏紫宸低垂着脑袋,情绪越发低迷,她神情失落地看着自己的脚尖,真的有些想哭,苏紫宸说话的声音很轻,很轻,甚至轻到让人听不见,但她的悲桑却如此这般的明显,甚至可以让站在老远的墨斐都能察觉到。

墨斐原本心里还充斥着一股无从宣泄的愤怒,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找苏紫宸,他不能就这样让苏紫宸离开,可等墨斐真的赶到,甚至看到陆嘉和跟贾明珠的时候,墨斐突然冷静了下来,他的表情又开始变得冷漠又冷酷了,再也没有先前那种因苏紫宸淡漠的态度而涌现出的冲动了。

墨斐只是远远地站着,但他的视线却一直也都牢牢地锁定在苏紫宸身上,至于陆嘉和到底有没有发现自己,其实这会儿邪祟老祖也没那么在意,反正他也不需要害怕陆嘉和。

苏紫宸情绪小小地失控了一会儿,但她是一个理性的人,她不会让自己为情所困,所以很快,苏紫宸就用力地捏了捏拳头,狠狠地咬了咬牙,而后就面无表情地朝着东北门走去,墨斐依旧站在原地,目送着苏紫宸离开,知道苏紫宸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转角,墨斐这才收回自己的目光,他深呼吸了两三次,轻吐口中浊气,而后就眉眼冷厉地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既然有关的,无关的人都已经离开了,墨斐也不打算再耗费自己的宝贵时间了。

让我们再度将视线转移到陆嘉和跟贾明珠这边,这对小情侣在跟苏紫宸分开之后,贾明珠就直接开门见山地追问起陆嘉和来,“陆嘉和,之前苏紫宸劝说我的话,你是不是都听到了呀?说实话,不许骗我,我总觉得你刚才邀请她参加我们婚礼的事,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想刺激她,对不对?你也太小气了吧?人家也没有任何坏心眼呀,只是担心我遇人不淑罢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