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同人美文>纲吉不做人啦> 37、第37章 在我面前的就是真实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7、第37章 在我面前的就是真实(2 / 2)

压切长谷部附和了一句,也谋划着让负责管账的歌仙兼定给太宰治准备一点金银财宝,等太宰治离开的时候拿给他。

“不用。我会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太宰治拒绝了大家的好意。

钱财这种东西,他一点都不在意。

只要能吃到蟹肉罐头,那就是最好的生活。

“不过,这次太宰大人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烛台切光忠好奇地问道。

大家闻言,停下讨论,纷纷看向太宰治。他们也好奇极了,毕竟这一次他们又没有住在山里。

“这个嘛,等我之后证实了我的猜测再告诉你们。”

大家见此,也没有继续问了,只是让太宰治如果能够随意来到这里了,那就直接住在这里就行了。

住在这里,他们也能照顾太宰治,也能避免太宰治和那个幼女控共处一室。

由此可见,付丧神对尚未见面的森欧外印象差到了极点。

也多亏太宰治没有把森欧外拉着自己去见证“传位”的事情说出来,否则,森先生危了。

不要试图去挑战一个家长对孩子的爱,尤其是一群家长。

对于大家的要求,太宰治一一应了下来。

至于要不要去做,那就另当别论了。

大家聊天间,药研也向一期一振介绍了太宰治,两人算是相互认识了一下。

虽然目前一期一振很难重新接受一个审神者,但大家都相信,很快一期一振就会融入他们,接受纲吉这个新任主人的存在。

纲吉就是拥有那样让所有人都信服的魅力。

当夜,太宰治自然是留了下来。

在纲吉的强烈要求下,太宰治和他住在了一起。

洗完澡,纲吉擦着头发回到房间。

太宰治坐在窗边,安静地看着窗外,没有被绷带缠着的左眼黑沉沉的不知道盯着何处。

这时的太宰治似乎介于黑暗与光明之间,仿佛下一刻就会堕入黑暗。

纲吉心里一紧,抓住了太宰治的手。

太宰治回头,身边的黑暗散得干干净净。

“怎么了?”

“那个。”

纲吉眼神乱瞟,他只是想拉住太宰治,根本没什么好说的,此刻被这样一问,脑子只剩下一片空白。

太宰治笑了下,拿过纲吉手里的毛巾,让纲吉端着小凳子在自己面前坐好,便替纲吉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纲吉乖巧地坐在小凳子上,眯着眼享受。

“哥哥,你右眼真得没有受伤吗?”

“没有哦。”

太宰治有气无力地回了一句。

他眼睛的问题,每个人问了不下十遍了。

看来以后回来都要把脸上的绷带拆了才行。

“真的吗?”

“要检查吗?”

太宰治勾住了右眼的绷带,左眼噙着浅浅的笑意,嘴角也高高翘起,露出了一个危险而迷人的笑。

“不用啦,我相信哥哥。”

纲吉扭过头盯着地面。

“相信我还问那么多遍?”太宰治挑了下眉。

“担心嘛。”

太宰治也不逗弄纲吉了,继续擦着头发。他盯着纲吉的发顶,擦头发的动作轻了下来。

“小纲。”

“嗯?”

“如果我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那样呢?”

“啊?”

纲吉疑惑回头,太宰治目光复杂。

“如果真实的我很差劲,和你们所见到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哈....”太宰治轻轻地叹气,随即笑道,“没什么。刚才的话就当做是胡言乱语。”

“哥哥就是哥哥。”纲吉低头看着置放在双膝上的手,眼神清明。

“无论哥哥做了什么,那也是哥哥,不是别的什么人。什么是真实,我不知道。但我认识的哥哥就在我的面前,那是我唯一认识的哥哥,也是我的家人。

我所知道的,所认识的,所喜欢的,就只有太宰治。无论太宰治是怎么样的,我也好,哈西他们也好,我们在乎就只有太宰治而已。

哥哥所展现出来的,亦或者没有展现出来的部分,共同形成了我们所认识的太宰治。我不知道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哥哥想要倾诉的话,我们都会认真听你倾诉。要是哥哥累了,那就回来,这里是你的家,是你的归处。

在这里,就算卸下所有防备也没有关系。哥哥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所以我认为,哥哥在我们面前,从来都是最真实的。”

话毕,纲吉后知后觉的红了脸,脑袋上冒出了滴溜溜的蒸汽。

他现在脑子满是糨糊,只觉得羞耻极了。

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太让人害羞了。

在纲吉胡思乱想之际,太宰治抱住了他。

太宰治的下巴搁在纲吉小小的肩膀上,有轻微的风从纲吉的耳边吹过,太宰治说了什么,哪怕很小声很小声,纲吉也听到了。

“谢谢。”

纲吉微微一笑,心中的羞耻散去,他歪头靠着太宰治的脑袋。

几分钟后,太宰治拍了下纲吉的脑袋,将毛巾盖在他头上。

“我去洗澡了。”

太宰治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太宰治关上门,背靠着门,垂下头轻轻地笑了。

归处吗?

有了归处,人也会变得胆怯呢。

翌日,太宰治吃过烛台切光忠特意制作的营养早餐,便推门离开了。

太宰治抬眸一看,是熟悉的小诊所,福尔马林的气味一个劲儿的往鼻子里钻。

“晚上再试一试,应该是我想得那样。”

太宰治关上门,森欧外和爱丽丝一同看向太宰治。

森欧外上下扫视了一下太宰治,眼里划过一丝惊讶。

“太宰君昨晚没回来,是去哪里玩了吗?”

太宰治看了看自己的着装,还是清光的衣服,随即勾唇一笑:“去大正玩了。”

森欧外皮笑肉不笑。

“呵,这个玩笑不好笑。”

太宰治撇嘴,没解释。

森欧外没在意,只是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太宰君还是不要突然搞失踪比较好,作为我的共犯,你本身并不安全哦。”

“那不是太好了嘛。”太宰治双眼闪闪发光。

森欧外眸色一沉,微眯了下眼。

就算太宰治期待的样子与以往一样,但他敏锐地发现太宰治有哪里不一样了。

未知的变化,让森欧外有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这种感觉衍生出了些许不安。

“把生理盐水全部喝掉会死吗?”

太宰治摇晃着一瓶生理盐水。

森欧外放松了下来,无奈道:“不会。”

“加入升压药呢?”

“会洗胃。”

“诶——那算了。”太宰治小孩子气的将生理盐水和升压药扔掉了。

太宰君还是老样子,刚才的感觉是错觉吗?

森欧外捏着下巴,眸色沉沉地思考着。

摆弄着药物的太宰治轻飘飘地瞥了眼森欧外,弯了弯嘴角,想着今晚上该吃什么好。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2(纲吉不做人啦);

上一页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