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百二十九章 王永珍的福气(1 / 2)

加入书签

儿媳妇嫁过来的时候,估摸着也是想着因为木头是王家的外甥,沾亲带故的,怎么也能得点好处。

没曾想,半点好处都没有,还不如村里人呢。

再一打听,原来都是王永珍这个婆母糊涂作妖,将跟王家的情分都消磨干净了,所以那王家如今才不搭理他们了。

这儿媳妇心里不痛快啊,好好的亲戚,能沾不少光的,被自己婆婆就给折腾没了,比那五家外姓人还不如,早知道孙家是这样的底细,她嫁过来做什么?受苦吗?

可如今已经迟了,孩子也生了,总不能丢下孩子不要吧?只能捏着鼻子继续过日子。

终究心里不忿,因此就天天没事寻茬找事跟王永珍吵。

王永珍这么多年,遇到事情唯有一招,就是哭。

当年她靠着这一招哭,哭得王老柱这个亲爹偏疼她,也哭得几个兄弟跟她没了情分。

如今这一招在儿媳妇面前可不好使。

儿媳妇嘴巴厉害,字字如刀,每次都能将王永珍气得哭上一宿,她有心跟儿子木头诉苦。

可木头又能怎么办?这儿媳妇嘴上厉害,但是给木头三年生了两个儿子,他家这样的条件,能娶个媳妇就不错了,若是为了这点子吵嘴的小事,把媳妇气跑了,只怕就只能打光棍了。

更何况她也只是嘴上说说,也没缺王永珍吃喝不是?

因此木头也只能中间和稀泥,时日久了,木头也累了,也有了怨气,私底下对王永珍说,不过就是几句闲话,又不掉一块肉,只做没听到不就是了?非要哭着闹出来?让他夹在中间怎么办?把这个媳妇休了,让两个孩子没了娘,让这个家散了,她就高兴了?

王永珍从那以后,也不哭了,也不闹了,任由儿媳妇怎么说,也不回嘴了,在家里就犹如一个哑巴一样。

家里倒是清净了。

再后来,儿媳妇又给家里添了一个孙子,还是不给她带,说怕她把孩子给带歪了,将来不受人待见。

只让她洗衣服做饭,给孩子洗尿片,平日里孩子都不给她抱,不给她摸一下。

别人当奶奶了,天天带着孙子在外头炫耀,可王永珍,眼珠子都盼绿了,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能抱一下孙子,儿媳妇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一刻钟不到就要抢过来。

好像她有毒一样,多抱一会,孩子就要被抱废了。

儿子没以前贴心了,孙子抱不上,王永珍不知道自己还活着能做什么?

再再后来,听说还是王永珠听说他们一家子老老实实的在七里墩安下了家,这才松了口,让带话回来,说以后茶山的收益,也有了他们一家的份。

有了这茶山的收益,他们家的日子好过了许多,儿媳妇也不骂人了,他们在七里墩也慢慢扎下了根来。

可王永珍却病倒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总是回想儿媳妇骂她的那些话,说她没福气,是个丧门星害人精。

她临终前,都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丧门星,害人精?所以这辈子才这样苦命?

不然都是同一个爹,为啥兄弟姐妹里,就她最没福气?其他兄弟都能沾上小妹的光,偏偏她,却遭了厌弃,一点光都沾不上?

她当初有多羡慕小妹王永珠啊,后娘张春桃最疼她,将她疼得跟眼珠子一般,什么好事都归她。

后来还嫁得那么好,真真是山窝窝里飞出了一只金凤凰。

本是一个爹的两姐妹,她还更得亲爹的喜欢,到最后,却一个成了天上的云,一个成了地下的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