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95章 结局(一)(1 / 2)

加入书签

594

因为谢景灏救过月牙儿的缘故,虽然时间很晚了,但是他还是很轻易的见到月牙儿了。

当年谢景灏救过月牙儿一命,这月牙儿多年行走江湖,更是有恩必报,谢景灏从未提过救命之恩,而今谢景灏有事相求,月牙儿自然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虽说张家从不出诊,从来都是坐诊,可是月牙儿到底与众不同,张家的医术还传男不传女呢,所以张家家主对于月牙儿也从未有过硬性要求,毕竟她常年在外游走,行医济世,也救了不少人,结下了不少善缘。

这都是积阴德的事情,家主也不会反对。

正好也趁着夜色,月牙儿就随着谢景灏一道来到了南安王府。

顾千凝此刻已经入睡了。

月牙儿闻着内室里竟然点着安神香,顿时皱了皱眉。

不过到底也没说什么。

她脚步很轻,走过去把脉。

因为点着安神香的缘故,所以也没吵醒顾千凝。

这细细把脉之后,月牙儿才开口说道:“这个脉象,还有救。”

此言一出,谢景灏顿时也松了口气。

这月牙儿绝非轻言之人,只要她如此说了,那就代表这顾千凝和腹中的孩子她能保住。

“此言当真?”谢景灏问道。

这几日不知道看了多少大夫,就没有一个敢如此说的,都不敢打包票,可是月牙儿却敢这样说。

“恩,不过我要带她到药王谷养胎,要同我师姐一起救治她,否则仅凭我一人之力,保不住这母子二人。”

“药王谷,药王谷距离盛京城也有一日的路程,现如今她身体如此,如何能长途跋涉?”谢景灏一脸担忧。

“有我在,自然不会有问题,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在耽搁下去,应该会胎死腹中。”月牙儿直接说道。

现如今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若是再过些日子谢景灏来找她,只怕她和师姐一起,也是回天乏术了。

可眼下还有救,也不能耽误了,她必须要带着顾千凝离开这里。

“好,我随你们一道去。”谢景灏一口答应了下来。

“你就不必去了,你去了也进不去药王谷,谢公子,你既然来找我,大约也是信得过我,五年前你的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此番你有事要我帮忙,我定当竭尽全力,但是药王谷从来不许外人进入,如今谷主是我师姐,她一向最是循规蹈矩,定然不会叫你进谷的,所以只能我带着尊夫人回去,我可以对你承诺,三个月之后,一定完完整整的把尊夫人给您送回来。”月牙儿郑重其事的说道。

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谢景灏也知道自己没法拒绝了。

现在这个难题就摆在面前,这若是强行把顾千凝留在身边,最后的结果就是一尸两命。

这若是让顾千凝离开,这还有希望。

虽然他和月牙儿相交并不是太深,但是也知道她的为人。

是绝对不会食言的。

“你若是不放心,大可以派人在谷外守候着,我也会定是出来传信儿。”月牙儿又说道。

“好。”谢景灏答应了下来。

“那我先回去准备一下,就明天一早来接尊夫人。”月牙儿也是雷厉风行的人,说完就直接起身离开了。

而谢景灏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光自己做主,也要跟杨璨请示一下。

其实他也是知道结果的,顾千凝自是不必说,只怕是杨璨也不会反对,这若是流掉孩子,他也实在是于心不忍。

果不其然,杨璨也答应了,因为顾千凝的态度是毋庸置疑的,顾千凝是绝对不可能不答应的。

谢景灏一夜无眠,直到第二日一早,顾千凝醒来的时候,却看到谢景灏正字啊看着她。

顾千凝坐起身:“你这是一夜没睡吗?”

谢景灏握住了顾千凝的手,叹了口气,忍不住把昨夜的事情都对顾千凝说了一遍。

顾千凝也有些惊讶,但是惊讶之余,更多的还是高兴。

她对谢景灏是万分信任的,并且这月牙儿的事迹她也是知道的。

前世的女神医,并且一直都是悬壶济世,治病救人。

所以这人品自然也是信得过的。

这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她为了孩子,自然是什么都愿意做的。

自然是答应的十分痛快了。

其实谢景灏也还有自己一点小心思。

如今盛京城的局面瞬息万变,让顾千凝离开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这三个月,很多事情也就不一样了。

既然商议好了,这天一亮,月牙儿准时来接顾千凝了。

锦瑟听闻不能一起去,也担心不已,她自从伺候顾千凝开始,二人就从来没分开过。

而且现在顾千凝身体这么不好,锦瑟更是担心,更加不放心让顾千凝一个人离开。

可她好说歹说,月牙儿也不同意让她去,说药王谷出了病人和药王谷的人,任何人都不能出入。

最后顾千凝制止了锦瑟,锦瑟只能眼泪汪汪的目送顾千凝上了马车离开了。

谢景灏自然不会让顾千凝就这样走了。

沿途也让人一直跟着顾千凝,并且也在药王谷外头安排了人。

这样顾千凝离开了盛京城,他也能安心处理事情了。

而注定这顿时间盛京城,会掀起一场大风暴。

也是在同一天,萧蕴到底还是出宫了。

对于萧蕴来说,她实在是等不及了,她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萧晨,这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啊。

萧晨见到萧蕴也有些意外,毕竟昨日萧蕴才回来过。

“蕴儿,你怎么今日又出宫了呢?”萧晨问道。

萧蕴的眼睛红红的,向来是昨夜一夜无眠吧。

也是,知道了这惊天秘密的萧蕴如何能睡得着呢。

萧蕴当然不会隐瞒了,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对萧晨说了一遍。

萧晨听的皱眉:“蕴儿,你仅凭陛下说的梦话,就可以这么肯定吗?”

萧晨到底是男子,这是比萧蕴要理智一些的,虽然萧蕴说的头头是道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到底也有些玄幻,而且也是陛下在梦中的呓语,也有可能是萧蕴会错意了不一定啊。

总归事情也未必是这样的,也很叫人难以理解啊。

“哥哥,我不可能听错的,咱们母亲就是陛下所害的。”

“陛下为何要这样做呢?”萧晨直接问道,除非陛下疯了,否则为何要杀害母亲呢?

他们之间,无仇无怨,母亲也没做过妨碍陛下的事情啊。

所以想到这些,总归是让萧晨无法相信的。

“哥哥是不信我吗?”萧蕴没想到,萧晨竟然不相信她。

萧蕴十分伤心,她迫不及待的来见萧晨,是想着让萧晨和她一起承担这件事,也想让萧晨出出主意,该如何替母亲报仇的,可是却怎么都没想到,萧晨竟然不相信她,还说出质疑她的话来。

“蕴儿,不是我不信你,而是你的话实在是有些天方夜谭了,陛下实在是没有理由杀害母亲啊。”萧晨忍不住说道。

“好,既然哥哥不信我,那就当我没说。”萧蕴气哼哼的说道。

萧蕴说完这话,起身就要走,却被萧晨给拉住了,萧晨看着萧蕴这个状态,若是不拉着萧蕴,想来萧蕴定然是要惹出大祸来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