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同人美文>纲吉不做人啦> 7. 第7章 哥哥你不要死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 第7章 哥哥你不要死(1 / 2)

纲吉来到餐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放好了今夜的晚饭。

条纹清晰的茶灰色大碗里盛放着切得薄薄的肥瘦相间的牛肉,染上了轻微汤汁色泽的块状豆腐,切段的葱白与绿油油的葱叶。

小葱的香味经过烹煮后已经浸在了汤汁中,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汤汁淋在牛肉豆腐上,牛肉和豆腐变得水淋淋的,香葱的香也浸透了牛肉豆腐。

在这碗豆腐炖肉的旁边,是白水煮南瓜,细腻棉绒的块状南瓜像堆积木似的堆在碗里,深绿的一面朝下,黄色的一面朝上。

纲吉吸了吸口水,乖巧落座,一边看着菜肴,一边等待着米饭。

药研端着五碗米饭进来时,其他人也一一来到了餐厅。

见其他人坐好,纲吉双手合十:“我开动啦。”

付丧神们不发一言,安静地吃着自己面前的菜肴。

纲吉嘴里吃着,还不断含糊的称赞烛台切光忠的厨艺。

这些嘻嘻嗦嗦的声音倒是让死寂的房子多了些许人气和热闹。

晚饭过后,一行人又去散步了。

纲吉抓紧压切长谷部的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在大家中间,不敢去看道路两旁的森林,只敢盯着脚下。

付丧神提着两盏灯笼,微红的烛光摇曳,将下方的小路照亮了。

即便没有月光,大家也能够看清楚脚下的路。

绕着附近可通行的地方走了几圈,大家便回去了。

纲吉抱着兔子玩偶缩进了被窝里,与烛台切光忠道了晚安后看着烛台切光忠离开的背影。

“咔哒。”

门关上了。

光源消失了,房间一片昏暗,像被人蒙上了一层黑纱,光线都薄弱了。

纲吉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和兔子玩偶。

纲吉紧紧抓住兔子玩偶,蹭了蹭兔子玩偶的脸颊。

“小白,明天就可以见到哥哥啦,好开心~要是明天快点到来就好了呢~”

兔子玩偶眼里闪过一丝红光,并未有其他的动作。

烛台切光忠从纲吉房间出来后径直地来到了客厅,压切长谷部三人已经围着矮桌坐在了一起,矮桌上放着四杯热气腾腾的茶水。

烛台切光忠在空着的位置坐下,与其他三人一样盯着自己面前的茶杯,沉默在进行着。

半响后,压切长谷部缓缓开口:“药研,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这段时间,一直在完成雇佣工作的是他们三个,而药研则有别的任务。

药研依旧低着头,目光不曾从缥缈的热气上移开。

“根据我的调查,知道‘鬼’的人很少,就算是知晓的人也仅仅是认为‘鬼’只是一个传闻。

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我将注意力放在了被我们斩杀的那个鬼身上。”

“从他身上,我作出了一些猜测。

一,鬼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这一点,你们也清楚。”

其他人轻点了下头,那日战斗的情景在脑海中回现。

“不过,因为他已经死了,所以无法实验我们对他造成的伤害与普通武器对他造成的伤害是否一样,这又是否会影响对方的自愈能力和自愈速度。”

“二,鬼的弱点大概是脖子。只有斩下他们的脖子,他们才会死。

这一点,暂时无法确定。我们目前只遇到了一个鬼,所以不清楚脖子到底是那个鬼的弱点,还是全部鬼的弱点。

此外,也有之前所言的两个疑惑。我们斩下他的脑袋与普通武器斩下他的脑袋是否有同样的效果。”

“三,鬼也许害怕阳光。”

闻言,原本无神看着茶杯的三人目光波动了一下,落在了药研身上。

“这个猜测我相当不确定。”药研说道,“在我的调查中,那个鬼很少白天出现。

就算他家里的仆人也很少在白日里见到他,他一般都在夜间活动。

不过,偶尔对方也会在白天出没,但那都是在无太阳的日子。”

“纲吉大人并不怕太阳。”

烛台切光忠说道,脑海中浮现出了纲吉在阳光下朝着他们笑的模样,心底泛起了奇异的涟漪,但在某一个画面闪过时,一切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荒芜。

“这也只是猜测,做结论还太早了。”加州清光说道。

“四,”药研继续道,“鬼、会吃人。”

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瞬间,就连外面的风都停止了呼啸。

下一秒,像是解除了某种魔法,一切又动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那一日。

那天纲吉虽然没有看到,但他们却看到了。

那个家伙当时就是在吃人。

“那个鬼家里的仆人经常会无缘无故的失踪,对此也没有人做出解释,只是在不断招纳新人。但仆人依旧远远不够,招纳也依旧继续。

若纲吉大人真得是鬼,加上他之前说得对人类产生了食欲,以及我们那天见到的一幕,可推断那些消失的仆人是被那个鬼吃掉了。”

沉默片刻,压切长谷部说道:“这些猜测要尽快确认,另外,对鬼的调查也不能松懈。若纲吉大人真得是鬼,我们需要了解鬼的一切。”

其他人点头。

今夜的会议话题也就此结束了。

大家起身准备各回各屋。

“我们。”

坐在原位没有动弹的压切长谷部忽然出声了。

大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压切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眼里点燃了微末的烛火,他身上有了“活”的气息。

压切长谷部没有避开而是笔直的凝视着加州清光三人。

“也许可以.....”不必全员出动,可以留一人陪伴纲吉大人。

“你这幅样子真让人厌恶。”

“你是在自我满足的证明自己的价值吗?不觉得恶心吗?”

“压切,我一直都讨厌着你哦。”

剩余的话还未曾出口,耳边突兀的响起那个人的话。

压切长谷部眼中燃起的烛火熄灭了。

“不。什么都没有。”

压切长谷部越过三人踏上了楼梯,转眼消失在了楼梯口。

加州清光三人相互对视一眼,沉闷在三人之间化开。

如果....能够一直沉眠就好了.....

这一刻,他们心中是如此渴求的。

“路上小心!”

目送加州清光几人离去,纲吉背起兔子玩偶就朝着昨日与幼宰相遇的河边跑去。

住宅在他身后不断模糊,很快便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

此刻还很早,到处都很冷清,但森林里却十分热闹,虫鸣鸟叫络绎不绝。

这样热闹是它们的,却不是纲吉的。

这样的热闹只会滋生他内心的恐惧,让他惊恐着密林中会藏着凶恶的怪物。

来到与幼宰相遇的小河旁,纲吉并未见到幼宰。

那块背阴处长满苔藓的大石头湿漉漉的,石头上的血迹也因为昨夜的雨洗涤了。

除了石头旁还残留着淡淡的锈色,已不见血色了。

纲吉摘了一片大大的叶子垫在昨日坐的地方,抱着兔子玩偶坐了下来。

他下巴搁在兔子玩偶脑袋上,颤颤巍巍的扫视森林,又期待的看了眼大石头,像是这样看一看石头,幼宰就能够从石头里蹦出来了。

“哥哥。”

纲吉下巴磨了磨兔子玩偶的头顶,“哥哥怎么还没有来”

纲吉一直等在这里,因为害怕他离开而幼宰又来了因而错过对方,他连午饭都没回去吃。

软乎乎的肚子一直“咕咕咕”直叫,纲吉咬了咬下唇,忍耐下饥饿,呆呆的望着大石头。

太阳开始偏西了。

蝉鸣声依旧不曾停歇的聒噪嚷嚷。

灼热的阳光落在纲吉裸露出来的肌肤上,让他有些微的灼痛,但能够忍受。

约莫是变成了鬼,即便在这样的大太阳爆嗮下,纲吉的皮肤依旧白皙不见有晒黑的迹象。

不过,他的脸倒是被晒得红彤彤的,鼻子上布满了细小的汗水,额前的刘海也早就湿漉漉一片了。

这时,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纲吉连忙回头看去,眼睛微微睁大,眼泪漫上眼眶。

“哥哥!”

声音委屈极了。

幼宰拎着一个书包,站在树荫下看着泪流满面冲过来抱住自己的纲吉,疑惑了一瞬,聪明的大脑很快就理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

纲吉蹭了蹭幼宰的肩膀,委屈巴巴:“从早上就在这里了。”

幼宰眼神莫名地捏紧了书包带。

“你是笨蛋吗?我还要上学,怎么可能一大早就来这里啊!”

纲吉好不容易停止哭了,见幼宰竟然吼他,眼角挂上了委屈的泪珠。

“可是、可是我想要快点见到哥哥啊。”

心里似乎有什么炸开了。

那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情绪。

这样陌生的情绪让他的心脏活跃了起来,奇怪的是他的眼睛发热了。

有人会这么期待的想要见到他这样的人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