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迷楼>历史军事>奋斗在大明>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一章 三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卷 随星而来 第一章 三年(1 / 2)

第一章三年

沉重的钟声就在耳边响起。

周梦臣从蒲团之上,缓缓的起身,看着香案之上三牲贡品之后,香火袅袅之中父亲的牌位:“大明湖广武昌府江夏县九品阴阳官先考周公讳观星之灵位。”在父亲的牌位之后,就是一层高过一层的周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最上面,就是周颠的牌位。

据说是与大明太祖皇帝朱元璋有过交集的周大仙人。

至于是真是假。他而今依旧不知道。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而今没有人会在意这个真假。

周梦臣追溯自己的记忆,在大概在十三年之前夏季。他明明独自驾车,带上天文望远镜,上山去看大名鼎鼎的哈雷彗星。只是不幸遇见了车祸。那一年应该是2062年。在大部分车辆都实现自动驾驶,车祸率已经下降到极低的情况下。

他居然能遇见车祸,本来就是极小概率事件。

更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居然来到了这古代嘉靖十年。

这个时间也是他事后通过嘉靖十年的哈雷彗星说推算出来的。

也是在哈雷彗星之下,他进入这一具身患重病,奄奄一息的身体之内,之后就一直是处于浑浑噩噩的感觉。直到三年之前。

三年之前,嘉靖二十年,周观星重疾不救,驾鹤西去。他昏倒在灵前,就好像一场十年的大梦初醒,又好像是传说之中的胎中之谜被破解。有一种今日方知我是我的感觉。

在为父亲守孝这三年之内。周梦臣并没有表现出一些特异之处,反而小心翼翼,似乎与之前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用心的接纳这个时代的知识,分析这个时代种种。

不过,这三年过后,周梦臣觉得自己要有一个新的开始了。

周梦臣看着父亲的牌位,心中默道:“父亲,虽然我不仅仅是您的儿子,但是这十年的记忆,我并没有忘记。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想要我将周家的祖业传下去,想要我照顾好母亲,想要我为周家传宗接代。你放心,我都会做到的。”

周家的最重要的祖业,就是这个九品阴阳训士。

所谓阴阳官,因为品阶的不同,有各种的称谓,但是本质上掌管的事情,就是两项,一是测天授时,就是掌管武昌城的晨钟暮鼓,并白天撞钟,晚上报更。当然了,好歹是官,虽然是九品官,但也不用亲自报更,而是整个城市更夫的上司。

二就是记录各种天文数据与现象,上报给北京钦天监。甚至下面报灾,确定下面灾情级别的时候,也要参考阴阳官的记录。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各地阴阳官都是钦天监的下属。

而阴阳官圈子是比较封闭的,虽然有荫官或者别的来历的官员进入这个群体之中,但是更有相当一部分官员,是世袭此职。成为阴阳官世家。

周梦臣所在的周家,就是这样的。

自打大明朝平了陈友谅,打进武昌府之后,周家的祖先就号称与周颠有关系。成为了武昌府阴阳官,而今大明皇帝从太祖皇帝传到了而今的嘉靖皇帝。大明第九代皇帝。周家也传承了十一代,到了周梦臣的手中。

而因为官职的原因,周家在钟鼓楼附近置下不小的产业。

而周家现在最大的产业也就是周家在钟鼓楼一侧,这个三进三出的大院落。

但也仅限于这个大院落了。

虽然钟鼓楼归江夏县管,但显然是一个三生不幸,附郭省城的主。而武昌城却与很多北方城池不一样,因为城中有一座山,也就是大名鼎鼎黄鹤楼所在之蛇山。而钟鼓楼所在之处,就是在蛇山北麓。

这里也是朝廷所建的钟鼓楼。算是整个武昌城毕竟中心的地带。与巡抚衙门,布政使衙门,按察使衙门,乃至总兵衙门等等衙门靠得非常近,特别是在弘治年间,地方官觉得蛇山横隔城中,百姓南北来往不遍。

于是在蛇山之中打了一个山洞,从钟鼓楼下面经过,形成一道五里长街。而开国之初,周家因为在钟鼓楼工作,就在这里置了田产,这一条路打通之后,周家就在这长街之上,有好几个铺面。

一时间也算大户了。

只是不管多好的人家,都经不起一场大病。

周观星一病数年。家里就日益亏空,最后只剩下这个大宅院了。

甚至这个大宅院之所以保留下来,也是因为周家有官身,虽然是一个芝麻绿豆一般的小官,但是官还是官。

这个位置也算时候闹中取静,相距不远处就是黄鹤楼,而黄鹤楼更是在黄鹄矶之上。是长江之上繁华的码头。当然了,在后世这里都被武汉长江大桥说占据,连黄鹤楼也挪到蛇山主峰上了。

如果能传到后世,更是一等一的繁华地带,处于武汉市解放路与民主路交叉口附近。

这分家业,周梦臣必须承担起男子汉的责任。必须保住。

没有了 目录 +书签 下一页

书迷楼