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一章 来袭(1 / 2)

加入书签

砰砰!

金铁交击!

两道身影在阳光下碰撞。

一道侵略如火,剑刃如狂风暴雨般发起连续进攻,劈砍戳刺,斩碎空气被,呼呼作响,剑身反射金色阳光、在半空跳跃,舞出璀璨的轨迹。

对面涂抹眼影的男人则稳如磐石、左手盾,右手剑使得出神入化,总能恰到好处地格挡、卸力,然后朝着对手露出的弱点发动雷霆般的反击!

罗伊右脚迅速后退半步,然后数步,险险避开戳向胸前的剑刃。

重重地呼了一口气。

双手右上方横举于脸侧,剑尖如牛角对着冒出盾牌左侧那只锐利的眼眸。

他还是第一次遭遇如此难缠的剑盾手,身体素质与自己旗鼓相当,而武技却要高明得多。

无怪乎弗里恩和阿维尔相继惨败。

罗伊只能仗着稍有优势的敏锐,不停绕着他转圈,攻击他的后背、腿脚,别的部位覆盖着坚固的钢甲,普通钢剑力有未逮。

然而盾牌就是威尔卡斯手臂的延伸,他的防守宛如一个乌龟壳、滴水不漏,整整一分钟,罗伊的剑就没能沾到威尔卡斯的身体。

他一撤退,潮水般的攻势中断,威尔卡斯立马低吼一声举盾冲锋,吼声震碎空气,令人闻风丧胆,仿佛有一头披甲的犀牛在狂奔,地面为之颤抖!

威尔卡斯冲到罗伊身前两米,猛地纵身起跳,左手持着盾牌砸向他的剑刃,身体下落的惯性附着其上。劲风死死锁定住魔人,而他退无可退,否则将退到圆形场地之外。

“砰!”

盾牌和剑刃猛烈碰撞。

罗伊没能彻底地向右卸掉这股冲击力,剑刃反而被拨开,虎口发麻。

威尔卡斯藏于盾牌之后的右手雨于时间惊鸿一刺,宛如袖珍攻城锤迎胸口戳来!

好似要掼入他的胸膛,将他穿透!

“砰!”

魔人双手勉强地向着右上方一提,剑身中段格挡住钢剑剑尖,然而再没能挡住另一侧的盾牌。

他被推出战场!

四周变得鸦雀无声。

弗里恩一脸难以置信,在他心中战无不胜的金眼居然就这么输了?

不。

他自我安慰地摇了摇头。

这场战斗对于金眼来说太过憋屈,狭小的场地、禁止魔法和远程手段。

他只能用最不擅长的剑术和这个拿着剑盾的战士硬碰硬。

何况,他还没动用身后的阿隆戴特,为了公平起见,仅仅用了一把普通钢剑。

输了就输了吧。

魔人神色坦然地垂首认输,将钢剑递给了阿维尔,后者将其插上了武器架。

“金眼兄弟年纪这么轻,身体素质却如此了得”威尔卡斯放下了剑盾,连战三场,仍旧呼吸平稳脸上都没有一滴汗水,体能强大得非人,“唯一欠缺的就是武技,看得出你的剑术是在实战杀戮中练出来的,干脆果断,基础扎实。”

“可惜缺少了一点变化和底蕴。如果面对身体素质不弱于你,又擅长防守的敌人,会吃上大亏。”

罗伊颔首,如今剑术已经是他最大的短板。

当然如果加上阿隆戴特之上那一堆附魔,那么又另当别论。

“这都不要紧,”法卡斯目光欣赏地扫过魔人,招揽道,“以你们的身手、胆识、完全够格加入战友团,到时候,自然有身经百战、技艺娴熟的盾友来指导你们,怎么样?”

“等我们想通了,自然会请求克拉科先驱,现在两位考虑的如何?协助雪漫狙击巨龙?”弗里恩问。

两兄弟笑了笑,点头,

“与勇士并肩作战是种荣誉!我们再免费帮你们问问战友团别的兄弟姐妹,看看他们有没有兴趣参与龙,到时候把总的人数和酬劳要求传达给你们!”

“那就有劳两位了。”

“接下来还有兴趣吗?”手痒的法卡斯拔出背后天空熔炉阔剑,一抹耀眼的白光随着倾斜的剑刃游走,“和我接着练一练?”

“嗯!”

“和巨龙战斗,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另一边观战的艾拉和威尔卡斯窃窃私语,

“你以为巴尔古夫不清楚?”威尔卡斯却不以为意地摇头,“他一直在替我们隐瞒,现在我们要冒险帮他,他会回报我们的。”

傍晚时分,暖黄色的光团坠入地平线,

三个喘着粗气的男人离开了蜜酒大厅。

阿维尔和弗里恩浑身汗臭,手指和小腿肚痉挛般抖动,两眼无神,好似被霜打奄的茄子。

而罗伊,绕是以他超凡的体质,脸上仍旧难掩疲倦。

只有威尔卡斯两兄弟牲口一样不知疲倦,对练了一天越战越勇,兴奋地眼眸发红,恋恋不舍放他们离开。

接下来的两天,三人仍然拜访战友团,每天都是喝酒对练。

弗里恩和阿维尔在反复的失败之中,武技稳步攀升,可谓痛并快乐着。

而罗伊仿佛又回到了最初跟随雷索学习剑术那会儿,连番失败,然而他能感觉到他的剑术在法卡斯兄弟压榨下一点一滴的进步。

这两天他们大致认识了一遍战友团人员,坐拥蜜酒大厅的只有九个人,比罗伊预想之中少得多,却让龙临堡里的领主颇为忌惮。

罗伊有个猜测,巴尔古夫领主对战友团的重视,也许源于他们的隐藏的底牌,观测之中,战友团中有五个人身具隐藏身份,除了威尔卡斯兄弟、艾拉,还有斯科月,以及战友团先驱克拉科白鬃克拉科沉默寡言,三人没有加入战友团,他也不愿意多费口舌。

其余成员仅仅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普通诺德人,属性处于正常范围。

这两天,罗伊配合着阿维尔将那本关于湮灭翻译为魔人世界的北方通用字,同时他也学一点诺德人的字。

罗伊大概看出这是一本讲述召唤系大师在湮灭位面的奇妙旅行,或许对理解召唤系法术有帮助,但内容太过晦涩,看得人头晕脑胀,他只能慢吞吞地每天啃一部分。

两天过后,威尔卡斯兄弟终于给出答复,除了他们俩,另一个叫做托尔瓦的擅使单手剑盾的暴躁男人也因为丰厚报酬答应加入了龙队伍。

别的成员,要么不愿意,要么另有安排。

罗伊稍微有点遗憾,他一直认为远程女人艾拉更加合适参战。

但这位冰美人主意很正,除非巨龙袭击雪漫城否则不会出手。

至此,灰鬃与狂战家族,战友团的少数人员都被魔人拉入这场巨龙狙击战!

龙临堡大厅,

“巨龙袭击梭默的事本人也听说了,龙灾越发迫在眉睫,幸好有三位在,替我们拉拢到强大的援手!”

“站在备战人员差不多都齐了,被动防守不如主动出击,一旦在外的士兵发现巨龙的踪迹,伊瑞莱斯将率领却三十名城卫兵、战狂家族十位勇士,灰鬃家族的五人,战友团的三人前往目的地剿灭。”巴尔古夫坐在王座上朗声道,

“危机过后,我再给三位论功行赏!”

“现在三位何不做些准备工作、比如武器装备附魔、炼金药剂,法仁加那边都能处理!为了感谢三位的付出你们的附魔费用,”巴尔古夫大手一挥,“我统统报销!”

罗伊松了口气,近段时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当下他们就找上了宫廷法师,收购了2枚小型灵魂石每枚100点经验,1枚中型灵魂石200经验,一枚大型灵魂石500。

总花费超过了1300金币。

还剩一半。

而弗里恩出于好奇也花了一百多金买了本毁灭系法术燃烧之手,竟然一下子领悟了法术。

显然龙裔却也并非近战莽夫,他同样拥有施法天赋,具备成为远程炮台的潜质。

可惜未经磨砺,甚至不会冥想,少得可怜的魔能只够支撑燃烧之手二十秒,就被消耗一空。

至于领主承诺的免费附魔,得等厄伦德锻造的新装备到手后才能开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世界附魔难度极高,需要熟练的法师使用奥术转换器来为物品恒定魔法,没有法术天分干不了这行。

按照罗伊估计,自己的召唤系法术起码达到v3的水准,才能尝试为武器附加最简单的召唤魔宠。

并且每一项附魔,包括盔甲的永久性附魔,都需要消耗一枚至少价值一百金币的微型灵魂石。

所以要练习附魔首先得有钱。

罗伊和弗里恩的千把金币自然不够用,短时间内也搞不明白这门复杂的手艺,索性把一切都交给了法仁加动手。

最后,阿维尔买走了法仁加十来瓶的药剂,七瓶小型生命药剂和三瓶魔力药剂,以及三瓶饮用后抵抗百分之十火焰伤害的魔抗药剂。

毕竟每条龙都掌握着火焰龙息,多点抗性,也许就能活下来!

关于炼金,天际省的炼金倒是跟魔人世界极为相似,以草药,加上一堆稀奇古怪的生命材料、甚至骨灰为基底,在一堆试管、量杯等精密仪器中进行混合、勾兑、提纯、过滤等等操作。

天际省的药剂更像是魔人世界药剂的强化版本,得益于天际省丰富得令人流连忘返的、效果神奇的炼金素材,这边的药剂作用千奇百怪恢复魔力、生命、体能,短时间内提升魔法抗性或者身体某一项属性、乃至数种效果混合。

天际省的大部分药剂不像魔药,不需要魔力调和,普通人也能掌握这门炼金术并饮用成品。

而大多数药剂的负面作用都在可接受范围,睡几觉差不多能恢复无恙。

罗伊的炼金术早已达到v3,相当于一个熟手,天际省的炼金仪器,魔人世界也不缺。

在法仁加的见证下,他驾轻就熟,不过半天功夫就顺利地炼制出一支小型生命药剂,使得法师极为怀疑,这家伙原本便是一个草药师。

罗伊唯一的缺点就在对于药材药性的记忆,毕竟初来乍到。但超过十五的敏捷使得他的手指之灵活、稳定,超过大部分药剂师。

总能恰如其分地称取材料,进行每一个步骤。

法仁加欣赏罗伊的能力,难得慷慨地赠送了他一本阿格妮塔所著的天际省草药师指南,其中记载着鲜血王冠、丧钟花、乌鸦鬼婆之爪、月蛾翅膀等常见的五十种草药、外观、生长习性和药性。

为罗伊的异世炼金师之路打开了大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