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同人美文>纲吉不做人啦> 35、第35章 主公大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5、第35章 主公大人(1 / 2)

(纲吉不做人啦);

经过一番折腾,

纲吉才在一座大宅子里被揭开了蒙眼的黑布,以及堵住耳朵的耳塞。

纲吉揉了揉有些疼的耳朵,扫视着周围。

他所在的是一个大广间,左侧是一个庭院,

清澈的湖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

金色的小鱼在水中游来游去,

稍微一点动静就能惊吓到它们。

看到这一幕,纲吉的不安稍微缓和了下来。

到这里的只有他一个人。

虽然付丧神很不赞同他的这个决定,但最终他们还是听从了他的话。

“希望能够快点结束吧。”

不然大家一定会很担心的,

毕竟是他一个人呆在鬼杀队的老巢啊。

纲吉想着,

目光划向跪坐在一旁像个雕像似的富冈义勇。

这人自从说了一句“主公大人要见你”,

“一个人前去”这两句话后,

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哪怕被压切长谷部威胁不让他跟着一去就怎么怎么样,这人还是不发一言。而且若是压切长谷部执意要一起去,

这人就坚决不动,

就只认纲吉跟着他们一起走。

可谓是相当执着的一个人了,

莫名的还有点憨。

虽然这样说一个人不太好啦。

“久等了。”

产屋敷耀哉在其夫人产屋敷天音的搀扶下来到广间,

跟随在两人身后的还有岩柱悲鸣屿行冥和音柱宇髄天元。

“啊,不,没有,我也是刚到啦。”

纲吉平静地扫过对方满是疤痕的脸,

微微一笑。

听到纲吉的声音,

产屋敷耀哉微怔了一下。

就连搀扶着他的产屋敷天音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他们只从富冈义勇报告里得知了一个不会吃人、不害怕太阳和紫藤花的鬼,

但关于鬼的年龄外貌之类的却是没有说过,

只说了那个鬼身边有八个跟随者。

这时见到了,才发觉对方竟然如此年幼。

“这么小的孩子变成了鬼,太可怜了。还是早登极乐为好,

阿弥陀佛。”悲鸣屿行冥双手合十,泪流满面。

“就算是小孩子,变成了鬼,也该被华丽斩杀。”宇髄天元说道,“我会让你无疼死亡。”

“那个,我不是小孩子啦,我都快12岁了。”纲吉对两人杀意满满的话有些憷,默默往后退了退,刚好退到了阳光下。

见纲吉在阳光下完好无损,众人瞳孔微缩,这时才相信了报告里的内容。

不怕太阳的鬼终于出现了吗?

他们今后的猎鬼是否又要变得更加艰难了呢?

“抱歉,他们都对鬼深痛恶觉,措辞难免会过激一些。”产屋敷耀哉语气轻柔,像是能够抚平人心中悲伤的乐章一般。

听到他的声音,纲吉心中紧张和不安都减弱了不少。

纲吉摇了摇头:“没关系啦,被人说几句又不会掉块肉。昨天我从哈西他们那里听说了鬼杀队的事情,一直很佩服你们呢。一直以来都坚持与那些难缠的鬼战斗,保护所有人,超级厉害!你们都是英雄!”

纲吉说着,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在座的人。

纲吉的话,不是为了让在场的人放松对他的警惕,或者让大家因为这些而对他产生好感,他是真心的敬佩这些以血肉之躯对抗拥有特殊能力鬼的人。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被鬼杀害了亲人才会加入鬼杀队与鬼对战,他们厌恶鬼、仇视鬼也不是不能理解。

只是被说上几句,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小时候,他还经常被人叫作废材呢。

纲吉想到那时的事情,微蹙了下眉。

大概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他对曾经的记忆也越发模糊了。

但无论记忆如何模糊,沢田奈奈的样子却清晰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我的孩子们都是非常出色的人。”产屋敷耀哉微微一笑,哪怕他什么也看不见,但他能够分辨出一个人的善意。

纲吉看着产屋敷耀哉,慢慢红了脸。

产屋敷耀哉的声音实在是太温柔了,仿若水一般,有种灵魂都被滋润了的感觉。

“沢田君,还存在像你这样不怕太阳的鬼吗?”

纲吉摇头:“不知道。不过珠,咳,有人说应该没有。她说我会不怕太阳,是因为我自身血统的原因,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血统啦。她说目前应该还没有出现和我一样的鬼,否则鬼舞辻无惨一定会有所动作。”

产屋敷耀哉点了点头,又询问了纲吉几个问题,纲吉自然是知无不言。当然涉及到自身和付丧神以及珠世的事情,他什么都没有说。

纲吉知道自己不会说谎,所以选择闭嘴不言。这样当然惹来了岩柱和音柱的不满,但因为产屋敷耀哉的原因,两人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纲吉也不在意,他所在意的人就只有自己的家人。若是他们对自己的家人出手,他拼死也会阻拦他们。

一场谈话下来,虽然产屋敷耀哉确认了纲吉没有危害性,但岩柱和音柱却不这样认为,一致觉得应该将恶鬼斩杀。

不过,最终两人见到纲吉面对稀血都无动于衷后,便没有再强调什么要把纲吉杀掉这类话了。

但就算认为纲吉无害了,也不代表他们不会在私下里做些什么。

哪怕鬼杀队人员紧缺,但他们还是派了隐部的人去监视纲吉一行人。

纲吉怎么来的,就怎么离开的。

回到暂住的宿屋,付丧神见纲吉回来了,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了。

纲吉简单和大家讲诉了一下关于会谈的事情,便去休息了。

折腾了一天一夜,他就算不是人,精力也有些不足。

付丧神目送纲吉休息后,便聚在了一起。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自然能够感受到来自周边的监视。即便心里不满,但纲吉都没有说什么,他们也就把那些监视的人当做是蚊子了。

“主人有意向留在这里,你们觉得呢?”压切长谷部问道。

“这个地方也挺好的,很热闹呢,还能买好多漂亮的衣服。”乱想到路上行人穿得衣服,心生向往。

“我没意见,只要是大将的决定。”药研说道,目光隐晦地看了眼一期一振。就算纲吉那样说了,但想让他忽略一期一振的异状,他也没办法做到。

“我也意见。”其他人纷纷开口。

话毕,大家又看向没有开口的鹤丸国永。

鹤丸国永笑着耸肩:“我也没意见。不过,我们在这里生活,你们打算做一些什么呢?虽说我们之前也攒了不少钱,但大城市里的花销必然与小地方不一样吧。”

压切长谷部摸了摸下巴,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他们怎么样无所谓,但总不能让主人也跟着他们受苦吧。

“要不要开个餐馆呢?”乱看着大家,“烛台切和歌仙的厨艺那么好,开餐馆,水平完全足够了。而且,我们住得这家店,老板正打算盘出去呢。”

“你怎么知道?”歌仙兼定诧异看向乱。

乱吐了吐舌头:“是不小心听到的啦。因为太担心主人了,所以昨晚没睡,在溜达的时候听到老板和老板娘的对话。他们店的收益不好,乡下老家似乎也发生了什么事情,便急着把店盘出去。”

压切长谷部若有所思,问道:“你们怎么看。”

“我没意见,看烛台切和歌仙吧。”药研推了下眼镜。

众人的目光落在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身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