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33、第33章 猎鬼人(1 / 1)

加入书签

(纲吉不做人啦);

距离他们离开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这一次他们决定去大城市生活。

用种花家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大隐隐于市”,

反正他们已经决定不在同一个地方逗留很久了,哪怕去那样的大城市也没关系。

“今天就在这里留宿吧。”

纲吉站在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前。

说是破旧已经是在抬举这间屋子了,那只是一个尚且有着墙壁的露天破屋罢了。

付丧神不会对纲吉的决定有意见,便开始忙碌起来。

生火的生火,

铺床的铺床,

准备料理的准备。

有纲吉的领域在,

除了刀以外的行李全部放在了纲吉的领域里,此刻拿出来也很方便。

一直呆在纲吉肩膀上的小白小银也帮着付丧神打理着破屋,他们顺便将其他呆在领域里的同伴一起叫出来帮忙了

有这么多人帮忙,

破屋没花多少时间就清理好了。

看天气也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他们倒是不用修补屋顶。

清理完破屋,

除了小白小银外的玩偶全部分散在四周,

留意着四周的一切动静。

纲吉躺在铺设好的床上看着天空,暗下来的天空已经有星星出现了。

不知道哥哥有没有回来过,

他看到那封信了吗?

不辞而别,

炭治郎他们会不会生气啊?

纲吉翻了个身,

盯着墙壁,

墙壁上长满了绿油油的苔藓。

一只蜘蛛沿着墙壁往上爬,留下了一长串近乎透明的丝线。

纲吉往后退了退,小白却是一脚踢了过去,将可怜的蜘蛛踢飞了。

纲吉:“.........”

“主人,

我会保护你的。”小白咧嘴笑道。

小银撇了撇嘴。

纲吉戳了下小白的脸,

道了谢。

吃过晚饭,

一行人便睡下,

养足精神了。

夜深人静之际,森林中忽然响起惊恐的叫声,纲吉一行人一瞬间爬了起来。

有玩偶出现在他们面前。

“东南方向三千米处有人被追击,

追击者是,”玩偶一顿,说道,“鬼。”

得知了情况,付丧神对视一眼,不由看向纲吉。

纲吉听到鬼这个词,首先想到的便是幽灵,当下背脊一凉。

即便心里对幽灵十分恐惧,但想到幽灵在伤害人,纲吉还是决定过去帮忙。

三千米的距离对纲吉一行人的速度而言并不算很远,他们很快就到了。

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纲吉不适地皱起眉头,付丧神下意识挡在纲吉面前。

纲吉从他们身后探头一看,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被一个两米高、肌肉发达的男人一口扯下脖子上的肉,大口咀嚼着咽了下去。

朴素衣着的男人也就此殒命。

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纲吉也愣住了。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场面,不由白了脸,胃部也隐隐抽搐着,很不舒服。

不过,那个两米壮汉让纲吉想到了以前做过的一个梦,那个身上长满了血丝的人。

或许,那不是梦。

之前玩偶说了,追击人类的是鬼。

也就是说,鬼并不是他理解的那个鬼,而是另一种生物吗?

纲吉按住胃部,大脑快速运转,理解着眼前的情况。

杀死了一个人,鬼并未满足,他布满鳞片般纹路的眼睛扫向剩余的人。

纲吉看了过去,眼睛微微睁大。

“哈西,能够救一下他们吗?那是我们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给我东西吃的那个人!”

“交给我吧,主人。”

压切长谷部应道,当下便从纲吉身边消失了,下一秒却是出现在那群人与鬼之间。

“别来碍事!猎鬼人!”

鬼见到突然出现的压切长谷部,误认为压切长谷部是猎鬼人,脸都快扭曲了。

鬼率先攻了过去,压切长谷部无所畏惧,一瞬间便斩下了鬼的头颅。

“怎么、会?”

鬼带着惊骇逐渐化为灰烬。

纲吉见到这一幕,汗毛竖起,暗想哈西这么凶残吗?

“鬼只有砍掉脖子才会死亡。”

药研解释了一遍关于鬼的事情,既然纲吉已经知道了鬼的存在,他们再隐瞒也无济于事。

纲吉了然地点点头,目光从消散的鬼身上移到那群人身上。

为首的人正是当初给纲吉馒头又被纲吉还回去的胖男人。

胖男人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向压切长谷部道谢,压切长谷部面不改色:“是我主人让我救你的,要感谢就感谢我的主人。”

“您的主人是?”

压切长谷部看向纲吉他们隐藏的地方,纲吉见此,只得无奈地走了出来。

见到纲吉,胖男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纲吉当然明白对方在震惊什么,不由苦笑了一下。

胖男人回过神,也没有多问为何纲吉这么多年没有变化,而是收敛笑道:“多谢你了,小朋友。没想到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是啊。当时还要多谢您给我吃的。”

胖男人连连摆手:“你最后不是还给我了吗?哪算是给你吃了。”

胖男人说着,目光滑过压切长谷部几人的刀,微微摇了摇头。

当初他的确是喜欢纲吉的那几把刀,不过他倒不是为了这个目的给纲吉吃的,而是真的看纲吉可怜才给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孩子会那样直接跑掉。

想着当时的事情,胖男人也有些哭笑不得。

两拨人聊了会天,一只猫咪玩偶在草丛里向大家比了个手势,表明有人朝着这边来了,很可能是猎鬼人。

“福田先生,我们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压切长谷部说道,打断了还想要聊几句的胖男人福田先生。

福田先生见此又感激了纲吉一番,纲吉笑了笑,便打算与压切长谷部他们一起离开。

“沢田君请等一下。”福田先生喊了一声,跑到一个箱子里翻找了一番,随即拿着一把刀来到纲吉面前。

“你们的救命之恩,我无以回报。我见沢田君也是爱刀之人,这把我偶然所得的刀便送给你了。”

纲吉看着那把华丽的太刀,有些迟疑:“这。”

他话未说完,袖子就被人用力拽了一下。

纲吉侧头看去,乱和五虎退渴望得看着他,眼神时不时落在那把刀上。

纲吉心领神会,接过那把刀:“谢谢。”

话毕,纲吉一行人快速离开了。

不一会儿,穿着双色拼接羽织的少年出现在福田先生一群人面前,吓了那些人一跳。

跑远后,纲吉一行人回到之前休息的地方,将东西全部收起来后便离开了。

路上,纲吉看着被乱抱在怀里的太刀,问道:“乱,你们认识这把刀吗?他也和你们一样?”

“嗯嗯!”乱高兴地眼睛都闪烁着光芒,“是一期尼哦~”

“一期尼?”

“大将,那是我们的兄长,一期一振。”药研补充道,五虎退在一旁点头。

两人都因为一期一振的出现而高兴着。

加州清光看着三人的目光满是羡慕,他也很想见到安定,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希望遇到好的新主人了吧。

“原来如此,太好了呢,药药、乱、退退。”

纲吉也替他们由衷地感到高兴。

“敌袭!”

随着一个玩偶的大喊,同样发觉了敌人踪迹的付丧神一瞬间拔出了刀,将纲吉围在了中间。

纲吉面色一紧,紧张地看着黑暗的四周。

“水之呼吸,1之型,水面斩击。”

一人伴随着水流从天而下,直击纲吉,但却与烛台切光忠的刀刃碰撞在了一起,火花并射。

眨眼间,两人便缠斗在一起。

与烛台切光忠战斗在一起的是个年龄不大的少年,少年木着一张脸,深蓝色的眼睛古井无波,仿若没有丝毫感情。

即便那个少年的剑技很出色,但尚且经验不足,对上付丧神的烛台切光忠依旧是差了一筹。

很快,少年便落入了下风。

压切长谷部几人看着少年的着装,神色凝重。

珠世曾经告诉过他们鬼杀队的事情,此刻看到对方的衣着自然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为什么要保护他?”

富冈义勇面无表情地落地,遥遥地看了眼烛台切光忠,又看了看其他拿刀护着纲吉的人。

“为什么要保护鬼?你们就是刚才那些人说得猎杀了鬼的人吧?”

“保护、鬼?”

纲吉脑海中嗡得一声作响。

“主人。”

压切长谷部几人赶忙看向纲吉,正欲说什么就见纲吉茫然的看着他们。

“我、是鬼吗?”

听到纲吉的话,富冈义勇表情微不可查的变了一下。

“主人,你。”

看着纲吉的那双眼睛,无论是压切长谷部还是乱他们都无法说出“你不是鬼”这句话。

主人已经意识到了,哪怕他们说谎了,主人bug般的直觉也会觉察到他们在说谎。

压切长谷部他们此刻的样子就是最明确的答案。

纲吉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过往一切不对劲的地方现在一一展露在他面前。

“我和刚才那个人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

加州清光抓住纲吉的双手,直视纲吉的双眼,“主人是不一样的。主人不会吃人,不会害怕紫藤花,也不会害怕太阳,所以主人是不一样。哪怕你是鬼,你也和其他鬼不一样!”

“就算主人是那样的鬼,你也是我们的主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们的主人。”乱抱紧了一期一振,眼睛笔直地看着纲吉。

其他人同样如此,那双坚定不移的眼睛很好的说明了他们内心的想法。

纲吉心里的茫然顿时烟消云散了,他笑了,太阳般温暖的笑容在漆黑的夜里格外显眼。

富冈义勇不发一言地站在原地,杀意在见到纲吉的笑容时,莫名的少了些许。

“猎鬼人先生,正如你所见,我们的主人不会吃人,也从来没有吃过人。”烛台切光忠说道,“主人已经变成鬼六年了,六年来,他从未吃过一个人,甚至是兽类的血肉。”

富冈义勇持刀对准付丧神们,付丧神却在纲吉的要求下收回了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富冈义勇保持着原有的动作没有改变。

又过了几分钟,富冈义勇将刀收回了刀鞘。

紧绷着神经的付丧神见此,松了口气。

“我没有相信你们。”富冈义勇说道,“我相信的是为了保护那群人而斩杀了鬼的你们的这个行动。”

富冈义勇转身。

“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主公大人。”

下一秒,富冈义勇消失在大家面前。

“这下麻烦了呢。”烛台切光忠看向自己伙伴们。

鬼杀队主公大人的事情,他们也从珠世那边听过,但详细的情况,珠世也不清楚。

“就算他们还是选择杀死主人,堵上我的性命,我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压切长谷部握紧自己的刀。

“我们也是哦,主人。”

加州清光朝纲吉笑了笑。

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自己的决心。

纲吉揉了揉湿润的眼睛,朝着大家笑了笑:“谢谢你们。但是,我希望哈西你们不要因为保护我而受伤。你们要是为了保护我而不顾自己的生命,我会很生气的。再也不理你们的那种生气哦。”

看着奶凶奶凶的纲吉,大家眼里染上了笑意,心里也暖洋洋的。

主人重视他们,对他们而言是最棒的一件事。

他们一定会保护好主人,不会让主人受到任何伤害。

同样,他们也会保护好自己,为了不让主人生气得不理他们。

“另外,”

纲吉的声音拉回了大家的注意力。

纲吉认真地看着大家,眼里似乎有橙色的火焰燃烧而起。

“我也会保护你们!拼死也会保护你们!”

大家瞳孔微微一缩,不知是被被纲吉漂亮的眼睛所惊艳了,还是被纲吉的话所惊艳了,大家缓了片刻,随即粲然一笑:“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

2(纲吉不做人啦);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